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六章 喝酒吃肉该杀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一个破庙,看起来荒弃已久,庙顶蛛网罗布,漏下些许星光下来,好在此时并无风雪,也没有骤雨,只是清清冷冷的有些寂寥。

    “这就是鹿鼎记世界么。”

    苏留身影凭空出现,打量了下环境,嘀咕了一句。

    这古庙破旧荒废,一股子的腐朽气味扑鼻而来,苏留正提步往外走去,却听到一声大笑:“清狗来的好快,来,让老子杀个痛快。”

    “咦,这里面倒还有个人。”

    苏留转身,只见却有个汉子自神龛下边起身,身材十分魁梧,手臂上肌肉盘虬,目闪精光,神情威猛,只是头上却包着些绷带,当下苏留微微一笑,对这汉子抱拳行了一礼。

    “老兄却是认错人了,小子并非官兵,今夜误入此地,叨扰了。”

    这壮汉原本雪亮单刀已在手,这时候上下打量苏留一番,才收刀入鞘,哈哈一笑道:“既然不是官兵,小娃子还是赶快走吧,过不了多久,清兵狗腿子们可就要来了。”

    “这人看起来倒也不是个不讲道理滥杀的黑心盗匪,又被清兵通缉了?”

    苏留心里一动,反而不走了,走上前去拂了拂地上灰尘就地坐下,问道:“老兄可是天地会里的好汉么?”

    这一提天地会,这壮汉放佛被戳中了G点一般,倏地弹起,抱拳道:“朋友是什么来路?”

    苏留微笑道:“在下姓苏名留,来自南洋,倒不是会中人,却也知天地会反清复明,如此行径,正是人心所向,英雄所为,在下对天地会英雄也是敬仰的很,见兄台方才似被清廷迫害,才有此问。”

    壮汉恍然点头道:“天地会的威名,竟然都已流传南洋?好的很,某家茅十八,也不是天地会中人,不过小兄弟你既是同道中人,你我兄弟相称便了。”

    茅十八!?这人倒是直性率真的很,莫非也是个剧情人物?苏留皱眉想着,却想不起这么一号人。

    想这鹿鼎记金老的封笔之作,应该是衔接碧血剑后的数十年的事件,其实到了这一个时期,武功的威力已经无法跟天龙或者神雕等书里相提并论的了。

    天龙里的那些武功叫神功秘籍,比如藏着北冥神功的琅琊玉洞,苏留也自知晓,但自明灭之后的武功,已然式微,渐渐的以招式技巧为主了,纵练有内力,也没有多少值得称道的高手,而苏留记得的那些仅存的高手里,毫无疑问没有茅十八的一席之地了。

    “我在扬州犯事,杀了个狗官,给清廷鹰犬好一顿拿流落此地,你跟我待一块,可没有好下场,小娃子,你怕不怕?”茅十八见苏留半响不回话,兀自嘿然笑道。

    “扬州!”

    一听到这个词,苏留这才回神展眉,是了,原来这位茅十八茅老兄就是鹿鼎记里“气运之子”韦小宝的引路人了,书里就是这位将扬州妓院的韦小宝带到京城的。

    怎么现在他只有一个人?

    当下苏留淡笑了一声道:“茅兄武功高强,做得大事,苏某好生佩服,谅清廷鹰犬也不能奈兄弟何,可惜此时无酒,不能共饮一杯。此地可还是扬州么,茅兄可认识一个叫做韦小宝的人么?”

    茅十八奇怪地打量了苏留一眼,这不知是哪家的孩子,年纪不大,讲话口气却跟个惯走江湖的豪客一般,胆子也大的很。

    “韦小宝?看这名字普普通通,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江湖上更没有他的名号,老兄我实在不知,小兄弟你要喝酒,倒是还有。”茅十八粗狂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自台下摸出了一个包裹,掏出一坛好酒,另有一包烂熟牛肉。

    原来这厮在跑路期间都不忘吃肉喝酒,苏留也不客气,道一声:“好,待会可有清廷鹰犬来送死,你我吃饱了好杀人。”这也是苏留预料过后果才说出的一番话,遇到一个剧情人物,当然要好好结交一番了。

    当下两人喝酒吃肉,大块朵硕,好不爽利。

    苏留也在不知不觉间将眼前的情况摸的一清二楚。

    “此地还是扬州境内,茅十八刚刚杀官犯事,正被清兵通缉,距离越狱遇到韦小宝,只怕还有一段时间,也就是说鹿鼎记剧情还没有正式开始。”

    “那么韦小宝还应该在丽春院做他的龟奴,接下来的计划可就要好好打算了,许多好处却是不能再留给他了。”

    “恩,这茅十八倒也有些本事,是江湖上使刀的一个好手。”

