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十章 阿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小哥,你认为我在笑什么?”

    苏留微一挑眉,倒了杯酒,饶有兴趣地问道。

    穿越到武侠世界,这几日之间除了茅十八这个大汉就几乎没有遇到过其他剧情人物,早晚磨练武功。

    此时正有些无聊了,就遇到只有在电视小说里出现的女扮男装的戏码,最主要的是,这两位姑娘做男装打扮都十分的秀丽俊美,果断调戏之。

    “哎,师......师弟,不要多事。”蓝衫少女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哪有人看你一眼就要发作的。都差点说漏了嘴,忙拉了拉绿衫少女衣角对苏留道歉:“这位小哥,得罪啦。”

    “不是,师......师兄,他……他在看我。”那个绿衫少女秀眉微蹙,俏面一红,飞白苏留一眼便撇过头去。

    恩,美女就连白眼儿都别有风情啊,苏留心里一乐,轻咳一声道:“在下姓苏名留,一见两位兄弟面容清俊,飘然出尘,便起了结交之意,倒是无意冒犯。你我同是江湖中人,今日既然有缘得见,便由我做东,共饮一杯如何?”

    蓝衫姑娘低头细细看了苏留一眼,都有些踌躇,苏留却微笑着叫住掌柜的,又叫了些酒菜上来,无不是店里名菜好酒,极尽豪爽根本不容拒绝。

    看那掌柜接了个好客人喜滋滋颠动而去的样子,蓝衫少女也实在推却不得,再看着苏留白衣翩翩,气度不凡,俏面一红,抱拳一礼道:“嗯,在下王其,其他的其。如此便多谢朋友了,”

    “这位是在下的师弟,叫做陈可,可否的可,方才也有些冒犯啦,请多见谅。”

    蓝衫少女语声如一般清铃好听,绿衫少女却微皱黛眉,只看窗外,不理自己。苏留心里却是一动,默念两人名字:

    王其,陈可,又念了几遍,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啊。

    “莫不是阿琪,阿珂!?”

    再一联想两人女扮男装的事实,苏留这次倒是不敢造次,只用眼角余光稍稍打量,看来这蓝衫的便是王阿琪了,那么,绿衫的姑娘可就是昔日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的女儿陈阿珂了,当下心里就更加确信了九分。

    在鹿鼎记里,这两人的武功固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一点内力也无,算是不入流的水平,但是,这两人师父却不是简单人物。

    明朝长平阿九,在碧血剑里跟明末第一高手袁崇志有几分情感纠缠,最后断了一臂,被铁剑门木桑道人收在门下,法名九难。

    据原书里所说,九难在鹿鼎记时期自忖武功已经算是天下第一了,当然不排除她自视过高的情况,毕竟据苏留所知,洪安通这货跟华山老一辈的归辛树也都不容小觑,那么退一步,当世前五却是稳稳当当的。

    “兄台,在想什么?”蓝衫姑娘轻笑提示,苏留蓦地回神,只见他纤纤玉指指向之处,自己送到唇边的酒微微有些洒落在自己月白的襦衫前襟上。

    “唉。”苏留放下酒杯,摇头叹气。

    蓝衫姑娘奇道:“朋友怎么了,可有什么难处吗,是银钱不太够么?那就把酒菜退掉吧。”

    她心直口快,以己度人,心忖这位朋友莫不是囊中羞涩吧?那可不太妙,她跟阿珂师妹,也是清苦惯了的,出来行走江湖衣服用食都是精打细算的,若是苏留此时没钱付账,她们也没有余钱呀。

    苏留苦笑一声道:“银钱倒是有的,只是我心里可一直忧心难受的紧。”

    对面的绿衫姑娘阿珂原本对他不假辞色,这时候见他满腹心事,面容凄苦,不似作伪,便温和劝慰道:“你不如说出来,这世上便没有什么难受的事了。”

    我若是说出来你是李自成跟陈圆圆的女儿,连你师父对你也不怀好意,你岂不是要当场混乱到死?

