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章 打的就是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云山道门所辖的万亩灵田内,出现了一个出名的吃货。

    两个月来,方行每天都要吃掉十多斤的肉类,这还不包括其他的米饭、瓜果以及各种酒水,偶尔还会买些滋补类的药材滋养身体。在这样的环境,王志等五个道童跟着方行,雨露均沾,一个个吃的满脸红光,膘肥体壮,就连小肚子都起来了,下巴叠了两三层。

    可是方行却没有变胖,甚至还瘦了些。

    如今他的体魄看起来甚是单薄,纸片子一样,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然而他的眼睛却变得非常明亮,精神状态极好,一举一动,都满蕴着力量感。

    “这青云造化经果然非同寻常,我只修炼了两个月,便有了如此变化,也难怪当初我那九个叔叔都号称自己是江湖上拔尖的好手,却被一鹰一剑,杀的干干净净……”

    药田旁边的山林之中,方行坐在一堆篝火前,望着火堆架着一只野兔出神。

    两个月来的大吃大喝,方行从众道童们手里搜刮来的银两早就挥霍一空了,没钱怎么办?

    总不能真教这几个家伙去卖屁股,而且凭他这熊样,估计也没人肯买。

    没办法,方行就经常带着几个道童到附近的山林里来打猎,青云山附近的山林,野兽颇多,也不勒禁道童们的捕捉,只要有本事,就可以来捉一些改善生活。

    好在,在他修成了一道灵气之后,便感觉自己耳聪目敏,反应极快,就连手劲也大了很多。

    平时捡一堆小石子在怀里,一旦发现有野兔、野鸡之类的飞起,挨手就打,三十丈内,无有不中。

    甚至还有一次,方行独自碰到了一头野狼,挨了它两口之后,硬生生让方行拽住了狼尾,然后跳上狼背,一阵子黑拳,活活给打死了。

    在方行小小的身子扛着一只野狼回到木屋时,王志等人都快吓尿了。

    从那时起,方行在他们心里便宛若天人,一个个就差立誓效忠了。

    方行对他们自然也不错,匪窝里养出来的豪侠脾性,并没有因为外表的年龄而减弱半点。

    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不能喝就捏着鼻子灌。

    如今,“方老大”这个称呼,已经深植于五个道童心里,不再只是口头说说了。

    “我现在的灵力已经能够成功运转一个周天了,也不知道算不算达到灵动一重了!”

    方行心里嘀咕着,按照青云山道门的规定,诸道童修炼到了灵动一重的境界,就可以晋升为外门弟子,身份上提高了一个等阶,也不用在这片药田里胡混了,据说还有些其他的好处,只不过,青云锻气篇上说了如何修炼,却没说如何划分修为的等级。

    也正是因此,方行如今也不知道怎么算什么境界。

    “方老大,柴禾捡回来了……”

    不远处一排松树后面,王志带着小雀斑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一人肩上担着一捆干柴。

    平时灵田那边不能断了人,因此五个道童都是轮换着跟方行出来打猎,这一次跟着方行出来的就是王志和小雀斑,刚才看着柴禾不够了,方行就让他们两个去拾点柴禾,这才回来。

    要说方行成了这丙字三号田的老大之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小雀斑等人的待遇好了,以前他们是挨王志的欺负,虽然只有五个人,却是等级分明,你欺负我欺负他,不过方行来了之后,就简单多了,所有人都得挨我的欺负,其他人不许耍横,就一起干活,一起吃饭。

    每当王志下意识的想指使小雀斑或吊死鬼的时候,方行就一脚踹了过去,如此过了三个月,王志已经很习惯自己洗臭袜子了。

    当然了,除了自己的袜子,方行的袜子也得是他们几个轮着洗的。

    “砍个柴还磨磨叽叽,火都灭了,快滚过来!”

    见方老大发火了,王志与小雀斑急忙快步跑了过来,然后看着火堆上的野兔子流口水。

    认了方行做老大之后,这道门的清贫生活终于一去不返,油水丰富的很。

    七手八脚把野兔烤熟了,正撕下来分肉,忽然不远处一个匆匆忙忙的身影跑了过来,口中叫道:“不好啦,方师兄,上面带着人来灵药田检查了,见你们不在,正在发火……”

    众人抬头一看,却是留下来看药田的吊死鬼,满脸焦急的跑了过来。

    “巡检的日子不是明天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一个姓余的师兄路过,就想起了过来瞧瞧……”

    王志吃惊的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苦。

    平时五个道童只要侍弄好了这十亩灵药田,便自由自在,也没有什么人来打扰他们。

    但每隔三个月,道门药司监的人都会来检查一次,通过灵药田的长势看道童们有没有偷懒。

    若是没事还好,但凡被人揪着一点错处,那这个月的工钱就泡汤了,严重的还有其他惩罚。

    那些药司监的黑心道士们,可没少用这个借口克扣这些道童们的工钱。

    如今正是大白天,也不是休沐的日子,他们却跑到林子里来打猎,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听了这件事,小雀斑也急的团团乱,脸色都吓白了。

    “怕个鸟,我回去看看!”