    茅十八一番吹嘘之后,苏留竟惊讶地发现他的刀法也是值得称道的,叫‘五虎断门刀’,这门刀法,几乎无论在哪本武侠小说里,这都是铁打的龙套武功。

    想到这里,苏留顿时肃然起敬。

    不过,头上受了些伤的茅十八茅英雄却只顾吃肉喝酒,吞咽间隙才跟苏留说话,也不知苏留心思百转,脑海里掠过的无数个念头。

    苏留来这个武侠位面,自然不是来旅游观光的,凭着穿越者的身份多多摄取资源,才是王道。

    只是对苏留而言,眼前也不知道这武侠世界里的银钱是否可以带回到主世界,这资源,自然就是当前世界的武功了。

    两人大口吃肉喝酒,不多时便将熟牛肉扫荡的一干二净,其实大都还都是进了茅十八之口,茅十八打了个饱嗝,倒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道:“小兄弟你可有武功在身么,待会拼斗起来哥哥我只怕无暇照顾到你。”

    苏留微微一笑,伸出双手道:“茅兄可有碎银子么,借兄弟一个。”

    茅十八有些意外,这小子莫非是没有武功在身,这时候胆怯起来要跑路了?摇了摇头,有些意兴萧索,心道也罢,从怀里摸出一块银锭,气哼哼地送到苏留手里,闷声道:“哥哥跟你聊的很是开心,你还是赶紧的走吧,过不了一个时辰清狗便要来了,到时候你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

    这人面貌凶恶,性情倒有几分可爱,苏留微微摇头,却不答话,运起炼铁手内力,白皙如玉的右掌上有几不可见的一丝黑气浮现,右手将那块银锭往那摆放供品的残旧木桌上一按,只见格格声响,那块银锭竟然陷入供桌之中。

    茅十八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伸手便去拿那块银锭,居然纹丝不动,使足了劲那银锭倒是给他拔出,只是供桌底部却有一个深坑凹陷,可见方才并不是取巧。

    “这小子能有多大岁数,气力能有这么厉害?”

    “不对,这一手分明就是高深的内功了。”

    茅十八在江湖了浮沉已数十载,论武功或许当不得天下第一流的水准,说到眼光,却也不差,心知自己这个刚刚结交的小兄弟只怕是来历不小。当下哈哈一笑,拍了拍苏留肩膀道:“好的很啊,兄弟年纪轻轻,内力已经不容小觑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苏留也自淡然一笑:“茅兄你的五虎断门刀才是闻名江湖,杀的清狗闻风丧胆。”

    方才露了一手,叫茅十八心折,这一记奉承,也恰好搔到了茅十八的痒处,让他大生得遇知己之感。

    茅十八向来崇拜天地会的行事,往往自诩英雄,若有看清廷官员不过眼,便提刀杀之,向来是来去纵横如意,生死不顾,这头上的伤,也是前些日子砍了扬州下面县府一个鱼肉百姓的狗官的人头,给清兵围杀才受的伤。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犯案,虽然跑路成功,扬州知府吴之荣却早已经大为震怒,眼下来的正是追兵。

    如果苏留没有出现,他多半是要给人捉住下狱的,这才有不知几年后接下来的鹿鼎记情节。

    不过,此时已有了苏留,那韦小宝只怕就没得机会遇到他,只能呆在扬州丽春院里继续听评书拉嫖客了。

    两人正交谈正欢,却听得庙外一阵马蹄声响,苏留耳朵一动,便对茅十八说道:“茅兄,怕是清兵到了,恐有十多骑。”

    茅十八正竖着耳朵听外边的动静,正努力的想听个清楚,不想苏留已经连数目都报的十分分明了,当下又是诧异的看了苏留一眼。

    砰的一声,大门被人用力踹开,听脚步声涌进来十多个人。

    “这鸟地方脏破的很,只怕连狗也待不住,也能藏人?”当先那清兵言语之间颇多怨气。

    茅十八勃然大怒,就要发作起身,苏留使了个眼色一把拉住他,在他耳边轻声道:"茅兄,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如观其底蕴,看看到底有几人,等知道哪个是清狗首领,我们擒贼擒王。”茅十八双眼一亮,伏低身子,侧耳倾听。

    “哼,给我细细的搜,这方圆百里都搜查了个遍,这江洋大盗粗鄙不堪,倒有可能藏身这脏污之地。”门口这人颐气指使,语气里倒有些威仪。

    “大人明见,茅十八这老贼头武功高强,连连犯案,今日有大人出马,只怕他是插翅难逃了。”一众应声之后,又有个谄媚的声音响起。

    苏留给茅十八使一个眼色,打了几个手势,茅十八点了点头,倏然弹身从直窜了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