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十章 故国神游(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日后,二更。

    苏留跟九难便出了客店,到了宫墙外边,边上早已有二十多个精干汉子在墙边等着了。

    这边却是天地会内线查明的守护薄弱之处,在东北角上,这边宫墙较矮,里面是苏拉杂役所住的所在,没什么侍卫巡查。

    宫墙外这些人约有二十来个,无一不是两边势力中武功拔尖的人物。

    沐王府此次也算是倾巢而出,王府里的四大家将几乎全数出击,连沐剑声都跟着柳大洪换上了夜行衣潜了进去,只留下方怡与沐剑声的幼妹沐剑屏小郡主作为后勤。

    而天地会的其他人则潜伏在宫墙附近,只等里面得手之后便来接应安排撤退事宜。

    看见两边阿九公主此时依旧是神情冷淡,但是苏留却发现,她看向宫墙的眼神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意味,就跟回家也似,隐隐有些缅怀的意思。

    苏留自己也不无兴奋之意,这也算是他入了鹿鼎世界以来干的最大的件事情,其他诸如跟茅十八打杀清兵或是戏弄郑克塽相比这件事,根本不足一提。

    他进的可是紫禁城,大清帝国朝廷的中枢。

    “公主殿下身份尊贵,何必亲身犯险。”

    郑克塽这小子也穿着一身黑衣,看见九难到来,脸上顿时挂起笑脸上来客套。

    “我只进去看看,你也很不错,有几分国姓爷的风采。”

    九难淡淡道,苏留瞄了郑克塽一眼,这小子面上果然有些尴尬。他前几日提议得手后就立朱三太子为帝,他郑家就好仿效曹操挟天子以令天下,野心着实不小。

    九难转头对众人说道,“此时正是大内侍卫稍稍松懈之际,诸位都是轻功了得,可当心些。”

    沐剑声也上前见礼道:“公主明见,陈总舵主已经都安排妥当了,他跟柳师父吴师父等人进去先杀几个侍卫换些衣服出来。”

    沐剑屏这小姑娘倒是十分清纯可人,担心道:“哥哥,可要小心。”

    沐剑声溺爱地摸了摸她额头,有心劝慰,却说不出安慰的话,他也心知自己一伙人今天做的可是九死一生的勾当。

    不多时,宫墙之内有一个大包裹飞出,落在几人脚边,打开一看,果然是大内侍卫的服饰,众人大喜,纷纷赞了一句陈总舵主英雄了得,柳老师父宝刀未老。

    九难微微一笑道:“你们需快些进去,守卫空档之隙有限,多当心些,我跟苏留先去了。”

    众人心头一暖,俱都神情激奋,连公主这样尊贵的身份,都跟大伙儿以身犯险,此时都恨不得飞到清帝边上就是一刀。

    郑克塽见九难去意已决,便不再多说,反而冷笑着隐在他延平王府两位教头的身后。

    其实陈近南日前决定此次行动的人数宜精不宜多,就叫郑二公子好大的不爽,今日带的这两位师父,都是他府里武功仅次于一剑无血冯锡范的高手。

    九难提身便起,身子轻若无物飘入宫墙之内,苏留也跟着提身跃入,看得众人心里骇然,不想公主居然有这么高深的轻功造诣。

    前世苏留虽然来紫禁城旅游过,但不过是走马观花,虽有些似曾相似的感觉,其实并不太清楚地形,反倒是九难,

    “前辈咱们即刻动手么?”苏留练得神行百变之后,脚步不知轻快多少,此刻跟在九难身后低声问道。

    九难沉吟道:“先等他们进来再动手罢,咱们随便瞧瞧。”

    果然,这个京城宫殿,对于她而言就如同回家一般,哪有到自己回家不看看的道理?

    苏留跟着九难,不敢乱走,她虽在黑暗之中,但是行走十分迅速,在宫殿间转弯抹角,竟无丝毫迟疑,遇到侍卫和更夫巡查,两人便在屋角或树林后一躲。

    一路遇到数遭侍卫,却连一个人都未杀,苏留跟着她穿过了御花园,到了宁寿宫外,九难这才停住脚步道:“等等,咱们进去瞧瞧。”伸手按上窗格,微一使劲,窗闩嗤嗤轻响,已然断了,拉开窗子,两人鱼贯跃了进去。

    苏留也知道宁寿宫是阿九的居所,此时九难睹物思及以往的故事,难免神伤。

    九难就坐在床沿之上,回思二十多年前的往事,迎着窗外漏过来的月光,正是静谧无语。

    当年也就在宁寿宫,阿九曾在这里图绘一人的肖像,又曾与此人同被共枕。现今天下都给鞑子占了去,她的这一间闺房,也给鞑子的公主占住了,而心里的那人,更是远在万里南洋之外。

    好狠心的人,今生,定要去向他问个明白。

    九难便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正在两人各怀心思之际,窗却再一次的开了,吱呀一声,两人的听觉何等敏锐,早已经察觉到了声响,只听得有一个人翻落进来,只是脚步极轻,显然也是个武功高强之人。

    那人进来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坐在地上,看了一圈。

    九难原本想除了来人,借着斑驳洒落的月光,看着来人,忽地身子一震,怔怔出声道:“红英,是你么?”

    “是谁!”

    那人一听得有人说话,吓的一骨碌坐起身子,手里剑已在手。

    九难站起身子,缓步到了那人面前,低声道:“红英......你不认得我么?”

    声音温和婉柔,却有些说不出的欢喜。

    柔和的月光洒在九难华贵清丽的面容上,说不出的清贵。

    苏留微微一笑,只静静的看着,并没有说什么,九难应该是认出了来人就是当年伺候他的宫女了。

    那人看到九难面容,手里长剑呛然落地,语声颤抖“啊......你是......你真的是.....”

    九难点头微笑道:“是我,红英,你这些年变的多了。”

    陶红英扑地跪倒在地,脸上泪痕交错:“公主,是你么?我......我......”泣不成声,呜咽道;“公主,此生能再见到你,红英,红英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两人说得一会私话,苏留估摸着时间,边上问道:“红英姑姑,鞑子太后的寝宫在哪里?”

    九难道:“这是我的一个晚辈。”边上的陶红英奇怪地看了苏留一眼,好似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道:“难道你也知道鞑子龙脉的事么?你是什么人?”

    九难无奈道:“你又知道什么了。说来罢,红英,这位是当年袁......袁......那人的门下。”

    她说也未说清,但是陶红英也是心思伶俐的,听了一半心里便叹息一声:

    “公主命苦,只怕一辈子都要跟那个薄情寡信之人纠缠不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