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九章 无不散之筵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茅十八牛眼一转,嘿然一笑:“嗯,这位小兄弟喜穿白袍,刀法了得,雅号‘白袍刀’,颇有往日百胜刀王的气象,前日清狗追杀我至此,这位小兄弟还救我一命。”

    “了不起。”吴大鹏跟王潭俱都肃然起敬,竖起了大拇指,这百胜刀王昔年一刀微震江湖,这名头也是实打实一刀刀打下来的。

    茅十八将苏留跟百胜刀王相比,自然是寄望深厚。

    “哪里哪里,茅兄抬爱了,这两位天地会的英雄,一心反对清廷,奔走劳累,才是真的民心所向。”

    苏留微笑道,倒是对天地会颇有兴趣。

    “近来陈总舵主可好么?”

    “额。”摩云手跟判官王顿时懵逼了,天地会共有十个堂口,他两人不过是天地会浙省宏化堂的属下,生平也不过见总舵主几面,又如何得知陈近南近况了。

    “唔,总舵主近日倒是在北方出现......”摩云手吴老爷子到底江湖经验丰厚,这一句话说的巧妙,你看,我老大在北方,我没见过哦,只是北方地域何其宽阔,谁又知道他在哪里了?

    苏留也不在意,话题一转道:“不得一见陈总舵主,实在可惜的很,只是眼下清廷可恶的紧,我跟茅大哥也是一心反清复明,跟天地会也是同道中人,今日如果放开了打,难免会有不测,岂不是叫清狗高兴的要死?”

    吴大鹏跟王潭愕然相顾,各自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呀,打死打活,有个好歹,不是叫清廷狗官们看我们反清志士的笑话么?

    不过此时,两人也是骑虎难下,这场约斗若是就此罢休,面上难免有些挂不住,来日江湖中朋友就要说两人惧了茅十八的五虎断门刀。

    正两难之间,只见那位白袍刀又笑道:“不如我们寻一间酒肆来个文斗。”

    摩云手老爷子捻须问道:“这文斗,又是怎么个斗法?”边上王潭跟茅十八也十分好奇地看着苏留。

    苏留道:“几位兄长的内力都一般的深厚,武功也差不离,这文斗就是你们等去掉兵刃,只以筷子作兵刃,不带内力徒手相搏,彼此之间一点伤害也无,又能分个胜负,岂不妙哉?”

    吴老爷子哈哈一笑:“这法子实在巧妙的很,正好化干戈为玉帛。”心里对苏留又高看了几分,暗道这份心气眼力可不是寻常少年能有的。

    茅十八跟两人也不过面子意气之争,这时也大喜道:“实不相瞒,我腹中可早已经饥饿难耐了。”

    几人一同大笑,下山寻酒家去不多提。

    数日后,扬州府北边的一处集镇,一间安静且不起眼的客栈。

    此时虽然深夜,苏留却正端坐凝练炼铁手内力,这几日白天里看茅十八跟摩云手还有判官笔王潭的招式拆练,连摩云手跟判官笔的招式路数都给他摸个通透。

    他就这样,日夜苦练不缀,白天跟几人过招讨教,得了摩云手与判官王的指点,也算大有所得,而五虎断门刀的精要早已经融会贯通,再把炼铁手的内力加之拳脚功夫与刀法招式之上。

    武功进境是一日千里,这一夜他心神念头格外通达,浑身涌现一股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舒适,便在此时,彷佛冲破了一层壁障。

    “终于突破到后天第二层境界了。”苏留长吁一口气,眸光灵蕴。

    小镇也不算多繁华,小店的菜肴也自然不算多好,只有几碟酱肉花生之类。

    隔日,几人又如往常一般在小店里相对而酌。

    几人又是喝酒论武,也都使用了自家得意的功夫互攻。

    都跟苏留过手之后,茅十八跟吴、王几人,心里早已经翻起惊天浪潮,震动不已。

    这小子在不知不觉之间,已将自家的功夫学了个干净!其人天资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茅十八还好,已经接受了自己这位小兄弟天赋异禀的说法,摩云手跟判官王老兄,差点惊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这白袍刀若是能持之以恒,不加松懈,十年之后天下间只怕只有自家那位号称“平生不见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总舵主、又或是昔年的百胜刀王才能跟他相提并论的了。

