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六十九章 此子谁家儿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的好。”

    苏留微微一顿,外边已经进来了一声浑厚的声音。

    “秦伯伯。”苏留连忙行礼,三位师兄也十分羞赧,不好意思的,然而秦关山的笑声,十分开怀爽朗,一反

    “秦伯伯,是不是已觉得好了许多了,待到再服用这一次带来的草药,再减少冲炼内功,或许好得更快一些。”

    秦关山点头道:“不错,你那日带给我的丹药,好像叫做什么玉参丸吧,很不错,算得上奇药。”

    “寻常的医师,哪里有这样的手段。”

    苏留笑了笑,纠正道:“秦伯伯,是雪参玉蟾丸,雪参和玉蟾二物,都是疗伤大补的圣药,不敢说起死回生之功,但是对练功产生的内伤暗疾,可有十分的好处。”

    “雪参?”

    “玉蟾?”

    师兄弟三人摸不着头脑,问道;“师父你知道这两个是什么吗?”

    秦关山心思比这师兄弟三人可不知道快多少,早在心里想过:但闻天下异种‘火蟾’可增长练气者内气,‘玉参’也是入药的灵物,却从未得知雪参与玉蟾到底是什么事物。

    他当然不可能在徒弟面前丢丑,自认不认识这两种东西,只好轻咳一声又板着脸道:“我当然知道的。你们问这么多作甚。”

    师兄弟三人好生没趣,耷拉下脑袋,闷闷不乐。

    苏留强忍住没笑,其实这是自己自鹿鼎世界里得来,朝鲜国王给清廷的贡品,自己看遍医书,自然知道主世界里虽然有些灵物能代替这两种的功效,却实没有“雪参”,“玉蟾”这两样一模一样的宝贝。

    如此一来,这雪参玉蟾丸便也可算是珍贵无比,当世就只有自己这一家,别无分店。

    秦关山看着苏留,眼神复杂,叹了一声:“铁门的武功,除了炼铁手心法的第五层,其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第五层么?还远远不够啊,苏留暗想,然而自己也实没有办法,这遗失数百年的秘籍,数代人都不曾找到补全,接下来的第六层跟第七层心法,其实是导引人走向走火入魔的功法,不练也罢!

    要内功,白玉京里的武侠世界里多的是。

    北冥神功,易筋经,神照经,九阳九阴......

    无不是震古烁今的神功秘籍,玄奥之处也不在炼铁手残卷之下。

    自己大可从其中谋取,毕竟自己有着对原著的熟知天然优势。

    正沉思间,苏留忽听得秦关山道,“不过......”

    苏留心里一动,恭谨问道:“秦伯伯可有什么想法么?”

    秦关山唏嘘道:“不过你就是练到了第四层,把铁门炼铁手的精髓都能理解吸收得十分透彻,知道意与招合,唯我独霸的要旨,也算不错了。”

    “你看看阿大阿二与阿三,阿三算是稍微机灵点,阿大阿二简直是榆木疙瘩,不开窍!以你这样的年纪,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已经可以算是天纵奇才,世所罕见的了,你也不必伤心,日后我会想办法的。”

    他说着说着,又把苏留与阿大他们相比,师兄弟三人这时候又是无辜中枪......

    苏留却不无遗憾道:“秦伯伯,若是炼铁手心法完全一卷尚在人间,该有多好,只此一门奇功,秦伯伯就足以横扫颍郡诸雄了。”

    秦关山眼里也流露出一丝希冀,道:“话也不能说的这么满,颍郡有四大帮派,九大武林世家,高手不知凡几,如铁门一般,就只有我一人坐镇,便也只能算是二流。”

    “但若是能让我一窥炼铁手全卷,唉,这些人又岂在话下,便连钟灵神宫的天地人三榜单我也多半得一席之地。

    说到这里,他已经满脸遗憾的神情。注视着苏留道:“钟灵神宫的钟灵赋,三年后即将开放,你可要好好的试试看,入了钟灵赋,就等于是年轻一辈中的人杰,日后几乎是铁定能进人榜冲击天地双榜的。”

    苏留苦笑道:“我只想找到药神谷,天地钟灵自有定数,不必强求。”

    “唉,钟灵赋。”

    师兄弟三人无限惆怅,羡艳地长叹一声,他们日思夜梦无数年的钟灵赋,对苏留而言,却是不必强求的,如何叫他们不惆怅,不感慨!?

    秦关山正色道:“你这却想差了,若你能入得钟灵赋,结交各位高人异士,见识自好过我无数倍,或许能得知药神谷也未可知。”

    “这或许可以一试。”

    苏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才对众人道:“秦伯伯,这包里每一个小包都是一剂药,我已经分好了类别,我要去看看千千了。”

    秦关山看着苏留年轻挺拔的身影,仿佛又想到了那一天名动中州的灵犀上人在铁门时的情景。

    那一年,入得钟灵神宫天地人三榜中地榜第七的灵犀上人,纵横中州,挥洒肆意,但是见到苏留的第一面就目光不能移动半分地问:“此子谁家儿郎?”

    秦关山淡笑答他:“上人看来有意收徒么?这孩子是友人之后,不过那位老友却嘱咐不得让他成年之前习武。”

    灵犀上人那时也是跟自己现在一样的神色,肃然道:“非也,此子,我不可收,更不敢收。”

    秦关山动容问道:“上人何出此言?”

    灵犀上人紧紧地盯着自己道:“你不知?”

    秦关山实在不解,问:“知道什么?”

    “不知就最好。”

    灵犀上人摇摇头,眼神复杂,牵着当时年仅六岁的黄毛小丫头秦婉辞去了。

    他一口真气便可抬步纵身飞掠十多丈,尽显当世先天以上高手的风采。

    那一年,小苏留也死死咬着唇不说话,双手紧紧地拽着洗得发白的衣角,倔强地盯着那个带走他童年唯一玩伴的老头子,一直到上人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还不肯回身。

    今日,他年还未弱冠,却打破了关老的嘱咐,开始习武。

    不但是开始习武,还将铁门的炼铁手心法练到了自己三十岁时才堪堪达到的境界。

    秦关山总算开始体会理解到那时候的灵犀上人为何问那一句话。

    可怕!

    自己也实在没想到心头会浮现这样一种莫名荒谬的心思:浅滩,不足困真龙,也许连灵犀上都没有把握收住苏留。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灵犀上人想要知道,可能知道一点内情,但秦关山却一点都不知道,想问谁能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此子到底谁家儿郎?

    【依旧感冒中...感谢魔君无道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