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三十八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噔噔噔,走上来一个英貌雄伟公子,脚步淡定从容。

    冯锡范听到这人说话,登时恨恨地收手,摆出了一副恭敬的样子。楼下看守门户的猛汉俱都猛然唤道:“参见世子。”

    苏留扫视两人,却殊无半点怯意,反而鄙夷冷笑道:“又寻了一个主子,好一个一剑无血,不如叫做背主求荣冯锡范好了。”

    冯锡范老脸一红,原来他自与郑克爽自福建分道,一边带着侍卫中坚力量去实行计谋暗害陈近南,一边由老成持事的冯锡范去联络吴三桂,为郑克爽日后举事暗中求盟,然而冯锡范在吴三桂府中做客之时,却得知了郑克爽为人所杀的消息之时,那时端的是惊的六魂飞天。

    想吴三桂也是个枭雄人物,早知冯锡范武功高极,登时就表现出一副悲恸的样子,扬言宽慰要追杀苏留,其实是为收买人心。

    一来二去,冯锡范心知主子都死了,台湾之事已大不可为,顺水推舟投靠了平西王府,获封“二十万云南精兵总教头”。

    此时一听果然是苏留,他难免愤怒,顿时起了杀心。

    平西王世子抚掌大笑,道:“果然是杀鳌拜的少年英雄,胆气豪烈的很,苏留你做下这样的大事,定是没的活了,若是乖乖的投降,我倒可以考虑留你全尸。”

    苏留看了他半响,事情前后,早已明白不过,道:“难道你就是吴应熊,那个没卵蛋的太监?你老子埋伏在河南的伏兵妙的很啊。”

    听到前半句,吴应熊笑道:“正是.....”待听到下半句,“本世子”这三个彰显身份的字却没能说出口。吴应熊脸色铁青,惊疑不定地斥道:“什么太监......河南......你怎么知道!?”

    他老子吴三桂早在河南王屋山埋伏了一支人马化作土匪,为的就是日后举旗可以长驱直入兵逼紫禁城。

    得,不懂梗的家伙,这辈子你只怕太监也没得做了。

    苏留好生没趣,并没有理他,对冯锡范点头道:“冯锡范,今天一日之间可杀的了你第两任主人,叫你能做三姓家奴。”

    吴应熊恨恨地看了苏留一眼,犹如在看一个死人,冷笑道:“冥顽不灵,冯师傅,这人知道许多秘密,务必生擒,日后问出了事情,由你活剐了他,只留他首级便好,到时候呈上京城,又能稳定京中一些时日。”

    “是。”

    冯锡范应答一声,冷冷一笑,抽出长剑,慢慢逼近过来,突然手中长剑一抖,散成数十朵剑花,配合着身形暴起,如狂风卷至,直扑苏留。

    这厮人品不佳,武功却是没的说的,不愧是当世超一流的水准。

    苏留脚下踏动神行百变,只往人群里去,比泥鳅还滑溜几分,常人反应往往慢上一拍,万难摸得他的衣角,他也并不硬接冯锡范的剑招,只靠神行百变这身法灵动轻逸,又经过养心殿里的乱战,经验十足,平西王府一队侍卫伸手可及队友,反而不敢施展拳脚,苏留却毫无顾忌,“唰唰唰”一连数刀砍杀,顿时“哎哟”之声四起,眨眼之间,已给苏留砍翻四人。

    冯锡范大感失了面子,双目直欲喷出火来,怒叱一声,又纵身扑来,长剑一抖,破空之音顿起,亮光如电闪一般,他这这一身武功师承昆仑,业已大成,并不逊色出剑迅如急电,平生对敌,专以剑尖点人死穴,由于内功练到了“由利返钝”的高深境界,被点之人决不出血,因此得名“一剑无血”。

    情势危急,忽听得空中‘叮’的一声响,冯锡范手中长剑递到苏留胸前,要挑了他胸腹要穴,他正目光一喜,却发现手里一轻,长剑竟突地断成两截。

    吴应熊冷眼看着苏留双手震颤,手里的一把黑沉匕首,眼里贪光一闪而过,这把匕首正是苏留自鳌拜府里得的宝贝,削铁如泥不在话下,堪称天下第一宝刃。

    冯锡范一剑无功,脸色铁青,将断剑掷下,往边上侍卫腰间再夺了把长剑,提了口真气,又要飞身扑杀苏留。

    苏留目光微不可及扫视全场,再看一眼白玉京的提示,登时对形势有了一个准确的判断,只剩下几分钟,然今日的形势,可比当日在养心殿里还要严峻,不但有冯锡范这当世绝顶高手在场,酒楼上下都被吴应熊手下围的水泄不通,真可说是插翅难逃。

    苏留不过他冷静惯了,往往能在死局里找出生路。这时候忽左一刀,忽右一刀,杀入人群,瞬间冲乱了侍卫们的阵势,使得自己离吴应熊只有十步之遥。

    “到了!”

