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十四章 弥天大谎,滴水不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准备挑选地方设置陷阱的时候,忽然有一条大蟒窜了出来,把弟子卷住了,钱通师兄立刻大叫,说不能没了诱饵……弟子也是到了这时候才知道,他们所指的诱饵,应该是那条大蟒吧,然后几位师兄就冲了上来,与大蟒厮杀,几位师兄非常厉害,合力把大蟒斩杀了,但是没过多久,蟒枯蛤便忽然间跳了出来,几位师兄出其不意,只好与其大战……”

    面对着三位长老,方行把一个“诱饵”那不知情却幸运无比的事情说的惟妙惟肖。

    在他口中,候清四人因为一条意外出现的大蟒,打乱了手头的计划。

    为了保护诱饵,就只好斩杀了大蟒,只是没想到,大蟒的血,却引来了外出觅食的蟒枯蛤,无奈之下,只好与蟒枯蛤交战,在赵直与钱通两人被杀后,候清留下柳三硬撑,自己逃走,结果蟒枯蛤却忽然向候清冲了过去,把候清也杀了,再后,柳三趴在地上不动……

    而自己,则一直因为害怕,躲在大树后面,反倒逃过了一劫。

    整个过程,他就是一个标准的不知情诱饵,走了狗屎运,才活到了现在。

    在说到了候清等人斩杀大蟒,结果引来了蟒枯时,那个短须的长老则轻轻一点头,道:“蟒枯蛤喜欢夜间捕食,候清几人斩杀了妖蟒,定然是将外出捕食的妖蟒引来了……”

    而在后来,候清留下柳三,自己逃走时,那个威严的长老则忽然插嘴:“你说候清让柳三独自支撑,自己逃走,柳三竟然答应了?”

    言下之意,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方行故意呆呆的道:“对啊,柳三师兄还大声喊,让候清师兄快点逃,不过候清师兄一逃,柳三师兄立刻就趴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结果也不知为什么,妖蛤反而去追杀候清师兄了,对趴在地上的柳三师兄连看也不看,长老,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威严长老正色道:“此事确实有些奇怪,你可曾说谎?”

    方行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弟子发誓,绝对没有说谎……”

    那个短须的长老笑了笑,插嘴道:“戚师兄不必担心,大概是你不明白蟒枯蛤的习性,此妖天性有缺,可以看到动的东西,却看不到静的东西,候清看似奸猾,自己逃走,实际上却是中了柳三的计,在他决定逃走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了妖蛤的猎物了……”

    威严长老一怔,便点了点头,又道:“那后来呢?这妖蛤又是怎么死的?”

    方行道:“柳三师兄当时趴在地上不动,那妖蛤吃了候清师兄之后,却又回来了,嘴巴里生起了一阵怪风,把赵直师兄与钱通师兄的尸体都吸进了嘴巴里,柳三师兄还活着,竟然也被吸进去了,不过弟子看到他在被吸进去的时候,好像祭起了一柄飞剑……”

    方行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道:“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妖蛤吞了柳三师兄之后,忽然间发起狂来,到处乱撞,把弟子藏身的那株大树都被撞倒了,弟子见他嘴里有银光出现,以为这妖兽要施展什么邪法,只吓的立刻就跑,好在妖蛤也没追,弟子跑出了几十丈后,回头一看,却发现妖蛤竟然不动了,不过弟子也没敢回去再察看,一路逃了……”

    青衫长老轻轻一叹,道:“柳三此子果然不凡,想必是妖蛤把他当死尸吸入腹中时,他祭起飞剑,绞碎了妖蛤的脏腑,这才取了妖蛤性命的,方行,你逃走之后,有没有再回去查看?柳三虽然被吸入了妖蛤腹中,但若是他及时杀掉了妖蛤,还是有希望活下来的……”

    方行的表情似乎快哭出来了,哭丧着脸道:“弟子……胆小,过了一天时间,才敢回去,那时候,却发现妖蛤的尸体,已经被妖兽啃食的差不多了,弟子……弟子甚至还在它的腹子里,看到了候清师兄他们的尸体……真是……真是好惨啊,弟子当时……吓坏了……”

    几位长老叹息了一声,对视了一眼,对方行的话也信的差不多了。

    这番话,真中带假,假中藏真,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几位长老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另外一点就是,他们都是过来人,对弟子间的这些龌龊事了解的清清楚楚,实际上,方行的话里便是出现一些漏洞,他们也懒得追究,只要有份说辞就好。

    “事已至此,多说无宜,对了,那蟒枯蛤的妖丹呢?你有没有取回来?”

