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十六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嘿嘿,你敢黑吃黑,老子就没有对策?”

    方行冷笑,目光闪烁,神态清松,似乎根本就不将候清放在眼里,冷笑道:“别冲老子耍狠,我的修为虽然不如你,但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碰我一下,不然明天的太阳都你都见不着!哼,你还以为自己身份隐藏的很深么?早就被我识破了,还留了书信……”

    候清额头冷汗渗了出来,心念一动,银光又逼近了方行,森森寒光摄人心魄。

    那却是一柄铭刻着符文的银剑,看起来灵动异常。

    “我问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

    候清杀机四溢,突然被人喝破身份的恐慌,让他险些就下了杀手。

    但是方行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却让他有些心慌意乱,以为对方布了后手,颇为忌惮。

    方行被他逼得有些急,喝破候清的身份,只是他为了留下候清而做的无奈之举,但此时此刻,自己必须想出一个说服他的理由,不然他没准真敢杀人。

    小脑呆瓜子飞速的转动,他忽然间便脱口而出:“你这样的蠢货,也不想想,外门弟子里面,这么急着需要石精散的又有几人?”

    候清顿时一呆,脚下晃了晃,一时间有些羞恼。

    是啊,自己本以为百无一虑,却没想到,还会有这种方法让自己暴露身份。

    外门弟子里面,除了半年之前刚刚拜入了道门的弟子之外,便只有一些从道童晋升的,又或是上一批弟子里面,虽然没有突破灵动四重,却有关系,因而继续留在了门中修行的人,半年前刚刚拜入了门中的弟子,无论修为多高,能够达到需要破阶丹程度的也不多……

    事实上,候清自己心里有数,这千余名弟子里面,也只有自己有这修为。

    其原因就是,自己在拜入道门之前,便已经有了灵动二重的修为,又在入门之后,得到了一位故人相助,服用了大量的灵丹妙药,这才飞速提升,达到了灵动三重巅峰。

    而知道自己修为的人,道门中委实不少,毕竟自己当初去栖霞谷找许师妹的时候,曾经与挑衅自己的人动手,并一人一剑,潇潇洒洒的败了他们。

    当然自然颇为自得,现在想来,这确实是一个很容易曝露自己的事件……

    “不对,就算是这样,你也只是有可能猜到是我而已,为何这般确定喝出我的名字?”

    候清忽然想通了这一点,银剑再次向前逼来。

    他并不是没经过世面的世家少爷,江湖经验很是丰富。

    不过,方行在想通了一茬之后,思绪如泉,很快就理清了思路,冷笑道:“确实有十几个人是我怀疑的对象,不过,小爷是什么人?自小就在外门里厮混,这十几个人里,我至少认识一半,你的声音和他们不像,自然可以排除了,再一点,别人进入鬼市,都是黑巾蒙面,偏偏你这厮蒙个白巾,身上的衣服干净的像是刚洗完晒干净的,这说明你要么喜欢白色,要么是个洁癖,我这样一打听,范围又缩小了一点,再加上,你身上一股子浓重的麝香味……”

    方行似乎忍受不了似的,伸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恶心道:“想找不到你都难!”

    候清身形一震,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子,有些尴尬的晃了晃身子,后退了半步。

    方行趁热打铁:“哼,我那天回去之后,便找人暗中打听,有这么多线索,要是再找不到你,那就太离谱了,事实上,我已经近距离观察过你了,凭你眉角的那颗小痣,就确定了你是谁,本来只是为了安全交易,也没想揭穿你,却没想到你竟然敢蒙老子!”