    苏留心中也默数着回归的时间,算好剩余时间,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一震,气势陡然攀上了巅峰,炼铁手内力已经催动到了极致,苏留这一刀的杀机气息已经全数锁定了吴应熊。

    吴应熊武功稀松平常,练得都是些花架子,冯锡范情知此时吴应熊的危险,心里大急,逆提了凝练数十年的内力,转变方向,往苏留方向急跃过来,速度比平时更快了三分,口中叫道:“世子小心!”

    “快来人,拦住他!”

    吴应熊气的哇哇大叫,正要抬手拔剑反抗,却不料苏留身法陡然加速,不知什么时候已到了跟前,此时他心里才有些怕了,反抗之心也弱了不少,拉过两个侍卫挡在身前,自己往后急退。

    只是,却已经晚了一步,“嗖”地一声苏留竟身子一矮,倏忽之间,从这两个侍卫的刀剑之间的缝隙穿了过去。

    下一刻,只听得“呼”的一声,一刀匹练一般当空划过,一颗斗大人头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飞扬上天,一道血柱轰然喷出,也有温热鲜血,洒落了只慢了半步的冯锡范脸上,冯锡范目疵欲裂,只觉得额前青筋突突地跳,头皮发炸。

    苏留猛然一刀斩杀了吴应熊,快速往口里塞入一颗雪参玉蟾丸,登时回了些内气,一众侍卫呆若木鸡,心里各自悔恨,他却放声大笑,提气纵身,踏在边上扑来的一名侍卫头上一借力,登时踏的他头骨碎裂,苏留整个人却如飞鸟急掠,抓住眼睛高凸怒睁的吴应熊首级,直冲屋顶。

    “贼子,今日不杀你,老夫誓不为人!”

    此时冯锡范心里的心凉与狂怒已经再难用言语描述,他明明武功远高于面前这小子,却几次拿他不住,俱都差了一点,被他险之又险地走脱,反致使世子惨死,此时他面上血也不拭,更显得狰狞可怖,挺剑长啸一声,剑光拔起,如雨点一般挥洒,刺向苏留。

    “你第二任主子的人头,接好了!”

    苏留眼角余光见到剑光如电而来,哈哈一笑,双手却运劲一甩,将人头扔向剑光,身形并不停止,撞破了楼顶青瓦飞掠出去。

    冯锡范大恨,却不敢动剑,只能用手接住人头,稍稍耽搁一息功夫,状若癫狂,一剑寒光掠上了当空。

    “死!”

    中了,冯锡范心里狂喜,这一剑后发先至,乃是他全身真气所寄托,已经贯穿了这小子的身体,断无幸存的道理。然而当他站在屋顶,先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明晃晃的剑尖,剑上一丝血迹也无,再等他四处环顾,心里茫然,只有乾坤朗日,凉风拂动花白须发,却发现一个人影也无,震骇莫名,平地浮现一股凉气:

    见鬼了,这小子去哪里了!?怎么凭空消失了!?

    楼下跟上来的侍卫肌肉僵硬,双腿不得动弹,口中讷讷地道:“鬼啊,原来真的有鬼。”

    “世上,哪来的鬼?”

    冯锡范心念一横,心知死了吴应熊,平西王府已不可回,眼里凶焰顿时一炽,一剑倒转,飞掠下去,嗤嗤之声不绝,楼内平西王府的侍卫,全被一剑封喉而死,血满当地。

    “一群废物,先叫你们作鬼!”

    “白袍小儿,上天入地,我也要寻你出来杀了!”

    ......

    清朝康熙初年,有义士苏留来自南洋,号白袍刀客。

    一月之间,自扬州而起,杀伤扬州清兵若干。白袍刀客又合天地会与沐王府义士,冲击紫禁,乱战之中,康熙亡,清朝一等超武公鳌拜也死在苏留刀下,当时朝野震动,各地通缉,中原反清义士慷慨激昂,士气大增。

    白袍刀客又复在云南周边现身,见平西王世子吴应熊,有一剑无血竟也不能挡,一刀枭首世子,提身穿房便走,来去自如,不知所去。

    吴三桂甫经丧子之痛,掘地三尺誓杀白袍刀,却也不可得,接着联合三藩,定下赏格百万,此后数年却也没有人寻得白袍刀客的踪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