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十八章 老死江湖人不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人在江湖,又为什么要退?”

    做任何事,都是不进便退。武功一途如此,连在江湖闯荡,同样也是如此。

    退一步海阔天空,只适合没有勇猛进取之心厌倦了江湖争斗的人,进一步才是春花怒放,苏留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处这个变化莫测凶机危伏的世界里,唯一的方向,不是退,而是进。

    简而言之,往前突破,武功也要往高了修炼。

    不站在一派之尊、一帮之主俯视他人,你就始终要被掌控权柄的上位者大高手奴役,譬如黑石组织的老大,转轮王,万千人生死,都只在他的反掌谈笑之间,又像是主世界里的雄虎帮大公子,一个眼神就可以叫帮众赴死。

    细雨深深地看了苏留一眼,智计深远如她,一眼就看到了初升的太阳下苏留眼里燃起来的野火,道:“你果然所谋不小。”

    “我并不会老死在江湖里”,苏留伸出双手,心里默念,起码不是站在这么低的位置,以这种挣扎的方式死去。

    只是有那么微不可觉一瞬间的失神,若是这一瞬间细雨抓住、出剑,刺杀苏留,绝对会多三分把握。

    只可惜,细雨在听了那个杀手死前的那句话后,也有一瞬间的失神,她又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个仆伏当地死状凄惨的杀手一眼,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迷茫:

    “为什么心里会有这样不同的感受?是因为他那句话吗?”

    “还是马上因为要面对当世无敌的转轮王才产生的恐惧?”

    她一身武功,全是得授自黑石帮主转轮王,此时一想到要面对那个无法战胜的黑暗,就有些莫名的失措。只是错过这一息的功夫,苏留马上心神重归纯澈,气机合一,杀机已失。

    两人走的很快,因为苏留并不想浪费在当前世界里的时间,他很想试试能不能真的做到这个世界的天下第一。

    细雨脚步虽然轻灵,但是跟上苏留以炼铁手作为根基的神行百变,还是颇有些勉强吃力,主要还是内力较苏留弱了一些,才难以为继。

    不过她怎么会求饶,细雨也绝对不容许自己认输,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再走不多时,前面背负双手的紫衣男人越走越快,她脸色白到吓人,额前香汗淋漓,视线都有些模糊了,

    黑色斗篷下的玉容还是如冰一样的冷,看向苏留的眼神里好似也是一把利剑。

    ......

    京城,又是一夜。

    彩门结欢楼,夜市商贩密集,行人也十分熙攘。

    应天府果然很热闹。

    苏留跟细雨上了酒楼,这是京城最有名的酒楼。

    在他们放下装着罗摩遗体的同时,在座至少有十四个江湖豪客不自觉地握住了身畔的刀剑,都用一种比刀戟还要锋锐的锋利眼神看向两人。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都乖乖地坐了下来,低头喝酒吃菜,放佛看不见苏留这个人。

    因为,苏留旁边一桌已经坐了五个人,桌子上也整整齐齐地摆了五把长剑。

    那个气度最好的头发油黑的老头笑眯眯地对苏留道:“小兄弟,老头子想问你借一样东西。”

    “老前辈一定是想要借我的人头,是不是?”

    苏留笑了笑,但还是不太生气的样子,道:“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名闻天下的高手剑客吧?”

    嵩山五剑客果深以为然,老大重重地点了点头,很是受用道:“年轻人你很有眼力,也很有礼貌,只可惜你惹上了**烦,那件事物你不该拿,不如交出来罢。”

    他说完这句话,整个客栈的人都似屏住了呼吸。

    苏留摇了摇头,道:“我的东西,肯定不能给别人。”

    “既然这样,也只能费上一些手脚了,过得一会老头子便叫你死的不那么痛苦好了。嗤地一声,这一剑过去,你只会觉得脖子一凉,接下来的人生就没有多少苦楚喽。”

    酒楼上的豪客,听得此言,俱都会意大笑,显然是很认同嵩山剑首的说法。

    老剑客显然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江湖中威望盛隆,他一边声色俱动地说着话,眼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一边还拿着筷子,作长剑状,作势欲刺,遥遥地刺向苏留的咽喉。

    还有人放声大叫道:“剑首前辈,这小子的人头咱们见着了,也该分润一些红头,五万两的黄金加上细雨身上八十万白银可不能全教你们嵩山五剑客独占鳌头了!”

    嵩山剑首眯眼笑道:“好说好说。”

    苏留淡淡道:“苏留的大好人头在此,有本事的朋友,都尽管来割。”

    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场上喧闹霎时转静,死一样的静寂。

    谁都已经将苏留视作了砧板上的鱼肉,开始瓜分红润,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温和有礼貌的年轻人会不知死活说出这样的话。

    “简直狂妄!”

    嵩山五剑里的老五是个矮小的老头,人虽然矮小不起眼,但是火气却很大,他双眉倒竖,呛琅一声抽出了长剑,剑势斜指处,正是苏留眉心。

    嵩山五剑,同气连枝,一人暴起出手,其他四人又怎么会袖手旁观,只听闻劲气破空之声大作,苏留身前已经剑影横空。

    酒楼里登时有人击节赞叹:“嵩山第三剑客的这一剑法度森严,已经胜过了十年前的远矣。”

    马上有人反驳道:“剑首老爷子的这一剑‘人中之龙’,似慢实快,才是雄伟壮阔,非削掉这狂妄的小子半边脑袋不可。”

    一时之间,绝对没有人怀疑这几个成名已经三十多年老头的剑法,只都在冷眼等着苏留落败。

    连细雨都挑了挑眉,凝视着苏留的动作,她自忖在这几剑的围攻之下已经除了暂避锋芒,已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苏留就是苏留,他却没有退,反进。

    纵身进了剑影里,只听得“叮”的一声,第五剑客的精钢长剑剑不知怎么的已经断了,矮老头正略微错愕,苏留双足飞蹴,已经点到了他肋下,登时倒飞出去,撞倒了好几桌。

    苏留这一提足,却也恰好闪过了二老攻向下盘的剑招。

    苏留微微一笑,自空中手肘翻转,真气将尽,整个人扑进了第三剑客怀里,右手短剑黑光一沉,已削了老三的拇指,引发一声凄厉哀嚎。

    嵩山剑首此时一连出了数十多剑法,嵩山剑法已经给他使得轮转了数遭,还是不曾拿下苏留。兄弟几个手段稍差却已经被放倒当地,心里早已经有些焦急,却见对面有一泓碧水一般的剑光直掠而来。

    “天外玉龙!”

    苏留手里辟水剑自左而右急削而来,剑身原本如水一般的柔,剑势却奔腾矫夭,气势雄浑,分明是他嵩山剑法的一招绝杀。

    嵩山剑首骇的脸都灰了,接下来嵩山剑首正要摆好剑势做好应对之时,却觉得脖颈间一凉,伸手一触,一丝血迹侵染,剑首大叹一句:“我命休矣!”心里却觉得万分不可思议,脸色如死水一般沉了下来。

    “不要紧张,剑锋只入半分,不是致命的伤,我当然不会杀你,我要让你慢慢老死在江湖,亲眼看着一个你曾经看不起的年轻人,站在你连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嵩山五剑之首跌坐在地上,看见苏留信步走了出去,张大了嘴怔怔出神,蓦然之间似乎连油黑的头发都白了好些,他听见那个他不太看得起的年轻人回头很温和冷静地对他还是他们说:

    “记住了,在下姓苏,名留,请多多保重,那一天已不会太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