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十一章 旧时王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一世身为足控党的坚定成员之一的苏留,也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化身“手控”。

    但当他摸到阿珂那一双柔荑之时,便连呼吸也急促了几分,毫无疑问,连自己都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过,心动归心动,一想到才十四五岁青涩的陈阿珂,苏留就平复呼吸冷静下来了。

    自己做这一场戏目的也极明确,套出九难所在,以自己所掌握的消息,从她手里弄些武功来当是稳妥的。

    “苏兄弟,实不相瞒,我们可能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阿琪姑娘再三思量,才说出口苏留等了好久的这句话。

    “当真!?”苏留这下倒是没有抓住人家大姑娘的手不放,神情却依旧激动。

    阿珂姑娘见苏留目光潸然,俏美的面容上也放佛带着些母性柔光,在苏留耳边轻声说道:“你要找的人,正是家师。”

    一股少女独有的幽香传来,苏留心里一荡,旋即收摄心神,嘴角却悬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脸颊上有浅浅的漩涡浮现。

    他又岂是那种人?

    岂是那种人?

    是那种人?

    因为很重要,所以才说三遍。

    “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啊。”

    苏留动容一笑,四十五度仰望苍天,留给阿珂小姑娘一个忧郁沧桑的侧脸。

    他在此前当然也想过找洪安通,陈近南或是归辛树之流,只是跟洪安通这疯子打交道着实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而本来是首选的陈近南现在则被他列为在九难师太之后的计划了。

    总而言之,跟着阿珂阿琪,就能寻到九难师太了,若是能得到九难的几门武功,就算没有见到陈近南,做不成英雄,阵营任务也不做,这一趟走的也算是不冤了。

    阿珂阿琪对苏留也有了些亲近心思,毕竟两人都坚信自己师父跟苏公子的师父乃是故交。

    掌柜上的酒菜也十足用心,清雅精致,几人都十分尽兴,苏留席间又甩出几个小段子来,逗的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笑的花枝乱颤。

    不过,难题又来了。

    苏留张嘴看着伏在桌上一动不动的两位,只见阿珂俏面酡红,不时地抿抿嘴角,似在梦里犹自甜甜的笑上一笑,阿琪倒是安静,只是嘴边却有些口水,苏留顿时一阵无语,这就喝断片了?

    想想几人一共也不过是才喝了几坛子酒而已,这古代的酒水跟前世相比,浓度稀释不少,前些日他跟茅十八、吴老爷子还有王老兄,一人都不止喝这些酒的。

    倒是高估了这两个小姑娘的战斗力了,百密一疏啊,苏留摇摇头,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扶着这两个妹纸进自己休息一番。

    “嘿嘿,公子好福气啊,可要小的搭把手么?”胖掌柜又颠颠的不知哪里跑了出来,凑到苏留跟前,笑的脸上的肥肉都皱成了一朵老菊,眼神尤其诡异,那种类似你懂的的眼神叫苏留一阵莫名其妙。

    看看自己这一身前些日子定制的白袍,依旧一尘不染毫无污渍,虽然没有多余的纹饰,但是苏留惯会享受,面料却是选的极舒适的,所以看起来就不是寻常江湖莽客,倒像个公子哥,想到这古代倒正好也有世家子弟**孪童的说法,所以.....

    “躲开。”

    苏留冷面含煞,横睨一眼,掌柜顿时诺诺退开闪到一边,他一左一右扶着两位姑娘,背后却仿佛如芒在背,不用多想,自是一众无聊的人意味深长暧昧莫名看着自己这三人。

    到了自己房内安顿好这两位小姑娘,苏留掩好了门,关好了窗,看着眼床上,然后......

    然后苏留的目光便转向清明,席地而坐,开始凝练真气。

    他的武道,并不是缥缈武道,是踏实无比的武道,这一路过来踢得武馆数也数不过来,一步步脚踏实地走的来,又偷学了不少拳脚功夫。

    苏留有什么就练什么,再汲取其中的长处,思考其中的短处,敌人若是用这招式对付自己,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这样一来,纵是龙套刀法五虎断门刀,不知名的摩云手还有判官笔、又或是八极拳、北路谭腿等招式路数,虽然这些武功都不算一流或者绝顶,其中驳杂奥妙,渐渐地都有苏留自己独到的见解,然而他下的苦功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一日之间,但有闲暇,必定坐下推演招式变化,精神有些懈怠了,便打坐运起炼铁手心法,苦修内气,往往一夜之后气血精神反而愈加旺盛。

    这就如同一块干枯的海绵一般,贪婪地吸取一切对他有利的营养水分。

    是夜,苏留打坐修炼内功,忽然觉得有些心绪不宁,便吐息起身,走到窗边。

    吱呀一声,窗开了,月光伴随着清凉气息漏进屋内。

    苏留闭眼遥望,一时之间有些茫然,前世家里的月,也是这样的圆。

    正在他出神之际,突变陡生,一道白影混着月光投射进来,速度快极,苏留目光一冷,霎时间便合身扑上,一时之间刀光连闪,其间又混着些拳掌功夫,招招都是攻向来人要害的杀招。

    只是来人的身形幽若月光,似游鱼一般自在难以捕捉,忽前忽左,衣袂飘飞,姿势极其优美,纵使使出来浑身解数,五虎断门刀再怎么绵密刚猛,拳掌再怎么凌厉逼人,竟然连来人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泰州五虎断门刀么?”

    “不错,还有些摩云手的路数,咦,怎么这么多武功。”这人任苏留出手,也不还击,足下踏着奇妙无比的步伐,一双妙目冷冷略微有些诧异地看着苏留,一出口便道破了苏留的武功路数。

    “奇怪,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这般年纪就有这样的武功?”

    这人的吐声如珠,声音清冷幽雅,十分动听,赫然是个女子的声音。

    一听到这人说话,苏留心念一转,已经推断出来人大概来历,立时收刀住手,嘴角绽开一抹温和恭谨的笑意。

    好极好极!

    我没有去找你,你反倒找上门来了!这倒是省了我很多功夫。

    苏留垂首抱拳作礼:“得罪前辈了,原来是阿九公主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