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十六章 金针奇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六章

    “许大哥,让我看看冬冬怎么样?”

    苏泽的语气徐徐,温暖和煦,清澈的眼神与许毅对视着。

    许毅听到苏泽的话,轻微一震,可是待看清苏泽秀气中还带着一丝稚嫩的脸庞后,眼神转瞬又被浓郁的绝望和失望笼罩,他木然的看了苏泽一眼,没有说话。

    苏泽轻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蹲下身,伸手握住小孩的手腕。

    “你干什么?哪来的娃儿,这般不知轻重。”

    一个恼怒的声音喝道,刚才断言小孩必死无疑的胡医生,看到苏泽这样一个半大少年走过来,要去碰地上的小孩,自然是立刻出言相斥。

    苏泽瞥了胡医生一眼,淡淡道:“我看看冬冬还有没有救。”

    胡医生脸色微微一愣,旋即嘴角一牵,眸中闪过浓郁的嘲讽之色,就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他失笑道:“你这娃儿失心疯了不成,瞎胡闹也要看看场合,这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吗?”

    胡医生的话立刻引起四周一片喧哗声。

    那些围观者听到了苏泽和胡医生的对话,才明白苏泽竟然是打算救治小孩。

    顿时就觉得苏泽有些拎不清。

    “小孩,别在这瞎胡闹,人家一家子够可怜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这不是苏家的小泽吗?这孩子平常挺老实本分的啊,怎么今儿都不晓得轻重了。”

    苏泽在这住了这么多年,附近街坊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但是此刻,却都是口风一致,对苏泽的行为出离愤怒。

    苏父苏母听到苏泽引起了街坊们的众怒,当下脸色变得更惶急,两人急匆匆走上来。

    苏父一把抓住苏泽的胳膊,要强行的把他拖回来。

    苏母也在一旁帮忙,同时伸手用力打了苏泽一下,骂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吃错药了,还不快跟我回家。”

    只是平常听话的苏泽,这次却没有听从父母的话离开。

    苏父拉了一把,没拉动,有些愤怒的他再使劲用了一把力,有些瘦弱的苏泽就好像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苏父挺大的力气,也没有奈何得了他。

    这让苏父诧异之余,又十分急怒,伸手就要打苏泽。

    苏泽却知道情况万分紧急,若是小孩真的断气了,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起死回生啊,当下,苏泽声音也大了几分:“爸,妈,你们先住手。”

    或许是苏泽平常从没有这般大声说话,苏父苏母也是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苏泽朝着四周一抱拳,沉声道:“各位叔伯婶婶,我不是在瞎胡闹,我知道我年纪小,不懂事,不过刚才这位胡医生已经断言冬冬必死无疑,我想情况也不可能更坏了,就算让我看看,没有办法救冬冬,也不会多损失什么,是不是?”

    说完,苏泽又朝着地上坐着的壮汉,诚恳道:“许大哥,我是真心想救冬冬,你相信我。”

    许毅绝望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涟漪。

    他看着苏泽诚恳澈然的眼神,就算这般绝望的时候,也会让人心底滋生一股暖意,他也听到了苏泽刚才的一番话。

    是啊!

    情况已经是最坏了!

    还能坏到哪里去了,娃儿都要没了!

    这时候,就算给这秀气的少年看看又怎样?

    许毅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绝望的时候,哪怕是一根稻草也想着抓住,他凄然道:“小哥儿,你去看吧,无论成不成,我都承你的情。”

    “真是胡闹!”

    一旁的胡医生拂袖喝道,脸色却是十分阴郁,在他看来,自己都已经断言这小孩必死了,这家人还让这小屁孩来救治,不是当面打他胡一凡的脸吗?

    而且,他也并未夸张,以小孩如此严重的伤势,就算马上进医院动手术活下的希望也不会超过两成,何况是现在这般简陋的环境下,就算华佗再世都要束手无策。

    苏泽懒得搭理这姓胡的医生,得到许毅的同意后,立刻蹲下身,握住冬冬的手腕,一缕青木真气渡入冬冬的体内。

    这缕真气就是苏泽的“眼睛”,在冬冬的体内游走,同样也将冬冬体内的伤势反馈回来,青木真气绵延悠长,生生不息,是疗伤的顶级真气。

    所以在苏泽运转真气的时候,冬冬体内一些细微的伤势已是悄然在愈合。

    当然,真气也并非万能,苏泽现在修为尚浅,冬冬的伤势又严重到极点,光靠真气,肯定无法止住内脏大出血。

    若是有初级回春丸在,说不定一颗就能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但是那等有些脱离现实认知的灵丹妙药,别说苏泽现在没了,就是还有,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下随便拿出来。

    苏泽可不想自己的秘密大曝天下。

    就算要治病,也必须在常人能够理解的“手段”内进行。

    片刻之后,冬冬体内的伤势被苏泽掌握,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危急,现在冬冬因为大失血,加上脾脏破裂,命悬一线,随时可能断气。

    苏泽一只手加大真气的输入量,刺激着冬冬体内的生机。

    另一只手抽出了一根银针,直接刺入冬冬腹部,四寸有余的银针没入大半,直入脾脏,苏泽按照《玄针术》里的《随气搓转》手法轻捻搓磨起来。

    一旁的胡医生看到苏泽拿起银针已是一愣,再看他一针刺入小孩的腹部,顿时冷笑不已,他也懂得一些针灸,哪有像这少年一样刺入这么深的,这肯定都刺到内脏了。

    他也不说,只是带着冷漠和恶趣味的看着。

    等下要是这小孩因为你行针,伤势加重,加速死亡,看你怎么收场!

    苏泽哪里知道胡医生的恶毒想法,就算知道,他现在也没工夫理会。

    搓磨了一阵后,他又取出一根银针,刺入冬冬体内。

    每一次行针,苏泽都要消耗大量的真气。

    额头缓缓渗出晶莹的汗珠,流下来,挂在他的鼻尖和下巴上。

    冬冬体内的出血点不止是一处,光是脾脏部位,苏泽就用了七根银针才强行封住断裂的血管,再辅以大量的真气配合行针手法,刺激伤口愈合。

    这种手段,换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办到了,最多靠针灸止血,要想愈合伤口肯定是办不到的,也就是苏泽体内蕴含青木真气,才能刺激血肉快速愈合。

    一旁眼神麻木绝望的许毅忽然一颤,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孩子,拳头因为激动,紧紧攥着,不断发颤。

    他看到自己儿子嘴角的血沫已经停止流动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