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章 以天父之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平天国初期的东南西北翼五王中,吴超越最不爽的就是这个北王韦昌辉,总认为如果不是他甘心给洪秀全那个色鬼老神棍当走狗,杀害太平军真正的军事领导人杨秀清,太平军就算最终还是不能成事,起码也能替老百姓多除些害,多杀些祸国殃民的寄生虫,也因此对韦昌辉愤恨之至。

    然并卵,这会好不容易和韦昌辉碰上了面,吴超越不但没办法提前替太平天国除害,提前为天京事变中被害的反清义士报仇,相反自己还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得被韦昌辉反过来干掉,遗憾且无奈。

    再怎么遗憾和无奈都没用,前方有韦昌辉守住观音门拦住去路,后面有吉文元率军紧追不舍,吴超越也只剩下了两个选择,一是改道突围,二就是正面突破,杀出一条血路!

    改道突破显然更危险,没有上帝视角,谁也不敢保证江宁外郭的其他城门有没有太平军把守,而以垒土和丘陵为主的江宁外郭城垣虽然徒步翻越不难,但队形肯定会被打乱,会给太平军乘机进攻的天赐良机,同时陆建瀛一行人和惠征父女的安全也无法保障。被迫无奈之下,吴超越也只好一咬牙一跺脚,命令军队重新组成空心方阵,保护着陆建瀛等人继续前进!

    小跑着逐步拉近了与太平军的距离,距离太平军阵地大约百米时,提前抢占了城墙丘陵高地的太平军将士已然抢先开枪射击,同时藏在拦路车辆背后的太平军士兵也纷纷扣动扳机,乒乒乓乓的枪声乱响间,几个吴军练勇也接连中枪,好在距离太远,太平军火绳枪的威力已然大减,吴军练勇这才没有蒙受巨大损失。

    与此同时,为了节约弹药,吴超越要求击针枪手没有命令不得开枪,又命令狙击手以米尼枪精确射击丘陵和城墙上的敌人。结果这一手效果还真不错,高精度的米尼枪接连打死打伤多名太平军士兵,把那些抢占高地的太平军将士打得不敢抬头,不是躲在树后石后。就是干脆趴在城墙上无法射击——前装枪可没办法爬着装弹。

    压制住了高地的敌人,吴超越又试图用米尼枪精确狙击躲在土石车后那些太平军射手,然而令吴超越大失所望的是,那些太平军士兵身体绝大部分都藏身车后,米尼枪难以瞄准。同时铅质米尼弹的穿透力也太过差劲,别说是穿透满载着土石的车辆了,就是击中车辆的木质部分也难以穿透伤敌,所以狙击效果极差,根本就无法做到压制敌人。

    这时,吉文元也带着太平军追到了近处,汲取刚才的教训,吃过大亏的吉文元没敢再傻乎乎的直接冲上来找死,在近两百米外就命令军队停止脚步,指挥军队有条不紊的向左右迂回。呈弧形迅速包围了吴军练勇的刺猬阵,宁可暂时与吴超越僵持也不贸然冲锋。

    这么僵持下去当然对吴军练勇极为不利,太平军的人力物力无穷无尽,吴军练勇的子弹却是打一颗少一颗,时间耽搁得越长对吴超越越不利。深明此理,吴超越也只好硬着头皮命令练勇缓缓向前,妄图拉近距离发挥火力猛烈的优势。

    毫无作用,韦昌辉的狡诈远在吴超越想象之上,本人死活不露面就算了,还命令没有土车掩护的士兵全部单膝跪下。小心提防吴军练勇的冷枪,同时土车后太平军也不断开枪射击,轮流装弹填药提高射速,而随着距离的缓缓拉近。太平军的火绳枪也逐渐发挥出本身的威力,接连打死打伤了好几名吴军练勇。

    冷汗出现在吴超越的额头上,有心想要孤注一掷的发起冲锋,却苦于手中兵力过少,太平军的近身战又相当出色,以少冲多无异于以卵击石。不得以之下。吴超越也只好又打起了以火药车冲击敌人防线的注意,可是火药已经所剩不多,太平军那边又抢先用满载土石的车辆拦住了道路,火药车冲上去也最多炸开少部分太平军的土车防线,得手的希望微乎其微。

    左右为难时,陆建瀛又从马车里钻出来给吴超越添乱,带着哭腔催促道:“吴主事,冲啊!怎么不叫你的练勇冲?不冲过观音门,我们就活不了啊!快冲,冲过去了,本官一定厚报,一定厚报!”