    苏留心中吐槽,面上已经不动声色,举杯与阿珂一碰,一饮而尽杯中酒才道:“我幼年时便跟师父隐居南洋,此次孤身一人独走中原,心里有说不出的苦。”

    阿珂姑娘也学着苏留一口饮尽了杯中之酒,却给呛得连连咳嗽,素白小手掩着小嘴儿道:“这又有什么苦的呀,原来你也是被师父差出来办事的么,呃......”桌下衣角却被阿琪拉住,给她连使眼色。

    这小姑娘倒是没有一点心机。

    苏留见她白嫩小脸抹了些晕红,端的是明艳不可方物,深吸口气继续说道:“阿可公子误会了,我却不是苦的这个,只是我师父当年远遁南洋,却是离开了心爱的女子,这些年来心里一直遗憾愁闷,不能排解,我作为弟子,也想为师父做些什么,原本已有了师父故人些许消息,却......”

    “唉。”又是一声叹息,苏留连尽三杯酒。

    “啊!”

    阿琪与阿珂俱都怔怔的看着苏留,阿珂心里更有愧疚之意,这位公子至情至性,怎么可能会是登徒子,看他对师父的孝顺更胜自己,看来是方才错怪了这位公子了。

    这时的阿琪也不过十八岁左右,阿珂跟苏留一般年纪,只有十四五岁而已,两人都没有见过多少世面,最容易对新生故事产生好奇的年龄,阿琪问道:“接下来呢,却怎么样了呢。”

    看着阿珂阿琪都是一副好奇的神情,有种怪叔叔骗小萝莉看金鱼的感觉,苏留心里暗笑一声,索性继续说了下去:“花了许多心力,前不久才得到了这位长辈的消息......”

    阿珂奇道:“你不该高兴么?”这一下连声音也没有掩饰,这句话清脆娇媚,轻柔欲融,令人十分舒服。

    阿琪却喝了口酒道:“兄台这么苦闷,定是那位长辈那里出了些意外了。”

    苏留点点头,从这也可得知阿珂姑娘目前真是小白花儿一样的傻白甜类型,难怪在书里给郑克塽这小白脸哄的颠三倒四,倒是阿琪姑娘有几分老道。

    “我那位长辈身份特殊,最后得到的关于那位长辈的消息,就是许多年前出的那场大变故,那场变故里那位长辈却是断了左臂,往后那位长辈是生是死,我却再不能得知了,唉,真是人生无常,造化弄人呐。”

    苏留虽然故意含糊其辞,但是阿琪阿珂听到这里,心头恻然,芳心惴惴,相互对望,都能看见彼此眼里的惊疑。

    断左臂的女子,怎么这么熟悉!?

    阿珂脱口而出道:“你要找的那位长辈是什么来历?”

    苏留道:“实不相瞒,明末有一个门派,叫做铁剑门,那位长辈堪称天下英雌,若还在世,该就是铁剑门的现任掌门了......”

    当当两声,阿琪阿珂手里杯子滑落坠在桌上,两人眼里都闪现过急切的光芒,互相低声问道:“是......是师父么?”

    苏留心里早已经确定下两人的身份,这时候也强忍住笑故作失惊道:“此话怎讲?难道两位可是认识在下这位长辈?”说完双手似激动难以自已地、牢牢地握住了阿珂的一双柔荑。

    “啊哟。”阿珂姑娘脸一红,轻嗔一声,“你弄疼我了,还不放手么。”

    苏留歉然一笑,松开双手,倒有些回味。

    阿珂姑娘的这五根手指细长娇嫩,比白玉还多了几分妍态,手背上手指尽处,有五个小小的圆涡,十分可爱,几乎叫人忍不住去吻上一吻,握在手里的这种美妙触觉,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等丽质国色,也难怪金书里韦小宝一见之下便动了贼心、发了毒誓要一亲芳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