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六十六章 孙老的疑问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念及至此,方逸又盘膝坐了下来,那串已然包浆变色的金刚被他放在了一边,方逸拿起了那串刚刚买来的星月菩提,也只有这种新珠子才能看出明显的变化来。

    这一次方逸只是纯粹的用手在揉搓把玩珠子,但却是没有行功和诵念道经,除了眼睛还看着手上的菩提子之外,方逸的思维却是物游天外,和手上的菩提子没有任何的关联。

    “嗯,好像有点效果,但远不如诵经行功时变化的快……”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方逸停住了手,拿起那串星月菩提子在眼前端倪了起来。

    经过这半个多小时的把玩,方逸发现,菩提子的亮泽度增加了几分,但却是没有包浆和变色,总体上变化不大,远远没有他入定诵经时揉搓珠子的效果好。

    “不运行周天,只是诵经呢?”方逸脑中又冒出了个念头,当下口中背诵起了经文,而思维也向手上的菩提子散发而去,但却是固守丹田,没有泄露出丝毫的真气。

    “有效果,单单只是诵经,就能让珠子起变化……”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手中的菩提子,方逸忽然眼睛一亮,因为仅仅过了五六分钟,这串菩提子的颜色就发生了一丝变化,由白色变成了微黄色,而原本珠子微涩的表面,也变得光滑圆润了起来。

    “方逸,在哪儿了?我又买了半只板鸭,晚上下酒喝……”就在方逸做着实验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满军的喊声就响了起来。

    无奈之下,方逸只能停住了手,不过也幸好满军这会回来了,要不然方逸的神通将这一串星月菩提也变成老物件之后,他却是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还要多买几串珠子来实验,另外珠子之外,也可以试试别的东西……”

    把那串已然包浆厚重的金刚手串和星月菩提给放到了箱子里,方逸将手上这串只是微微变了一点颜色的菩提子挂在了脖子上,起身出了房间下到了一楼。

    “满哥,刚才有点乏,睡了一会,我这就做饭……”下到一楼方逸才发现,这会已经是晚上五点半了,他下午三点回的家,不知不觉之中就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方逸,你没事吧?是不是伤还没好?”满军有点担心的看着方逸,要知道,就在几天之前方逸还躺在医院里呢,在车子撞上方逸的那一瞬间,可真的把满军吓的不轻。

    “满哥,没事的,你等老师来陪他说会话,我这一会儿就好……”方逸笑着回了一句,接过满军手里的那只板鸭,走进厨房忙活了起来。

    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方逸刚刚把四个凉菜两个热菜摆上桌,满军就将孙连达迎进了房子里,不过孙老身后还多了一个人,手上还抱了一箱子酒,可不正是老爷子的大儿子孙超。

    “方逸,咱们这次可是一家人了啊……”看到围着围裙的方逸,孙超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还别说,咱们的爱好也是一样的,我平时没事也是喜欢琢磨点美食……”

    “你那是好吃……”

    孙老爷子笑骂了儿子一句,大马金刀的坐到了饭桌前,开口说道:“小满,以后我来这吃饭,饭菜钱是你的,酒可就算我的了啊,这一点你不准和我抢……”

    孙连达不是爱占便宜的人,更不愿意欠人人情,所以思来想去之后,决定以后在满军这里的酒,就全部由他包圆了,话说酒比菜可贵多了,即使两天一瓶茅台,那也划成一天好几百块钱了。

    “成,孙老,您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

    看了一眼孙超抱着的那箱茅台,满军点了点头,他听说过老爷子的脾气,那向来都是说一不二,自己要是不同意的话,怕是孙老起身就会走,更不用说在自己家里搭伙了。

    “超哥,您坐,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方逸笑着给各人发了筷子,没等孙超动手,就拿起了瓶酒给开开了,在几人面前的酒杯里倒满了酒后,方逸开口说道:“还是老师给我们说几句吧……”

    “吃饭就是吃饭,哪里有那么多话说啊……”

    孙连达闻言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古人说食不言寝不语,其实是有道理的,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会导致胃部消化不良,现在那些酒桌上谈生意的人,就没一个胃好的……”

    “老师说的是,的确有影响……”听到孙老的话后,方逸赞同的点了点头,他本就懂得一些医术,自然知道进食时说话对身体的危害了。

    “那……那这酒怎么喝啊?”方逸和孙老都不说话了,满军反倒是有些傻眼,喝酒不说话,那岂不是喝闷酒吗?

    “老满,咱们俩喝……”孙超端起了酒杯,说道:“我爸这人很开明,他食不言不会管咱们的,来,咱们哥俩走一个……”

    孙超最早的时候在俄罗斯留过学,所以酒量锻炼的很是不错,和满军杯来盏去的倒是喝的很投机,在方逸和孙老每人喝了一两酒吃完饭起身的时候,哥儿俩是喝的酒意正酣。

    “方逸,咱们走吧,让他们俩慢慢喝……”孙连达招呼了方逸一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说道:“孙超,晚上回去睡,今儿别去画室了,以后不要喝完酒开车……”

    “爸,我知道了,今儿我在老满这里睡了……”

    孙超对着父亲摆了摆手,要说这酒还真是拉近感情的好东西,几杯酒一下肚,原本只是认识并不熟悉的孙超和满军,就好的像是多年至交一般,当然,这也有满军不动声色的奉承的功劳,让孙超的心情很是畅快。

    ----------------------------------

    孙连达以前在博物馆工作的时候,在朝天宫分了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前几年房改的时候,花了点钱将公房变成了私房,只是退休之后孙连达就很少过来住了。

    今儿白天的时候,孙超找人将房子重新打扫了一遍,又让人换了空调的氟利昂,开着车子跑了几趟超市,把床铺被罩一换,整个房子变得焕然一新。

    孙老的房子距离满军家很近,走路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只是房子在二楼,孙老腿刚刚受了伤,爬楼梯的时候倒是有些不方便,是方逸扶着他上去的。

    “老喽,上楼都费劲了……”打开房门之后,孙连达自嘲的笑了笑。

    “老师,谢谢您……”

    扶着孙老在沙发上坐下,方逸脸上露出一丝感动的神色,他知道孙老原本住着儿子的别墅,是不需要爬楼的,之所以搬到这里来,还是为了方便教导自己。

    “这边老同事多,白天的时候我还能去找他们下下棋打打牌,不全是为了你……”

    孙连达笑着摆了摆手,他之前在这里住的很开心的,儿子孝顺非让搬过去,但去了别墅之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是不为了方逸孙连达也是准备搬回来的。

    “老师,我给您泡壶茶……”方逸看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有茶叶和茶具,站起身准备到厨房去烧水。

    “方逸,那是饮水机,用饮水机的水泡就行……”孙连达指了指门后面的一个半人高的东西,他知道方逸下山不久,对于生活中的常识还不是很了解。

    “这东西倒是方便,满哥那就没有……”饮水机的操作很简单,方逸摆弄了一下也就会了,问了老师喜欢喝什么茶之后,泡了一杯茶放在了老师的面前。

    “方逸,坐吧,别忙活了……”

    孙连达招了招手,让方逸坐在了自己面前,开口说道:“方逸,我让人去道教协会查档了,里面有你的进修记录,另外在道教协会还有登记,怎么说你是上清宫的现任方丈啊?”

    孙连达学识渊博,他知道方丈一词原本就是从道教传入到佛门的,但是让他奇怪的是,方逸怎么可能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就成为一座道观的主持方丈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