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五十四章 阴阳两气御崆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衣小道姑看见那双手的主人此时神情十分认真严肃,眼里迸射出的寒光简直比星光还冷。

    青衣小道姑垂首道:“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苏留道:“我跟你有仇么?”

    青衣道:“没有。”

    苏留又道:“你有没有得罪过我?”

    青衣迟疑:“应该......没有。”

    苏留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青衣嗫嚅道:“我......我不知道。”

    苏留淡淡地问了三个问题,青剑小道姑就低下头陷入了迷惘,心想:他是谁,怎么杀掉了紫剑真人,捉住我反而不杀我呢?

    苏留双掌一按一收,就将这柄青杀剑反握在手。

    剑柄有古篆纹刻,剑名青杀,剑身青碧,隐有古意,总比不上辟水剑的奇诡婉转,也算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剑。

    想了一会,青剑小道姑忽抬起了头,眼里已经泛起了泪光:“他......害了我全家,毁了我一生,我......我原要报仇的......”

    “谢谢你......我不知该怎么报答你。”她的脸上已经浮现了一抹胭脂也似的怯怯红晕,只是话还没说完,就遭边上之人打断。

    “哼,真是个狐媚子。”

    细雨冷冷道,双手环抱,飞掠出门,径自扬长而去。

    “以后,你就叫青衣。”

    苏留温和说道,看了看她依旧十分迷惘,继续道:“我要你做崆峒派的下一任掌门。”

    “我......我......我该......怎么做。”

    青衣小道姑鼓起勇气,直视苏留道:“你杀了紫剑这狗道人,替我那些惨死在他手上的家人报了血海深仇,我......我以后就叫青衣,我的命也是你的了。”

    “你要我怎么做,杀人吗,我可以帮你杀人的。”

    青衣小道姑抹了抹脸颊上的血迹,坚定地说道。然后她又感觉到头发上有一双很温暖气息的手,替她解开了高冠,用一根丝带将她的长发绑成一个马尾,将她原本有些跟她年龄不相符的冷肃的高冠随手一弃,微微凌乱的青丝也梳理的整整齐齐。

    之后青衣小道姑就听见那身明亮的紫衣在她耳边温和道:“把崆峒派所有说的上话的人都召集到京城来。”

    .....

    “我绝不同意让青剑主持崆峒派的大事。”

    “就是,乳臭味干小儿,也敢主持一派大事,传出去岂不是让江湖同道笑掉了大牙!”

    “李长老说的是,紫剑真人武功是高,能慑服崆峒一众弟子,她青剑凭什么?又何德何能敢自荐崆峒掌门!?我常重之第一个不服,还是李长老来坐这掌门位置妥当。”

    “老李我何德何能,常长老才是众望所归,此时崆峒非得有你领路不可。”

    “常长老!常长老!常长老!”

    “不服!不服!不服!”

    高台下如山潮海啸一样的呼声大起,群情激奋,青衣小道姑在上边端坐,紧张抿起了唇,握紧了手里青杀剑。

    紫剑真人平日酷烈刚愎,稍有忤逆,便对弟子长老施加责罚,在崆峒派本就不得人心,此时听闻他身死在黑石手里,崆峒派生出异心产生别样想法的可不止一个。

    常重之眼角余光扫视全场,面上一副悲恸慈和的表情,嘴角却微不可及地阴冷一笑,心里简直欢声狂呼:大事成矣。

    他在崆峒派里一向是最会做人,惯会收买人心,威望之隆盛,仅次于紫剑真人,此时成功鼓动了派内百十来个核心弟子的反对青剑上位,掌门的位置离他可谓只有一步之遥。

    “常长老,是不是你不服?”

    常重之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违和却不突兀的温和的声音,他双眉一皱,叱道:“你是哪位师长的门下,如此大胆,在长老面前也敢放肆!成何体统!”

    等他看到这个人,才觉得有些惊异,心道:不对,这个穿着紫衣的小子穿的不是崆峒派的衣物,是什么来路!?

    紫衣年轻人拾阶而上,站在台上淡淡微笑:“我叫做苏留。”

    青衣立即跪倒,道:“这位是崆峒的师叔祖传人,身具崆峒派遗失的神功秘诀,尔等还不拜见?”

    台下崆峒众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常重之简直气炸了肺,哪里容得人搅局,叫道:“哪来的狂妄小子,什么狗屁神功秘诀,简直不知所谓,老夫来叫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崆峒神功!”

    他心机城府何等深重,心知此时正是自己立威收慑人心的大好良机,话未毕,人已经掠出,只见一道青影翻腾几下,稳稳站到了台上。

    “小子,嚣狂若此!你给我跪下!”

    常长老暴喝一声,一剑如星点飞纵,他有意在门内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武功,这一路崆峒剑法故意使的花团锦簇,寒光熠熠,引来台下一大片惊呼:

    “崆峒飞龙夺命剑,常长老武功相较紫剑真人不远了!”

    青衣双目紧张地盯着常长老,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之上,想要上前跟他搏命,却见身前一道紫影去的更快。

    苏留连连冷笑,对上这个所谓的崆峒长老,脚下神行百变踏动,这花团锦簇的剑影,连他一边衣角也没有碰到。

    常长老先前还得意洋洋,自以为得计,能先杀这个小子立威慑众,等他将一套崆峒剑法使得完全,才发觉不对。一连刺杀一百一十七剑,竟无一剑能沾到这小子的衣角!

    如何能不心惊!

    他心知不妙,不由地冷汗涔涔,立刻收剑后跳准备招呼长老们上来围攻,然而长剑却抽之不动,凝目一看,剑锋竟牢牢地被这个紫衣小子夹在掌间。

    肥油陈此时身在局外,眼睛瞪的跟铜铃也似,仍然心惊不已,当日苏留也正是以这一种奇妙的武功压制住自己长剑,下一刻......

    果然,常长老虎口剧震,双手一阵颤抖,却咬牙运气坚持抽剑而出,到了此时,已经转作内力相拼,他仍然坚信自己的内功是要胜过面前的年轻人的。

    只不多时,常重之体内瞬间喷薄炸开的一道炎烈阳气与阴毒劲力,在一瞬间将他凝练的内力冲击到溃不成军。

    他也没有肥油陈好命,此时苏留有意杀他,内力全数迸发,阴毒掌力潜伏他体内,数月之间便能要了他的性命。

    “崆峒七伤之下,唯有阴阳如磨,才算正统。”

    阴阳磨,统御两气,一手为阳,刚正霸烈,一手化阴,柔和若水。

    这才是真正崆峒派应该有的武功,而不是这个世界的可笑好看的繁复招式。

    “阴阳两重,阴阳两重,原来,本门传说中这门可御天下万敌的这门武功,真的存在!”

    常重之忽然想起早故的师叔祖遗言,真是又惊又惧,双足酸软,顿失了雄心,拄着长剑跪倒当地。

    “青衣是我门下,谁还敢质疑她的资格?你们服也不服?”

    苏留拢袖大笑,横目四顾,目光所及之处崆峒派这百十个内门核心弟子不明所以,都觉的身上一冷,就如刀剑加身,只见得常长老低头跪倒,当前几位长老也都颤抖着身子屈膝跪倒,哗啦啦声响,轰然跪了一片。

    “拜见掌教!拜见青衣真人!”

    此时,高台上之上,一人紫衣负手独立,高台之下,数百人仆伏如蚁。

    PS:有要龙套的去书评区留言,带上名字特长什么的,打赏的有几位兄弟已经无形间领到了鸡腿盒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