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十八章 郑公子的野望(第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杀死了轮回者,获得杀戮值1,当前总杀戮值1.”

    “你杀死了轮回者,获得杀戮值1,当前总杀戮值2.”

    “轮回者?土著原来叫做轮回者,那么之后出来的这个‘杀戮值’,是什么鬼,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用处。”

    杀了鳌拜之后,倒有意外的惊喜,进度条飞涨,一下子就到了百分之五十这个点,鳌拜这厮不愧是顶起大清半边江山的男人,苏留暗自咋舌,心里估计,要达到一百满条的进度,只怕还要起兵攻略四方,颠覆了大清的江山不可。

    这对只有一个月停留时间的苏留而言,当然不切实际。

    不过,关于白玉京,也还有太多太多未知,日后还有什么任务,犹未可知,苏留在为这两只野生土著默哀一秒过后,马上警醒众人道:

    “诸位快走,等御林军进宫肃清,可走不了了!”

    此时在养心殿附近埋伏的,几乎全是鳌拜的党羽亲信,再等一等,消息传开,大臣们也要带着全部御林军入宫勤王了。

    此时余下的鳌拜余党跟不甘蛰伏的索额图率领的侍卫们,已经开始内乱互相攻讦,给了大伙趁乱走脱的契机。

    饶是如此,经过养心殿一役,天地会的十位香主也去了七位,剩下三个里一个断了右手,各自带来的好手死伤不计其数,会中几乎精华全葬于此,所幸天地会的精神领袖陈近南只是受伤,并无大恙,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

    半个时辰之后,宫墙外,一个隐秘胡同。

    一颗雪参玉蟾丸,送到了陈近南手里,待他进服,苏留正待抽手,却发现双手被一双宽厚滚烫的手牢牢握住。

    “手刃鳌拜这狗贼,苏小兄弟,今日你当记首功。”陈近南紧握苏留双手,中正国字脸上染足了血迹、写满了感激,眼里更是隐约有泪光闪动。

    让这样一个的有血无泪的英雄人物落泪,倒也难得。

    苏留扫视四周道:“总舵主过誉了,这一切全靠大伙齐心协力,苏某只不过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天地会与沐王府义无反顾捐躯的兄弟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无双。”

    九难在边上点点头道:“不错,难得你倒识大体。”

    “功就是功,苏兄弟不要妄自菲薄,老头子眼睛不花,耳朵也没聋,当时形势危急,全靠你出声警醒,陈总舵主的这条命可说都是你从风际中跟那两个叛徒手里救回来的,只是,唉......”

    柳大洪声音已经摇头叹气,铁背苍龙英雄豪气,本不该这么颓丧,只是此次沐王府进宫的好汉里,吴立身、白寒松等几个沐王府的骨干精英也全都丧身大内,情急之下连尸骨都不得以保全,实在叫人心有戚戚。

    众人一听提起他提起风际中跟哪两个反骨仔,俱都咬牙切齿,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才能出了胸中恶气。

    一行人前后且行且说,此时胡同里,有一行人早在等了。

    当先快步走来的这人面貌英俊,衣物极为不凡,透着几分王侯家的风采,只是眉头紧锁,双手按在腰间剑柄上,正是延平郡王家的二公子郑克爽。

    他踮着脚尖见得一行人走进胡同,顿时脸上流露出些喜色,眉头一展,凑上前来四处张望道:“陈军师呢,怎么没在,唉,难道是不幸殒身鞑子手里了么。”

    说完,脸上浮现出十分浮夸惊愕的表情。

    天地会群雄与沐王府两拨人看了看郑克爽一尘不染的名贵衣物,原先穿好的夜行衣早已换下,心里生起来无尽嫌恶:不消多说,这个郑二公子定是临阵脱逃了!

    众人只觉得他跟苏公子放在一起一比,就可知这人的人品着实不堪的很,简直一人是天,一人是地。

    郑克爽有些心虚,瞪眼怒道:“瞧什么瞧,可有什么好瞧的,我问你们话,怎么也不回答,难道我千金之躯,也跟你们一同犯险么?”

    前边众人俱都大怒,小胡同里顿时响起一阵阵刀剑出鞘之声。

    “不要动手!”

    后边响起一声宽厚温和的声音,听得此声,群雄如潮水般两边分开,让出了跟着后面的这一干人。

    说话的这人,正是陈近南!

    郑克爽脸上神色大变,颤声道:“陈......陈军师,你果然无碍么,可好的很啊。”

    陈近南厉声道:“当此大义,你居然临阵脱逃,真是丢尽了国公爷的脸!”

    郑克爽阴着脸低头道:“没办法的,军师,只是太过凶险了......”

    苏留冷眼看着他,你的命就十分要紧,别人命就不足一提了。

    不过陈近南是出了名的心软,此时看到郑克爽低头认错,叹息一声,也走上前去宽慰道:“你既知错了,以后可要心里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件事情。”转过身子对众人道:“诸位,咱们......”

    他正要说些什么,忽觉身子一晃,似被人推开,接着肩臂剧痛,一柄短剑透体而出,心里一凉,身子一晃,便往前栽倒。

    众人大惊失色,早就扶住陈近南,他身边的苏留却一个箭步上前,郑克爽身后那些卫士顿时抽刀拦住苏留。

    这些人武功较之大内侍卫可能稍有过之,不过苏留身兼神行百变,又岂是他们能拦得住的,身子晃动,呼吸之间便已经追上前去,一脚就踹倒了转身逃跑的郑克爽。

    “你为什么要害陈总舵主!说!”

    苏留目光冷肃,时至今日,总算是是体会到了怎样才叫真正的神级猪队友。

    “没......没有。”

    一见郑克爽支支吾吾,不敢说话,苏留顿下辣手,内力运于刀背,格嚓一声,登时敲断了他大腿腿骨。

    等郑克爽一边哀嚎,一边讲事情说个清楚。众人才知道是怎么样一回事。

    原来此行来中原之时,董夫人和郑克爽的侍卫头领冯锡范等暗中密谋,知道要拥立郑克爽,必须先杀陈近南,以免他从中作梗,概因他的女儿嫁给了郑克爽哥哥郑克臧为妻。

    故此他才极力撺掇煽动天地会众,要入宫行刺,其实是个幌子,实地里是为了害死陈近南以及他的嫡系人马。

    至于一剑无血冯锡范,前些日留在台湾主持镇压对他不利消息,最近来赶来会合郑克爽了。

    郑克爽这一剑突如其来,谁都出其不意,若不是苏留看过原书,心里有些防范,拉了陈近南一把,只怕就要被他得手!

    可叹陈近南英雄盖世,一日之内居然被小人连阴两次。

    “我可不能做这样的英雄了。”

    苏留顿时深以为戒,拱手问道:“依诸位看,这人该如何处置?”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