    心里正烦躁得厉害,再听到陆建瀛的这些话,吴超越当然是更加火大,然而愤怒看向陆建瀛的枯瘦老脸时,吴超越却又突然灵机一动,一个擒贼先擒王的馊主意突然浮上脑海。然后吴超越再不迟疑,一边让练勇把一百斤米尼枪用的火药捆在一匹战马身上,象先前一样蒙住战马眼睛,一边附到陆建瀛的耳边飞快嘀咕…………

    再然后,也不管陆建瀛是否答应自己的冒险主意,吴超越马上就让人拿来一面白旗——吴小买办打仗和面条国军队一样,都是宁可不带军旗,也要把白旗随时带在身边预防万一!接着在吴超越的命令下,一个嗓门大的吴军练勇举起了白旗摇晃,大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天国的弟兄,别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了!”

    “投降?超越小妖要投降?”

    太平军将士一片大哗,隐藏在士兵人群中的韦昌辉也是一楞,下意识的心中一喜,可是想起了昨天吉文元的教训,韦昌辉又不敢掉以轻心,只是飞快传令让太平军将士继续保持警戒,不准有任何的轻举妄动。而那吴军练勇则按照吴超越的要求继续大吼,“天国的弟兄们,我们是真的想要投降,两江总督陆建瀛陆大人就在这里,他老人家说了,如果你们答应让我们投降,保证饶我们不死,他就带着我们向你们投降!还把我们从洋人那里买来的神枪都送给你们!”

    吼叫声中,也不管陆建瀛是否同意,两个亲兵就已经强行把陆建瀛架到了阵前,大声吼叫着表明陆建瀛的身份。吴超越则悄悄爬上陆建瀛和惠征乘坐的马车,借车帘和车箱藏身,只把枪口露在外面,凭借些许高度优势,紧张寻找韦昌辉的所在。那边吴军练勇中枪法最好的吴大赛也跑到了傅善祥和婉贞坐的马车上,和吴超越一样只把枪口露在车帘外面。等机会出现狙击敌人主将。

    别无选择,陆建瀛只能是按照吴超越的指点,带着哭腔大喊道:“北王殿下,太平天国的北王殿下。老夫是陆建瀛,老夫是两江总督陆建瀛!老夫保证,只要你答应接受我们的投降,答应我们投降后不杀我们,老夫就带着部下向你投降。还把我们的武器全部交给你们!”

    还别说,韦昌辉还真有点动心——迫降一个总督级别的满清官员,这可是太平军将士到目前为止还从捞到过的盖世奇功,得手后自然会极大的增加韦昌辉在太平军内部说话的分量,再加上先进武器的巨大诱惑,已经稳操胜券的韦昌辉自然更加动心。所以稍一盘算后,韦昌辉还真让前方的士兵大声喊道:“好,我们北王六千岁答应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就让你们投降!我们北王六千岁还担保你们不死!”

    “请北王六千岁你先发誓。以天父的名誉发誓,只要老夫率众投降,也向你交出武器,你就保证不杀我们!不然的话,老夫不敢冒这个险!”

    按照吴超越的事前指点,陆建瀛又带着哭腔喊道:“北王六千岁,老夫知道你言而有信,一诺千金,所以只要你当众以天父的名誉发誓,老夫就马上让麾下将士缴枪投降!”

    皮球重新踢回了韦昌辉的面前。一直隐藏在士兵人群中的韦昌辉也没多想,一时冲动就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好!本王以天父之名发誓,只要你陆建瀛…………。”

    “砰!”

    “砰!”

    两声枪响。吴超越和吴大赛几乎同时扣动扳机,结果让吴超越和吴大赛喜出望外的是,他们本来就相当不错的枪法在这一刻同时正常发挥,韦昌辉的胸前和脖颈处同时喷出两道血箭,人直接仰面摔倒,太平军将士的人群中。也马上发出了疯狂的吼叫声,“六千岁!超越小妖,无耻狗贼!”

    诡计得手,吴超越差点直接瘫在车厢里,稍一松懈后,吴超越又马上跳下马车准备战斗,结果不出吴超越所料,悲愤万分的太平军将士在痛失主帅之后,果然向吴军练勇的方阵发起了冲锋,血红着眼睛冲上来要和吴超越拼命。而吴超越最不害怕的就是这点,毫不犹豫的下令开枪射击,击针枪和米尼枪接连开火间,对面杀来的太平军将士接连倒地,在击针枪的高速面前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看到前方的友军一片大乱,大惊失色的吉文元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下令发起冲锋,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呐喊冲锋的太平军将士才只刚进入射程,马上就被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打得人仰马翻,死伤不断,能够冲进三十米距离的士兵寥寥无几。

    不敢再去计算什么弹药消耗,吴超越一个劲的只是命令士兵接连开枪,咬着牙齿硬挡已经发疯的太平军韦昌辉部,而一夫拼命,万夫难挡,在不计伤亡的冲锋下,韦昌辉的部下还真冲到了吴军练勇近处,疯狂的刀砍枪捅,吴军练勇被迫举起刺刀自卫还击,连砸带捅的和太平军拼命,吴超越也一边双手提着左轮枪找机会开枪,一边不断的大声吼叫,“顶住!顶住!顶住这一次,我们就安全了!”

