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六十二章 担你因果,不负此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阿生,现在叫做张人凤。

    因为要杀人复仇的不是江阿生而是张人凤。

    他并不是直接回的城外小屋,他当然是把苏留的信送到了红玉楼,借此观察了周围的情况。

    红玉楼下四面八方都有一众提刀挂剑的崆峒派弟子神情戒备地巡视。

    张人凤当然没有马上出手,心里惊异之余更存了死志:

    “好大的势力,连崆峒派都为他卖命!”

    “我大不了以命换命,杀光这些黑石的畜生!”

    张人凤眼冷心冷,甚至连血也冷了下来。

    他忘不了黑石杀手的每一张脸,那个血火漫京城的夜里。

    “每一个人都要死!”

    这一股满腔的愤恨混着一身冷血,张人凤驱动真气,这时候的他已经不似人类,他已经化作了一头充满杀气复仇欲望的凶狂野兽,要把眼里的一切都撕成碎片。

    他身子掠动,在屋檐上跳跃,兔起鹘落,连轻功都在无意识之间提速,速度几乎是寻常的两倍。

    似乎是感觉到主人心里的狂怒血恨,参差剑出鞘之时龙凤交鸣。

    “黑石的渣滓,都给我去死吧!”

    “先从最顶楼开始,细雨,死!”

    他满腔狂怒凝聚真气,一口气自周边屋檐上腾掠而起,兔起鹘落之间,已经点在最高层的窗台外。

    “砰”地一声,江阿生双足勾动,腿上肌肉已经绷紧如石块,上好南海梨木雕成的窗户陡然被一股巨力轰裂,他口中闷哼一声,如急燕一般,突地飞掠了进来。

    屋内有人,那人一袭紫衣,脸上温和带笑,恰如桥上初见之时。

    苏留道:“坐啊,来一同饮酒,新温的绿蚁好酒,等你已多时了,人凤兄。”

    “是你!”

    张人凤双目一凝,陡然发现面前的正是叫自己送信的那位公子,脸颊上浅浅的漩涡,漩涡边一道浅浅凄楚刀印,触目惊心。

    “你认出了我,你是谁?”

    他终究还不是杀人机器,不会随意对一个无辜的人下手。

    苏留抬起头看着这个质朴的男人,发现此时他的眼神如同熔岩一般沸烈可怕,道:“我叫苏留,跟你一样,要杀转轮王的人。”

    “我那日在桥上被黑石打落了水,这人知道内情,定是黑石党首一类!”

    江阿生目光闪动,冷笑道:“你要杀转轮王?你凭什么?”

    他说话间,已经站好了位置,这个绝佳的位置正能第一时间双剑出手。

    苏留道:“细雨肥油陈他们如今已都是我的人。”

    “好,那我连你也杀了!”张人凤参差双剑,一玄一素,龙凤已双飞。

    苏留倒是不想就这样破坏了屋内居所,袖里银光一闪,飞针如电温柔射出,阻了一阻,提身纵跃至屋顶檐上。

    也只是阻了张人凤一阻,张人凤眼里的邪火反而顿涨,低沉一声惊啸,纵身而出。

    手里参差剑一上一下,左右呼应,上下回护。

    这足以算是当世的一大奇学了,非心残者不可学,譬如左右互搏术。

    他这双剑刺掠削回,无不险之又险,长剑如龙疾如电闪,短剑则专门向苏留胸腹之间招呼,若是一不留神,中任何一剑都是开膛破肚的下场!

    苏留却只淡然从容,神行百变踏动,张人凤一连左右探刺七十三剑,竟然一剑也未中得。

    苏留有心计算观察他的招式巧妙变化,等到他参差剑势头用尽。苏留便觉得没有有什么可再看的了,淡淡一笑,也拔刀,把陆竹伤自己的这一刀,还给了张人凤。

    这一刀,阿难刀的第一招,无往生。

    一拔刀就已见分晓,一刀就在张人凤颈部轻轻地一触,就已经分开,用劲之巧妙,当世已无双。

    这一刀带来的其实并无痛苦,因为苏留用这一刀的时候脑海里突地浮现了陆竹那慈悲一笑。所以张人凤只是自颈至脸多一道血印。

    然而这一刀之间,张人凤眼前却似乎在这一瞬间想了些什么,连自己败了也未知,更连双剑都已拿不住,当啷一声坠落屋顶,被苏留拾起。

    “你不杀我?”

