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十三章 小河泛轻舟,等倾城细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八百年前,有天竺人罗摩,渡海来到中原弘法,他自愿净身,进梁武帝宫中说法三年,之后,罗摩在九华山面壁十九年,练成了绝世武功。

    罗摩死后,被门人葬在熊耳山,数年后,其遗体被人从棺中盗走,并且分成了上下两部。

    江湖传说,谁拿到遗体,就能练成绝世神功,称霸武林,为了争夺遗体,江湖上一片血雨腥风。

    黑石——江湖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也想得到遗体,而江湖传言,半具罗摩遗体,被当朝首辅张海端所得。

    黑石杀手,尽数出动,是夜,血满京城。

    张海端,全家上下,诛绝!

    ......

    夜深,天凉。

    万家灯火,烟雾笼罩,一叶轻舟泊在小河之上。

    真是极静谧的一个画面。

    “公子,要下雨啦。”

    小船里,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小河船泊不动,波澜不起,静静悄悄。

    那个坐在船首的年轻人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一笑,老鱼头侧面看了一眼,只看见了紫衣公子脸颊上浅浅的漩涡,这轻轻一笑,却好像有种莫名的力量,让人觉得十分温和舒服,心里不免地暗赞一声:人才气度,真是平生所未见的好。

    周围细雨朦朦,每一滴斜斜打在河面的雨滴,都在河面上荡开了一个涟漪。

    不过苏留却依旧心如止水,不曾波动,他静静的盘坐在小船上,内力过了不知多少个周天,已经稳稳停驻在了炼铁手心法残卷第四层的境界,还有多番体用,却又不是急切可得,还需机缘顿悟。

    若不是远超常人的悠长呼吸证明这个年轻公子还活着,只怕老鱼头早就把他当做石像沉下了河,这时候那个公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抬头望桥,自如微笑道:“差不离了,快到了。”

    “快到了?”

    老鱼头错愕,摇了摇头,十分不解地看了眼这个年轻公子的视线方向,视线所投向的地方,正是那一青石造就的小桥,正是出城的小桥。

    人世无常自多变,老鱼头自然知道,只是这一石桥从他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经历了多少刀兵血火而也不曾变动。

    公子在等谁吗?可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老鱼头心里颇奇,枯瘦却十分有力的手伸入怀里,小心翼翼摸了摸热乎乎的银锭,顿时眉开眼笑,如树皮一般的皱纹也舒展不少,这一趟的赏钱足足有五十两,想到可以给孙女小鱼再添一身新衣,家里往后几年的用度也足。

    他弓着腰出了船舱,十分殷勤地再给船首奇怪的紫衣公子再次捧上了红泥小红炉上烫好的绿蚁酒。

    “多谢老丈。”

    苏留微微一笑,开始自斟自饮,绿蚁酒在当时十分有名,上流王侯贵族俱都是喜好于此,可说是斗金难求。

    苏留拿着绿蚁酒,却不过是偶然得知,此时酒一入口,口舌之间便是一甜,却也不是真发腻的甜,就如同女子的香舌,醇香余劲之后叫人浮想联翩,怪不得又有一个名字叫做“绿蚁新醅红素手”。

    就抬手倒酒之时,桥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脚步轻巧,落地寂静无声,苏留却听到了,他不但听到,还看的很清楚,看到这个走在桥面上黑衣冷面的人,苏留的双眼,却登时就绽开了亮光。

    “是黑石的朋友么,绿蚁新酒,能共饮一杯无?”

    酒杯,自桥下舟上,苏留手里飞出,激射桥上这个黑衣人,似慢实快,老鱼头听得“黑石”两字,心里一凛,面色一变,慌忙藏入了船舱,腿肚子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

    黑石杀手,凶威滔天,动辄诛家灭族,做事做绝,不留活口,当世之人,莫敢异议,还有谁敢轻拭其锋?

    这个年轻的紫衣公子,就做了这件在他看来愚不可及之事,他纵要拦,也来不及了。

    正在老鱼头摇头为紫衣公子叹息可怜之时,只听得一声清啸,船首那紫衣公子双足自船板上轻轻一踏,轻舟在水里微微一斜,而他紫袍一展,身子便电射而上,拔天而起,延着桥边一连几步,稳稳地落在了桥上,准确的来说,是落在了那小桥石栏上。

    那小桥石栏的缝隙里长出些青苔,苏留立足其上,双手自怀里摸出一张绢纸,居高临下,仔细地看着面前这个黑衣人,直看了半响。

    “什么人,不要命了么。”

    这个黑衣人罩着黑色斗篷,手里有一把剑,正挑着苏留投掷上来的酒杯,剑尖轻轻颤动。

    “不错,总算,等到了!”

    苏留心中实在感慨,叹一口气道。这一次他虽有三个月的停留时间,但是他进入之后顺手便抓了一个剑雨世界的江湖人士,上下打听清楚,才知道黑石已经对张海端下手了,实在是慢了一步,只从一个黑石底层倒霉蛋杀手身上搜到了细雨的画像。

    满城都在搜寻细雨的踪迹,却没有人能得知她藏在哪里。

    苏留却知道。

    “细雨还没出城,剧情应该还在细雨抢夺到罗摩遗体后准备逃离出城的这一点上,有几天的缓冲期。”

    “已经遇到了细雨,不知道今夜能不能遇到昆仑张人凤、少林寺陆竹。”

    真是来的早不如来得巧,苏留看过原影,自然知道关键点就在这一石桥上,于是他就在这唯一一座出城的桥上等。

    “你在等什么,我不是你要等的人。让开,或者死!”

    这个黑衣劲装冷着面的,却是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正是细雨,她头上罩着黑蓬,脸倒罩在阴影里,看不真切面容,只是目光幽冷,似冰片一样,透着薄薄的黑纱投射出来。

    她说话间,玉足顿动,便已经倒掠出了数米,小心地拉开了与苏留的距离,“细雨姑娘,怎么急着出城呢?”苏留一手背负,微不可及地看着她玉背上的大包裹,微微一笑道。

    细雨没有答话,却幅度极小地慢慢蹲下,将背上那一个大包裹解开,轻轻放到了地上,冷冷地盯着这个站在桥延上似乎下一秒就要直坠落下去的男人,他发鬓上有些极其细小的水珠,正是细雨点点,还有他手里拿着的那一张绢纸上的画像。

    场上气势登时一凝,细雨握着剑柄的手,紧了一紧,剑身上那一杯绿蚁新酒里,打进一滴雨滴,漾开的圈像他脸颊上浅浅的漩涡。

    雨势,越发的急了。

    细雨紧紧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如临大敌。

    她从小就得到严苛的教导,不能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她也一直奉之为行事准则,从没有对任何一个对手放松过警惕。

    更何况,这个男人自桥下反掠而上,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的轻功很了不起,足以排在当世前列,至少在她杀过的人里面如此:当然更难得的是他对内力的操控,这杯中一杯酒,自下而上随手扔来,当空漂浮却没有一滴洒落,她自忖不如。

    细雨在一瞬间,就已经将苏留武功的特长优势一一分析出来,

    这也是细雨第一次在石桥上遇见苏留。

    然后,她就在想,如何才能杀的了他。

    PS: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在十一点差不离了,另外多谢大鹏展翅留的打赏,真心感谢,不多说,码字去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