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三十二章 杀鳌拜者,白袍也(第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位是?”

    李西华问阿珂道,他一进屋,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苏留身上,这时候才发现屋内居然还有个样貌极好的姑娘,心里倒有些好奇。

    阿珂感受到李西华别有意味的眼神,羞答答地道:“我是妹纸......苏留的朋友。”心里却想的是苏留老是叫自己妹纸妹纸的。

    “恩,果然是个傻白甜软妹纸。”苏留心里暗笑。

    李西华却连连点头:“原来如此,今夜真是叨扰了,请姑娘不要怪罪才好。”

    他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所谓的狂放也体现在他的思想而并非出格的行为,这时候也郑重地拱手阿珂见礼,丝毫没有因为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而看轻了她,心里却想:什么‘妹纸’,分明是好妹妹,白袍刀苏小兄弟岁数不大,夫人倒是国色天香,看来也是个风流人物,恩,一路上谈话之间当记得这一点才好。

    阿珂十分羞怯,乖乖地整理好了行李,苏留既然与李西华说定,便不欲浪费时间,立时拍板当即启程。

    几人小心出城西门,朝局震荡,连城门防护也不太紧密,一连往北京西南方向走了数十里,到了一处荒山,忽然狂风骤雨,再难赶路。

    李西华回身问道:“却是不巧,好大的雨,全怪李某一意孤行,苏兄夫妇可不要多怪。”

    阿珂涨红了脸,弱弱地抗议道:“李大哥,我......我不是......”

    苏留也是略微错愕,看着李西华说道:“李兄,不如我们先寻一处地方,稍作修整,咱们两个男人倒也无妨,阿珂是长辈托给我照顾的,却不要累坏了才好。”

    李西华连连称是,其实苏留平日里的一夜,但有闲暇时间,便都用来苦修内功了,却不怎么睡,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内功在九难看来都已经算是江湖里‘不错’好手的缘故。

    李西华也心感无奈,此时这般大雨,总不能就在荒野度过,万一感了风寒,反倒为不美。

    几人往林中走去,遇得一个砍柴的樵夫,李西华便问道:“老乡,这附近可有避雨之所么?”

    那樵夫带着顶蓑帽,抹一把脸,雨水如线一般自帽延滚落,开口道;“有是有的,只是跟没有也差不了多少了。入了林中,循着路走,倒有鬼屋,你们不怕的话便去罢。”

    苏留心里一动,皱眉问道:“可是一群女鬼么?”

    樵夫奇道:“你怎么知道,方才也有一拨人去避雨了,小兄弟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别被恶鬼害了性命。”

    苏留却哪里信有鬼一说,目光炯炯道:“若是有鬼,鳌拜也算是地下最最凶恶的厉鬼了,不用怕,再来我也再杀他一次,心里又痛快一分。”

    李西华稍稍一愣,抚掌大笑道:“苏兄弟所言不差,我辈心自有日月,照亮眼前道路。”

    苏留淡然一笑,牵着阿珂的双手,三人从西北方向走进了山坳,那樵夫大摇其头,转身便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心里在想:怎么今日不怕死的人格外的多,奇哉怪哉。

    三人在黑暗中却寻不到道路,只能在林中往前直走,苏留便觉得阿珂抓着自己的小手紧了紧,在她耳边抚慰几句,阿珂感受到耳边暖暖的,羞的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只是心里侥幸,还好在黑暗里,看不太清楚。

    行不多时,便见得眼前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阿珂明眸一亮道:“果然有人家呢。”

    李西华上前叩门,正要发声询问,却听得里边似传来极为响亮惊惧的叫声,顿时觉得心里凛然,无怪这老乡宁愿淋着大雨往回路赶,也不愿来这里避雨,果然是有些古怪的。

    苏留笑道:“一同进去罢。”此时他还哪里不知道鹿鼎记i里这有名的”鬼屋“,心道哪有什么闹鬼的,不过是庄家一家女人布置的,不过哪来的男人声音,才是奇怪的很。

    大门里面是个好大的天井,再进去是座大厅,也是奇怪的很,屋内居然点着烛火,豆大的烛光在不住摇曳。

    苏留见厅上陈设著紫檀木的桌椅花几,都是大户人家的气派,心里暗道庄家三少奶奶还是个爱干净的人。

    李西华依旧不敢大意,目光如电般扫视四周,竟然发现厅内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

    那坐在首位的那位又矮又胖,全身宛如个肉球,衣饰偏又十分华贵,长袍马褂都是锦缎,脸上五宫挤在一起,倒似给人硬生生的搓成了一团模样。他对着几个手下发号施令完毕,皮笑肉不笑地问李西华道:“几位可都是江湖上朋友么?”

    李西华淡淡一笑:“这是我表弟一家,京城日子难过,跟我一同往云南投亲,遇见大雨,才来躲避一番。”

    那矮胖子一见几人都是兵刃在身,也不便多问,开口道:“哼,最好不要妨碍了我办事。”

    言语之间,分明不把苏留几人放在心上,阿珂没好气地飞白一眼,转头问道:“苏公子,可有鬼呢,你怕不怕。”

    前世里各种鬼屋恐怖电影那才叫吓人呢。

    苏留心里自道,却悠然一笑,眼下自己知道这里是庄家三少奶奶弄的鬼,还怕个甚,开始打量起对面坐着的这些人来,顺口跟阿珂道:“桌椅上全无灰尘,地下打扫得这等清洁,屋里怎会没人呢?”

    说完话,一时无言,十分的静谧,四周只有屋外哗哗的大雨倾泻之声。

    那领头的矮胖子又指挥道:“你们几个都去周边看看。”那几人顿时领命去了。

    “怎么还不出来,难道竟都去镇上买菜了么?”

    苏留正胡想间,听得东边屋中忽然传来了几下女子啼哭,声音甚是凄切,夹杂在雨声之中,虽然屋外的大雨渐沥,这几下哭声却听得清清楚楚。

    阿珂顿时毛骨悚然,一只手又复紧紧地握住了苏留双手,指甲似要陷入苏留肉里一般。李西华鼓足真气,大声喝道:“主人何不出来一见,咱们不过是路过避雨,心里并无恶意。”

    过了半响,并无回应。

    那领头的矮胖中年人略有忌惮地看了李西华一眼,双眼微微一眯道;“兄弟从京城来,可见过一个十多岁喜穿白袍带刀的少年么,我实在仰慕的很。”

    咦!

    苏留惊咦一声,动作微微一顿,这人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李西华恍然大笑,伸手指向苏留,肃然道:“杀鳌拜的白袍苏兄弟,也不就在诸位眼前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