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三十章 来去自如谁心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天自海公公处得了一套崆峒派的高深内功路数阴阳磨,自假太后毛东珠处又得了神龙岛绝学化骨绵掌,苏留心里激动,当日夜里就开始参悟起来,一连两天两夜,所学但有些凝滞阻碍,便去旁敲侧击地问九难,九难也多有点拨,这样下来,这两门功夫的原理精要都给他推演的八九不离十了。

    苏留结合前世无数武侠小说的经验,得出的结果,这阴阳磨,应该就是崆峒派七伤拳的弱化版本,七伤拳主的是人体阴阳两气,外加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道,总共七种伤害,而阴阳磨却主阴阳两气。即便就是阴阳两气,功力火候不到家,也要练的内府生出暗疾。

    苏留身体前任熟读医书,自然对医理十分明白,不过他对自己有十二分的自信,只要能不断的穿越各个武侠世界,怎么还会怕日后功力不得精进?

    至于洪安通秘传的化骨绵掌,走的是极阴极狠毒的路数,大可算得倚天屠龙里玄冥二老所使的玄冥神掌的弱化版本。

    不过管你什么正邪武功,只要自己八风不动,一心不乱,参悟其中武学道理,就绝对没有坏处。

    回过神来,苏留突破到了后天第三层境界之后,呼吸更见悠长,心神更加坚定,只觉得九难带着阿琪离开,对自己古井不波的心再难有所动。

    只是他的心能不动,不代表别人也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阿珂姑娘一觉醒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师父与师姐都消失了,心情十分低落,一直到了如今都是郁郁寡欢,连往日如花的笑颜也不再有,桌前精致无比的菜肴连动也未动一下。

    “阿珂。”

    “嗯?”阿珂坐在对面窗边,玉手托着香腮,缓缓转过头来,轻掠耳边被风吹乱的发丝。

    “我带你去找宝贝,好么。”苏留看着她笑着道。

    阿珂闻言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声,幽幽道:“阿珂虽然很笨,苏公子也不要当我是小女孩好么。”

    “虽然师父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说到后来,声音已经渐渐的低落。

    十三四岁,在古代虽然已到了婚嫁的年龄,在我眼里,你却是个小女孩。

    苏留没有多说,不容拒绝地拉着阿珂姑娘的小手,带她去了一个地方,鳌拜府中。

    鳌拜权倾朝野,往日里肆无忌惮操纵朝廷大权,明里暗里不知道搞下去多少政敌,收敛多少财宝,简直就是一手遮天,这下他一垮台,不仅是天下欢心,就算朝中大员们,也都是乐见此事。

    眼下以索额图他老爹索尼与康亲王为首的重臣,还在努力稳定清廷朝政,准备扶持起另外一位小王爷继位皇帝,故而没有精力顾及鳌拜,不过康熙毕竟死在鳌拜手里,秋后算账,在所难免。

    苏留脚踏神行百变带着阿珂趁夜摸进去之时,正是全府上下人心惶惶之际,便连鳌拜的一众小妾也转移走不少钱财,不少家丁都已经偷偷卷了些钱财跑路,一时之间,陷入一种比皇宫还要混乱的局面。

    苏留此来倒巧,正遇到鳌拜府上的鬼鬼祟祟有些动作的管家,倒是省事。

    他一把捉住那管家,藏在花园假山背后,厉声质问道:“鳌拜的密室在哪。”说完,苏留有心立威,运起炼铁手配合化骨绵掌的掌力,一掌拍在假山上。

    这管家自幼便伺候鳌拜一家,府中条条道道说的上是门清,不过此时心惊胆战,看向假山,如同见了鬼一般,这假山竟然给面前这少年拍缺了一个角,足见这少年武功深厚,管家腿肚子抖了三抖,都有些尿意,这一掌若是拍在了自己的头上,岂不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哎哟,大王,饶命啊。”

    这时候攸关生死,老管家哀叫一声,哪里还敢隐瞒,直接竹筒倒豆子,将鳌拜卖了个干净。

    鳌拜虽然不得人心,倒是给苏留又发一笔横财,苏留带着眼里徜徉着莫名光彩的阿珂,两人按照老管家的指路,再度摸进鳌拜府邸,终于寻到了原书里藏宝的密室,又是一顿搜刮大发。

    “好一把宝刃,好一件宝衣。”

    苏留回到客栈房内,开始清点战利品,赞叹不已。

    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一件刀枪不入的宝衣,四十二章经两本,羊皮碎纸早已取出,跟原来的放在一起,此外,还有银票都有十多万两,价值连城的珍珠项链两串。

    注意力,顿时放在了匕首上,那匕首连柄不过一尺二寸,套在鲨鱼皮的套子之中,苏留缓缓抽出,只见剑身如墨,当空烈日照耀下却连半点光泽也没有,不过却带着一股寒气扑面而至。

    阿珂经过一夜的寻宝游戏,总算有些开怀了,眨巴眨巴明媚的双眸,好奇问道:“看起来分明是一把寻常难看的武器啊,哪里知道是一把宝剑啦。”

    “阿珂你拿去试试。”

    苏留微笑,将匕首递了过去,阿珂接过手,‘咦’了一声,心里颇感惊诧,只觉十分沉重,这小小的一把匕首短剑,份量竟和寻常的长刀长剑无异。

    苏留找的一把寻常长剑,递送过去,跟匕首锋刃相交,长剑竟如木做一般被切断,断口十分平整。

    “果然是断金截玉,削铁如泥的宝刃。苏公子眼光是极好的。”阿珂赞叹不已。

    苏留也满意的点点头,收剑入鞘,藏在怀里。

    那一件黑黝黝的背心,衣质柔软异常,非丝非毛,不知是什么质料,确是原著里陪韦小宝不知道多少次挡枪挡剑的宝贝,有多么珍贵自不用多说。

    苏留也小心将边边角角都折好,放入包裹。

    阿珂心感奇怪,便问道:“这件宝衣想来也不是凡物,苏公子怎么不自己穿呢。”

    只见苏留笑眯眯答道:“这件宝衣是带给家里好妹子穿的。”说这话的时候,苏留心思却不知飘到了何处,想起主世界里还是冰雪天气,这件外寒不入的宝衣正好给自己的宝贝妹妹穿上。

    阿珂再看苏留,看到那平时脸颊上十分吸引她的浅涡也觉得十分难过,不由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心里黯然低落。

    “我又傻又笨,师父定是嫌弃我,除了给她惹麻烦,只怕一点用处也无......苏公子,苏公子也定是看不上我,心里果然没有我的。”

    想到这里,阿珂竟然莫名地留下了泪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