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十一章 土炮仗(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由于这几年不让下网捕鱼了,水库里的鱼明显多了不少,三个土炮仗扔下去之后,方圆五六十米水域内的鱼差不多都给震晕浮上了水面,胖子就是闭上眼睛用抄网捞,也是网网都不落空。

    “汪……汪汪……”

    就在胖子忙的恨不得多生两只手的时候,远处的村子里传来了一阵狗叫,紧接着几束手电筒的光芒伴着人说话的声音亮了起来,很显然,刚才那动静不大的爆破声,还是惊动了村子。

    “胖子,有人来了,快点划回来,剩下的鱼不要了……”

    见到这种情形,三炮连忙压低了声音喊了起来,他知道这几年不比以往了,要是被抓住的话,罚钱都是小事,说不定就会被关上几年的。

    “没事,他们跑过来还要一会呢……”

    胖子嘴上说着话,手上也没闲着,用抄网将一条七八斤重的大鲤鱼给捞到了船上,这才往方逸二人所在的岸边划了过来。

    “接着……”将船划到岸边,胖子先将鱼篓子递了上来,从他用两只手抬鱼篓子的架势上看,一篓子的分量怕是就轻不了。

    “死胖子,这一篓子都有百十斤了,装这么多也不怕咱们能不能拿回去?”三炮的力气别胖子要小多了,两只手刚一接过篓子,身子就猛地坠了一下,要不是他反应快,恐怕连腰都闪到了。

    往日里他们扔土炮仗或者下网捕鱼,都会将自行车放在岸边,捞上鱼放在车子上带走,可是今儿哥几个是走过来的,三炮可没那么大力气将鱼给弄回去。

    “我来吧,咱们赶紧走……”方逸伸手接过了鱼篓子,相比在山上每日都要砍的柴火,这些鱼的重量实在不算什么,两臂一用力,就将两个鱼篓子给拎了起来。

    “逸哥儿一看就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怕什么啊……”胖子从船上跳上了岸,往亮着灯光的地方看了一眼,说道:“咱们多走几步路,和他们岔开就行了,你放心吧,就算抓到都没事……”

    村子和水库之间,是一大片玉米地,这会玉米杆已经长到了半人高,稍微矮下一点身子,别说三个人,就是三十个人藏在里面也不显眼。

    胖子在前面领路,果然是轻而易举的绕过了前来查看动静的人,十多分钟后,他们三个就回到了三炮的家里。

    “嘿嘿,你们俩坐着,我先去烧条大鲤鱼,让你们哥俩尝尝我的手艺……”进到屋里还没等坐下,胖子就将那条最大的鲤鱼从篓子里给拎了出来,这条鲤鱼很是有些年头了,鱼尾处的鳞片已经变成了红色。

    “胖子,先等等,你还是先把一篓子鱼给藏屋里去吧……”三炮伸手拦住了胖子。

    “藏起来干嘛?”胖子闻言愣了一下,说道:“这天也热了,回头吃完了我都用盐给腌起来,不然最多只能放到后天就要坏掉……”

    小二百斤的鱼,就算是方逸等人放开了肚皮吃,没个十天半月也是吃不完的,胖子早就打算好了,留下几条新鲜的当天吃,剩下的全都给用盐风干后制成腌鱼,挂在屋子里就是一个夏天都坏不了。

    “腌个屁!”三炮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胖子,咱俩打个赌不?用不了半小时,你那老子就会找上门来……”

    “哎,我怎么忘了这茬了……”胖子一拍脑门,苦笑了一声,说道:“得,这一篓子就当是孝敬他们的了,我先把这个篓子给藏起来,省的都被他们给拿走了……”

    “彭三军,你个臭小子给我出来……”

    魏大虎来的要比彭三军说的时间还快一些,还没过十分钟,院子外面就响起了魏大虎的喊声,紧接着那木板子做成的院子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哎呦,魏叔,这半夜的您怎么过来了?”三炮刚一出去,三四个手电筒的光束就打到了他的脸上,用手遮了一下眼睛,三炮看到来人里有个穿制服的,脸色不由变了一下。

    “你小子少跟我废话,刚才你是不是跑到水库边上炸鱼去了?”魏大虎冷哼了一声,推开三炮就走到了堂屋里。

    “三叔,我……我们没炸鱼,是……是去钓鱼了……”三炮转身跟了进去,这院子的鱼腥味,他压根就没指望能瞒得住。

    “六哥,你穿上这身制服,我差点没认出来啊……”进到屋子里之后,三炮才发现穿着制服那人,敢情原来是胖子的堂哥,这心顿时放下去了,笑嘻嘻的掏出烟来,给他和魏大虎各上了一根。

    “三炮,你小子都是当过兵的人了,回来也不消停点,不知道不让炸鱼了吗?”六哥接过烟,没好气的说道:“这事儿听我三大爷的,他要往派出所交,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六哥,真的是去钓鱼的,可能是别人炸的吧?”虽然魏大虎的儿子也是主犯之一,但架不住魏大虎万一要是大义灭亲呢,所以反正没被抓住现行,三炮这会是死不承认。

