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三十七章 冰释前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七章

    “苏泽,你过来一下。”中午,正望着窗外发呆的苏泽听到一个声音,抬起头。

    眼神微微一愣,才有些意外的站起身:“夏老师。”

    夏如芝神情冷淡,没有说话,转过身就往外走。

    苏泽摸了摸鼻梁,嘴角微微抽动一下,跟随着走出去。

    夏如芝今天穿着灰色古板的套裙,扎着发髻,随意的将一缕头发垂在耳侧,苏泽跟在他身后,倒是很方便的能欣赏到她纤细收窄的腰肢和异常丰满的臀胯,即使穿着刻意显得土气,也不能掩盖住她内蕴的极致成熟和性感。

    苏泽看了两眼,没有敢多看。

    脑海中不可避免的会浮现衣服下那具动人心魄的胴体,心里略显罪恶感的同时,又怀疑夏老师今天怎么会主动和他说话。

    自从那天从夏老师家逃走后,在学校里,夏老师对他一直很冷淡,连他上课主动举手都不会点他的名。

    跟随着夏老师走进办公室,正好是课间,也没有其他老师在场。

    夏如芝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没有抬头看苏泽,淡淡问道:“这几天怎么回事?感觉你上课都心不在焉的。”

    夏如芝的语气很冷淡,苏泽心里却是涌起淡淡暖流。

    他一直以为夏老师在生他的气,没想到她其实还是在关心着自己的。

    不过有些话他也说不出口。

    总不能说自己因为杀了人,这几天都魂不守舍。

    “没什么事的,夏老师。”苏泽只能这么说。

    夏如芝以为苏泽不愿意和她说,这些天在学校,她是有些生气不和苏泽说话,但是苏泽也没有主动来找她,两个人都僵持着,今天她主动找苏泽,苏泽却依然用这些空话应付她,夏如芝心里就越发的感觉不舒服。

    “既然没什么那你就走吧。”夏如芝将茶杯顿在桌子上,硬梆梆的说道。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一个学生这么计较。

    苏泽不知道自己一句话怎么又惹得夏老师不高兴。

    他愣在那里,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过了一会,见苏泽依然还呆在原地,夏如芝没好气的道:“你还站这里干什么?”

    “老师……你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苏泽小心的问道。

    一个“又”字,让夏如芝眼圈都差点红了,原来你还知道做错事。

    “你没做错事,是老师错了,不该留你吃饭……”夏如芝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却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苏泽就算再白痴也有些明白过来,心道难道老师不是因为自己“冒犯”她生气,而是因为自己那天不辞而别,明白过来的苏泽暗骂自己笨蛋,要是早知道是这样,他还躲着夏老师干什么。

    “对不起,老师,对了,夏天的伤口恢复的怎么样?”苏泽迂回道。

    提到夏天,果然让夏如芝忘了生气,她眼神略显复杂的望着苏泽清俊的面庞:“你配的药方效果很好,就是受了惊吓,夏天这些日子经常噩梦哭闹,睡得很不好。”

    苏泽脑海里浮现夏天那张清瘦木然的脸蛋,心里觉得痛惜,自己因为杀了人都做了好些天噩梦。

    夏天看起来就和正常孩童不一样,又遭遇到飞来横祸,估计会有更深的心理创伤吧。

    只是他对心理方面的疾病倒是没什么研究,涉及到心理疾病光靠药物治疗是没有办法的。

    “老师,要不明天我去看看夏天。”苏泽心中盘算着说道。

    夏如芝对苏泽的医术有很深刻的印象,见苏泽主动提起,二话不说答应下来。

    明天是周末,正好苏泽有时间。

    第二天。

    苏泽在早上接待了一群看病的街坊,经过上次的治疗,因为良好的疗效,苏泽的名气在街坊迅速传开,而且苏泽都不收治疗费用,这种好事根本都不用宣传,要不是苏泽现在是高三学生,学业繁忙,苏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

    饶是如此,周日一大早,天蒙蒙亮,便有人守在苏家门口。

    经过一个上午的治疗,苏泽松口气,吃过午饭,问父母拿了些钱就赶紧离开家,免得下午又要被一大堆病人缠上。

    苏泽先去新华书店,买了一堆心理学和心理治疗方面的书籍,强行记忆进脑海。

    理论基础虽然不一定能马上转化为实践能力,但总比什么都不懂的强。

    走出新华书店后,苏泽坐公交车前往御景花园。

    苏泽的记忆力不错,来过一次,就没有忘记,找到夏老师住的那栋楼,乘坐电梯上到11楼。

    按动门铃后,门很快从里面打开。

    夏如芝穿着淡紫色格子的家居服,腰上系着围裙,手上戴着胶皮手套,头发全部盘起,露出洁白修长的脖颈,看到苏泽,她笑道:“不知道你这么早过来,我还在大扫除呢,你先进来。”

    夏如芝从旁边的鞋柜里取出一双蓝色方格纹的男士拖鞋递给苏泽。

    苏泽心里一动,不晓得是不是夏老师专门准备的,上次来夏老师这里只有女式拖鞋。

    苏泽换上那双崭新的拖鞋,走进房间。

    窗户,地板擦得透亮,能映出人的脸来,阳光从客厅窗户洒进来,空气里漂浮淡淡的香草味,在淡黄色的棉艺沙发上,一个头上绑着蝴蝶结,眼睛大大,脸却极瘦的小女孩坐在那里。

    “夏天,哥哥来了!”夏如芝喊道。

    夏天转过头,木然的眼睛望过来,让人心生难以抑制的怜惜。

    “夏天,我是苏泽哥哥啊,还认识我吗?”苏泽走过去,伸开双手,温和的说道。

    夏天看了苏泽好一会,木然的眼神中微微掀起一丝涟漪,手缓缓朝着苏泽伸过来。

    苏泽将夏天抱起来,感觉轻飘飘的,像一团棉花。

    夏如芝手中的笤帚落到地上,语气带着抑制不住的惊喜:“她这几天除了我谁都不让抱呢,没想到肯让你抱她。”

    苏泽心想自闭的小孩都脆弱而敏感,只是封闭了内心,倒未必对外界没有反应,自己那天帮她疗伤,又惩治那两个伤害夏天的小偷,或许就被夏天看在眼里,所以才会让她对待自己有区别他人的反应。

    这是一个好事情,若是对自己完全没反应,就找不到一个突破口了,治疗起来也事半功倍。

    苏泽检查一番夏天脸上的疤痕,如果不凑近仔细的看,已经不会察觉那里曾经被狠狠的划过一刀,随着时间越久那一丝痕迹也会消失,看来苏老爷子的笔记里留的方子确实不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