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章 炼铁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没有,那小子出来了!兄弟们并肩上!”

    “拿住他,一人可有五百两!”

    “慢着。”当先那汉子在人群里发现了那个少年,死鱼眼一亮,双手微抬,背后的躁动顿时息止。

    他心里却不无惊疑,这小子站在铁门秦府的主人背后,是怎么个意思?

    “晚辈颍郡雄虎帮飞虎堂李干。”李干语声一顿,偷觑了一眼,“敢问前辈可是铁门门主秦老爷子?”

    “哼。”秦关山只是冷哼一声,却连连正眼也不曾看这些人。

    李干双眼一眯,连连摆手道:“秦前辈是颖郡有数的高手,晚辈早有耳闻,一双炼铁手摧坚裂石,晚辈心里万分敬仰,怎敢冒犯,只是这位朋友却很雄虎帮里有些干系,请前辈交予晚辈。”

    “这孩子是秦某晚辈,你雄虎帮横行别地也就罢了,在我铁门之前,也敢逞凶?”秦关山冷笑一声,双目直视这些人,如电光疾射一般,自有一股凛然威势。

    李干额前已流下了冷汗,死鱼眼转个不停,心想倒是看走了眼了,这小子竟然跟秦府主人也有些关系,他虽是雄虎帮堂主,却也没胆子得罪这一个颍郡内有数的大高手。

    场上气氛顿时变得十分紧张微妙,有些雄虎帮众的双手已经压在了刀柄之上。

    “这就是古代的江湖帮会了?”

    苏留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静立一边。

    却见那李干双眼一翻,抢前一步,呲牙冷笑道“大楚王朝统治地域足有四十州之地,其下郡县不知几多,雄虎帮既然能跻身颍郡一流帮会,自然是有规矩的,要拿的人,从来没有放过的道理,今次请秦老赏个面,这份情日后某等必有所报。”

    说罢双手抱拳,一双死鱼眼牢牢的盯着苏留,背后帮众也都纷纷死死的盯住了苏留。

    苏留察觉到身上投来十数道如利箭穿心般杀意凛然的眼神,如果说眼神能杀人,毫无疑问此时自己已经是个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了。

    秦关山道:“要脸面么,好,啊大啊二啊三,你们谁去教这位雄虎帮的朋友知道什么叫做脸面。”

    苏留抬头看了死鱼眼背后的那几个古代古惑仔,啊大啊二啊三听到师父吩咐,眼睛一亮,其中一人反应较快,登时大喝一声,声若闷雷炸响,双足一顿,已经率先掠出,冲向雄虎帮一干人。

    苏留定睛一看,正是阿大。

    这阿大身法虽比不上秦关山,动作也是迅捷如虎,威势十足,双足过处激起一大片飞雪。

    “好小子,来的好。”

    李干往后挥手,示意帮众们退散,他深知此时有铁门之主秦关山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出乎自己意料,今日再要拿住那小子,只怕也不容易。

    不过,他不但心思慎密,也是悍勇之人,殴斗经验更是十分丰富,看到对手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他就存了立威的心思。

    瞧准啊大身形似有些止不住势,李干顿时猛然扑上,挥动粗壮手臂,直捣阿大心口,阿大脚步扎实,同样也是一拳相对轰出,这一拳普普通通,只是拳头上似有似无的泛着些黑意。

    两人拳掌相交,结果却大不相同,啊大纹丝不动,那李干一声戾号,粗壮几是常人两倍的右臂陡然反方向翻折!

    李干足下蹬蹬噔往后连退了六七步,撞在了那些帮众身上。

    “这一拳的力,竟能达到这种程度!?”

    换做前世的自己,想也不敢想一拳之下能有这等威势,苏留目光闪动,心思电转。

    “这就是武功么,果然神奇。”

    “我若是有武功在身,这些小喽啰何足道哉。”

    他前世本就是站在高位,对这些帮会底层小弟哪里看得入眼,想到这里,他幽幽叹道:“阿大师兄且慢。”

    阿大微微一怔,果然闻声住手,雄虎帮的帮众哪里敢动手,场上连秦关山在内,十多人都看着这个少年。

    “今日之忧,我自会去料理,秦伯伯若能将武功心法借小侄一看。也不算违背了当年誓言。小侄也自感激不尽。”

    李干此时右臂诡异的弯曲,痛的冷汗直流,心里更加惊骇,这小子莫非是被打得了失心疯?雄虎帮不来找他麻烦,他反倒要来寻死!?

