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十七章 变大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七章

    靠在许毅怀里的妇人幽幽醒转过来。

    她又想起了自己那可怜的儿子,嘴巴一咧,心中悲怮,再度哭喊出来:“我的儿……呜……”

    她刚刚发出几个字,被许毅一把捂住嘴巴。

    “馨兰,别喊,这位小哥儿正帮冬冬治伤。”许毅赶紧小声的说道。

    妇人顺着许毅的话看过去,小儿身旁果然半跪着一个半大的少年郎,正专心致志的低头运针,儿子的上衣已经掀开了,苍白的小身体上插着十多根明晃晃的银针。

    看着这幕,妇人的脸色陡变,眼中闪动着护犊子的凶光。

    她使劲的掰着丈夫的手臂,要冲出去制止那少年,她不相信一个半大的少年会有什么医术,这也是人之常情,医生这职业,很靠经验,在许多人的惯性思维里,只有年纪大的医生医术才高明,更别说是中医领域了,只要成名的中医几乎都是老头子。

    自己的儿子哪怕是没救了,妇人也不愿意他的遗体遭这份罪,被一个半大少年拿来耍弄。

    见丈夫用力困住他,妇人又急又怒,偏生嘴巴被捂着,发不出声,于是狠狠一口咬在许毅的手掌上,血很快冒出来。

    许毅眉头一皱,强忍着没吭声,他也看出老婆的心思,连忙道:“馨兰,别冲动,你快看冬冬,他嘴角已经不流血了,现在小哥儿正在治疗,你千万别打搅他。”

    妇人闻言,身躯一震,她定神看过去,冬冬的嘴角已经不再流血,上面的血迹干涸凝固,显然已经是有一会了。

    发现这一点的绝不止许毅。

    还有那个冷眼旁观的胡医生,当他看到重伤小孩嘴角的血迹干涸后,第一个念头就是不敢相信。

    难道这小孩的血都流干了?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血不用流干人就死了,而小孩的胸口依然还在微微起伏,显然是还有气。

    那就是这个半大少年用银针就止住了孩子的内脏大出血。

    怎么可能!

    胡医生心里难以置信的吼道。

    他中西医兼修,对针灸也有涉猎,倒不会把针灸当做旁门左道,封建迷信。

    但是要让他相信针灸能让一个从四楼摔下,内脏破裂出血的小孩起死回生,还不如让他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针灸在他眼里就是一些小门小道,温补调理身体可以,真正的大毛病还得靠西医。

    可是,眼前一切由不得他不信。

    至于那些围观者,因为站得远些和天色昏暗的原因,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只是觉得胡医生脸上表情有些奇怪。

    苏泽现在是有苦难言,他体内的真气又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脸色苍白得和地上大出血过的小孩有得一比。

    前些日子消耗的真气还没恢复,救治的第一个病患就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的严重伤势,苏泽对自己有些高估了,他的真气明显不太够用,而现在离治愈好冬冬还有一大截。

    这时候让他半途而废是绝无可能的。

    他举起左手,放在嘴边轻咳一下,借着这动作,他取出一颗初级回气丸放进嘴里,这丹药是珍贵啊,他也只有两颗,可是能换得一条人命,苏泽总不会吝啬的。

    丹药在嘴里化开。

    浓郁的灵气如滚沸的水流般填补入他空空如也的丹湖之中。

    苏泽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疲惫的眸子精神一振,运针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又过了一刻钟。

    苏泽终于完成了对孩子破裂内脏和一些重要部位断裂骨骼的修补。

    他轻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正欲要说话。

    “呜哇——”

    地上的小孩忽然动弹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哭出声来……

    这哭声仿若暮鼓晨钟,霎时间惊得人群沸腾。

    “醒了,醒了,这小娃儿竟然活过来了。”

    而许毅夫妇两个更是眼中闪过狂喜之色,飞扑上来,大喊:“冬冬……”

    苏泽连忙伸手拦住他俩,声音有些虚弱:“许大哥,还有嫂子,你们先别碰,他身上有不少地方骨折,不能乱动,等会救护车来,送冬冬去医院,要立刻输血,他失血太多了。”

    此刻,苏泽在许毅夫妇两人心里,早已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少年,而是救命大恩人,他说的话,许毅夫妇如奉圣旨,不敢不听。

    只是听到冬冬哭喊,许毅妻子明显露出心疼之色。

    苏泽也怕这孩子醒过来乱动,说道:“我先让他睡过去吧。”

    苏泽拿出一根银针,轻轻刺入小孩后颈凹陷处,轻微转动几下,小孩的哭闹声便渐渐低微下去,胸口轻轻起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后颈部(耳垂平行)凹陷处,是睡穴所在,左右各一个,在翳风穴与风池两穴连线之中点,属经外奇穴。

    众人见得这般神妙针法,又是一阵惊呼。

    这时候,有好事者就想起了那个胡医生,眨着眼睛寻找,却发现胡医生不见了,便大叫起来:“胡医生呢,胡医生在哪了,你不说这娃儿救不活了吗?”

    人群一阵骚乱,很快有眼尖的人发现了胡医生,哄笑道:“胡医生,你这是去哪儿啊,怎么跑了。”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信誓旦旦的胡医生已经了溜到了人群外围。

    随着哄笑声,他旁边的人群轰然散开,就好似舞台上打了聚光灯一样,让他孤伶伶的凸显出来,弓头缩背的样子,像要去做那梁上君子。

    胡医生整张脸胀成了猪肝色,眼里露出了恨色,心里把怨气都撒在苏泽身上。

    行医二十载。

    今儿他脸算是丢尽了。

    当下也实在没脸呆在这儿,反正已经是丢光了,他掩面拔腿就跑。

    见胡医生落荒而逃的样子。

    众人的哄笑传出老远,只说这胡大医生活了数十年,都活到狗身上了,还不如一个半大少年云云……

    而我们的主角,苏泽同学,此刻已是累得不行了,不止是真气,还有精神上的疲乏,眉心阵阵刺痛,显然是耗尽了体力和精力。

    他收起小孩肚皮上的银针,撑着膝盖要站起来,脚下一软,差点又摔回地上。

    守在一旁的苏父苏母连忙跑上来,扶起苏泽,见得他脸色苍白无血,身上的衣服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心疼得差点流下泪来。

    周围的人都没有散去,而是围上来,街坊邻居们看着苏泽的目光满是惊叹和好奇。

    有那认识苏家的老街坊直夸苏泽好样的,苏父苏母生了个好孩子,小小年纪已是医术了得,将来必然前途锦绣,有八卦者就问苏泽这身医术是哪儿学来……众口纷纷,好不热闹。

    苏泽这会靠在苏父身上,也无力回答。

    陡然他眼睛一缩,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到他身上,这股力量无形无质,如一缕涓涓细流,在苏泽的体内流动,沿着他开拓出的经脉循环了一圈,又汇入丹湖之中,

    苏泽惊异的发现,自己的经脉和丹湖都扩大了一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