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十四章 不屈怒焰,无痕剑光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八岁那年,方行险些被砍头!

    事实上,当他已经被押上了刑场,刽子手都扬起了手里的鬼头刀,而方行正声音颤抖着大叫:“别人十八年后是一条好汉,小爷……小爷转世之后,只要能跑,就是一条好汉……”然后就在那刽子手的刀落了下来时,大叔叔带着鬼烟谷里的人杀来了,救下了他。

    “自己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方行似乎忘了斩首图的内容,心思开始飘远。

    害怕……

    与这斩首图上的人不一样,斩首图中人没有恐惧,而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恐惧。

    没有人能在那种场景下不感到恐惧!

    事实上,当时没有被吓到尿裤子,一直是方行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鬼烟谷里的盗匪们,显然也很佩服方行当时的表情。

    大叔叔斩杀了刽子手之后,立刻就将方行提了起来,在他裆里一闻,便大笑着道:“好样的,行哥儿是好样的,险些被砍了脑袋,竟然没有尿裤子,不愧是跟我们长大的好汉!”然后与大叔叔一起杀来的匪盗们便齐声欢呼,为方行的勇敢呐感、喝彩。

    也就在那一晚,回到了鬼烟谷后,大叔叔便正式把自己升为了鬼烟谷第十大盗。

    那份尊重,可以说是方行凭自己的胆量挣来的!

    只不过,那个被斩首的仙人并没有恐惧的情绪,自己当然无法与他产生共鸣了。

    当时除了恐惧之外,其他的情绪又是什么呢?

    方行继续回忆。

    后悔?

    是后悔当时自己不该偷偷溜出鬼烟谷,到城里耍着玩吗?

    应该不是!

    痛恨吗?

    痛恨那个将自己抓了起来的捕快?

    也不是!

    难道是……愤怒?

    方行觉得自己抓住了重要的一点,没有错,应该是愤怒!

    当时自己不过是到城里逛逛,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富家少爷,他便要身边的恶奴打断自己的两条腿,然后自己一怒之下,抢了肉摊子上的一柄杀猪刀,捅死了他。

    再之后,自己便被捕快擒住,关了三天之后,送上了斩首台。

    自己当时很愤怒!

    凭什么?

    难道自己就注定要任由他打断自己的双腿?

    难道对方抽出了一柄长剑要砍向自己的脖子,自己就该任由他砍?

    那种愤怒的感觉,渐渐在方行心中清晰了起来,他狠狠捏紧了小拳头。

    那是一种掺杂了绝望的愤怒,与普通的愤怒不同,几乎怒到了骨头里,渗入了血液里。

    “就是这种感觉……”

    方行咬紧了牙关,猛然望向了那副斩首图。

    也就在此时,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起来,并且引动了方行体内的灵力。

    那是图中的不屈之意!

    它引动了方行体内的灵力,开始震颤,开始燃烧!

    灵力化火,以一种汹涌的势头,自方行体内燃烧了起来,似乎要焚烧一切,包括他自己!

    “不好……”

    在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疯狂燃烧的火意之时,方行陡然惊醒,却已控制不住这势头。

    方行体内燃烧的火,乃是一种怒火的显化。

    这种火由灵力化成,焚烧一切,甚至包括方行自身,无意之中,方行激发了这道火意,也可以说,他已经成功参悟了当初留下斩首图之人一半的真意,只是这还不够,光有怒火,却无控制之法,结果只能是焚烧自己,与之前两个化成了灰烬的弟子一样。

    经脉剧痛,内脏似乎着起了火来,在熊熊燃烧,越烧越旺。

    方行大骇之下,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希望这烈焰随着自己的怒火而平息。

    然而没用,这种火无比的疯狂,一经出现,便无法止息。

    “难道要死在这里?”

