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无上仙医 > 第四章 超级记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章

    苏父苏母4点钟就起床去摆早餐摊了。

    等他们一走,苏泽立刻爬起来,他起身来到窗口,看着恹恹的吊兰,叶子都垂了下来。

    “你需要找个更好的修炼环境,木灵气旺盛的地方。”医灵的声音传来。

    “你能别模仿孙静雅说话吗?”苏泽翻了翻白眼。

    “可以。”医灵的声音一变,变成了夏老师的声音。

    “随便你吧。”苏泽无力的说道。

    不用医灵提醒,苏泽也知道,昨晚他几乎没吸收到任何木灵气。

    外面天色还黑的很,街面上空无一人,苏泽跑到家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内。

    这个公园很老了,苏泽小时候就经常来玩,现在差不多就处于荒弃的状态。

    苏泽沿着记忆来到一片熟悉的小树林里,走进这里,莫名的感觉亲切起来。

    似乎林木森森的环境,和他的身体产生某种沟通,令他生出如鱼得水的错觉。

    小公园老旧归老旧,也因为年头久,这里的树木格外的茂盛高大,一二十米高的大树比比皆是。

    苏泽找到一株最为粗大,需要数人合抱,据说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大樟树下盘膝坐下来,他感觉到这里的生机最为旺盛。

    闭起眼睛。

    苏泽打开灵窍,进入修炼状态。

    四周是大量的绿色粉尘状光点漂浮着,和家里那颗小小吊兰相比,是天壤之别。

    尤其是苏泽背后那棵数百年历史的大樟树,那些光点悬浮着,颗颗如同米粒,透出浓烈旺盛的生机。

    苏泽知道不是客气的时候,连忙调动意念开始吸收那些绿色的光点,随着呼吸吐纳,一颗颗绿色的光点被他吸收入体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泽被一缕刺眼的阳光弄醒。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大亮的天光,暗叫不好。

    把时间都忘掉了。

    他连忙爬起身往学校跑去。

    那辆自行车昨晚就撞废掉了,所以他只能跑步去学校。

    当苏泽喘着粗气跑进学校时。

    他有些吃惊自己竟然没有趴下,他家离学校有四个多公里,这距离,要按平常,他估计跑不到一半就趴下了,今天竟然能坚持到学校。

    不过就是喘的太厉害了。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让苏泽回过神来,暗叫不好,心说早上好像是班主任吴老鬼的课,自己别撞他手里,好在他终于抢先一步走进教室里。

    苏泽一坐下来,就听到旁边的几个人掩住鼻子道:“好臭。”

    “苏泽,你是掉到大粪坑里过了。”旁边的王晓鹏故意喊得很大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坐在前面的徐艳和李菲转过头,厌恶的看了一眼苏泽,都连忙把桌子往前移动一些。

    苏泽知道王晓鹏是故意的,就是要让他丢脸,这小子和他一样在班里都属于可有可无的人物,没事就到自己这里找存在感。

    不过苏泽也发现自己果然是太臭了,他刚才跑的急,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层黑灰色的汗渍,好像是修炼出来的杂质,特别的臭。

    心里郁闷,但是苏泽也没有办法,因为吴老鬼已经走进教室里了,只能赶紧拿出数学书。

    吴老鬼是他们的班主任吴辉,非常严厉,经常体罚学生,所以他一走进来,教室里马上安静下来。

    苏泽坐在后面,认真的听吴老鬼解析考试题目。

    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要听懂,但现在已经是高三了,进入了总复习阶段,而他基础实在太差了,以至于很努力的去听,也是一知半解。

    苏泽叹了口气。

    想到父母早上的对话和期盼,他心里有些堵,以他的情况,继续下去也最多能考个专科,在现在硕士满地走,本科不如狗的年代,一个专科顶个屁用,还不如搬砖来得挣钱。

    听得迷迷糊糊的苏泽,看着手中的书籍,喃喃道:“要是这书也可以和秘籍一样直接记忆就好……”

    “本来就可以,天医碑是最顶级的法宝,远远超出你想象的强大,你把书扔到背包里就可以和秘籍一样选择修炼了。”医灵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自傲。

    “这也行。”苏泽一下子兴奋起来,趁着没人注意他,他意念一动,将手中数学书扔进背包,在青蒙蒙的背包空间格子里,多了一本“二维体”的书籍。

    上面的“数学”两个字清晰可见,而且书本微微泛动光泽,上面显示着一行清晰的字体——高三数学课本!

