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十九章 躺枪的苏泽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九章

    苏泽站在医学类专业书籍的区域。

    这类专业晦涩的书籍会过来挑选的人就更加稀少。

    西医繁盛,中医衰微,在这片区域里,西医的书占了七成以上,中医的书籍只占三成不到,而且很多还是几千年前老祖宗留下的古籍,如《黄帝内经》《铜人经》《本草纲目》《伤寒论》等等。

    苏泽挑了本《铜人经》,随意的靠在木架子上看起来。

    因为这本和他修习的术法《玄针术》有共通之处,同是穴位行针之法,当然《玄针术》更加超凡,以真气为根本,和世俗的针灸之术还是不太相同的,只能说两者互有验证之处。

    中医博大精神,这些古时流传下来的经典也令苏泽大开眼界。

    不多时,渐渐看得入迷。

    “咳……”一声轻咳声在旁边响起,一个头发有些花白,面色红润,穿着中式褂衫的老爷子站在他旁边,正笑眯眯的打量着苏泽,见他看过来,老者抚须问道:“小友在看铜人?”

    苏泽腼腆的笑了笑,心道自己太入神了,有人站他旁边都没有发现,连忙道:“你好,大爷。”

    老爷子微微一笑:“我刚才看你翻这本铜人好些时间了,你小小年纪已经能看懂铜人,比我家那贪玩的小孙女强多了。”

    “哦……”苏泽摸了摸鼻梁,微羞道:“我就是随便看看。”

    听到苏泽的话,老爷子的眼睛微微一亮,他刚才主动相询,一是好奇一个半大少年竟然会在这里看这类晦涩的中医典籍,二来也是出言试探一下,看这小少年是不是真能看懂铜人穴解图。

    所以他的问话是很有技巧的。

    先承认苏泽能看懂铜人,又贬自家孙女捧这位少年,以他红尘沉浮数十载的目光,一眼能看出这小少年眼神澈然不像爱说谎的人,若是少年看不懂铜人,自己这么捧他,对方多半会惭愧否认。

    没想到这小少年只是羞涩,没有承认自己看不懂铜人。

    这让老爷子非常意外。

    《铜人经》的繁琐复杂,就算他当年学医的时候,在这个年纪也只能是一知半解,背那些穴位图背到被师父打烂手心,才花上几年功夫牢牢的背下。

    这小少年看着也就十七八岁吧,正是贪玩爱闹的年纪,会把时间花在这上面。

    老爷子心里起了一丝波澜,和煦道:“小友看起来对医道颇有兴趣,老夫就以《铜人》为例,考你几道问题,如何?”

    “哦……哦,好,好啊。”苏泽迟疑了一下,他觉得这老爷子挺有风度的,不好意思拒绝。

    “别紧张,我们就当交流交流!”老爷子柔和的说道:“肩髃穴,行针的话,主治什么病症?”

    苏泽沉思了一会,才说道:“肩髃穴……阳明阳蹻之会,主……中风手足不遂,偏风风痹,半身不遂,热风肩中热,头不可回顾,肩臂疼痛,手不能回顾,劳气泄精,伤寒热不止等症。”

    苏泽开始因为生疏略有磕绊,说到后面就通顺了。

    见苏泽真的回答上来,老爷子眼中掠过一丝莫名的神采,微顿了顿,又问道:“中极穴呢?”

    苏泽略微思忖片刻,白皙的脸颊上腾的冒起两片红云,抬头看了老爷子一眼,见老爷子依然热切的看着他,心说这老头难道是故意的,只是看着又不像,只能略显尴尬的道:“中……中极穴……名玉泉,关元下一寸,脐下四寸。铜人针八分,留十呼,得气即泻,灸百壮,益肾兴阳,通经止带,主妇人产后恶露不行,胎衣不下,月事不调,血结成块,阴痛恍惚……”

    “下流!”

    还没有等苏泽说完,就猛听得一声厉喝打断苏泽的声音。

    一个明眸皓齿,穿着绿色夹克,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新百伦的俏丽少女鼓着腮帮子,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恶狠狠又充满厌恶的盯着苏泽。

    苏泽啊的一声,有些慌乱的后退几步,后脑勺撞在了后面的书架上,痛哼一声,手里的《铜人经》也掉到地上。

    还没有等少女再度发飙,老爷子气恼的喝道:“小鱼儿,你干什么,舞舞扎扎的。”

    老爷子能不气吗?

    正考校这个少年好好的,自己这个刁蛮的孙女就冒出来,还对这个自己极具好感的少年这般不客气。

    “爷爷……”绿衣少女伸出一根如葱段般手指,指着苏泽,哼道:“你怎么帮这个小流氓说话。”

    小流氓!

    苏泽整个人都惊了,他从小到大,还从没被人冠过这种杀伤力强大的头衔。

    一时间他很想大声的反驳回去:“我哪里流氓了,我哪里流氓了?”

    老爷子到底是年老成精的人,只是刚才见猎心喜之下没有想太多,这时候忽然是想到问题之所在,就在那个中极穴上,中级穴在脐下四寸,是人体微妙之地,刚才苏泽正说到针中极穴可治产后恶露,月事不调,血结成块,阴痛恍惚……

    被一个妙龄少女听到,不误会为流氓才怪。

    老爷子苦笑一声,是自己考虑不周了,他行医数十载,什么病症没见过,医者父母心,患者就是患者,男女在他眼里毫无区别,所以也没有想太多就问出了“中极穴”。

    却没有想到自己问的是一个半大的少年,正是年少慕艾的时候,难怪他刚才脸蛋那么红,说话也略显结巴。

    “小鱼儿,别胡闹,刚才是爷爷在考校这位小友《铜人经》,不是你想的那样。”老爷子喝斥孙女一句,又从地上捡起《铜人经》递到苏泽手里,苦笑道:“小鱼儿这性子,在家里被宠的无法无天,倒让小友见笑了。”

    绿衣少女被爷爷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又反驳不得,只能把气撒到苏泽头上,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善,嘀咕道:“衣冠禽兽。”

    其实,本来以苏泽清逸秀气的外表,一般的少女见到他不说被迷住,至少不会有恶感。

    偏偏这小鱼儿在学校里一位闺蜜好友,就被类似的一个俊秀少年给玩弄感情了。

    所以小鱼儿平常最恨的就是这种皮肤白皙,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的小白脸。

    再加上刚才听苏泽一口的“月事不调,阴痛什么什么……”,正儿八经的老实孩子会钻研这种东西?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还真懂得什么医术?

    所以苏泽完美的躺枪了,在小鱼儿眼里是彻头彻尾的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衣冠禽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