    发疯的太平军将士自然给吴军练勇制造了巨大损失,许多太平军士兵在悲愤之下,甚至使出了抱着吴军练勇同归于尽的悲壮招数,吴军练勇则不断后退,被压得连连向后退缩,空心方阵也因此逐渐变成了实心圆阵,吴超越和他的亲兵被尽数上阵,拿着左轮枪不断对着面前敌人开枪,战场上枪声喊叫声与刀枪碰撞声汇为一股,声插云霄。

    终于,在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后,吴军练勇终于还是熬过了太平军的这一波疯狂冲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迫使太平军士兵向后退缩。而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一点空间后,吴超越再不敢有迟疑,马上就放出了背着火药包的战马,用战马炸弹去冲击正面的观音门防线,再接紧着,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许多太平军将士与那匹战马一起化为了齑粉。吴超越也马上就大吼了起来,“弟兄们,冲啊!杀出观音门,夺我生路!”

    “杀!”

    呐喊声中。第一次在江宁战场上发起冲锋的吴军练勇人人大步向前,一边开枪一边冲锋,奋力冲击已经一片大乱的观音门防线,而韦昌辉的部下此刻是既被马肉炸弹扰乱,又群龙无首失去指挥。有人掉头抵挡,有人上山逃命,还有人直接逃出了观音门,根本形不成有力阻击。后面的吉文元急得跺脚,拼命催促士兵上前追击,可是又杀不乱吴军练勇的后队,山上和城墙上的太平军士兵也疯狂开枪阻击,却又吃亏在射速太慢,同样拦不住吴军练勇的逃命脚步,只能是一起眼睁睁的看着吴军练勇冲进观音门的甬道。继而越过观音门,冲出了江宁外郭。

    还是到了吴军练勇尽数越过了观音门冲出外郭,吴军练勇军中才爆发出了压抑已久的如雷欢呼。听到欢呼,早就逃回马车里瑟瑟发抖的陆建瀛也这才壮着胆子把脑袋探出马车,而再当看到他的马车已经越过了观音门时,陆建瀛也顿时激动大喊道:“冲出来了!终于冲出来了!老夫还以为这次死定了,想不到真冲出来了!”

    “陆制台,别高兴得太早。”旁边步行前进的吴超越回头提醒,道:“长毛还在追,我的子弹也快打完了。能不能顺利杀出一条生路,我还不敢保……。”

    话说到这里,吴超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就在吴超越的眼前。陆建瀛的后脑勺上,突然飙出了一道血箭,一颗不知道从那里打来的子弹,不偏不倚恰好打中了陆建瀛的后脑,子弹穿骨透脑,当场就要了陆建瀛的老命!

    “命中注定。注定你要死在江宁啊!”

    唉声叹气之余,吴超越也悄悄擦了一把冷汗——刚才那颗流弹稍微再偏点,可就要打中吴超越了。和陆建瀛同坐一辆马车的惠征则已经被吓得放声大哭,吴超越也来不及去安慰他,稍一盘算便亲手把陆建瀛的尸体推回车厢,向惠征吩咐道:“带着陆制台的遗体走,尽量保全,如果真能顺利带回去,也是功劳一件。”

    几千人的马拉松赛跑开始了,已经只剩下两百来人的吴军练勇发足飞奔,向长江下游逃命,吴军练勇长期以来的负重训练成果在这一刻也展现无遗,在体力消耗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仍然一个比一个跑得飞快,速度快得让太平军望尘莫及。而让吴超越颇为奇怪的是,陆建瀛带来那十几二十匹战马身上又不知道究竟驮着什么,飞奔行驶间速度丝毫不慢,似乎并不象装有重物的模样,同样是把太平军甩在背后吃灰,结果吴超越看了后难免也有一些担心,“别不会真是什么书籍吧?那我不就是亏大了?”