    “不让开山了,除了你们家有火药,谁家还有那玩意儿?”六哥伸手在三炮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他心里也有些恼火,因为今儿该他值班,万一事情被捅出去,这联防队的衣服怕是也要被扒掉了。

    “华子,你小子给我滚出来……”魏大虎没搭理三炮,而是冲里屋喊了一嗓子,他知道儿子的秉性,这事儿要是没他才怪了,说不定自己儿子还是主谋呢。

    “爸,哥,四叔……”

    魏大虎话声未落,胖子就从里屋钻了出来,一看来的几个人,那心也是放下去了,除了老爸堂哥之外,剩下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四叔,胖子才不信他们会把自己送进派出所呢。

    “臭小子,正经事不干,这歪门邪道你倒是跑得快啊……”见到儿子,魏大虎是气不打一处来,虽说早些年自家也炸鱼,但现在不是不允许了嘛,作为村长,他还是要以身作则的。

    “爸,这不是方逸下山了,我们搞点鱼给他吃嘛……”

    屋里都是自家人,胖子也不害怕,笑嘻嘻的说道:“搞了有七八十斤,我们留一条,其他的你们都拿走,还别说,这水库里的鱼是越来越肥了……”

    “魏叔,这个……”

    听胖子提到自己的名字,方逸也不好意思藏在屋里了,挠着头走了出来,开口说道:“魏叔,给你添麻烦了,要……要不这些鱼算我们买的吧,师父给我还留了点儿钱……”

    “得了吧,你师父有钱都买酒了,能给你留多少?”

    魏大虎摆了摆手,不过看到方逸,他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毕竟村子里的人都承过老道士的情分,当年老道士给人看病,可是连草药钱都没收过的。

    “咳,留……留了一百多……”

    魏大虎的话让方逸愈发的不好意思了,正如魏大虎说的那样,老道士每顿饭几乎是无酒不欢,猴儿酒不够喝的,他就到山下买酒,身后也就留给了方逸一百多块钱。

    “方逸,我看你还是正经做点事吧……”

    魏大虎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下之后,看向了儿子,说道:“这样吧,我等会回去给你二叔打个电话,你们三小子明儿都给我去城里,老老实实的在你二叔工地上先干着,你要是敢跑,回来我打断你的腿……”

    放在以前的时候,去水库炸个鱼根本就不算是个事,但是这年把抓的紧,旁边刘家村里去年截留水库的水都被判了两个人,魏大虎还真怕这哥三留在村子里隔三差五的去炸个鱼,到时候自己也保不住他们。

    “去工地干活?”听到父亲的话后,胖子的脖子不由梗了起来,他宁愿在家里种庄稼,也不愿意去干那工作。

    “魏叔,行,去,我们明儿就去……”没等胖子说话,三炮就在后面用胳膊肘捅了胖子一下,开口说道:“魏叔您留个电话给我们,明儿一早我们就进城找二叔去……”

    “都是去当兵,你看三军多懂事啊……”听到彭三军的话,魏大虎点了点头,顺手在儿子脑袋上抽了一记之后,将胖子刚才拿出来的那篓子鱼拎了起来。

    “还真是不轻,小六,来搭把手……”魏大虎虽然正当壮年,但这一篓子鱼可是有七八十斤,一只手虽然能拎起来,但却是走不动路了。

    “魏叔,我给您拎到门口去……”彭三军一脸蔫笑像个狗腿子似的将魏大虎几人送到了院门处,等几人走远之后,这才关上了院门回到了屋子里。

    “三炮,要去工地你去,我反正是不去……”彭三军刚一进屋,就看到了胖子那阴沉的能滴下水来的一张脸。

    “谁说要去工地了?”

    “你刚才不都答应下来了吗?”

    “我要是不答应,魏叔能饶了你?”

    三炮一脸坏笑的说道:“咱们先答应下来,回头到了城里我去想办法,肯定给哥几个找个赚钱还有面子的工作,不过咱们话说前面,我身上可是没钱了,路费得你们掏……”

    “瞧你那点出息……”胖子指了指里屋,说道:“那篓子鱼里面有两只老鳖,回头进城找个地方给卖了,够咱们哥三在城里过一段时间了……”

    炸鱼和下网捕鱼不同,一个土炮仗扔下去,能将四五米深的水连带着淤泥都给炸出水面好几米,所以崩出几只水底的老鳖不是什么稀罕事,胖子捞上来的那两只,差不多每只都有三斤多重,在城里少说能卖个一两千块钱。

    --

    PS:小的时候的老家满山桃花,河水清澈,没事和哥哥们去炸个鱼烧个玉米棒子,现在回去山是秃的,河是臭的,地都快没了,满目疮痍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