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三十一章 狂士李西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珂姑娘,你怎么哭了。”苏留眼脸低垂,问道。

    阿珂匆匆转过头去,擦拭干了泪珠,低声道:“没有的,是窗外风太大了......吹进了沙子。”

    苏留默然不语,心想九难走后,阿珂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左右送到云南交给陈圆圆罢了,若说这世间还有一个真心实意对她好的,除了陈圆圆不作第二人想。

    决定了此事,苏留怔怔地望向窗外边,今日天气极好,炽日当空,想想自己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可没有多少了。

    碧空翻云,苏留的视线也漫无边际,由远及近,赫然之间,居然发现客栈对面的屋檐上竟然勾坐着的一人,这人一身青衣长袍,约莫二十三四岁,身形高瘦,面目自如,竟不畏炽日。

    看模样是个文弱书生,但喝酒却是极豪爽的,喝酒的方式也很特别,一仰首,酒坛子倾倒,霎时间便都入了他口腹之中。

    他身边屋檐上整齐摆放了十多个空酒坛,那书生面上微有沉红,眨眼又是一坛酒倒入,隐然之间有一种英侠俊爽狂士气息。

    能拥有这种气度的人物,苏留在鹿鼎记里见到的也没有几个,倒是跟陈近南的儒雅气质颇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既然如此,那这人多半是有些来头的。

    当下苏留便留心观察,却逢那书生也正好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交汇,那书生目光一闪,大笑了一声道:“请朋友喝酒。”

    话毕,手中酒坛倾斜,倒满了碗酒,右手举杯遥遥相敬,拂袖之间,酒杯便被平推过来,那酒杯在空中旋转,发出破空声响,却没有半滴酒水洒落外边。

    这人对内功的控制,可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了自家非凡气象,并不输陈近南这等绝顶高手多少了。

    苏留不敢怠慢,双手运起了炼铁手内力,走的正是阴阳磨卸劲的路数,甫一相触,顿时下掉了杯上附着的气劲,接住酒碗,同样是半滴不落,遥遥示意,一饮而尽。

    接着,苏留抱拳见礼道:“兄台武功已属天下一流人物,却不知尊姓大名?”

    那书生也急忙敛衽还礼,笑了一笑道:“久幕白袍刀风采,今日一唔,果然不同寻常,一流人物不敢当,在下姓李,草字西华。”

    “李西华?”

    苏留将这人的形象记在了心里,心里开始思索有关于这人的信息。想到后来,终于想出鹿鼎记里确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脱口问道:“可是当年忠义无双的李岩前辈与红娘子之后?”

    李西华登时大惊,手里杯盏不稳,洒落些酒水出来,顿时沉默,目光炯炯看着苏留道:“请问朋友,如何得知?”

    苏留笑一笑道:“在下苏留,是昔日七省武林盟主金蛇王门下,这些武林旧事,自然得知。”

    李西华点头说道:“果然是名门之后,养心殿一役,经由沐王府诸位英杰口述,早已街巷相传,听闻有一少年英雄白袍,使刀能斩奸王鳌拜,当真是叫人心神向往。”

    苏留心忖,大都是陈近南跟九难的功劳,两人几乎拖住了大内侍卫里的精英,此时他再次打起袁崇志的名号,也不说破这些事,信口道:“生死不过等闲事,经此一役,总算略略伤到了鞑子元气,相比天下逐鹿,只是微末小事,李兄又何必放在心上。”

    “李兄,此处论事,多有不便,不妨进来说话。”苏留作揖礼道。

    “噗嗤。”

    原本心情低落的阿珂看到了煞有其事一脸正气的苏留,登时破涕为笑,苏留转头问道:“阿珂妹纸,有什么好笑么。”

    阿珂努力地忍住笑意,摇了摇头,总是豆蔻少女怀春心思,哀愁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心里自语:苏公子平时云淡风轻举重若轻的模样才是本性,此时故作一本正经的反而有些好笑。

    她心有灵犀,倒是一眼看穿了苏留的演技,李西华此时有心结交,却没有看透,衣袍展动之间,苏留稍稍相让,他便已经掠进了苏留房内,两人把臂相交,相顾一笑。

    “苏兄弟这事做的不错,愚兄好不羡慕,只是因缘际会,不能亲身参与,实在遗憾。枭首鳌拜这一桩大事,何等英雄气概,真是大快人心,为苏兄弟的这一刀,当浮一大白。”李西华拿起酒坛子说道。

    苏留听了不住点头,这李西华也是个热血反清青年,一片赤子之心。

    李西华又一口干了酒道:“眼下鳌拜已死,郑家又内乱,只怕云南的吴三桂反而坐大,苏兄弟怎么看?”

    “郑家如何内乱了?”苏留问道。

    “苏兄弟还不知么,台湾郑氏母子不合,近两日牵连株连了不少大臣,好像生了内变。陈总舵主养心殿一战过后,虽然负伤不轻,也连夜赶回去定鼎大局了。”李西华摇头叹息道:“郑家内乱不断,天下只怕只有吴三桂独占鳌头了,我等也需做些什么才好。”

    郑家的董国太,果然忍耐不住,对郑克爽大哥郑克臧动手了。不过这些,跟自己一毛钱关系也无,抽身分道之后,哪管你洪水滔天!

    眼下这李西华,倒似对刺杀吴三桂有些意思?

    苏留微微一笑,此时按照他的预计,康熙鳌拜两人都殒身之后,得利最大的该就是三藩与台湾郑家,自己干掉了郑克爽,只怕是彻底得罪了郑家,而吴三桂在三藩之中势力最大,是个造反专业户,但自己所谋定是与他相悖,怕是尿不到一个壶子里去的。

    反倒是杀掉吴三桂,清廷进度应该能加上不少。

    自己的反清进度,据苏留估计,非得要参与攻略江山之上,那么这个任务,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间能做到顶的。

    苏留也同样注视着李西华道:“李兄,不如我们相互在对方手里写下各自意见?”

    李西华欣然答应,两人各自伸出左手,蘸了点酒水,各在对面手掌上写了几个字,写完之后,两人各自身体一震,双手复又紧握,哈哈大笑。

    摊开双手一看,俱都是吴三桂三字。

    “好,苏兄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眼光深远,咱们这就动身,云南之事,大有可为!”

    “李兄,你才是高才,反清之事,只要覆灭清廷,再使一些汉奸出局,最后剩下的谁有资格做皇帝便一目了然。”苏留微微一笑道。

    “只可惜,沐王府与天地会两边,英才济济,却不知道以推翻满清江山为先,立真命天子为后。自养心殿后,在端正旗号的问题上大吵一架,日前便已经分道扬镳了。”

    李西华忽而大笑忽而叹息,他父亲李岩当年愚忠李自成,反为所害,倒使得他的见识远超陈近南,好一个狂士,此时紧紧地握住苏留双手,以为遇到了知己同道。

    “罢了罢了,左右答应了九难照顾阿珂,将阿珂带回云南是最稳妥的,自己身上银钱无数,武功秘籍也捞到了几样,更已经有了五部经书,另外一本四十二章经貌似也在平西王府,只是时间紧迫,唉,走走看罢。”

    苏留心里,如是想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