    “原来你不是黑石中人。”

    他沉默,吐出了这样两句话,眼睛里的火焰已经熄灭。

    “我相信你,你一定要杀他,黑石一定要覆灭,你若做不到,我再死一次。”

    江阿生这样对苏留说道,然后就连他的参差剑也不要了,低头离开。

    红玉楼下还是熙熙攘攘,根本没有人意识到楼顶上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细雨又一次直接进了房内,只不过她秀鼻微皱,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她问:“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的苏留已背靠在窗口,脸颊上还有浅浅的血印子,温和一笑:“没事。”

    他双手背负,一手倏地将参差剑拢入袖中,一手却蓦地松开。

    一页绢黄信纸在风中打着旋儿飘零而下,四个大字很显眼醒目:担你因果。

    ......

    一人未杀,双剑已失。

    经历过一次失败报复行动的张人凤,现在的江阿生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坐在桌前条凳上,颤抖着双手,颤抖着双腿,颤抖着嘴看着眼前的这个叫做妯娌们诨号小猴儿的姑娘。

    真的很瘦弱,比小猴儿还瘦弱,一阵大风刮来就能把她吹倒。

    江阿生看到这个爱红脸的姑娘,突然觉得心平静了下来,不但连参差剑,就连其他一些东西也都可以放得下了。

    小猴儿就叫做小猴儿,作为一个姑娘的名字当然很土气,因为她父母去的早,老鱼头也没有读过书。

    这个小姑娘很早就学会了自力更生,很早就学会了该怎么样照顾自己的家人。

    小猴儿即使穿着镇上最好的布庄裁好的衣服也还是会显得很不自信,她普普通通的脸,瘦削同时也有些太阳晒过后变起麦色,每次一遇到紧张或者激动的事情就会涨得通红,那一双因为过早操劳生活而留下刻印粗糙双手,也远比不上大家闺秀的雪嫩柔腻。

    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来没有后生对小猴儿表白过,从来都是她自己默默地喜欢一个人,然后一个人在一个深夜将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头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最后无疾而终。

    然后生活还是生活,她依旧每三天就在镇上帮爷爷在河里捡来的那个江阿生买一次三文钱的豆皮,因为他很爱吃,当然也只能买一份,因为这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奢侈的享受。

    日子,很需要精打细算呢。

    小猴儿这样想,所以她每次都是咽一大口口水,看着江阿生双目放光,狼吞虎咽,自己低下头露出吃吃的微笑,偶尔问她不吃么,她也都笑着回答不爱吃的,她从来也没有告诉江阿生她远比他还要爱吃豆皮,以前爷爷河里收成好了总是牵着她的手去买一份豆皮吃。

    以前也都是她看着他,看了几个月,都没有变,偶尔抬起头郁郁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事。

    今天,他却这样看着她,目光动也没有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目光里无声地流淌,江阿生也就这样坐着没动、一直看着直到她的脸上飞起两团红霞,瘦削的肩膀也在不安地轻微扭动。

    这是一个男人看着女人的眼神。

    “小猴儿......”

    “嗯?”小猴儿低下了头,耳根子有点烫。

    这个时候雨骤停,从小屋外边可以看到城外很远的山那边有一道彩虹。

    江阿生没有说话,粗红了脖子,然后他牵住了她的手,她身子又一阵急颤。

    屋外传来了爷爷的叫声:“小猴儿,爷爷给你买豆皮来了!”

    “怎么又买了,爷爷,很贵的!”小猴儿收回了双手,娇嗔。

    “爷爷......爷爷好。”江阿生突然很局促,这种紧张的感觉比他当年作带刀侍卫见到皇帝的时候强烈。

    老头子大手一挥,将蓑衣随意地丢在了桌上,豪气道:“爷爷有私房钱,这次买了三份,以后每一天都有得吃。”

    “哇,真的假的啊。”

    老头子得意道:“爷爷还会骗你个傻孩子?跟你说,爷爷前些日子遇到个贵人,做了一笔大生意,五十两!这么大一块银锭!”

    “五十两,真好!”

    江阿生看着桌前一灯如豆,笑靥如花的粉猴儿,也道:“真好啊。”

    屋外万家灯火,此处即是人间。

    【PS:感谢玄黄问道童鞋的1888打赏,沙莽、斗星斋主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