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六十三章 不可能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饭?她为什么要请咱们吃饭?”

    和胖子的兴高采烈不同,方逸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要知道,今儿可是他拜师之后第一天跟随孙老学习,哪里愿意因为吃饭而耽误了这件重要的事情呢。

    “她说他谢谢咱们,要不是咱们出手,她就要丢人了……”

    三炮将那女孩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出来,他的表情很平静,胖子那么兴奋,因为这会三炮和女朋友正好的是蜜里调油的时候,那女警察再漂亮和三炮也没什么关系。

    “哦,只是想谢谢咱们啊?”

    方逸闻言舒展开了眉头,开口说道:“那我就不去了,胖子你和三炮去就行了,毕竟后来出手和去派出所录口供的都是你们两个,和我没什么关系……”

    虽然是下山还俗不当小道士了,而且还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不过方逸还不至于像孔子所言的“发乎情止乎礼”,会思慕到哪个女孩睡不着觉,更不会像胖子那样见到个漂亮女孩就变身雄孔雀要来个孔雀开屏。

    而且那天方逸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那女孩的面相,发现女孩耳朵长有玉楼骨,上额圆润丰隆透着一股光泽,从面相上看显然是出于福禄富贵人家,方逸也不认为自己会和这样出身的女孩有什么交集。

    “嗯?方逸,你为什么不去啊?”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愣了一下,说道:“你虽然比胖爷我这高胖帅差一点,但说不定那女孩就能看上你呢,你不去多可惜啊……”

    胖子嘴上虽然叫的很响,但心里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如果胖子懂得自惭形秽这个词的意思,那一准就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了,而胖子叫着方逸一同前去,却是想拉着个壮胆的。

    “我晚上要去老师那里上课,哪有时间去啊?”方逸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哥俩去就行了,别人也就是表示个谢意,你们俩别太当真,随便吃点就回家吧……”

    “真不去?”胖子看着方逸问道。

    “废话,当然不去了,外面的饭菜还没我自己做的好吃呢……”方逸说道:“老师晚上要去满哥那里吃饭,我还要去烧菜呢,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两个去就行了……”

    “你小子可别后悔啊……”胖子还想再劝方逸几句,却是过来两个游客在摊位前站住了,胖子连忙上前卖力的推销了起来。

    “三炮,满哥来了没?”方逸转脸看向了三炮,他还惦记着自己脖子上那串星月菩提的事情呢。

    “来了,下午吃过饭过来的,正在店里呢……”三炮指了指满军的店铺,说道:“我刚才过去倒水,见到满哥约了个朋友好像在谈生意,你找他有事?”

    “嗯,你让胖子给你说吧,我过去看看……”在这古玩市场里,别人都是一个摊子后面一个人,惟独方逸他们这个摊子后面坐了三个,方逸左右也没事,当下起身往满军的店铺走去。

    “方逸,过来了,来,进来喝茶……”见到方逸进来,胖子也没起身,抬头招了招手。

    “满老板,你有朋友过来,我就不打扰了……”看到方逸走进店里,坐在满军对面的一个三十多岁身材瘦小的男人站起身来,说道:“满老板,咱们说定了,那我明儿带货过来……”

    “行,明儿还是这个时间,你直接到店里来……”满军点了点头,起身将那人送到店门口,却是没注意方逸盯着那人打量了好几下。

    “满哥,你要和这人做生意?”等到满军送走人转回头坐下之后,方逸开口问道。

    “嗯,他手上有点货,我看看再决定吃不吃下来……”

    满军点了点头,有些抱怨的说道:“最近这两年古玩一热,去乡下都收不到好东西了,奶奶的,上次我去苏北乡下收货,一个老太太拿了个民国的破碗非说是康熙官窑的,硬是给我开价两万,少一分还不卖……”

    满军的表情有些郁闷,以前行情不好的时候吧,是有货出不了手,现在行情好起来了,玩古董的人多了,反倒是变成找不到货源了,无奈之下,满军只能想些别的法子了。

    几天厮混下来,方逸是真把满军当成了个老大哥,当下开口说道:“满哥,那人眉眼不正,身上有血煞之气,和他做生意,你小心一点儿……”