    方行惊骇,小脸已经通红,身上的衣衫变得干燥无比,甚至出现了焦糊味道,而他的头发,则已经变得卷曲,仿佛被火焰燎过一般。皮肤则通红一变,甚至可以看到皮肤下之下,有着明晃晃的火焰时隐时现,就好像他的体内真的火焰在燃,似要冲出身体来。

    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之下,方行没有完全被惊慌控制自己的心神,而是快速的转着思维。

    这也是他的一个本事,因为已经经过了很多险境,心神远比普通人强大,所以在濒临死境时,不会一昧的慌乱,而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自救之法。

    “难道每一个参悟此图的人都会被烧死吗?”

    “不对,应该有自救之法……”

    “是了,这图中,并非只有仙人血,还有天意剑……”

    “那天意剑,比这仙人血更强,因为正是这一剑,斩掉了这仙人的脑袋……”

    方行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一点,立刻再次凝神往图上看去。

    很快的,他再次感受到了那个幻境……

    斩首台上,不屈的仙人怒火滔天,仰天呐感,却有一道剑光飞来,斩下此头!

    方行忍受着体内烈焰焚烧,仔细的看着,感受着那道剑光。

    那是一道倾世剑光,宛若一剑西来,缈无痕迹。

    事实上,若非是这斩首图烙印下了那道剑光,以方行的见识,根本看不到这道剑光。

    斩首图烙印下了一个被斩首之人临死前的不屈怒火,也借由这个人的不屈怒火,烙印下了这道原本无法留在纸面上的剑光,剑之真意,与怒之焰火,相辅相成,互维平衡。

    方行凝神向那道剑光看去,愈看越是玄妙,愈看越是缥缈。

    那一道剑光,深深吸引住了他,甚至让他连体内怒火焚身的剧烈痛苦也变淡了……

    渐渐的,一道清凉而锋利的感觉进入了他体内,那几乎将他半边身子烧糊的烈焰,在碰到了这清凉剑意之时,却像是被迎头浇了一瓢冰水,渐渐熄灭了……

    “哈哈……咳……老子……参悟透啦……”

    方行忽然间张狂的大笑了起来,直接跳了起来,手舞足蹈。

    不过只喊出了这么一句,他便头脑晕眩,顿时摔倒在了地上。

    体内烈焰的焚烧,已经使得他受到了严重的烧伤,体内经脉脏腑,千疮百孔。

    “嗯?”

    在洞外盘膝而坐的白发青年白千丈,耳中听到了方行痛苦的笑声,心念一动,霎时间出现在了洞内,低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他急忙俯身,将几乎被烧死的方行抱了起来,快速的渡了一道灵力到他体内,然后五指一扬,几瓶上好灵液出现在指间,全部喂他服下。

    “出现了烈焰烧身的症状,却没有失去性命,难道说,他真的悟透了?”

    白千丈心头闪过一丝希翼之色,将方行抱到了洞府内的一张玉床上,满脸欣慰。

    “千年寿元将尽,终于在临死前,可以解开这个谜团了吗?”

    白千丈脸上露出了一丝微苦的笑意:“还能否有机会让自己突破瓶颈呢?”

    方行一直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了过来,只觉自己身体冰凉,却有丝丝生气,正从自身下渗入体内,他睁开了双眼,只觉体内空虚,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几乎涓滴不剩,但是身体却似乎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似乎不用运转灵力,也能打出千斤重拳。

    坐起身来,方行却见自己是躺在一张玉床之上,那丝丝生气,正是玉床渗入自己体内的。

    因为体内灵力枯竭,却让他极度渴望补充灵力,下意识就想伸手到脑后,去取自己放在洞天指环里的酒葫芦,那里面还剩了半葫芦的灵酒,用来补充灵力是最好的。

    可是一探之下,顿时大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

    自己的发头已经散开,用来束住头发的洞天指环,竟然不见了!

    “在找这葫芦么?”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那白发青年不知何时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紫皮葫芦,慢慢的放在了方行身边的玉床上,饶有趣味的看着方行,道:“大概整个青云宗都在想,你是通过什么秘密才得以修炼的如此之快,这个秘密却被我无意中发现了!”

    方行吃了一惊,心想他发现自己修炼的太上化灵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