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七十五章 与君醉卧回雁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求大家的推荐票,推荐票是免费的,而且每天刷新的,大家多支持一下我吧,收藏的书友一个人一天投一张,也比我总数多了,唉】

    山洞。

    昏暗的山洞,双目几乎不可见物。

    好在苏留目力过人,进得洞去,却只觉得眼前突地一亮,这个光着头的小尼姑,约十六七岁的年纪,却生得眉目清秀绝伦,这样清秀可人纯洁无暇的脸蛋,也无怪乎田伯光这般色急。

    光论容貌,就已当的起倾城之称,却是一个出了家的小尼姑,叫苏留心里平白浮现一抹可惜,再见她浑身罩在宽大的缁衣之中,却也不掩其窈窕娉婷。

    “还好,衣服齐整,若是这样的纯洁妹子给田伯光这厮玷污了,便杀他一万次也不为过。”

    苏留舒了一口气,在见到了仪琳之后,竟然罕见地为自己原来看戏的心态感到羞惭。

    仪琳睁着一双明亮的双眸,看着苏留,道:“是泰山派的师兄么?”

    苏留正要答“是”,却蓦地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不由啼笑皆非道:“不是。”

    仪琳呆呆地看着苏留,道:“啊,那怎么...那是......”

    苏留道:“我是泰山派玉玑子门下的,叫做苏留。”

    “师叔!”

    仪琳惊呼一声,心道:“啊,原来是泰山派师叔一级的长辈!”却又觉得十分奇怪,怎么看都好像是跟自己一般的岁数。

    苏留这才体会到了这个地级道具的真正意义所在,玉玑子的人品武功不提,光论辈分,可还真是高的很,在江湖白道里也是数的着的,正派里小辈见了无不毕恭毕敬。

    他苦笑一声:“也算是了,你被点了那一处穴道?”

    仪琳低下头道:“回师叔,我...我是恒山门下弟子仪琳,我师父是白云庵定逸师太,现在被那个坏人点了右肩和后心两处穴道,好像是“肩贞”“大椎”两穴,劳烦师叔帮我解开。”

    听得仪琳小妹妹这样的恭敬,苏留反而越觉蛋疼,总有一种大叔逗弄小萝莉的观感,蹲下身微笑道:“我比你也只大个一两岁,你不要叫我师叔了,咦,这穴道不对。”

    仪琳急道:“那不成的,苏师叔,我认错了穴...我对不起。”

    苏留无奈之下,也只有温和一笑,再试了试,总算是解开了穴道。

    两人一前一后出得洞来,苏留只见仪琳举动依旧十分的恭谨有礼,认真地扯了扯自己衣角道:“多谢苏师叔的救命之恩,苏师叔也是去衡阳城的么?”双眼满是希冀之色,看着苏留。

    苏留点头道:“正是要去参加刘三爷的金盆洗手,你跟着我一同去好了。”

    仪琳急忙点头,紧紧地跟在了苏留背后,苏留顾盼左右,田伯光已不知去向了。

    “这厮溜得倒快。”

    苏留微微一笑,耳边传来一阵爽朗大笑:“好厉害的人物,竟能败了万里独行田伯光!”

    苏留冷冽的目光瞬间找到锁定了来人,从草堆里出了来,这人二十来岁,面貌说不上英俊,却给人一种爽朗豪迈十分具有亲和力之感。

    那人抱拳笑道:“在下华山派令狐冲,泰山派的兄台剑败田伯光,叫人心生向往,我请你去衡阳城好好喝上一番。”

    仪琳瞧着令狐冲的明晃晃的大白牙,见他已乱了辈分,登时急红了脸,道:“华山派的师兄令狐师兄么,你误会啦,这位是...这位是泰山派的苏师叔。”

    “这...这位兄台比我还小几岁......”

    令狐冲收敛了笑意,偷偷打量着苏留,又看了看仪琳的样子,这样纯洁可爱的小尼姑说的话,是万万假不得的,只好改口道:“苏师叔剑法高妙,令狐冲好生心折,咱门去好好喝上一场。”

    “这厮干嘛叫令狐冲,不叫拎壶冲!”

    苏留瞧他一眼,心里腹诽,这家伙腰间三尺青锋,剑柄上飘着青色丝穗,还悬着一壶酒来,不过苏留倒也是个爱酒之人,这时拍拍他的肩膀便道:“好啊,同去同饮,同去同饮,有师叔在,管教令狐贤侄你喝个够。”

    到了酒楼,苏留袖里一模,送出去一片金叶子,叫回雁楼的掌柜笑到嘴都歪了一边,十分恭敬地去备酒上菜。

    苏留只管自己过的舒爽,身上常带着一小袋金叶子,吃穿用度一向都是顶好的。令狐冲跟仪琳却都是吃了一惊,他们在门派里的生活都是拮据清苦惯了,零用一年也至多不过十数两银子,哪见过花钱这样大手大脚的主,还都只道苏留家中富贵。

    等到几人坐定,酒菜也摆了一桌,苏留还特地着掌柜的上了斋饭素菜,仪琳小尼姑对着苏留又是甜甜羞赧一笑不提。

    苏留遇到令狐冲,才发现遇到了对手,却不是无武功上的对手,这两人若是动手,苏留十招之内能制得住他,却是喝酒遇着了对头。

    苏留一向喝酒,都惯喝好酒,此时这三十年的竹叶青配着青瓷酒杯,好不闲情逸致;令狐冲却那管你美酒,一闻酒味,骨头都酥软了几分,一坛子上好的竹叶青咕嘟咕嘟地往口中狂倒。

    总而言之,抛开笑傲的主角光环来看令狐冲,苏留还是满欣赏他的,大气豪爽,任侠不羁,对朋友也没得说,只不过脑子有时候转不过弯来,往往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这可不混了一小会儿就忘记了辈分跟自己称兄道弟了么。

    “啊。”

    两人正你一杯我一坛的时候,身边仪琳突然一声惊呼,手里筷子都拿之不住,掉了下去。

    令狐冲还在咕咚咕咚地往口中倒酒,今日遇到了好说话又大气的金主请客,他打定了主意要将往日嘴馋尝不得的美酒喝个痛快,嘴里含糊不清道:“怎么了,衡山派的师妹。”

    苏留背对着楼梯,正对着仪琳,右手举杯,左手迅疾如电,一手探出,稳稳地接住了仪琳的筷子,递还给了她,温和宽慰道:“有师叔在,遇到什么都不要怕。”

    “这个坏人...坏人又来啦。”

    仪琳削葱一样的手指正指着楼口方向,一双亮闪闪的明眸却看着苏留,看到苏留脸颊上浅浅的漩涡,才舒心不少,收回手指,又红着嫩白的俏脸低头道谢:“谢谢小师叔保护我。”

    苏留摇了摇头,不禁失笑,这样有礼貌纯真的女孩子,真的是不可多见,若放在前世那个浑浊的世界里,简直就是国宝一级的宝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