    青衫老者叹了口气,忽然向方行沉声喝问。另外两名长老目光也看了过来,关切之意明显,显然对他们来说,有没有取出蟒枯蛤的内丹,才是评定一次斩妖任务有没有完成的标准!哪怕最初领符诏的并非方行,只要蟒枯蛤的妖丹带回来了,他们就会算这一次任务成功。

    “弟子……当时找了很久,没有找到,便到了这条蛤蟆腿回来……”

    方行把背后的蛤蟆腿取了出来,摆放在了三位长老面前,故意恶心他们。

    三位长老立刻捂上了鼻子,短须长老厌恶的摆了摆手,道:“唉,你真是没用,胆量太小,足足过了一个晚上才回去查看,不知多少妖兽都会被蟒枯蛤的气血味道吸引过去,那妖丹又是妖气最重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剩得下来?一条妖蛤腿又凭证得了什么?”

    方行眨着眼睛,似乎非常的委屈。

    威严长老道:“你也不必沮丧,道门有道门的规矩,你这一次任务只能算是失败了,不过对你来说,能活下来未尝不是最大的奖励,好了,你这便离去吧,对了,那几名弟子的法器等物,是否在你身上?道门发放给他们的法器,都是要收回的,你不可藏私……”

    方行急忙将背上的一个包袱取了下来,放在几位长老面前,道:“都在这里了,弟子不敢藏私,当时找了很久,也只找到了这么几件,请长老明察……”

    威严长老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发现确实没有别的东西了,便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去了,他在最后加这么一句,也是例行公事,实际这些外门弟子的低劣法器,他也看不上。

    不过他当然也想不到,方行其实早就把所有的收藏都分成了两份,一份不值钱的,拿回来交差,那些最值钱的东西,却都被他放在了脑后的洞天指环里,而洞天指环被他染成了灰不溜丢的颜色,随随便便束在了头发上,就算这三位长老,也无法轻易看穿。

    “是……”

    方行摆出一副失落的样子,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包袱,准备起身离去。

    也就在这时,忽然间那青衫长老道:“你且在外厅等候片刻,我们商谈一下!”

    方行闻言,顿觉有些愕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依言去外厅等候。

    “袁师弟,你的意思是?”

    另外两个长老也有些不解,既然判定任务失败,又还商量个什么?

    那青衫的袁长老笑道:“两位师兄,且听我一言,师弟认为,这少年刚才所说的经过,并无谎言,且那样一条妖蛤的后腿,从伤口来看,也可以判定是在妖蛤被割下来的,既然如此,我们的符诏上所写的,便是让他们外出斩妖除魔,那他这任务算完成了也罢!”

    短须长老微微一怔,奇道:“既然没有妖丹,我们符诏殿便没有任何进项,倒是兽司监那些龙马的损失都会算到我们头上,如果我们再判定此次任务成功,那么入库之物上还得再填写一颗四阶妖丹,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这里外里的,我们符诏殿岂不是赔大了?”

    威严长老跟着点了点头,似是赞同短须长老之言。

    青衫长老笑道:“师兄此言差矣,试问这一批的外门弟子才刚刚入门,等到他们开始大量的领取符诏,少说也得六七年后,而且道门之中,一直有传说,把我们符诏殿说成了龙潭虎穴,一提起来便如临大敌,但凡有一点别的办法,都不会来我们这里领符诏……”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近些年来,除了道门强硬分派到那些内门弟子头上的符诏之外,其他自主来领符诏的竟然越来越少了,宁可在自家的师兄弟们手里去抢、去坑、去骗,也不愿到符诏殿来,堂堂正正的领取符诏来换资源,原因呢,自然也很简单……”

    “道门弟子,都把我们符诏大殿妖魔化了,认为凡是来符诏大殿,便是九死一生的结果,而且很多时候,即便是九死一生,也不一定能够换取到相应的资源,这么一来,自然没有人肯来白白送命了,除非石精散这种被我们牢牢把控,他们无法从别的地方得到的资源,才会让他们鼓起勇气,三五成群的来道门领符诏,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听了青衫长老的话,另外两位长老都不由的点头,这些都是实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