    秦关山却默然不语,苏留目光灼灼补充一句:“大丈夫做事,万万不可假手他人。雄虎帮这仇,且先记下,日后我亲自上门讨教。”

    既然已经穿越了,那么,不趁眼前这个良机抱上大腿学些武功,简直就是暴殄天机。

    他这一番话说出口,却没料到语不惊人,人人自惊。

    这一下,场上十多人都嘴巴张大怔怔地站立雪中,俱都愣愣看着挺拔站在雪里的苏留,眼里却闪现过不可思议的光芒。

    何时,这个自闭懦弱的少年有这份胆气要去挑纵横无忌的雄虎帮了?

    紫面中年人也没有想到苏留说出这一番话来,铁面一沉,转向雄虎帮众人厉声道:“还不快滚?”

    雄虎帮几人再不敢多言,抬着李干落荒而去。

    秦关山面如坚冰,看了苏留一眼道:“大丈夫吗,万不能假手他人。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拍了拍苏留肩膀,转身离去,不觉间袖里落出了一本淡黄色的书册,自言自语道。

    “那本秦家祖传的武功心法,竟不知何时丢了。”

    “阿大,你送送苏郎。”

    如此一来,他也不算是破了誓诺,教习苏留习武。不过他心里仍是惋惜,这少年心气极高,十四五岁才来习武,骨骼已经初步成型,已难有所成。

    这伤人的话,他却没有说得出口,这孩子命途多舛,自己终究算是他的长辈。

    风雪飘忽,锦袍在风里咧咧作响,秦关山左手握拳背负,右手抚须,注目凝视这个漫天风雪中踉跄离去的少年,又有一抹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浮现心头。

    啊大在边上扶着这个倔强懦弱的少年,只得见他身上的月白长衫似比雪还白上几分,只是缝缝补补了几次,看起来有些素淡。

    不过,说不上来为什么,直觉告诉自己,今天说出这一番惊人话语的少年,跟以往那个懦弱善良的孩子又有些不同了。

    到底,有何不同?

    ......

    一路走来,脑海里不断浮现一些迷雾也似的记忆碎片,一种种对世界的明悟认知浮现心头。

    苏留并没有跟啊大多过交谈,甚至连阿大什么时候走掉都未有察觉,拖着两条冻到快失去知觉的双腿,沿着记忆里的这条小路出了秦府,穿过后山密林,边走边想,总结出眼下面临的三个情况。

    第一,自己穿越了,穿越到古代,却不知道什么朝代。

    第二,综合方才那个“秦伯伯”跟门下弟子的言论,当今世道的价值观是以武为上的世界。

    第三,倒霉,自己无疑是倒了大霉。

    其他人穿越过来,不是老爷爷就是老子是皇帝王爷。

    看看自己这一身寒酸衣着,却是个苦命的娃,尼玛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了。

    不但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还得罪了帮派势力,苏留脑海里隐约闪现过的那些死鱼眼冷冷的眼神,心里实有些紧迫,以他如今的实力,实在没有对抗的资本。

    不过,这一副身体倒是十四五岁少年的身体,白皙柔嫩的肌肤也不是前世的自己所有的,心里自嘲一句自己倒是大叔变正太了。

    “啊大什么时候走了?”

    缓步过了密林,进了一处小院,苏留好奇的打量周边熟悉又陌生的景象,院里稀疏简陋的篱笆围绕当中这一间林外小屋,当下脚步戛然一止,苏留脑海里的波澜渐渐平息,心里竟然浮现一种魂牵梦萦的感觉。

    山脚密林之外,这一间平凡破旧的小屋木门紧闭,苏留却凭着这一种熟悉的感觉上前轻轻扣在寒风中哗哗作响的柴门。

    手指,微微颤抖。

    苏留知道里面有人,有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笃笃笃,笃笃。

    三重两轻,再倒换做两重三轻,节奏不急不缓,一下一下好似扣在了心上,少年只是轻叩柴门,却好像是在做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指节与门板交击清脆的敲击声跟呼啸的寒风混在一起,交响成一种奇妙急促的声响。

    然后,门吱呀一声便开了,苏留看见这个人,万千记忆碎片如潮水一般的涌入他的识海,他张嘴而复闭合,又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喉咙似被无形大手扼住一般,说不出话来。

    脑海里那些千千万万个被迷雾罩着的记忆碎片,根本无法抑制,就似要爆裂沸腾开来一般。

    这个无关风雪的故事,就此开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