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四十一章 夏天的病因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一章

    苏泽陪着夏天坐在沙发上逗着她玩。

    苏泽拿各种玩具去试探夏天,然后仔细的观察,不过夏天的反应很少,基本上没有回应,这让苏泽微微皱眉,夏天的自闭症似乎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啊。

    倒是给她念童话故事的时候,会流露出些微反应。

    苏泽拿着一本童话书,把夏天抱在自己腿上,让她倚在怀中,陪着她念童话。

    又过了半个小时,夏如芝清扫完毕,捧着两杯鲜榨果汁进来,递给苏泽一杯。

    “谢谢老师。”苏泽接过果汁喝了一口。

    “夏天,来,到妈妈这里,哥哥累了。”夏如芝伸手要抱夏天。

    夏天看了妈妈一眼,微微摇头,往苏泽怀里缩了缩。

    夏如芝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她竟然粘你。”也难怪夏如芝反应这么大,她从未见过夏天黏别人,就算保姆整天带她,只要自己出现,夏天就肯定要她抱。

    苏泽才和夏天第二次见面而已,就打破这个常例,夏如芝心里既有些高兴夏天能够接受除了她以外的人,难以避免的又产生些微酸涩和失落。

    “她好像很喜欢你呢。”夏如芝眼神温柔的看着靠在苏泽怀里的夏天,宠溺的摸摸她的脑袋。

    靠近过去,能够闻到苏泽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草木清新的气息,让人心情会变得莫名的安宁——难道这就是让夏天喜欢苏泽的原因。

    “夏老师,我以后可以常来看看夏天吗?”

    苏泽心里很怜惜夏天,心道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夏天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当然可以。”即使苏泽不能治好夏天,夏如芝也喜欢自己女儿有更多的伴。

    又给夏天念了数篇童话,不知不觉,夏天就在苏泽的怀里闭上眼睛。

    这些时日,夏天很少能够这么安稳的睡着,夏如芝小声道苏泽你把夏天放到床上,苏泽摆摆手,示意自己抱着就行。

    客厅里莫名的静谧下来,阳光浮洒进来,能够看到细微的粉尘在其中飞舞。

    一时间,两人似乎都懒洋洋的不想说话。

    苏泽将玻璃杯中的果汁都喝掉后,他斟酌着小翼问道:“夏老师,这里只有你和夏天住吗?”

    夏如芝的脸色陡然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冰冷的点点头。

    苏泽心里已经明白,肯定是某些原因,而且不是令人高兴的往事,才让夏老师有这种神态。

    想到夏老师这么漂亮性感,却是孤独一人带着有严重自闭症的夏天,苏泽心里同情的道夏老师肯定过得不容易吧。他也不想去揭夏老师的伤疤,但是想要治好夏天的自闭症,不找原因是不行的。

    “夏老师,我想知道夏天是怎么得上这个病的,如果要治疗好夏天,肯定要找原因。”苏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挺残忍的。

    果然,夏如芝听到苏泽的问话后,身体发抖了片刻,才冷静下来。

    她没有看苏泽,盯着手中的玻璃杯,用一种冰冷麻木的语气说话,说的好像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我大学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毕业后我们两个一起到苏京市打拼,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几年后在一间大公司爬到主管的位置,在夏天三岁的时候,他忽然说要和我离婚,因为之前我们感情一直很好,我没有同意,没过多久,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这个女人就是他所在的那间大公司的老板,一个四十岁的老女人,那个女人当面羞辱我,让我赶紧离开那个男人,我被那个女人打了一巴掌,夏天去咬那个女人,也被扇了一巴掌,那个男人在旁边一声不吭,我冲上去要和那个女人拼命,结果被那个男人推倒在地,我看着那个女人带着那个男人离开,夏天哭着喊“爸爸”,要追上去,那个男人也能够狠心的坐上那个女人的车,夏天毕竟小,追了几步,就摔倒在地,眼睁睁看着那辆车开走了……”

    夏如芝说到这里,没有能力再说下去,眼泪不断的滚落。

    “夏老师。”苏泽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心里有难以忍受的抽痛和愤怒。

    “没事的,都是过去的事,说出来心里倒有轻松的感觉。”夏如芝拿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这种男人不值得老师你为他掉眼泪的。”苏泽沉声说道。

    夏如芝手微微一僵,转过头看着苏泽,眼神里有异样的温柔闪过:“你还挺会安慰人的。”

    被夏老师一说,苏泽脸颊微红,挠了挠脑袋。

    夏如芝倒是喜欢看少年窘涩的表情,总比那些男人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吞下去的眼神来的轻松自在。

    “好了,我去买菜,准备晚餐,你总不会还和上次一样跑掉吧。”夏如芝站起身,抿着嘴唇看苏泽。

    “啊……不会不会。”苏泽连忙摇头。

    夏如芝笑了笑,拿起钥匙出门。

    苏泽看着怀里恬静安睡的夏天,心里在思索着怎么让夏天恢复过来,现在知道原因,夏天的自闭估计都是那个渣男造成的,毕竟被自己父亲抛弃,会有很大的阴影吧。

    搜索着脑海中那些心理学的书籍,苏泽皱着眉头,心理疾病最是麻烦,因为人心最为复杂,不像生理上的病,有具体的药方。

    倒是有一个速成而有效的办法。

    直接抹去那段记忆是最好的。

    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还做不到抹去人的记忆,

    在一本心理类书籍上,他看到类似的病例,可以用催眠的办法,用潜意识“封闭”掉这段记忆。

    在这之前,他还要先学习掌握催眠的能力。

    夏如芝没过多久提着菜回来,看到苏泽还在,她笑了笑,走进厨房忙碌起来。

    晚饭是三菜一汤,红烧肉,酸辣白菜,炒三丁和冬瓜蛤蜊汤。

    卖相很不错,可惜味道就不怎么样,苏泽心道还不如我烧的水平,不过在夏老师殷情的目光注视中,苏泽没好意思多说,硬着头皮连吃两大碗饭。

    晚饭后,在夏老师家又逗留许久,苏泽才踏着夜色回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