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七十二章 蛊虫由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二章

    即使是对苏泽很不服气的苏小鱼也清楚苏泽并非在说大话。

    抿着唇,她的目光落在苏泽对男人来说显得太过白皙却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内心一颤,觉得专注行针的臭流氓竟然有种特殊的吸引力,不是外表,而是一种触动人心的气质。

    而且苏泽那些蒸腾出来的汗水,散发出的竟然是草木的清香,一点不像体育课上那些臭男生打完球整个教室都能闻到的臭汗味。

    她很喜欢这种清新的味道,下意识的吸了一口,又发觉自己的动作不妥,连忙惊慌的低下头。

    偷偷看一眼四周,心中暗暗松口气,好在没人在看他,都在紧张的看着苏泽治疗。

    心说这臭流氓真会迷惑人,连自己都差点出丑了。

    过了小半柱香时间。

    老人的全身出现一颗颗黑色的斑点,异常的可怖,如果仔细看的话,那些斑点还在不断的蠕动,简直就像被鬼物附身一样,令得一些胆子小点的人惊骇的后退。

    站在一旁的徐铁军夫妇紧张的想要说话,但是又看到苏泽面无表情的继续动作,并没有任何治疗失败的样子,只能强压下心头的焦虑。

    募然!

    苏泽一把抓住老人衣领,将他拉坐起来,跨到老人背后,在他后背连续点了数十下,同时手指沿着老人的脊椎推上去,到老人脖颈部位,苏泽一掌拍出。

    噗!

    一大口浓稠漆黑的东西从老人嘴里喷出,腥臭的味道让所有人避之不及。

    做完这一切,苏泽马上走到一旁,席地而坐,不顾旁人的目光打坐调息。

    “爸!你感觉怎么样?”徐铁军连忙扶住老人,见老人双目一颤,悠悠醒转,连忙惊喜的叫出声来。

    “我很好?”老人精神不错,看了看四周:“这是苏老头的医馆?”

    “是的,爸,你发病了,我就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徐铁军解释道。

    “我现在怎么比发病前还舒服多了,体内好像少了什么东西,”老人竟然推开徐铁军的手,自己跳下担架,声音中透着一丝不信:“难道苏老头把我的病彻底治好了,苏老头呢,他在哪?”

    “爸,不是苏老爷子治好你的,是这位小兄弟。”徐铁军连忙指向盘坐在不远处的苏泽。

    老人的目光很快转到苏泽身上,看到苏泽盘坐调息的样子,眼神闪过一丝神光,没有去打扰苏泽的打坐,压住声音道:“这位小友是世外高人啊,想不到我徐山这条命还能捡回来。”

    “铁军,你带着他们都站远点,不要说话,等这位小友醒来,我要好好谢谢他。”徐山挥手道。

    苏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身旁只有一个人,就是他刚才救回来的老人,而其他人都站得远远的,不时往这边张望。

    “小友,你终于醒了。”徐山看到苏泽睁眼,连忙道。

    苏泽站起身,朝徐山拱拱手:“老爷子。”

    徐山目光一闪,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我叫徐山,我看小友不是普通人,叫我徐老哥好了,老弟怎么称呼?”

    “我叫苏泽,我还是叫你徐爷爷吧。”苏泽连忙摆手道,他能够看出徐山身上有种铁血和权威的味道,这种人身份肯定不低,何况还有徐铁军在这里,他要是叫徐山老哥那不是占徐铁军他们便宜。

    “像小友这种世外之人,怎么也讲起辈分来了,你救我一命,我徐山叫你声老弟已经是托大,还能让你当我孙子。”徐山声音洪亮,讲话像炮筒一样,有种很直接的味道。

    苏泽听得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倒是对徐山更多一份好感,感觉他是个性情中人。

    他现在性格也变得越来越随性自然,拱手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徐老哥吧,不过老哥,你身上的蛊毒没那么容易根治,我现在也只是帮你减轻症状,如果要完全根除,还需要经过几次治疗。”

    徐山眼神猛缩,压低声音沉声道:“苏老弟,你知道是蛊毒?”

    苏泽点点头,也放低一些声音:“老哥中这个蛊毒怕是有数十年了吧,不知道是何人所下。”

    徐山的脸上闪过复杂之色,沉默了许久,他脸上带着一丝惭愧之色道:“解放初期我在苗江省带兵剿匪,将当时苗江最大的一股土匪青叶匪困在赤蜈山,当年我年轻气盛,见这群青叶匪拒不投降,又动用各种毒雾毒虫陷阱,让部队伤亡惨重,我也火大了,调集了数十门大炮,将整个赤蜈山山寨炸平,当时土匪窝里包括女人小孩一个没跑出来,几天后部队要退出苗江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刚回房间,就看到一个女人蒙着纱巾站在我房间里,说我杀了他妹妹,我问她妹妹是谁,她说是青叶匪老大的女人,我心里有些惭愧不过当时我说这些土匪无恶不作,我们也是迫不得已,那女人就说她不管这些,既然你杀了我妹妹,那我就要给妹妹报仇,然后她手一扬,我就昏倒了,后来我醒过来,身上也没查出什么毛病,直到一个月后,骨头就开始疼,我后来也是听苗江一个老人说我是中蛊了,我本来还不信,但是几十年过来,什么医学手段都没办法解除我的痛苦,我才渐渐相信。”

    苏泽听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种事情也难以说上对错,不过那个女人虽然手段极端了点,但也还有底线,只是对徐山下手,不然以这些神秘巫师的手段,如果下毒,估计一个部队说不定都要死在那里。

    “老哥,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我会帮你把蛊毒去除的。”苏泽心说徐山也吃了几十年的苦头,即使手段狠了点也赎罪了,而且战争这种东西根本是没有对错的,只有胜负。

    徐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种痛苦确实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即使是他铁一般的意志很多时候都想要自杀,对苏泽能解除他的痛苦他当然很感激,说道:“苏老弟,你应该是古武门派出来的的吧?”

    苏泽摇头道:“我不是……”

    苏泽把应付苏老爷子的话又拿出来说了一遍。

    徐山没有怀疑,身处他这种高位的人,见到的奇人异事多了,而且对古武门派也比普通人更了解,何况国家也有古武门人效力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