    候清心底有些慌乱,同时感觉背脊发凉。

    他本来以为方行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道门二世祖,心里颇瞧不起他,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般智计,一想到自己暗中观察过自己,自己却一无所觉,便心底生寒。与此同时,他也忍不住打量方行,想看看他是不是自己这九天里见过的一些人……

    方行见他表情复杂,祭在空中的飞剑并未收起,便知道他心里还有疑虑,须得再加把火。

    他忽然间一揭自己的黑巾,冷冷道:“老子就是想好好完成这把交易而已,不想多生事端,现在我让你看我的真面目,你将妖灵丹交出来吧,从今天开始咱们互不相识,你也不用担心我骗你,真要怕我报复的话,凭你见过我真面目这一点,也够你要挟我的了……”

    “你……”

    候清见方行露出了真面目,反而心下更是一惊,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

    “嗖……”

    方行忽地身边金光一闪,一道闪烁着金光的飞剑飞了起来,剑身周围,九条小蛇飞舞。

    此剑的威势,足足比他的银色小剑强出了数倍,寒气凛冽。

    候清顿时吃了一惊,谨守心神,寒声道:“你要与我动手不成?”

    方行冷笑道:“我就是想做好交易而已,同时也告诉你,虽然你修为高过我,但我最不缺的就是上好的法器,真要动起手来,你不见得能讨了好……”

    候清望了一眼飞舞在空中的九蛇金炎剑,缓缓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这柄金剑确实很麻烦,真要动手,自己就算不怕,恐怕也得挂彩。

    从这柄剑上,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这群道门的二世祖,往往拥有很多上好的法宝,确实很让人头疼。

    “好,既然师兄只想完成交易,那候某就在这里向您赔罪了……”

    候清缓缓将银剑收回了身边,慢慢向方行一礼,施礼之际,也并未放警惕。

    方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别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妖灵丹给我!”

    候清尴尬的笑了笑,探手入怀,取了一个小瓷瓶出来,扔给了方行。

    方行接过,打开塞子一看,便确定这是真品,他又装模作样的闻了闻,这才重新封上,冷笑着看着候清道:“简简单单的一场交易,硬是被你搞的这么复杂啊,师弟啊,以后心思不要这么重,会给自己招祸的!哼,走了,大家以后最好再也不要相见……”

    说着,冷笑转身,身边悬浮的九蛇金炎剑依然没有收起。

    “再次向师兄陪礼……”

    候清在背后客客气气的行礼,他也不想凭白惹上这样一个道门里的二世祖。

    实际上,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担忧对方事后会借助道门权势压他。

    不过转念一眼,自己也记住了对方的模样,大不了就将事情抖出来,谁都占不了便宜。

    再者,自己在青云宗也有些关系的,不然也不可能灵动二重修为,便拜进道门来。

    这样想着,他收起了飞剑,快步向山下走去。

    走在路上时,山风吹拂,一身的冷汗才将将消了去,但他眉头依然紧紧锁着:“那个人到底是谁?非常脸生,我应该没有见过他,不过为防万一,却要请许师妹替我好好打听一下这个人,嗯,这个人的特点就是爱自称‘老子’,高高瘦瘦,用一把金色飞剑……”

    “慢着,金色飞剑,上有九条小蛇盘桓……”

    “似乎在哪里听过……”

    候清慢慢站住了脚步,过了很久,才忽然想起,曾有人跟自己说过,有大盗光临鬼市,盗走了一柄九蛇金炎剑,很是不凡……这让候清顿时心里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拿出石精散检查了一下,越看越不对劲,待到发现自己手上竟然隐然有颜色沾染时……

    石精散有些潮,那是因为沾了他的汗气,只是,掉颜色就太怪了……

    一个道门二世祖,又怎么可能潜入鬼市做大盗?

    同样的,一个大盗,又怎么会摇身一变成道门二世祖?

    “我要杀了你!”

    一窍通,百窍通,诸多疑点都在候清心里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他已经气的快要发狂了,颈部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愤怒的吼声,三四里外都能听得到。

    大吼了一声之后,他立刻转头,飞快的向山顶冲了过去,然后沿着方行上山的路狂追。

    只是,此时的方行已经绕到了另一条路上下山了,而且走的飞快,他又如何能追得上?

    这一切,说来也是候清自作自受,他若不是想黑吃黑,坑方行一把,因此在检查石精散的时候分了神,也不见得无法发现这石精散的破绽,只可惜,他那时候,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如何坑骗方行身上了,根本没有用心去检查,真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