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七十六章 这一刀,你服不服?(第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梯口蹬蹬蹬响,上来一个挂刀大汉,脖颈处还有一道凄艳剑痕。

    这大汉也不说话,手按着刀柄,旁若无人地走到了苏留边上一桌,一屁股似钉子一样扎了下去。

    令狐冲听得响动,脸色一变,手已经放到了剑柄之上。

    苏留淡然一笑,双手虚按,示意他也淡定,回过头对着边上气哼哼开始独自饮酒的田伯光,沉声道:

    “田伯光,你又追了上来,可还不服气么,我击败你之可只用了几十招剑法,便连自己得意的刀法都还未出。”

    田伯光面色一红,转过头去不跟苏留目光相触,连灌了三个坛子的美酒,才鼓起胆气坐到了令狐冲身边,瞪着眼睛看着苏留,脖子粗红着一拍桌子,大声道:“老子纵横江湖,独来独往,何时受过这等鸟气,方才跟你过手是因为半颗心都悬在小师父身上,轻敌之下才着了你的道儿,不能算数。”

    苏留不去理他,摇头自道:“古今刀客,大不同于用剑的卓尔不群,多为慷慨气壮之士,刀法也凌厉冷血,一出刀就见杀机,快、狠、准、稳、劈、撩、斩、刺、划等用刀精要,田伯光你做人下流,你的刀法虽得了一个快字,然而只是虚浮于表面的快,便只算二流之末了。”

    田伯光痛饮之后,又恢复了本性,一些胆怯一扫而空,又拍桌子,大摇其头道:“放屁放屁,臭不可闻,泰山派的小牛鼻子,见识浅陋,也敢在老子面前说刀。”

    令狐冲笑讥道:“好个不要脸的万里独行。”

    苏留拾杯浅饮一口,微笑道:“见识浅薄?在下腰间正有一刀,还有一招刀法,借你的头颈一试。”

    田伯光笑得直不起腰来,掩饰住脸红,心想:泰山派的牛鼻子,一向都用的剑法,哪来的高明刀招,不对,这小子跟我动手之时分明用了衡山派的剑法绝招,哪里学来的?难道他也从哪里学得了高明的刀法么?

    一时之间他心里念头繁杂,又想找回场子又是忧虑,到头来心一横,终是不信苏留能在刀上也败得他,便大叫一声:“快来快来,你小子那一路的诡诈剑法还算是登堂入室,勉强能看,老子一不小心着了你的道儿。说到刀法,当今之世又有何人敢对老子指手画脚,老子就便做你的师父也说得过去了。”

    田伯光生性粗鄙,口口声声所说言语必自称“老子”,仪琳听不懂市井的粗语,心里好大不解,也不无担忧地看着苏留。

    苏留也不以为杵,只温和微笑,道:“你且看好了。”说完,右手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慢慢地搭上了腰间刀柄。

    仪琳妹纸紧张地抓住了衣角,心忖道:糟糕了,苏师叔不是泰山派的么,怎么真用起刀来啦。

    “师叔......”

    但是仪琳妹纸阻止,刚刚开口,苏留就给了个温和淡定的微笑,点头示意无碍。

    仪琳会意,立时收口,只见苏留面色自若,一颗芳心千种忧虑,真是好不担心,连明媚的眉目之间都沾染了淡淡的愁绪,只好在心里低颂佛号为苏留祈求。

    田伯光用力一推桌子,桌子嘭地撞到了边上一桌,那桌子人见到了大马金刀端坐冷笑的田伯光,敢怒不敢言,只得溜之大吉。

    田伯光的右手也搭在了刀柄之上,正是他练了不下数万遍的飞沙走石一十三刀的起手势,双目紧紧地盯着苏留按着刀柄的双手,就等着给苏留一个教训。

    他忽然想到用刀法教苏留做人之后,心里不免得意,这种剑拔弩张之际,气氛几乎就要凝结成冰,酒客们眼见要发生命案,识相的便溜之大吉,胆大的就起身躲到了角落看着。

    连令狐冲都停止了喝酒,目光炯炯地看着两人,仪琳更是双手合十,口中不敢出声,只在心里为苏留默默地祈祷,明媚的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打着颤儿。

    忽然就在这呼吸之间,众人的眼睛都只是一眨,两人已经各自出刀,以刀对刀。

    田伯光双目绽出骇人的光芒,脸上的肌肉由于兴奋不自主地抽动,但两人各出一刀,却丝毫没有相交,都是直指对方要害,显然都对自己刀速有十分的信心,心存了一刀制敌想法。

    只是一个呼吸,就听得空中“嗤”地一声响,田伯光骇然觉得脸颊上一痛,心里大骇,左手去触,居然一脸鲜血。

    仪琳更是一声惊呼,睁开了一双明眸。一见鲜血,不敢再看,又闭上了眼睛,只有长长的睫毛在那里打颤,怯怯道:“苏师叔,杀死了他么?”

    “我......我......”

    田伯光自己右手单刀已经离鞘而出,抬在苏留额头前半寸,但是面对放下了刀自如饮酒浅笑着的苏留,说什么也砍不下去了,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响,兀自在回味那惊鸿一刀。

    苏留这阿难绝杀一刀,简直疾如电光一闪,取位之准,杀力更狠,难以用言语描述,苏留本来对他就无甚好感,已存了杀心,全力施为之下,这一刀能斩落了他的头颅,但是出刀的一瞬间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要叫他比死更难受些。所以现在却只在他的脸颊到脖颈到脸颊划了一道,控劲之巧,用刀之稳,却更是不得了,只是入肉一分,不伤及动脉。

    “我的飞沙走石刀法......”田伯光忽然想到了自己先为苏留用剑所伤,又为他一刀所制,登时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田伯光已深知对面这个温和笑着,脸颊上有浅浅漩涡的年轻人的可怕之处,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万丈豪气烈胆都跌入了无底深渊,心里只有敬佩沮丧,连得意的刀法也输给了他,却收口不敢再自称“老子”了。

    “你躲到边上去,令狐贤侄,咱们喝酒喝酒。”

    苏留收刀入鞘,又重新挂在了腰畔,喝着酒,也在回味自己的那一刀,眼里却似有无限的缅怀,道“我这一刀比起古今传说中的那些刀客,便也算是寻常,田伯光你若是把你采花的功夫放在刀上,说不得也能达到这一境界。说到刀法,你可听过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火焰刀,以真气运刀,摧枯拉朽,无坚不摧。”

    田伯光这家伙多年为正道多通缉,显然是知道少林的深浅的,这时却也没有多少怯意,只颓然摇头道;“如何不知,少林寺会使七十二绝技的秃驴,我也见得不少,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夸张。”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