    几人都是陈近南的天字第一号死粉,苏留若知道此时将十年后的自己与陈近南、胡逸之相提并论,必定哭笑不得。

    无他,志不止此也。

    苏留的眼光,却不止是在这一个世界之内,主世界里多少高手,深不可知。

    就算是万千武侠世界里去了,天龙里跟开挂的段誉、虚竹或者是古龙的世界里跟西门吹雪、叶孤城。

    相比之下,自己也不算是什么怪物了。

    茅十八慨然道:“小苏兄弟你学武的天分真叫我叹为观止,我学五虎断门刀,光是掌握基础就花了数年之久,这几日看你练刀,真是一日千里。”

    吴、王两人也是如此感慨,两人几日之前也动了要收徒的心思,却被告知这少年已经有了师门,心中自是无限惆怅。

    苏留举杯笑道:“若没有几位好大哥,我哪里能练得这一门精妙的刀法跟拳掌功夫。况且几位大哥浸淫各自武功数十年,都是是于世无双的大英雄大豪杰,不是我能比的。”

    茅十八等人听言眉开眼笑,众人又各饮一杯。

    酒过三巡,气氛却渐渐的有些不对了,吴。王两人都似有些话要说,苏留便也识趣的停筷。

    摩云手老爷子叹了口气道:“兄弟们日后可有什么打算么。”

    王潭道:“我跟吴兄原本赴约到了此地,便已经耽搁了会里些事务,只怕要赶快回浙省处理了。”

    苏留略一思索,便答道:“小弟此次前来中原,也是有要事在身,前来寻亲来了。”

    茅十八“哦”了一声,嘿嘿笑道:“那么你我兄弟们只怕今日就要分道了,兄弟我左右还有几个对头要好好的斗上一场,却不能陪你寻亲的了。”

    “......”

    几人纷纷无语,这家伙到底在江湖里惹了多少的对头仇家?

    苏留苦笑道:“我那位亲人只怕在京城附近,我也顷刻就要动身了。”

    这几日间,他也多有谋划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日后的路该如何的走,想了又想,还是多学些武功。

    鹿鼎记位面的绝顶高手也不过数人,像远在南洋的袁崇志,神龙岛洪安通,铁剑门九难师太,百胜刀王胡逸之,华山派归辛树这些,无不是踪迹缥缈难寻神龙见首不见尾之辈。

    这几日多番试探,陈近南确实在北京现身,那么,往京城方向走,总好过他胡打乱撞的。

    不过,对于这个阵营任务,苏留心里倒有些不确定。

    “是否存在双阵营模式呢?”

    自己加入反清阵营其实也是形势所迫,若还能选择双阵营,他也不介意坑上台湾郑家与吴三桂一把。

    这吴三桂与郑克爽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善类,坑也坑的心安理得。

    又想到洪安通,忽然苏留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了神龙岛安插在宫里的那个假太后,若是能搭上那条线,好好操作,收益必然是大的。

    这已是苏留跟茅十八等人分别后的十多日了,苏留在本世界停留的时间可就只剩下不到二十天了,一路往北,直奔京城,这一日却是到了开封府,这一处可跟那时候的乡下小镇有些不同了。

    就这一处酒楼,也是气派非常,菜品繁多,苏留上得楼来,自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点齐了一桌的好菜,吃的不亦乐乎。

    苏留本就不是亏待自己的人,更何况那日自军官身上发的横财共有三百多两,先是给自己做了上好衣物,挥霍到今日也还有两百多两银子。

    单刀便给他放在桌上,苏留一边吃才喝酒,一边领略着这古代独有的风景。

    不多时,楼上又来了两个人,腰挂刀剑,都对着他微微一笑,蓝衫打扮的那位细声细气抱拳问道:“这位小哥,能否借地一起拼个桌子。”

    苏留眼光一扫,只见酒楼里已经满座,觥筹交错,微笑点头。

    那两人都作公子打扮,蓝衫十七八岁,绿衫的年纪倒跟自己相若,相貌俊美,只是气质稍显柔弱,身上还有些若有若无的香气。

    “女扮男装?”

    苏留略微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眼角余光就在两人有些规模的胸脯之上略一停留,这一看,登时一楞,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一番猜想,却也露出了些许痕迹,遭了自己对面坐着的这位一记白眼。

    得!

    苏留微微一笑,也不在意,举杯自酌。

    没想到对面坐着的那位绿衫“公子”却不高兴了,“啪”的一声,素白雪嫩的小手一拍桌子,瞪眼道:“呀,你......你......你笑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