    同样缺乏骑兵,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的太平军自然追不上逃得比兔子还快的吴军练勇,见吴军练勇越逃越远,距离越来越大,率军追击的吉文元气得大吼大叫之余,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下令停止追击,分出仅有的少量骑兵做为斥候,尾随监视吴军练勇的逃亡去向,随时与主力保持联系,同时派人飞报杨秀清,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

    下面该来看一看江宁这边的情况了,因为吴超越这只妖蛾子翅膀的搅动,与历史上稍有不同,太平军在炸开了仪凤门城墙后,并没有象历史上一样贸然杀进城内,而是严格执行了杨秀清的谨慎命令,先集中重兵守住了入城道路,待后续军队赶到后才杀入城内。然而这么做不但没有耽搁半点时间,相反还比历史上更快拿下了江宁外城,才下午时分就已经基本占领了江宁外城各大要害与街区,所以当吉文元的报告送到下关水寨时,洪秀全和杨秀清都已经在准备进城享受美酒佳肴和后宫三千了。

    “北王兄弟!北王兄弟!”

    乐极生悲,听到了韦昌辉不幸阵亡的消息后,把身家安全都交给韦昌辉负责的洪秀全差点没当场哭昏在地,杨秀清也是放声大哭,“北王兄弟,我再三叮嘱,叫你提防超越小妖的冷枪,叫你提防他的冷枪,你怎么就是不听?就是不听啊?!”

    放声大哭的同时,杨秀清心里当然也是在放声大笑,“超越小妖,好小妖啊,多谢你,多谢你帮我干掉了韦昌辉,这下子天国大军里除了石达开,就没再人可以和我抗衡了!好小妖,好兄弟,你这一次,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东王,派兵追!追!报仇,一定要给朕的北王兄弟报仇!把超越小妖抓回来,朕要亲手把他千刀万剐,亲手把他凌迟处死!”

    “臣遵旨。”

    脸上流着眼泪接过洪秀全的旨意,杨秀清立即大声传令,命令大将陈承熔率领五千水师沿江而下,又令大将萧有福率军五千走陆路追杀,水陆两路并进,联手追杀吴超越和吴军练勇。再然后,杨秀清又大声下令道:“传令城中全军,立即包围满城,不许有一个旗人逃脱!破城之后,鸡犬不留!”

    这也是吴超越最喜欢杨秀清的一点。

    …………

    认定吴超越会带着吴军练勇会走东阳镇大路逃往镇江,期间一有机会就肯定会上船向下游逃命,所以杨秀清才派出了水师参与追击。但杨秀清很快就发现他太过低估了吴超越的狡诈程度,刚摆脱了太平军的追击,吴超越马上就带着吴军练勇转向东南,直接逃向了远离长江的句容小县,太平军上下在地理方面又十分抱歉——拿下安庆这样的咽喉要地都不知道留军守卫。

    上上下下的地理都如此差劲,本来就不算什么名将的萧有福自然也更不知道探得吴军去向后,应该立即出兵抢占句容县正东面的白兔镇,彻底堵死吴超越的东逃道路,只是傻乎乎的跟在吴超越屁股后面追到句容。所以等萧有福带着追兵追到了句容后,不仅需要面临清军句容守军的威胁,连城都没进的吴超越稍做休息后,也早就带着练勇逃往白兔镇去了。而再当萧有福带着追兵追到白兔镇时,吴军练勇已然越镇而过,横穿茅山山脉,直接冲着运河旁边的丹阳县城狂奔而去,萧有福孤军不敢深追,只能是赶紧派快马返回江宁向杨秀清报告情况,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敏锐的第六感告诉杨秀清,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把吴超越干掉,将来超越小妖必成天国大患!所以杨秀清仍然不肯死心,马上叫人拿来江苏地图埋头研究,分析吴超越可能的逃亡道路。然而不看还好,仔细看了陆建瀛留下的江苏地图,杨秀清也顿时就彻底绝望了——吴超越在丹阳上了船后,根本用不着走长江水路,只需沿着运河南下就可以抵达苏州,然后连船都不用下,直接就可以转进吴淞江水路,顺风顺水的逃回老巢上海!

    “超越小妖,果然奸诈!这条逃命道路,必然是他早就仔细研究过的!”

    愤怒的重重一砸地图,杨秀清也只能是把怒火发泄到看似可怜的满城旗人身上,催促太平军将士全力猛攻满城,而与此同时的满城城上,就连旗人的女人儿童都已经上到了城墙做困兽之斗,垂死挣扎…………

    必须得顺便交代一句,在句容县城外休息过夜时,实在忍不住好奇,吴超越便悄悄打开了一个陆建瀛带来的包裹——陆建瀛已死,他的随从也在突围过程中非死即逃,跑得干干净净,这些包裹自然也改姓了吴。然而令吴超越诧异的是,包裹里装的居然真的是书籍!但吴超越还是不肯死心,又顺手一翻书本,真相大白,一片片黄澄澄的叶子果然被夹在了书本之中。再然后,得意的狞笑,也顿时爬上吴超越的干瘦脸颊。

    “捞回来了,这次总算是连本带利的全捞回来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