    方行不屑的吐掉了手里的草根,指使王志把烤好的野兔子用树叶包起来。

    丙字三号灵田前,正有三个道人冷眼瞅着从山林里钻出来的他们几个,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其中为首的那个,更是一脸不怀好意的冷笑,绿豆小眼都眯了起来。

    “居然是这家伙?”

    方行远远瞅见,心里不仅一乐。

    这为首的道人竟然是当初在山门前被自己痛骂了一顿的胖道士,他姓余,名唤余三两,乃是道门的外门弟子,而余下的两个,却是道童身份,被胖道士临时揪来撑门面的。

    “嘿嘿,当值时间,你们却溜到林子里去瞎逛,真是好大的狗胆!信不信道爷我往药司监的师兄那里禀告一句,你们几个全都要皮开肉绽!”胖道士远远看到了方行,脸上肥肉一抖,冷笑道:“尤其是你,这才刚进山门几天?就明目障胆的违返门规,想被开革吗?”

    胖道士心里也有些得意,他不属于药司监,而是杂司监,说白了就是干杂活跑腿的,这一次奉了上面的差,到药田里来处理点事,忽然想起了三个月前自己刚送了一个小子来这里,就想过来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被整的很惨,顺道一拐,就到丙字三号田来了。

    没想到,这一来就撞上了好事,堂堂当值时间,那小子竟然溜出去了,这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错处,足够自己拿捏他一番的,恰好出一出自己三个月前的那口恶气。

    “哎呀,猪师兄,稀客啊,快看座……”

    方行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指使小道童们给胖道士看座。

    “放屁,谁姓朱?道爷姓余……”

    胖道士气的脸上肥肉一颤,指着方行喝骂。

    方行笑嘻嘻的打量着胖道士,心神里正盘算怎么对付他,也就在这时,忽然心里一动,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息出现在了自己脑海:“灵动一重修为,体弱,经脉内灵气含量……”

    竟然是关于胖道士的修为的,他整体的所有修为状况,都出现在了方行脑海。

    “那本宝鉴竟然还能看人修为?”

    方行忍不住吃了一惊,脸色为之一变。

    胖道士见方行脸色变了,还以为他怕了自己,登时得意非常,肥大的手在脸旁扇着风,冷笑道:“怎么着?怕了吧,乖乖给道爷跪下磕几两个响头,就饶了你这一遭……”

    方行脸色阴晴不定,慢慢绕着胖道士转了两圈。

    胖道士被他打量的心里发毛,喝道:“小兔崽子,你想干什么?信不信道爷一巴掌抽飞了你?”

    方行心里有了计较,眉毛一挑,问道:“你是药司监的?”

    胖道士一怔,道:“不是又怎样?”

    方行又问:“是药司监的师兄们让你过来巡察的?”

    胖道士道:“道爷是路过,专门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偷懒……”

    方行忽然跳了起来,一巴脸抽在了胖道士脸上,叫道:“偷你大爷!”

    他人虽然不大,还得跳起来才能抽到胖道士脸上,但这一巴掌抽的可是真重,啪的一声脆响,胖道士肥胖白嫩的脸上直接出现了一个清晰的五指印,鼻头殷红,却是鼻血都顺着淌了下来,而胖道士本身则一下子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整个人被抽蒙了。

    “小王八蛋,你敢打我?”

    过了半晌,胖道士才拼命叫喊了起来。

    不过话还没说完,只觉腿弯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身体便止不住的扑倒在了地上,旋及背上一重,却是方行踩住了他的后背。

    “一个杂司监的人,到药司监的地盘来耍威风?打的就是你!”

    方行一声喝骂,拳头、巴掌,雨点般落了下来,连抽带打,像捶死猪。

    胖道士被打的哇哇乱响,眼泪鼻涕一起流,他身上也是有修为的,灵气一震,想把方行弹开。

    谁曾料到,方行同时也是灵气一震,竟然抵消了他的护体灵气,继续抽的不益乐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