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七十二章 潇湘夜雨,琴剑双绝(第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留身法施展,神行百变使到了妙处,犹如风中一片疾旋的叶子飞来,脚步变化更加玄奥,在人潮中忽左忽右,虚实难测。

    他肩背一挺,背上的长剑已然出鞘,这把长剑正是自剑雨世界里得来的好杀善戮的转轮王剑,此时剑随人动,转轮王剑也铮然作响。

    左边刺来的是一把精钢长剑,使剑的那个黑衣大汉双眼精光闪闪,紧紧地盯着苏留前胸要害;同时右边脸颊上劲风扑面而来,那一个矮小粗壮的汉子咬牙切齿,挥动一柄数十斤的狼牙棒,一招“力压华山”奔面杀来。

    苏留滑步而入人群,瞳孔遽然收缩,身子在高速前进之中倏地停止,这奔走疾行之势原本就如同万马奔腾,本是往魔教众人的锋刃上送去,叫魔教众人大呼好笑。

    然而这一止,却如一片飞絮,四两棉花,说不出的轻巧机变,那个使剑的黑衣壮汉只觉得眼前一花,苏留脚步一转,身形前后易位,已经欺到了他的身前,他心里大骇,正要挥剑自守,却只觉得右臂一麻,长剑被苏留一带,往前一送,嗤地一声响后,竟将对面悄悄掩杀而致的一个魔教教众刺了个对心穿。

    下一刻,转轮王剑如一条毒蛇,已经准确无比地点在了一个掣刀怒视的黑衣壮汉腕间,剑势不止,寻隙而上,一剑刺穿了他的咽喉。

    苏留抽剑更快,直如浑然天成一般,身子又平平地往边上横移了几分,闪过杀来的刀锋与喷射的血泉。

    “不好,这小牛鼻子的身法有鬼!”

    那个魔教首领身子一个激灵,吓得大腿一抖,这一下苏留的神行百变前后易位身法之快,已属他平生未见,他马上就知道了这个泰山派的小牛鼻子只怕武功也是深不可测,大声呼喝道:“快,宰了这个小子。”

    呼喝之间,魔教教众如打了鸡血一般,哇哇大叫,往前飞扑而上,他却悄悄地止步,往相反的方向而去,根本不顾手下伤亡,心思狡诈险恶,可见一斑。

    “嘭嘭嘭”

    一连数声破空气劲声响,苏留身子前后变易,已经第二次避过了盖顶而来力沉无比的狼牙棒,他神行百变展动之时,袖间银针四周激射发动,在刀光剑影间隙如同狂风骤雨一般侵袭,无孔不入,一连贯穿了数人的咽喉。

    “哪里走!”

    不多时,场上这些魔教教众已经全无活口,苏留在满地血漫里抬眼一望,前边一个黑影正在疾步快奔,立时长啸一声,纵身飞掠,一脚飞蹴那个疾奔的小头目后心,那头领哀家叫一声,在地上连滚了数圈,挣扎起身,还要再跑。

    苏留狞笑一声,剑鞘下抬,气劲一运,登时将这首领腿骨敲断,问道:“你们日月神教来衡阳城做什么?”

    也不由得苏留好奇,原书里此时好似没有魔教的出场。

    “嘶......”

    这断骨锥心之痛,痛得这个魔教首领脸上冷汗直流,早不复方才的嚣张跋扈,乖觉的很,嘶哑着喉咙道:“大侠,大侠请住手,我......我叫熊通,是神教童百熊童长老的旗下的香主,奉命前来追杀叛徒曲洋。”

    “谁问你的名字了,连龙套也不是。”

    苏留顿觉失望,心里却是一动,金盆洗手还未开场,魔教怎么动作这么迅速?跑来伏击正道人士了。

    “难道是左冷禅左老大暗中报的信?”

    不过这目前跟苏留也没有半点干系,他再问了一些消息情报之后,苏留便在这个扑街的魔教香主熊通身上擦拭血迹,一边琢磨着白玉京的提示:

    “任务,覆灭日月神教,进度0.3%”

    “覆灭日月神教?”

    苏留喃喃念着,挂了这个魔教的一个香主,才得这么点奖励,可见这个任务之难了。按照常例,只怕是要杀了东方不败才算得完美达成任务。

    “这任务简直酸爽!”苏留无语。

    东方不败,多少个人心里不败的代名词。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东方教主高坐黑木崖,何等寂寞,当世除了身负独孤九剑的风清扬风老头能有一战之力,天下间只怕没有人能拭其锋芒。

    “或许,换个思路,做掉魔教里的重要人物,提供的进度可能也颇可观了。”

    想到这茬,苏留眼睛一亮,心思顿时活络开来,一转眼就想起了笑傲里的一系列魔教骨干成员的名单,不由地嘿然冷笑。

    按照他的经验来说,也应该正是如此。

    等他再往林中去时,泰山派的一众人早已经撤得没影了。

    “这群家伙,真的是猪队友。”

    “天松这老道人真的怂成狗,也罢,一个人还自在些。”

    苏留心感无奈,也只好摇摇头,再次心疼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地级第二品的人物道具浪费于此。

    到目前为止,这个身份真的是坑爹中的坑爹,卵用也无。

    苏留只稍稍收拾便往通往衡阳城的道上走去,正提步间,却听得林间陡然传来一声清喝:

    “小子好俊的身手,泰山派何时出了你这样了不得的年轻人。”

    “来了个高手?像是正道的好手!”

    苏留心里微微一凛,转眼便想到自己方才下手着实过辣,倒有可能为正道人士所不喜。

    他还未开口发问,便听得林中果然传来了森然语声:“武功是好的,只是出手太狠辣了些。”

    苏留面色不变,放声大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下所求不过快意恩仇,纵横逍遥,这些魔教恶徒,伏在此地要来杀我,敢问朋友一句,难道我也要引颈待戮么?”

    林中没有答应,却传来了一阵伊伊呀呀的胡琴之声,那人再没有说话,却开始唱起凄索小曲来,语声沧桑,并着胡琴的惨调,直叫人心酸落泪。

    “这般做派,是个白道高人错不了了。”

    苏留遍看武侠电视与小说,心知类似这种作风低调里透露出些卓尔不同的,必然就是个高手没跑。

    苏留索性循声入得林去,看到了这个高坐树冠上的老头,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着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只是他手指弹动拨弄琴弦,不住点头微笑,显得十分自得潇洒。

    苏留见得此状,哪里还不知来人是谁,抚掌大笑道:“琴中藏剑,剑发琴音,莫大先生的潇湘细雨,真是催人断肠,琴剑双绝,今日得闻其一,真是想见见先生的剑法。”

    【PS:感谢决无道的打赏,继续求一发推荐票、三江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