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六十一章 他的禅,我的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难刀,无往生。”

    苏留默念。身子依旧在青石桥上端凝不动,心里却放佛有那个不太老却很显得沧桑假和尚的影子在舞刀。

    那把刀不是刀,但是其中一静一动,一转一灭,横劈竖削等种种变化,无一不是精妙刀招,脑海里阿难刀的精要一一地在眼前重现,一时之间眼前种种景象湮灭,苏留已经渐渐地明悟于心了。

    若说精妙威力,这阿难刀却远在苏留见过的任何刀法之上,这一套刀法明明是刀刀斩向敌人的要害,但是每一刀挥出去的结果,却都只是浅尝辄止,恰似情人的交颈轻轻一吻,最多就入肉半分,见好就撤力回收,不会致命。

    一刀无来生,只今世。意境已渐渐地臻至高远。

    陆竹假和尚手上的刀也非刀,连刀法也是不杀人的刀法,这样,也算得刀么?

    苏留哂然一笑,转眼就不再挂怀。

    到了此时,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各种背景各种武功有了很深刻的认识,少林寺失传七十二绝技,罗摩内功大概就算是另类弱化版的易筋经;崆峒派则更加惨,内功剑法全都不能算得入流,飞龙夺命剑看似威风,实则还比不上五虎断门刀来的实用;嵩山跟笑傲里左冷禅左老大带领下欣欣向荣的团队也大不相同了,武功剑法也几算是失传颇多。

    苏留刚得的罗摩内功,若说霸道刚烈之处,又比不得炼铁手心法;自然也没有化骨绵掌这样来的阴冷冰寒,走是却是一种平和至上的路子。

    这样的心法,攻击性本就不足,本不为苏留所喜,但是到了此时他却知道了,这罗摩内功,恰好能中和掉自己体内的凶狂肆涨的阴阳两气。

    他为了提高实战,同时修炼炼铁手与这几种不同的气劲,虽然在往往的激战之中表现出来的杀力非同小可,一向都可以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但是,体内阴阳两气,进境不一,总会有失衡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体内阴阳相争,便如龙虎相斗,下场不是经脉焚毁就是内力暴走导致走火入魔,都难得幸终。

    换而言之,苏留也知道自己的武功提升其实就等于是在走钢丝一般。

    罗摩内功,按照当前世界的武功水准,苏留估计也没有北冥神功或是九阴九阳抑或是紫霞神功等这么神奇,但是其中平和中正稳定内息的运行路数,却恰好是自己需要的。

    想到陆竹和尚的禅是牺牲奉献自己,来成全世人。苏留不由莞尔。

    陆竹和尚,确是一个妙僧。

    自己虽输了天下第一的称号,但是这一番收货却是极其长远的,天下第一,日后武功再得精进,再来剑雨世界,便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苏留不禁想起自己应该要走的道,眼里漆黑的眼眸比寒星还要闪亮,喃喃念着:“你有你的禅,我有我的道。”

    ......

    苏留信步地从桥下拾阶而过,桥下有一个面貌老实打扮质朴的青年,手里正捧着一旗杆,上书“书信代递”,往他走来。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苏留目光平平地直视前方,微笑着脸颊上浮现温柔的漩涡,正印着左脸凄楚刀痕,他脚步却十分稳重,每一步都如同尺子量过那样的精准均匀;那个对面的青年抬头往桥上看,正从桥那头走来,喘了口气,还摸了把汗,也露出了一个灿烂至极的笑脸。

    “顺丰的小哥,代递书信小包,城内十七钱?”

    “公子,不是顺风的,是江阿生,公子要有书信么要递送么?隔州一律一两。”质朴青年笑了,露出了两排齐整白牙。

    这样的笑容无疑是很容易感染人的,苏留打量他一眼,笑一笑道:“拿笔来,与我写一封信到红玉楼的老板肥油陈手中。奥,不对,是要送到红雨楼最高一层的细雨姑娘手中。”

    “肥油陈?细雨姑娘?”

    这个质朴青年愕然,目光一闪,低下了头,闷声道:“行啊,没问题。”说着便接过了苏留递过去的一块碎银,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转头疾步小跑而去。

    苏留摇头笑笑,意味深长,自往前边小道里走去,信手观京城。

    画面几乎就在两人互相转身的这一刻定格,一人往城南,一人向城北。

    ......

    “婆婆,来一碗艾茶。”

    “诶,好,这个时候饮艾茶最好,清热降火,补气益血,公子,来。”

    苏留接过这个老婆婆手里的一大碗满满的茶水,他本爱饮酒,不多喝茶,这一试之下居然也别有一番滋味,只觉得虽不如美酒佳酿的香醇,但是也自有一种寡淡清新萦绕口舌之间,令人回味无穷。

    面前这个老婆婆面貌慈和,坐在摊位前的小板凳上,盯着苏留看了半响,似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公子的样貌气度可是蔡婆婆平生见过最好的一位了。”

    苏留愕然,打量了眼自身,自己虽然仍然着一身紫袍,但是跟陆竹的一战之后,衣袍已经破碎,脸颊上也印着一道浅浅的血痕。

    蔡婆摇摇头怜惜道:“脸上血印子是是家里人打的么?好狠心的家长。”

    说完,他还摇了摇手里的蒲扇,一脸忿忿地道:“不是老婆子我多嘴,这样打坏了人可怎么好,公子,你没事吧。”

    “好了可不要留疤。这狠心的家长!”

    苏留只拿着个空碗,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怔怔地看着絮絮叨叨似没完没了的蔡婆,失笑一声,袖里摸出一片金叶子放到了碗里,递了过去。

    “茶钱不要了......这,公子你......”

    蔡婆正连连摆手想要拒绝,已看见他身子倏地拔起,一声长笑之间,身影倏起倏伏,在屋檐间掠走,只可见淡淡的一个紫影。

    跟蔡婆一连齐排排坐在一块的街坊们登时炸开了锅:

    “这个公子会道门术法的!”

    “是真的,吐一口气,蔡婆婆碗里多了一片金叶子。”

    “吓,是真的金叶子么?”

    “当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我也看见了,真是神仙人物。”

    ......

    蔡婆发了财,倒也很客气。

    街坊邻居都着她吃了一碗艾茶并着蜜饯,只有跟她一向要好的老鱼头小孙女小猴儿不知福,只请了她一个豆皮。

    三文钱的豆皮。

    小猴儿姑娘把温热的豆皮捧在怀里,红着脸在一众姨婆妯娌的哄笑间跑掉了。

    想到家里那个爱吃豆皮的人,小猴儿姑娘心里砰砰砰直跳,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城外,小屋。

    “阿生,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豆皮,你吃不吃啊?”

    “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这个本该去送信的质朴的青年匆匆地道了一句,耳朵耸动,机警地打量了屋外动静,见无异常,双足一顿,才飞身上梁。

    他自梁上取了一个长匣,噗地打开,灰尘四起。

    匣中有剑,骈指一引,剑有寒光,参差不齐,双飞龙凤。

    江阿生双手抱紧了参差双剑,眼里亮起了火一样的光。

    【感谢BB和JJ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