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七十一章 细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一章徐铁军见苏泽比王风还年轻,估计就是一个未成年,心里的火已经压不住了,这苏家搞什么鬼,没本事就没本事,非拿一个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过来消遣老子。

    要不是老爷子病情紧急,他非教训一顿这些没眼力见的小子一顿。

    虽然苏泽看起来气质有些独特,似乎比那个王风给人感觉特殊一些。

    但是有王风的例子在前,他哪里敢再浪费时间把老爷子的性命交给一个少年,怒哼一声,带着人就往外走。

    苏泽盯着担架上的人,淡淡道:“如果你们走,我保证你们还没送到云京,人就死了。”

    徐铁军霍然转过头来,盯着苏泽的眼睛。

    一股军中悍杀的气息溢出来。

    苏泽的眼睛很平静的和他对视着,徐铁军年轻时是军中特种精英,现在身处高位,平常别说一个少年,就是一些军队里那些刺头在他面前都像小鸡见到老鹰一样,他还没有见过一个少年面对他的盯视能这么平静,而且他能感觉对方不是硬撑,是真的不怕。

    徐铁军还真的露出一些意外之色。

    以他的阅历,看出这个少年不是普通人,至于有多么不普通,他不清楚。

    迟疑了一下,猛听到担架上的老人一阵剧烈颤抖,就好像催死的挣扎一样。

    徐铁军脸色陡变。

    他有些信了苏泽的话,这里离燕京最快速度飞机过去也至少要两小时。

    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他后悔都来不及。

    “放下来,小……大夫,你来看看。”徐铁军再次让人把担架放下来。

    所有人的很惊讶,包括苏小鱼,她觉得徐叔叔简直是在拿徐爷爷的命开玩笑,苏泽是什么人,她不清楚吗,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臭流氓,这样的人如果能看好徐爷爷的病,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

    她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苏泽已经走上前,抓住老人的手臂,一缕真气渡进去,片刻之后,他的眼神露出惊色。

    他刚才只是怀疑是中毒,现在可以确认,这老人中的还不是一般的毒,而是细蛊之毒,细蛊是一种蛊毒,这老人的体内,骨骼全部是黑色,里面全是黑色的密密麻麻比蚂蚁还小的细蛊,在不断的蠕动,恐怖无比。

    在天医传承里,蛊是一门单独的学科,养蛊种蛊,所以苏泽能认出细蛊。

    细蛊生长时间很慢,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蛊毒,他不会一下致人死命,但是却可以折磨人数十年之久,不断的生长,分化,最后将人的骨髓,精血一点点吞噬掉。

    尤其他判断这老人中细蛊至少有数十年时间了,不然细蛊不会生长到这程度。

    这老人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至少证明其意志力非常强,换成一般人中了细蛊之毒,撑不过三五年,不是被细蛊杀死,而是受不了折磨自杀。

    见苏泽迟迟不语。

    徐铁军更加紧张,沉声道:“大夫,你有没有办法”

    苏泽收回手,迟疑了一下道:“我可以治好他!”

    在听到苏泽的话后,一旁的王风已经冷笑出声:“就凭你也能治好苏老都没办法根治的病,吹牛不上税啊你。”

    所有人都投来怀疑的目光,徐铁军也有些失望,他本来还觉得苏泽不像普通人,对他抱有一线希望,但苏泽的话说出来,他就觉得对方在信口开河,根本不靠谱。

    老爷子的病他很清楚,几十年来看过多少名医都没效果,连苏景洪这位大专家都只能缓解老爷子的病痛,岂是说根治就根治的。

    他把老爷子接到云江来,也是希望苏景洪能给老爷子延寿几年,至少撑得徐家下一届有人上位,想不到老爷子这次发病会这么快,看样子,是真的要走了。

    “铁军,还是走吧,不要耽误了爹的治疗。”一旁的雍容贵妇直接说道。

    徐铁军点点头,看到徐铁军点头,苏泽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虽然医者要有一颗济世救人的胸怀。

    但不是说医生就是老好人,细蛊之毒很麻烦,很难治,苏泽现在修为还太低,所以要治这蛊毒付出的代价不小。

    而且细蛊种到这老人身体里,肯定就是下蛊之人,他出手驱蛊,无形中就得罪下蛊之人。

    能控蛊的几乎没一个善良之辈,白白得罪一个潜在的敌人,苏泽还没那么傻。

    他之所以会出手,大半还是看在苏老的面子上,觉得这老人似乎和苏老有交情,他对苏老还是感激的,苏泽出于报答的心理,能救则救。

    但如果对方不相信他,他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王风在旁边嘲笑道:“还说能治,走的比谁都快。”

    看着苏泽远去的背影,徐铁军有预感,如果任对方一走了之,他很可能要后悔一辈子,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生出来的。

    “等等,小大夫,等等!”徐铁军连喊数声,快步上前,拦住苏泽。

    苏泽转过身看着他,没有说话。

    “大夫,刚才是我的错,你别介意,请你出手救治我父亲。”徐铁军放低姿态,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不想放弃。

    见此,苏泽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废话。

    走回到担架前,他看了看旁边的人,对苏小鱼道:“你去拿三副银针过来。”

    “啊!”苏小鱼反应过来,心道你还指使姑奶奶我,真当你自己是神医啊,她动了动嘴唇就要反驳。

    苏泽的声音再次响起:“还不快去。”

    苏小鱼被苏泽扫了一眼,想说的话竟说不出口,恨恨的一跺脚,快步跑到柜台后拿来三副银针,交到苏泽手里的时候她小声道:“你会不会,人命关天的事,要是出了事……”

    苏小鱼接下来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苏泽快速的抽出银针,扎在担架上的老人头上。

    在百会,风池,人中等重要穴位上插上银针后,苏泽掀开棉被,双手几乎化成一片残影,解开老人的衣服,将上百根银针插在老人全身下来的穴位。

    苏小鱼医药世家出身,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光看苏泽行云流水般的施针速度和手法,就不可能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即使是她爷爷,似乎都没有苏泽施针这般行云流水,好像不是在施针,而是在施展一门艺术,隐含一种奇异的韵味,说不明白,让看的人隐隐都沉浸入那种奇异的韵律之中。

    苏泽手指不断的在银针上转动,真气涌入老人的体内。

    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有苏泽的手偶尔发出破空的声音。

    苏小鱼看到苏泽的额头上渐渐冒出汗水,脸也越来越红,这些汗水又逐渐蒸发,在苏泽的头顶冒出阵阵白雾。

    相对的,担架上的老人逐渐停止痉挛,脸上痛苦的神色也在减轻。

    徐铁军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知道遇上高人了,他还没有看到过有人施针头顶能冒出腾腾白雾的,估计只有那些神秘的武林中人能办到,难道这少年是古武门派出来行走世俗的弟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