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十六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怒。

    从未有过之怒。

    鳌拜看着殿里尸体横陈,胸中腾起一股无名邪火,这些精锐侍卫大都是他的这些年培植的亲信心腹,更是他掌控朝局的根基。此时他的心里简直如同刀剐一般,失去了这些中坚力量的威慑政敌,不知道朝中的那些对头会采取什么样的动作。

    此刻鳌拜背对康熙,脸色肃冷如铁,正不住指挥侍卫上前围杀众人,蓦然之间,那雄伟有如山岳的身躯竟然一颤。

    “嘶。”

    鳌拜缓缓转过身去,倒吸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康熙,康熙往后跳开一步,咬牙切齿怒目直视鳌拜,手还有些发抖,扎在鳌拜背上的那一把匕首,手柄却不住颤动,原本冀望一下扎在他后心要害的,竟然被鳌拜背上肌肉生生夹住!

    “你......鳌少保,我......我......”康熙此时毕竟仍然是个心机尚未纯熟的少年,鳌拜今日多次忤逆他,此时只以为能一刀杀了鳌拜便能顺势掌控大局救出太后,动手之后才有些后怕,心知已经招致不可预计的结果。

    “好,好,好的很!”鳌拜豹眼圆睁,双目赤红,脸颊上肌肉不受控制地颤动,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老子出生入死,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为你家打下江山,你个没出息的小鬼,胆敢取我性命!?老子反了罢了!”

    鳌拜此时已双目赤红,合身一扑,就捉住了缩在龙座之上的康熙,右手抓住康熙脑袋,狠狠地往桌角一撞,登时头骨碎裂,愤极之下,又一拳打在康熙胸前,胸膛顿时凹陷进去,昔年军中的第一悍将出手雷霆一击,威力并不在寻常的武林高手之下,康熙便连一句哀求的话都未来得及说出口,眼见就已经活不成了。

    鳌拜干完这件事之后,手里染满了鲜血,面上也喷溅了不少鲜血,更显得狰狞可怖,此时才觉有些脸热口干,心里狂跳不止,大叫一声:“皇帝昏庸,勾结汉狗,妄杀功臣,我已经斩了他了!”

    九难喃喃道:“好的很,鞑子皇帝死了。”说完,脸颊上却流下了两行清泪。

    场人人人心惊不已,苏留也暗自懊恼,补刀没补到。

    不过鳌拜掌控大局多年,眼下稍稍平复心情,心里一横说道:“骁骑营、护军营、前锋营、御前侍卫听令,给我杀了这些汉狗,来日拨乱反正,有你们大功一件。”

    多隆与瑞栋低下了头,都感太阳穴直跳,心头迟疑,今夜发生的事情,用匪夷所思已经无法形容,当朝康熙皇帝,竟然被顾命大臣鳌拜当场格杀!

    陈近南杀的兴起,已然不能辨知方位,面上不知是血还是汗,他便眯着眼瞧一眼方位,却见到他跟康熙与鳌拜两人之间还隔着数十个如临大敌的侍卫。

    “总舵主,我们来助你!”

    他身边涌来的人更多,边上却渐渐的有几个肩上绑了红丝绸带的自己人靠近,那三人打杀清兵,十分卖力。一个年岁的大的面相忠厚,他背后两个青年进退有度,武功高深,正是那一日被苏留发现的那两只土著。

    “养成锐势从仇日,誓灭清朝一扫空,风兄弟,多谢你了,不必多说咱们往上边诛杀了鳌拜再说。”

    陈近南又是一剑如电,刺中一名侍卫咽喉,此时离得鳌拜已经只有几人之遥,再杀得几人便要凝聚最后一丝真气剑斩鳌拜于此。

    “好。总舵主在前,我在后边照应。”那个面相忠厚的中年人大声应道。

    “这厮是风际中!?”

    “这个面貌忠厚老实好似一个平凡老农一样的家伙是风际中?”

    苏留单刀横腕一绕,刀光肆意横扫,连斩两个大内侍卫,逼退面前汹涌而来的侍卫,抹了一把脸上血汗,无暇关注一直在以蜗牛般速度跳着的任务进度条,更无暇消化鳌拜杀了康熙带来的震撼,心里浮现的一团疑云渐渐明了:原来,那两个土著却是这人的手下。

    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风际中正是鳌拜派入天地会的卧底,原书里大奸似忠兼带演技直赛影帝的就只有这一位了。

    风际中这厮其貌不扬,一丝一毫高手的气度也无,但身手却高的吓人,在天地会里比之众位香主只怕略高一筹,仅仅逊色陈近南而已,在场的几人除了九难、陈近南、柳老爷子几人,只怕无一人是他对手。

    那天议事之际,他却不在场,十有八九是在他手下这两只土著口中得知晚上的情况。

    “总舵主,当心背后!”

    苏留又杀退一名侍卫,果断开口提醒。

    陈近南正要把后背交给了风际中,却听得苏留一声警醒,反应极快,倏地转身,正见到背后风际中“啊”的一声,浑身一颤,握刀的双手一抖,面色大变,偏过头去恨恨地看向了苏留。

    但是凶焰杀气,却不是对苏留而去的,他觑准了时机,这一刀攒刺,已经凝聚了他毕生的功力,直取陈近南后心。

    陈近南平常时感知何等敏锐,风际中自觉不易得手,然而此时正是乱战之时,最容易分神,陈近南猝不及防之下,才与可能为他所乘。

    这一举动宜迟不宜早,应快不应慢!

    他若早了动手,成功可能极低不提,被天地会众人发现,难免落个凄惨下场,眼下若还不动手,也反为不美,重重合围围杀天地会众人,陈近南难免死于乱刀之下,功劳可就减轻了十分。

    这一刀着实阴狠,可说是万无一失,陈近南不死也要身受重伤,那天那两个黑衣青年跟壮汉眼见行迹再不能藏,暴喝一声,双双旋身扑上,一左一右夹击陈近南。

    只可惜,苏留这一声提醒,顿时将他们精心设计的必杀之局破去,陈近南既然有心提防,身法催动,旋身而起,这一刀只斩在陈近南臂上,割下来一块皮肉。

    “真命当在少保大人,建功立业,当在今日,给我死!”

    风际中此时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也不再遮掩武功,眼都红了,刀势立时回旋,瞬杀身周天地会一个反应不及的香主,又合身往陈近南劈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