    一般的情况下,方逸观人面相都不会说出来,但是那人身上有股子泥土味和凝结不散的阴气之外,手上应该还有人命是非,方逸这是怕满军和那人来往会吃亏,这才出言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那人是个金陵地区最大的土夫子,干这行的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听到方逸的话后,满军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金陵古玩圈子里的货,大多都控制在这些人手里,我不找他们别人也会找他们,现在生意不好做啊……”

    满军知道方逸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于是也没瞒着他,原来,最近这一两年的时间,满军收货的渠道是越来越窄,手里的好东西也是越来越少,都快面临无货可卖的局面了,要不然前几天他也不会连夜赶去乡下收那扇面。

    无奈之下,满军也只能和那些干地下买卖的土夫子联系了,他们的货物来源虽然不合法,但胜在货源充足,几乎是你想要什么东西,最多相隔一个月,这些人都能给你找来,所以只要是做古玩生意的,基本上和他们都有来往。

    “满哥,在店里就算了,要是在外面交易,你多留个心眼……”方逸虽然不是古玩行的人,但一听土夫子这三个字,顿时也是明白了那人的来头,这种叫法,是湘南那一带对于盗墓者的称呼。

    说起盗墓,方逸并不陌生,因为在这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几乎每朝每代的皇帝,登基后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修建死后的陵宫,有些陵宫甚至能一直修道皇帝死去的时候还没建好。

    建造陵宫都需要几十年,那皇帝死后陪葬的物品则更是贵重,所以从人类开始建造墓葬的时候,也就衍生了盗墓这一行业,不管是哪一个朝代,这个行业都从来没有消失过。

    盗墓最发达的时期,应该是三国曹操为了筹集军费,专门设置了摸金校尉这一官职,而摸金校尉的职责就是从天下墓葬中窃取金银财宝以充军饷,后世的盗墓者也多将曹操视为祖师爷。

    方逸曾经看过一本名为《搬山志》的古籍,这是一无名道士所著,里面就将了历朝历代那些盗墓者的所为,其中也涉及到一些寻龙点穴的风水知识,和流传在民间的《葬经》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方逸,放心吧,你满哥在这行里也混了那么多年了……”满军能听出方逸话中的关心,当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不提这事儿了,对了方逸,你中午跟赵馆长学的怎么样啊?”

    “满哥,我找你正是为了这事儿呢……”

    听到满军的话,方逸伸手从脖子上将那串星月菩提给取了下来,递给满军道:“满哥,不是我说你,怎么又给了我一串老东西呢?这价值好几万的物件我可不敢戴着……”

    “价值好几万的物件?”满军闻言一愣,在接过那串星月之后,搭眼一看,满军整个人却是呆在了那里。

    “方……方逸,这……这串老星月你从哪儿来的啊?”

    满军虽然不是专门做文玩生意的,但文玩本身就属于古玩中杂项的分支,以满军的眼力,像星月这一类的物件,他还是能分辨出东西的好坏的。

    “这是你昨天晚上拿给我的啊……”

    方逸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满军,他还真没见过这么糊涂的人,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转眼就不认识了,以满军的这糊涂劲,方逸真不知道他怎么开起来这么大一家古玩店的。

    “不可能!”

    满军摇了摇头,很肯定的说道:“方逸,你满哥虽然不怎么懂文玩,但是也知道这串星月是纯天然手盘出来的,绝对不是油锅或者朱砂供做的旧,而你满哥手上却是从来都没进过这种年份成色的东西,我从哪儿去拿给你啊?”

    虽然昨儿喝了不少酒,有点搞不清到底拿了些什么东西给的方逸等人,但满军现在可是没喝酒,他可以肯定自己没进过这方面的货,而且盘玩的品相这么好的星月,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这的确是满哥你昨天给我的呀,是不是你记错了,当时进了一串没注意?”

    方逸被满军的话说的也有些糊涂了,他昨儿明明从满军手里接过来的这串星月菩提,难不成一夜之间自己就把它盘玩成几十年的老物件了?

    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方逸脑中一闪而过,现在的方逸对文玩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玩这些东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一夜之间就能把物件盘老了,那文玩玩起来也就没什么乐趣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