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十六章 亡命一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万两!?”

    苏留依旧坐在船首,惊愕回头。似不敢置信地再问了一遍:“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姑娘你是说我已欠你五万两了。”

    细雨玉容一肃,冷冷道:“不错,方才我已经替你付了钱了。”见苏留摇头苦笑的样子,她柳眉一挑,叹道:“我早知道你必然是个穷光蛋,只是一个穷光蛋却能喝着几百两一壶的酒,穿着洛阳薛家大娘亲手缝制一尺一金的衣服,那这个穷光蛋,也绝不是个好穷光蛋。”

    苏留坦然承认:“第一,我真的很穷,需要壕救济,第二,你也说对了,我本就不是个好人。你真是个极聪明的好姑娘。”

    他说的十分诚恳,细雨却只当做没听过这句话。

    细雨冷眼看着窜出水面的鱼,噗通一声,又复掉了下去,溅起几点水花,摇曳着尾巴游开了,她放平了修长的双腿,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道:“那你跟我们杀手,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是。”

    苏留答应的也十分爽快,一副脸面声名于我如浮云的模样。

    细雨又待再讽刺苏留几句,但很快地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苏留作死一般径直横躺在了她那一双长腿上,还闭着眼睛,嘴里哼着一种不知名却旋律更加奇怪的小曲:

    “无风云不动,云动心如风。狂风卷,奔云飙,情义相许,生死相交。豪情征万里,豪气震九霄。樽中月,笑里刀,莫问恩仇,且把酒浇,浮沉虽难事欢歌趁今朝......”

    “真的是,奇怪的旋律!”

    细雨依旧冷冷地看着苏留,半响没有动作,忽地嘴角一抿,袖子一动。

    “我劝你不要动。”

    苏留依旧闭着双眼,却似能察觉到外界事情变幻,收住歌声,悠然道:“最好连想也不要想。”

    “哦。”

    细雨一挑眉,冷笑道:“为什么不能想,你也是一个普通人,我总有机会能杀得了你。”

    她的笑,并不算是真正的笑,因为一座冰山是不会笑的,只能算是嘴角勉强的一动。

    “因为一动,我就抱着你跳进河里。你肯定不想变成一个落汤鸡对吧。”

    细雨冷笑:“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我不能杀了你?”

    “你的辟水剑法,很大程度是凭借了辟水剑剑身的剑身的柔软,借力摆动,从而将兵器碰撞的力量转化成剑首弯曲刺击的力量,而你本身注重的是内力的操纵,内力却不算太强,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难道你的不坏神功,真的毫无破绽吗。”

    细雨永远不会有动容的一天,乍听苏留将她武功仔细剖析,仍好像是在听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细雨道:“我内力强不强,你可以去问问死在我剑下的那些人,你最好希望自己不是下一个。”

    苏留蓦地坐起身子,也睁开了眼,说道:“你袖子里藏着的短剑,可比不上你的辟水剑啊。”说完这句话,他眼里浮现一抹光亮,用一种很容易让人动心的声音道,“我用我得意的一门秘技交换你的辟水剑法,你觉得如何?”

    是不坏神功吗,细雨心里只是一动,就冷冷拒绝:“有什么武功,能有辟水剑法厉害,不行。”

    细雨用一种很鄙夷的眼神看着苏留,道:“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你骗骗初出江湖的小姑娘,或许能行,对我,未免太异想天开了点。”

    苏留叹息:“没办法,要杀转轮王,非得了解他武功的套路才行,不过倒也不急,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你仔细考虑考虑,这辟水剑法,也并不是无敌的,至少我就曾击败过你,你随时能拿来跟我换一门绝技。”

    细雨没有答话,却又已经回答了。双足飞簇,衣裾飘扬之间,这突然一脚,已殊为难防。

    但是苏留却防下来了,他身子一动,双手上阴阳磨的卸劲法门运使,双手一拿一按,如柔絮一般,登时将她这一脚的力道卸下,苏留微笑道:“你看,这就是一门不弱于你辟水剑法的武功。”

    细雨没有说话,但她心里早已经微惊,她自十二岁出道黑石,杀人无算,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教派曾着过她的道儿,但此时,对手的武功来历,实在难以捉摸。

    反倒是自己内力的劣势被他发觉,况且最叫人难以接受的是,那一天初见之时他的不坏神功,还有使的那一刀,才是最可怕的。

    刀法狠、准、辣,虽然他有意收敛了刀法里的杀机,但是流露出来的杀气仍叫细雨心惊,此时他使用的这一手卸劲的法门,更是玄奥异常。

    到了这个时候,细雨才不得不承认苏留的武功之多变,不是她所能揣测的。种种神妙武功,在江湖上俱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雨,终于停了。

    清晨的竹林里,细长青翠的竹叶上还有一滴滴晶莹的露珠,一种凉凉的清新直侵人心肺。

    可以看见前边有一处农舍,老头老太正在院里喂鸡劈竹。

    细雨走在前边,忽然止步,道:“我终于知道你的内功为什么这么了得了。”

    苏留收了炼铁手运转气息,脚下不停,往前走去,笑道:“其实并不值得不足一提,如果任何人能够日夜苦练不缀,内功都能够登堂入室。快走吧,带我去找肥油陈。”

    细雨动也没有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想清楚了?真要去招惹黑石?黑石的可怕,可远在你的想象之外。”

    苏留双手抱剑,叹道:“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很艰难,但是却不得不做的,实际上,这些事情做起来,却也容易的很。”

    苏留对这些剧情,早都已经烂熟于胸,掌控了这些关键信息节点,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苏留边走边说,却不料竹林外大叫着奔来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男孩,窜的老高,跑的飞快,他背后还有条狗,正在汪汪狂叫,状貌凶恶,奋蹄狂追。

    这个小男孩看见了细雨,双眼一亮,急忙道:“大哥哥,大姐姐,救救我吧。”

    然后,他顿住了脚步,抬起了手,急的竟已哭了出来,似乎想用手臂去抹眼角的泪。

    任何人,遇到这样无辜柔弱的小男孩,都会忍不住伸出双手去将那个小男孩抱在怀里,好好劝慰再轻轻地帮他拭去眼角的泪的。

    然而苏留并没有这样做,他只冷眼一扫,就蓦然拔刀,金锐破空声响,一刀雪亮吻颈闪过,那个看起来可爱的小男孩眼睛里流出来的就不再是泪了,是一种震骇过后有如毒蛇一般亟欲噬人的那种怨毒。

    一丝血线,浮现当颈,登时毙命。

    辟水剑还在手,端然未动,动的是刀。苏留淡定地将他袖子里的袖箭取下,放进了自己的袍袖之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