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六十章 阿难一刀,情僧一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留放走了那个竹叶青一样的女人,那个红唇如刀蔓延如蛇媚惑如妖的女人果然也没有让他失望,前些日肥油陈那里便已经传来了她的消息。

    这个女人戒心很强,在她拐了第七次胡同小弄的时候,恰好是在那一处极繁华的府邸墙外,然后她整个人就像是蒸发一样,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冯国公府。”

    苏留哂然一笑,心道果然还是跟原影里一样,转轮王另一个身份就是宫中掌管书信的一个小太监,藏身于冯国公府。

    但苏留并没有去找他,因为他知道,只要罗摩遗体在手,转轮王迟早会亲自来找自己。

    此时他的脚步很轻,像落下来的雨滴一样的轻。他踏足这个青石铺就的长街上,慢慢悠悠地走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像极了一尾游鱼。正是闹市之间,往来人群如潮,只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沾到他的一片衣角。

    很多行人都用一种奇怪地的眼神看着苏留,因为这个时候正下着细雨,江南本就多雨,此时也正是雨季,这本来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情。

    苏留本身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他一身紫衣,挺拔出尘,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每个打着伞的行人都会驻足奇怪地看他一眼,只是因为很少有人在这样下雨的时候还不打伞。

    这个世界一片幽静,细雨舒缓的就好像苏留的心情一样放松。

    他一向是一个很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也是一个做事情很有计划的人,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心里空空朦朦,如滑落空中坠入小河荡起涟漪的雨滴一样。

    苏留抬起头,为了防止雨滴落到眼里他眯着眼睛,他发现自己又到了第一个晚上见到细雨的那一座石桥。

    此时白玉京已经不再有几日余时了,他开始想起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经历过的所以事情,愣愣地发呆了半响,苏留看着石桥喃喃念着: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

    少女。那个遇见苏留之后,却已经不是那个会在桥上遇见那个情僧、那个昆仑传人的少女。

    原著里她沉迷杀海不得脱离,最后纵然消除业障,也害了那个情僧。

    但是现她跟着苏留走了近三个月,除了来追杀她的杀手,一个人也未再杀过。

    “施主,下雨了。”

    一个清朗醇厚的嗓音,自桥上传来,声音跟青石桥一样的沧桑。

    苏留的瞳孔,遽然收缩,因为他本身的五感远超常人,能在毫无声息潜伏到他身边的人,这个世界里也最多也就几个,无一不是当世高手。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阴森的太监找到了自己,不过太监的声音总不会这样醇厚平和,该是一种如锥子一般的尖锐。

    “那么,是少林寺,四十年来武功佛法都是第一的陆竹居士么?”

    苏留挑了挑眉,迎着细雨,看见了青石桥上这个麻衣和尚,心里瞬间就知道了种种,道“大和尚,既下雨了,你也不是没有打伞?”

    和尚其实不大不小,刚刚好三十七八的样子,所以看起来不会太年轻,也不会太老,是一种恰到好处厚重沧桑的感觉。

    陆竹眉目寻常,只是一双眼睛要比常人来的亮,他低眉抬目,喃喃念道:“天下第二的紫衣侯居然这么年轻,只怕是江湖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我已经跟了你们快三个月了,罗摩遗体已在江湖上掀起了腥风血雨,害死了很多的人,请紫衣侯归还遗体罢。”

    苏留身形突地掠上了石桥,大笑道:“假和尚你喝不喝酒?我请你喝酒。”

    和尚皱起了眉,很苦恼的样子,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和尚,又怎么能喝酒。”

    苏留笑道:“不能喝酒,就来过过手。”

    陆竹和尚随和道:“过手也无妨,请紫衣侯看我的刀。”

    他说完便出刀,说是出刀,其实不过是一只长长的筷子,然而筷子能这么的长,也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但是以苏留的眼力,哪里会不知道这是一门极高明的刀法,‘刀’速度并不快,斩削劈撩,一点杀意也无,就如同陆竹嘴角沧桑温和善意的微笑。

    但是,偏偏是这样的招式,就让人抵抗不了。

    苏留手里辟水剑长吟一声,早已经迎上刀去,四十一路辟水剑法倏地展开,便如阴雨连绵不绝,两人身形易位,瞬间已过了十多招。

    “罗摩遗体,能不能生残补缺?”苏留辟水剑嗡然作响,这一剑的后续变化还有足足九种。

    “自然不能,以紫衣侯智计,其实早该知道这不过是江湖上以讹传讹,其实紫衣侯要的也无非是罗摩遗体的秘密,我这就告诉你,请你不要损害了前辈的遗体。”

    陆竹和尚语速奇快无比,一连说道:“藏拙于巧,用晦于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入神封,归灵虚,到命府,成气海,再转下三椎,如此往复,罗摩神妙。紫衣侯听明白了吗?”

    陆竹和尚的话语,如晨钟暮鼓,暗藏机锋,前半句说的是辟水剑的破绽,后半句却是一种内力运转的路线。

    苏留听在耳里,双足一抬,整个人若陀螺一般旋身退开十数步,闪过了伴着细雨迎面而来的温柔一刀。

    苏留心里一动,果断运起炼铁手的内力,走的正是方才陆竹和尚口诵的那一个路线,须臾之后,骇然发现自己身子竟然轻快了几分,内力精纯了一些。

    “紫衣侯,最后一刀了。”

    陆竹念着,陡然出刀,这一刀又大不同,其中的气势已经破除一切障碍,他带着万丈的光芒与苏留的辟水剑连绵相交了数十下,两人身影相错。

    苏留急退,却退不及了,看着胸前一道浅浅的刀痕,刀痕很长,反撩而上,一直拖到了他左边脸颊下边,开了一道极细的口,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伤。

    陆竹和尚低头看着如碧水般柔亮婉转的剑光,黯然道:“我没有来得及阻止她再造杀孽,紫衣侯你却做到了,是你赢了,这本是慈心向善的武功,紫衣侯不要用它来多杀生了。”

    “雨好像停了啊,是我输了。”

    这时,细雨蒙蒙,倏然停止,青石桥微微有些湿意,似是谁的泪水。

    “既然是和尚,又何必再带发?人有诸欲,因此尝遍八苦而不得解脱,於是沉沦苦海,轮回不止,我已经解脱了。”

    陆竹只是一瞬间地迷惘,下一刻眼神就已经澄澈如水恢复清明,对苏留道:“禅机已至,再过几日,我便正式剃度出家了。紫衣侯请莫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苏留点了点头,道:“陆竹和尚,方才你的这一套刀法很好,叫什么名字?”

    这个有着浓密须发年纪也已经不太小的和尚在桥上回头,眼睛依旧很明亮,双手合十微微一笑,如佛陀拈花:“阿难刀,无往生。”

    PS:感谢决无道的打赏。剑雨卷正慢慢收尾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