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一章 跪雪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簌簌飞雪,漫天卷地飘落,染的世界一片苍茫。

    “嘶。”

    苏留倒抽了口凉气,微微睁开眼,应目而入是苍凉的白,四肢百骸一阵刺骨的寒,膝下更似跟这片苍冷的雪地连成了一块。

    如若是酷暑夏日里有这么一种别样体验倒也舒爽莫名,只是眼前这北风如刀,刀刀入肉,纵有些细碎和煦阳光洒在脸上也难掩满地冰霜。

    刺骨的冷,入髓的痛。

    很快苏留就发现,冰凉还不是最让他难受的,醒来后他的脑子更是一片混沌,好似要爆裂开一般,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疼痛,好似骨头都已散架。

    苏留无意识的一声痛哼,全身一阵颤抖。

    这一瞬间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恍恍惚惚之间耳朵里听到的一阵小声的喧闹却清晰无比。

    “看,小苏郎动了一动。”

    “这小子倒是要强,为了拜师,在院里可跪了一夜了。”

    “是啊,老二,老三,我们当年才跪不过三个时辰过了心性这一关就被师父选中了,他这可有六个时辰了。”

    “确实,那时候好似膝盖都碎了也似,啊,师兄们都小声点,师父下来了。”

    ......

    “哼。”

    陌生的场景,耳边纷杂的话语无不显示着眼前这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现实。

    "我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苏留心里浮现一个疑问,只是来不及多想,耳边传来一声冷哼,方才纷杂带着些微嘲的议论声渐渐平息,苏留瞳孔一缩,快速的打量一番眼前这个不知怎么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中年男子。

    此人紫面微须,负手而立,一脸冷肃,眼神却牢牢的看着自己,看到这人,苏留心里一紧,这大叔的衣服,居然是古代人穿的的那种花纹繁复的锦袍?

    这个服装?在拍戏么?

    苏留微微一惊,自己不是在家里玩一款综合武侠游戏么,正要破碎虚空,眼前一黑怎么就到了这个类似古代的奇怪地方?

    “你跪了一夜,身子可还经受的住么?”

    面前紫面中年人轻咳一声,绷脸冷声问了一句。

    只是苏留摸不清状况,怕被他看出端倪,垂首低声答道:“没事。”

    似乎是看到苏留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这个中年男子浓眉一皱,眨眼间衣袍在风雪之中倏然一展,突然就到了苏留身边,双手握在了苏留手臂之上。

    大叔你想干嘛!?

    苏留可吓得不轻,也顾不得头痛立马翻身坐起,脚步踉跄地连连往后退去。只不过,那双指节粗壮宽厚的手如钳子一般牢牢地搭在了苏留的手臂上,叫他动弹不得。

    这紫面中年人看到苏留站起身来,瞪眼道:“躲什么,我虽不能收你为徒,但你毕竟还是关老孙子,在雪地里跪了一夜,点水未进,纵然是练武之人也难捱,何况你个文弱书生。”

    关老是谁?不过,这个疑问瞬间被苏留压下。

    方才这个中年男子衣袍一展,足下一动,据目测眨眼间便跨过十多步的距离,这种程度,哪怕是前世飞人翔哥也无法做到。

    “这大叔,是个武功高手?!”

    苏留前世也算是遍看金、古、黄、温等大家小说与武侠影视剧,此时心里给紫面大叔下了定义。

    只是在苏留探首往地上寻是否真实踏雪无痕之时,被那紫面中年男人抓住的手臂之上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涌入,这股暖流好不神奇舒服,似温暖的阳光一般浇灌进自家体内,似乎就觉得眼下的痛楚寒冷消散,连萎靡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半响之后,面前这个身穿锦袍中年紫面男子才收手,苏留体内的气流才慢慢退去,只见面前这中年男子摇头长吁了一口气,叹道:“雪地跪了一夜,你可怨秦伯伯么?”

    苏留忙低头道“不敢。”

    “多年之前关老便有嘱托,万不可教你练武。虽不知为何,但自有道理,秦伯伯只道你经受不住风寒,自然离去,不想......”

    中年紫面人虽然面目冷肃坚沉,但也是一声叹息。

    苏留脑子一片混乱刺痛,也弄不清其中关节,此时更不敢多问,只是低头木然道:“多谢前辈。”

    紫面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垂首默然的苏留,愕然道:“你叫我前辈?”

    苏留心里一紧,心知自己说错了话,推辞道:“风雪大寒,小侄头脑也冻的有些不太清楚。”

    就在此时,方才在外边议论着的三人快步进入院内,在紫面中年人耳边说了几句,紫面中年人冷笑一声:“还在等么?好的很,敢欺到我铁门秦府头上,啊大,啊二,啊三,出去看看这些号称颍郡四大帮的人。

    这三个汉子兴奋的答应了一声,提足大步往府外走去。

    “啊大,啊二,啊三?”

    苏留诧异的看了这三人一眼,虽然跟敏敏郡主的手下打手同名,不过这三人显然不是赵敏的那几个打手。

    此时他脑海里似有一团迷雾消融,闭眼感受片刻,不由一声哀叹。

    “原先这具躯体的主人,只是个平凡无比的少年,平日里进山采药,用药材换取一些微薄酬劳,换些生活之用。”

    “看来当今世道艰辛的很。”

    “前任卖药得的钱财还要被本地帮派剥削,就有些不能忍了。这收保护费的雄虎帮帮主家的小公子不知哪里得了消息,知道少年妹妹生的周正,便动了邪念。”

    日前狠揍了那小子一顿,后果,也不必多想了。

    苏留此时心里明镜也似,吐槽了一番,看来,自己这前任倒是惹来了不小的麻烦。

    ......

    秦府门外。

    “大哥,怎么办,这小子躲进秦府可有一夜了。”

    “是啊,这鬼天气,俺觉着这小子可能已经冻死了。”

    秦府大门对巷数十步外,一个个黑衣汉子冻的发抖,纷纷打着哈欠问站在最前的那一个壮汉,这懒散站着的十来个汉子,都是同样打扮,黑衣黑裤,衣领上纹着一只雄虎。

    当先的汉子衣领上雄虎多了一道白边,身材也更见壮硕,浑身肌肉紧绷,只是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秦府大门,十分阴厉:

    “等着吧,那小子胆敢以下犯上,伤了小公子,断无活路。”

    “就算他躲进秦府,也是要被赶出来,待我们等轻松拿住,到时候你们在少爷面前也都有大功,依我看,五百两是少不了的了。”

    身后这群壮汉一听到五百两这个数字,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只觉饥疲寒冷俱都一扫而去,各个双目赤红,吐一口唾沫在手里,都觉精神振奋。

    当先那壮汉跺了跺脚,抖落身上积雪,感受到背后群情激奋,恨不能立时杀进秦府,呸的吐一口浓痰。

    等他再一抬头,便看到秦府走出一行人,双眼蓦然睁大,面上闪现一抹不可抑制的狂喜。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