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十九章 郑克爽,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小子人心狗肺,陈总舵主为他郑家鞍前马后,忠心耿耿,今日竟遭了他的毒手!”

    沐王府圣手居士苏冈皱眉说道,一片附议之声,另有人道:“这样的人,若是在我沐王府,管叫他剖心挖肺人头落地!”说话的正是沐王府小王爷沐剑声。

    此时众人个个义愤填膺,无不点头称是,郑克爽腿骨断折,往后缩爬,又痛又急道:“你们......你们,可不能杀我!”

    柳大洪怒目圆睁道;“陈总舵主对你郑家向来别无二心,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都能下的了手,你说!老头子就杀了你又有何妨?”

    “就是,只有你杀得人,他人却杀不得你了?”众人质问道。

    “你们要杀我,倒也好的很!公主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徒弟,跟沐王府的小郡主,可都在我的手里!”郑克爽趴在地上,眼见撕破了面皮,翻身坐起,冷笑一声。

    众人一看,他的手下果然用刀驾着四个楚楚可怜的少女出来,正是阿珂阿琪,沐剑屏与方怡几人,显是被用了药,昏死过去,好一副柔弱无力楚楚之态。众人登时破口大骂道:“你这畜生,连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

    “呼。”

    陈近南霍然睁眼,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嘴唇有些发白,但是斩钉截铁道:“你放了她们,让你走。”

    “什么!”

    “放他走!?总舵主,万万不可啊。”

    众人顿时失惊,心里好不矛盾,既怒又恨,又怕他伤了人质。

    “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总有还见面的一天。”

    郑克爽心里狂喜,得意大笑,面上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自负,在他声周卫士的搀扶下一瘸一瘸地站起身来。

    “食君之禄,别无他择,他可以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对他不忠。倘若你们此时杀了他,就是弑主,他日九泉之下,我怎有面目去见王爷?”

    只听得“嗤”的一声,陈近南一把拔出短剑,随手弃之当地,点了周身要穴,止住流血。

    “好,快走吧。”

    苏留温和微笑,左手拍了拍郑克爽肩膀,似安抚劝慰,郑克爽脸上肌肉抽动,怨毒地看了苏留一眼,正要说些狠话,下一刻,却张大了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永远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死人是不能再说话的。

    苏留右手翻腕一刀,鲜血怒喷,身子一拔,九难也几乎同时动手,身法之快,竟然后发先至,两人出手之时,真气鼓荡,那些侍卫虽然警醒,反应却比不过神行百变的瞬间爆发力,弹指之间,沐王府的几位也都反应过来,一拥而上,这数个看守的侍卫哪里挡得住,个个筋骨断折,跌倒当地。

    众人看着苏留回身用刀尖挑起一颗斗大头颅,正是我们的郑二公子。

    郑克爽,卒。

    白玉京果然传来了一个新的提示:

    “你成功激活清朝阵营,当前进度7.”

    也是讽刺的很,郑克爽自持出身高贵,到头来送了苏留一份意外之喜。

    苏留随手将人头抖落在地。此时场上气氛顿时诡异凝结,延平王府的卫士们吓得肝胆欲裂,在地上吃痛翻滚。

    “苏兄弟,你......”陈近南深吸口气,面目之上说不出的萧索,复又喟然一叹道:

    “唉,你快走吧,下一次若给陈某遇到,就要替二公子向你报仇。”

    “我杀你之后,必定自裁谢你两度救我之恩。”

    苏留拭了拭脸颊的鲜血,温和一笑道:“好的很啊,我也很想领教陈总舵主的凝血神爪。”

    众皆默然,沐王府的小郡主沐剑屏与方怡,这时候给柳大洪掐了掐人中,悠悠醒来,沐剑屏眨巴眨巴大眼睛,低声问身边的师姐方怡道:“师姐,苏公子做错事情了吗,怎么走啦。”

    方怡眼圈红红的,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过了发生的事情,不知是为王府里师兄的死讯难过,还是怎地,正暗自落泪,摇摇头,抱着天真无邪的沐剑屏,竟然说不出话来。

    苏留义挑眉,嘴角一抹无法为人所知的笑意,背着阿珂,九难提着阿琪,两人渐渐远去。

    陈近南的反应,其实也还在苏留的预料之内,陈近南虽然英雄了得,但是生性迂腐愚忠,终究是他的死穴。

    无论郑克爽怎么对付他,今天他不会下手杀他,日后只怕也绝对不会动手杀他。

    这样一个人,若是日后被郑克爽以这种手段阴死,未免可惜了,苏留当时看到鹿鼎记,最有感触的就是陈近南之死。

    苏留既然看不过眼,总不想陈近南再次无辜中枪,心之所至,便杀了郑克爽这货,以免日后遗憾事端,清朝阵营的进度反而是顺路得的。

    至于解释,则完全没有必要。

    苏留信步直走,似乎感觉到背后注视的目光,背对着他们,抬手一挥,似是道别,此后再不留恋停驻。

    “你杀了他,招惹了台湾的郑家势力,可后悔么。”九难淡淡地看了苏留一眼。

    “不后悔。”苏留挑眉笑道,露出一口洁净白牙与脸颊上浅浅的漩涡。

    ......

    一日后,城郊密林。

    苏留收回单刀,调整呼吸吐纳。

    “你的武功,进境可快的很,再过个几年,陈近南也未必是你对手了,不过眼下,我就要走了。”九难自一颗树上轻轻一点,轻柔落地,淡笑说道,背后跟着一个蓝衫姑娘,正是阿琪。

    苏留默然,有心告诉她真相,却说不出口。

    “阿珂呢,不跟师父一起走么?”阿琪问道。

    “她病了,走不得了,你代我好好照顾阿珂吧。”九难忽然止步,没有回头,往南边望去,顿立半响,又说道:“有空多教教她为人处世的道理,多谢你的消息,还有银票。”

    那日自假太后寝宫里暗格里找到的可不止四十二章经,银票也有十多万两,这一笔钱若是放到主世界,固然叫苏留心动,但是银票,毕竟只能在当前世界使用,苏留也不小气,分了五万两银子给了九难,也算是不枉了这一场缘分。

    阿珂病了么?苏留刀挂腰畔,若有所思。

    出了密林的阿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道:“师父远去南洋,真的不带上阿珂师妹么?”

    九难脚步只是稍稍一顿,便再不停留,往前走去,连话也未说一句。

    阿琪身边的换了寻常妇人打扮的陶红英摇头叹息:“害病啦,怎么还走的动这万里长路,还是留着好啦。”

    阿琪不明其意,懵懵懂懂还是跟了上去。

    初阳无限好,唯我空惆怅,谁害相思,知也不知?

    ......

    客栈。

    苏留坐在临窗的位置,自斟自饮。

    酒楼下的热闹风景,都可一览无遗,清朝康熙与鳌拜之死在江湖同道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但丝毫没有影响到百姓的生活。他心里却开始盘算下一步的动作了。

    诛杀郑克爽,虽然致使天地会与台湾郑家几乎对他的好感度直降为零,可是换一个位置思考,这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分道扬镳,自己反而更加逍遥自如,不见拘束。

    “纵横天下有我,美酒在手,不消与谁说。”

    “我终究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来来去去,时日不久,鹿鼎记里天下第一的手上功夫凝血神爪,此次看来是很难能得见了。”

    一时之间数个念头心里流转,苏留仰头一饮而尽杯中美酒,看向窗外,脸上又流露出了洒然笑意。

    PS:唉,看得过去,来一发收藏、推荐吧,给作者君一点动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