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二十七章 初试啼声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七章

    中医不同于西医,把病症分得那么细,什么内科,外科,骨科,妇科……古时的游方郎中,什么都要会,上能治头疼脑热,下能治足底生疮,偶尔还要接生个孩子。

    苏老爷子师承的就是民间派,所以他的行医笔记里各类疑难杂症很多,上手的病人也是五花八门。

    像腰椎间盘突出这种常见病,肯定是不会少的。

    苏泽让胡老爷子躺在床上,掀开他的后背衣服,在他的脊椎上摸索起来。

    摸骨,对一个初学者来说,非常难。

    苏泽也是头一次接触,但他有一个别人没有的能力,他有真气。

    既然做出了济世救人的决定,苏泽不会因为自己是新手就胆怯,他正缺乏接触各种病人来验证提升自己的医术,强行记忆大量医案和医学典籍,并不能让他立刻成为神医,实践才能出真知。

    所以胡大爷主动求医,苏泽求之不得。

    苏泽在胡大爷腰椎上细细摸着,和自己脑海中记忆的人体骨骼图一一做比,片刻后,苏泽道:“胡大爷,你是不是腰3——5节椎间盘膨出……”

    胡大爷得腰椎键盘突出有一二十年了。

    久病成医,苏泽一说,他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小泽,还真是,我拍的CT片子,就是这里。”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哗然。

    他们留在这里,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虽然苏泽上次挽救了冬冬的性命,但是苏泽实在太年轻了,很难让人信服,即使嘴上夸赞,街坊们心里多半还是认定苏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治好一例病人并不能说明什么。

    现在苏泽一上手,就把胡大爷的病根摸出来,和CT片子拍出来的一样。

    这一手,就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小泽,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我这几天起床都困难。”见识了苏泽的摸骨水平,胡大爷眼里露出期冀之色。

    苏泽思索片刻,淡淡一笑:“胡大爷,不要紧,我先帮你指压,然后做一次针灸,应该能缓解你的症状。”

    “能缓解就行,你给试试。”胡大爷一听又是指压,针灸,脸上就露出失望之色,

    这病折磨胡大爷一二十年了,发作起来能叫人生不如死,他做了很多类似的治疗,效果越来越差,现在基本上已经没用了。

    “小泽,你有没有把握。”苏母依然不放心的问道。

    “没事,妈。”苏泽给苏母一个放心的眼神,双手按在在胡大爷腰椎附近。

    一股热流涌入,骇得胡大爷一跳。

    这么多年,指压按摩做了也不止一次,从没遇见过这种事,难道是传说中的“气功”。

    苏泽运转真气,通过穴道刺激胡大爷腰椎上积累的淤血,使其逐渐化开。

    “好热,好烫,舒服啊。”胡大爷眯起眼睛,连抽冷气。

    苏泽的指压法,来自于苏老爷子的行医笔记,再配合他的真气,效果当然显著。

    胡大爷是积年病号,腰椎附近损伤已久,淤血积注,只要化开淤血,就能大幅的减轻病痛,按摩了有十多分钟,苏泽松开手,拿出银针,清声道:“胡大爷,我要开始行针了。”

    “好,好,小泽,我现在就感觉舒服多了,你可真厉害。”胡大爷赞叹道,浑然忘了一刻钟前他还满脸失望。

    苏泽笑笑,也不应声,拿起银针,用真气“消毒”后,刺入胡大爷的悬枢,命门,腰俞三个穴位,轻轻摇摆针尾,这在古代针灸上有个名号,叫做青龙摆尾,现在的针灸界,还会这一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上次是夜晚,苏泽行针,很多人都没看清。

    这时候,近距离观察,看到苏泽那行云流水般的针技,就算是外行,也能看出其中的不凡。

    一刻钟后,苏泽将胡大爷腰椎附近的经络全部疏通,收起银针,淡然道:“胡大爷,好了。”

    胡大爷从凳子上,慢慢爬下来,站到地上,扭了扭腰肢,又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哈哈,好了,真的舒服了,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

    “太神了!”

    “真的假的,腰椎间盘突出都能治好。”

    街坊邻居们看到这幕,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因为胡大爷刚才走进来,还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现在却和常人一样走动如风。

    苏泽拦住兴奋的胡大爷,叮嘱道:“胡大爷,你现在不易剧烈运动,我只是帮你化瘀通络,减缓了疼痛,你的腰椎膨突还在,需要慢慢调养,以后每个星期过来一次,我帮你按摩一遍。”

    “好,好,”胡大爷那张孤倔的老脸化开来,望着苏泽的眼神很慈祥:“小泽,多亏你了,不然我还得被这病折磨很久,对了,钱……”

    胡大爷掏出一块手帕,打开来,露出里面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

    苏泽连忙推辞:“钱就不用了,邻里之间帮忙是应该的。”

    “这怎么行?”胡大爷眉毛一拧。

    “胡大爷,我这里不是医院,也不是诊所,您要是真给钱,那我就不治了,以后您老还是去医院。”苏泽把话堵死。

    “你这孩子。”胡大爷有些生气,又极为无奈。

    让他去医院,他去十次都没到苏泽这里一次见效得快,想了想,胡大爷没有硬说,点着头一声不吭往外走,苏泽以为他又闹脾气,苦笑一声,心道这胡大爷脾气确实怪。

    “小泽,你帮我看看,这几天我头一直疼,吃了药也不见好。”

    胡大爷一走,人群里马上冲出来一个秃头中年人,期盼的望着苏泽。

    经过胡大爷这一次治疗,街坊们再不把苏泽当做瞎猫撞见死老鼠的蒙古大夫。

    “是马叔啊,行,我帮你看看。”

    苏泽现在是来者不拒,难得碰上病例,又能增长经验又能提升修为,何乐不为。

    秃头中年坐到凳子上,苏泽帮他把了把脉,又看了舌苔,问了几个问题,和医书上类似的脉象,症状做对比,心里有了点素,苏泽道:“马叔,你应该是风寒引起的表邪入里,不要紧,我帮你做个针灸,再帮你开个方子,应该能好。”

    苏泽拿出银针帮秃头中年扎了几针,通经去邪。

    这比治疗胡大爷简单多了,苏泽连真气都没用,就是普通的针灸,秃头中年的头疼就大为缓解,大呼神奇。

    苏泽拿来一张纸,在上面快速的写了一个方子,递给秃头中年:“马叔你去药房抓药,一天一剂,先吃三天。”

    “小泽,太谢谢你了。”马叔感激的接过方子。

    秃头中年现在对苏泽是完全信服,这见效,比打针还来得快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