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七十一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使用了地级第二品人物道具。”

    “你已经获得当前世界身份,泰山派玉玑子关门弟子,苏留。”

    苏留自白玉京那道光柱里走出,心里一动,便使用了剑雨世界得来的地级第二品人物道具,在自己进入笑傲的一瞬间,苏留脑子似多了许多信息,正是关于这个身份的资料。

    “坑爹,我这个玉玑子关门弟子的身份,也是个便宜货,为毛没有附赠泰山派的剑法绝学?”

    “在衡阳城外,大剧情是快到了刘正风金盆洗手这一段了。”

    苏留收敛心思,打量了身周环境,身处一个茂密树林中,林木寂寂,静无半点声响,只有惊鸟飞掠,才发出了沙沙啦的声音,看到前边走着的泰山派的一干人。

    苏留又登时无语。

    “一号龙套天松道人,几个龙套师兄,这可是剑雨世界百分百任务奖励的地级的人物卡道具啊!?”

    为什么,为什么是泰山派!

    他心思转得极快,瞬间想起脑海里关于笑傲的一切资料,转眼将自己所处的情势摸了个通透。笑傲里有五岳剑派人尽皆知,泰山派也身为其中之一,算得上是名门大派。只是华山有君子剑岳不群坐镇,嵩山派的扛把子左冷禅左老大更是给力无比,就算是恒山派跟衡山派,也有定闲、定逸师太还有莫大等厉害的剧情人物罩着,都是团结一心。

    单单这个泰山派,真的是龙套中的龙套,背景中的背景,一点也无“登泰山而小天下”的绝世气概,掌门师弟天松道人连大淫贼田伯光的二三十招也挡之不住,天门一脉和玉玑子等师叔伯关系更加不佳,无怪乎苏留忍不住腹诽人物卡的水分之大。

    泰山派的泰山十八盘剑法,在苏留看来,虽然气度恢弘,险峻异常,早失了早时的厉害真传,只可用来杀鸡屠狗。

    真的是倒霉透顶,还是得自己单干。

    正在苏留无情吐槽之际,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呼喝。

    “不好了,苏师叔,别发呆了,快撤!林外有好些魔教的人来了!”

    “…”

    “魔教?!”

    苏留嘴角悬起一抹无奈笑意。一出场就跟日月神教刚上了,虽不是本愿,但看来在这个笑傲世界是不能跟他们好好玩耍的了。

    他也不是善类,心里就存了将这干魔教深浅的意思,若是武功稀松平常,杀了正好立威,若是人多不敌,自己神行百变战略性撤退,只好为这帮子泰山派的师长师兄们默哀了。

    “咻咻咻。”

    一时之间,箭声暗器破空之声大作。

    “大概十多个人!”

    泰山派的其他人手忙脚乱,恨不能生出一对翅膀,飞出林子,只管往后逃去。苏留却觑准了来路,心里默算,瞬间判断出了敌人大致数目,然而终究是被埋伏暗算,只是在这转眼间就有泰山派几位武功不济的同门中箭,林中登时出现了浓重的血腥味,林哀嚎声也不绝于耳。

    挡在众人身前的一个长须老道眼见弟子受伤不少,也是心怀大乱,急切间威仪全失,气得脸色铁青,挺剑磕飞了数支长箭暗镖,大声叫道:"魔教势众,泰山派弟子都不要冲动,全都围在我背后,咱们暂且退避,不宜再战。"

    苏留一看,这个说话的正是掌教真人天门道人的师弟天松道人,平时在泰山派里颇具威仪,武功了得,是一众弟子的楷模,此时剑光卷动,大有一副老母鸡护着鸡仔之况。

    他背后弟子们果然听话,纷纷乖乖地聚拢在了他的背后,总算是减少了一些伤亡。

    只是就在箭势暂缓之时,天松道人也正稍稍松了口气,却见他身侧有一道青色影子往林外飞掠了出去。

    “是谁!”

    天松道人耷拉的眼皮一跳,悚然一惊,大声叫道:“是谁,泰山弟子谁不听我的命令?”

    背后弟子吓得有些呆了,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慌答道:"回师父,是......玉矶子师叔祖门下的苏师叔,我看到苏师叔就这样冲出去了!"

    “苏师叔年纪轻轻,就此死在魔教手里了,好生可惜!”

    “此仇暂且记下了,来日我们泰山派定要为苏师叔报仇的。”

    退了些距离,林外的暗器狂笑声稍止,林中泰山派也开始议论纷纷。天松道人皱眉不已,只见得苏留身影在林中飞掠而去,倏起倏伏,或腾跃纵身,兔起鹘落之间,带得林间枯枝作响,那道青影却犹如一阵风一样地吹过。天松道人的眼力比泰山派弟子们高出不知多少,自不会想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他心里也颇为惊诧:“玉矶子师叔门下的这小子,新入门不久,一向是默默无闻,一声不响,没想到这一手轻功却很了不得。”

    但是一瞬间之后,天松道人就将惊诧转作了对苏留不听命令的薄怒:“此子固然轻功不错,然而不知大局!魔教势大,哪里能惹得起,他纵死了掌门师兄跟玉矶子师叔却也不能怪到我头上来。”

    于是他当机立断,十分果决地指挥弟子往另一边撤去,另寻了个方向往衡阳城而去。一时泰山派的众人抹去了面上血迹,脚下不住往密林深处退去,只能用眼神来释放表达他们心里的沉痛。

    苏留长啸连连,转眼便到了林外,正落地时,迎面锐风破空,苏留微微一笑,身子倏地从地上拔天而起,倒跃至一颗树上,头颈一仰,又有支箭从他面侧鼻尖擦过。

    眼前局势也登时明朗,只有一小队十多个穿着黑衣人,或横眉冷笑,或粗鄙怒视,都在吃惊地看着自己。

    “哈哈,这泰山派的牛鼻子小狗活得不耐烦了。”

    “就是,见过跑得如同丧家之犬的,倒是没有见过这样赶着来送死的。”

    魔教这十多人这时候反倒是不急着动手,苏留以以一对上十数个,在他们看来,简直就如瓮中之鳖。

    苏留一句话也未说,弓腰疾走,他的目光,瞬间冷冽到能滴出冰来,到了这个点上,哪里还有什么好嘴炮的,跟魔教的人讲道理,也并没有什么卵用。苏留经过几个世界,深知这种时候只有动手才是真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只有这句话,才是江湖中狭路相逢的王道准则。

    十数个人前的那个瘦小汉子,生得面如黄纸,身穿黑衣,腰系黄带,他站在人前,显是魔教众人首领,一瞧见苏留自林间奔出,或起或伏,姿势恣意潇洒,正向自己这边来了,嘴角悬起一抹残忍笑意。

    下一刻,他左手按在了腰间鬼头刀上,右手一抬,背后呛琅呛琅一连十数声响,十多把刀剑兵刃,在阳光下,十分耀眼夺目。

    “一齐上,杀了他!”

    十多个黑衣汉子的怒吼,声涛炸响,蔚为壮观。

    【求三江票,推荐票啊。求三江票,推荐票啊。求三江票,推荐票啊。真的很重要,所以说三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