    苏泽怀着忐忑的心情选择了修炼“数学课本”。

    咻——

    一道流光闪动着,苏泽眼前微微一黑,然后就是一股信息流涌入他的脑袋。

    课本里所有的数学公式,定理,符号都在他脑海中流动着……

    耶!

    苏泽兴奋之下,一下子捏紧拳头,喊出声来。

    浑然不知道自己正在上课,而他一声喊让正在讲课吴老鬼猛的喝道:“谁?”

    苏泽连忙低头,装作正在认真听课的样子,猛听到旁边王晓鹏喊道:“老师,是苏泽喊的。”

    苏泽差点一拳轰在王晓鹏的脸上。

    “你鬼叫什么叫,不想听课滚出去!”吴老鬼吼道,他一听说话的是上次考试倒数第一的苏泽,气就不打一处来。

    苏泽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紧张,这吴老鬼上次把一个在班里闹腾的学生牙齿都打飞过。

    往常在这种情况下,他怕是要吓得不知所措了。

    这时候,眉心里一股清凉之意缓缓渗透出来,让他心神莫名的冷静下来。

    吴老鬼的脸色很难看,心说老子的话难道都当耳旁风了,竟然坐那里动都不动下,他瞪着眼睛,喉结鼓动着,眼角青筋猛跳了两下……

    苏泽知道吴老鬼要爆发了。

    他连忙抢在前面道:“吴老师,对不起,我刚才是想题走神了,老师你刚才讲解,我茅塞顿开,一时间理解通透了,忍不住就喊出声了。”

    吴老鬼嘴唇一动,即将爆发的狂风骤雨硬生生的压了回去,他眯了眯眼睛,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冷冷道:“这么说,你都听懂我刚才的讲解了?”

    苏泽现在是骑在虎上,容不得他说个不字,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吴光辉转过身,拿起板擦,唰唰唰,把上面的大半的板书抹去,留下几道习题。

    他冷笑道:“既然你听懂了,就上来把这几道题都做了吧,这都是我刚才讲过的题目,不要说你不会。”

    教室里响起一阵哄笑声。

    一道道促狭,戏谑的目光投射过来,王晓鹏躲在书本后面笑得最欢,嘴巴里做着你死定了的口型。

    吴辉刚才讲解的都是这次四校联考试卷的难点,要点,这些题目里还有一道压轴题,论证步骤极为繁琐,连班里数学最强的学委都没有做出来,吴辉刚才只是讲解了一遍而已。

    数学可不同于死记硬背,讲解一遍,还要理解记忆才能深刻。

    就这么泛泛的讲一遍,班里能立刻重新书写出来的估计不会超过五个人。

    苏泽脸上挂着难色,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他心里已经在庆幸自己养成的好习惯了,每次考试后他都习惯把答案全都抄到试卷上便于理解复习,这次也没有例外,他昨天就把试卷上的答案都补充完整了。

    就在刚才吴老鬼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试卷都偷偷送到“背包”里,转化为了记忆。

    苏泽缓步走到了讲台上,盯着那些题目看了良久,就在吴老鬼忍不住又要发作的时候,苏泽拿起一只粉笔,慢吞吞的在上面书写起来。

    五分钟后……

    黑板上多出了一片密密麻麻龙飞凤舞的板书。

    吴辉很吃惊。

    心说这小子真写出来了,要知道他刚才的要求明显是有些“刁难”了。

    黑板上写的板书,干净漂亮,笔触遒劲,令人赏心悦目。

    在书法上,苏泽一向是颇有些自信的,别的音乐画画他都没钱练习,但是书法是不需要耗钱的,你就是拿一根树枝在沙土上笔画,也能练习,他从小就临摹“颜体”“柳体”,从王羲之的《兰亭序》到颜真卿的《颜勤礼碑》,再到柳公权的《神策军碑》,他写了不下千遍,所以苏泽的字非常好。

    完整的答案,配上他漂亮遒劲的板书,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巨大的,尽管这些高三学生们不懂什么书法,但是不懂不代表不会比较,苏泽一手漂亮的板书,即使是吴辉这种写了数十年的老家伙比起来也相形见拙。

    在同学们愕然意外,甚至略带着惊叹的目光中。

    苏泽心里涌起复杂的滋味,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他沉默,他低调,但他毕竟是个少年,这种被关注,被惊叹的目光他也很喜欢,甚至享受。

    只是这十八年里,他都有些渐渐淡忘这种感觉了。

    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小老头一样,失去了少年的热血和飞扬。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