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五十三章 紫杀入土,青杀入我袖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时候屋外就传来庄里下人的通报,“庄主,客人已经到了,东西也已经带来了。”

    客人,自然指的是崆峒派掌门紫青双剑。东西,自然就是紫青双剑手上的罗摩遗体了。

    张大鲸眼睛微微眯起,双目神采变幻,可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突然抬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愿意给你我的全部,只要你三个月后,一定要给我罗摩遗体,告诉我其中秘密。”他又喃喃重复了三个字“一定要”。

    他说出这样的话,是所以人都没有想到的。

    肥油陈跟细雨原还以为苏留是疯子,这时候却突然觉得张大鲸才是疯子。

    张大鲸富可敌国,可不是说说而已,光是他遍布全国的一百七十家通宝钱庄,就完全能算是会下金蛋的鸡。

    只是这个老人方才说,这一切即将都属于苏留的了。

    一时之间,他们忽然觉得黑石组织勒索天下官员得来的收益完全不值得一提,往往各种皆是笑话。

    他们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苏留身上,苏留听得外边传来的传报声,对着细雨两人点了点头,几人便提身纵藏匿到屋顶的宽梁上,收敛呼吸静静地等待。

    张大鲸不愧是纵横商场的巨鳄,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原本在地上吃痛哀叫的保镖也迅速地被人抬走,又换上新的一批剽悍猛汉,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累得张兄久候,我心难安。”

    紫剑真人那把名传江湖的紫杀剑此时随意地横在桌上,只淡淡地跟张大鲸说话,尽显一派教尊的风范。

    张大鲸神情木然,伸手点了点这上好黄花梨木做就的桌上摆放的东西,这桌上,可不止着这一柄长剑。

    金锭与银票,几堆满桌面。

    饶是紫剑真人,这一下看到这么多的银财,也不免动容,他第一时间就伸出了他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摸起一大块金锭,放在鼻端深深一嗅,好似一股子令人迷醉的气息直入了肺。

    那古朴如树皮的脸上陡然绽开一丝森严笑意,对着身边如泥雕木塑一般的青剑微微点头。

    这个青衣小道姑腰间斜挂着一把通体青色的宝剑,脸色冷肃,双手将她青布包裹里的那半截遗体奉上。

    尽管苏留依旧告诉过众人这是假货,几人的呼吸仍然都急促了几分,等张大鲸与真遗体一番对比检查之后,颤抖着双手指着两人,竟说不出话来。

    “动手!”

    紫剑真人眼睛里寒光一闪而逝,一声厉喝道:“阿青,一个不留!”

    青剑小道姑连眉毛也没动一根,一手拔剑,剑已穿喉,瞬间就先杀了一人,血溅到她白嫩如雪的俏面上,悚然刺目。

    “哈哈,全死了,就没人能知是我做的了,对不住了,张兄。”

    紫剑真人蓦地起身,疯狂大笑,笑的脸面赤红,双手将银票金子往包裹里一揽,刷刷两剑剑光激闪,已经点中了挡在张大鲸身前的两个猛汉咽喉。

    “受死!”

    紫剑真人一掌拍在黄梨木桌上,桌子砰地撞倒了一排冲上来的大汉,眨眼之间,紫杀剑第三次刺出。

    身子腾略而起,紫光飞寒,离心丧若死的张大鲸心口只有三分距离。

    就到了这个关键点上,紫杀剑却突然刺不进去了,他感觉跟自己朝夕相伴的紫杀剑放佛已经被一块赤铁夹住了。

    “嗤”

    紫杀剑已给他拔出,紫剑真人终究对敌经验丰富,眼前一暗,心知遇到的硬手,几乎在同时,紫杀剑由进转退,他只觉得额前青筋怒跳,环顾四周,竟然已经被好些人包围。

    青剑都被一个黑衣冷面的女人擒住,动弹不得。

    这时肥油陈抢先一步怒目而视道:“紫剑真人,不过是困兽之斗,公子跟前,还不速速下了剑。”一张胖脸怒张,很有几分凶猛狂悍之色。

    紫剑真人更怒,他自忖大意落入圈套,哪经得起这般羞辱,简直连牙都要咬碎了,不过终究是城府极深,转眼就恢复了冷静,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老子不管你什么来历,你若是有胆,就不要仗着人多,单人来跟老子对剑。”

    苏留大笑道:“好啊,前日破了嵩山五个老头的几路剑法,今日又能再见识崆峒派的剑法。”

    “找死!”

    再不多说,辟水剑与紫杀剑已经当空交击了十数下,剑影绰约,苏留内力全数爆发,手里一剑突然加快了几分,紫剑真人不防,登时中剑。

    剑过,剑分。

    辟水剑尖已经在紫剑真人的肩胛上开了一个细小的口子,鲜血登时将他的紫青色道袍染黑,苏留垂首问他道:“降或者死?”

    “你......”

    纵横当世,自诩一剑无敌的崆峒掌教紫剑真人,根本不信自己今晚会失手落在这个十多岁的少年手上。

    他勃然大怒,鼓起最后一口真气纵剑刺向苏留。

    “老而不死是为贼。”

    苏留目中厉光一闪,下一刻,紫剑真人的头颅已经飞起,泼洒下了温热的血。

    肥油陈动容道:“公子先败了嵩山五剑客,又剑杀崆峒掌门紫剑真人,不日即将名动八表了!”

    苏留微微一笑,却见对面的青剑小道姑突然笑了,她竟又提起了剑,凄楚一笑道:“杀的好!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她手里的剑就再次出鞘,却不是刺向场上人任何一人,只抹向自己玉颈。

    她心里其实充满了对紫剑真人的怨愤,恨死了曾经以家人性命来强迫自己与他结成名义上的夫妻,恨不能一剑杀了他!

    只是面对这个平素庄重小心的老男人,平日里急切也报不得仇,今夜居然死在了这年轻人手里。

    眼见紫剑真人伏尸当场,她心里多年念想着的事情登时一空,不知道该怎么做,索性自裁。

    苏留这才发现这可能是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女,顿时对紫剑真人这个道貌岸然的老货又鄙视了几分。

    这样一个懦弱而不懂得反抗的姑娘,本身并没有做过错事,几被紫剑真人从小就禁锢住自由,她的一生除了悲哀几乎没有别的鲜亮色彩。

    连她身上的青衣,也是死灰色没有生命气息的青。

    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着。

    “你还不能死。”

    青衣小道姑一剑横颈,却没有感到丝毫疼痛,她楚楚地抬起了头,就看见了按在青剑上的那一双很温暖的双手。

    PS:多谢幻羽修罗君的打赏~~晚上老时间还有一更,大约十点,你懂得,收藏推荐来一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