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九章 艰难突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药车爆炸产生的气浪确实没有伤到太平军大将吉文元的半根毫毛,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被气浪吹起的拉车战马飞出去后,竟然要死不死的恰好砸到了吉文元的身上,飞行惯性再加上几百斤重的战马尸体,这么巨大的力量砸来,即便没能要了吉文元的命,却也把吉文元砸下战马,并且当场砸晕了过去。

    或许火药车按原计划在太平军精兵人群中爆炸也没这么好的效果,因为那样炸顶多就是炸死炸伤几十个太平军精兵,顶天混乱一下太平军的队形,多少给吴军练勇减轻一些压力。然而火药爆炸的效果无意中导致了吉文元昏迷后,情况就完全的大不相同了。

    “吉丞相————!”

    惨呼声中,吉文元的旗阵立即就是一片大乱,后面列阵以待的太平军将士同样是纷纷哗然,争先恐后的伸长脖子张望前方情况,是既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军心也顿时一片慌乱。还有那些正在冲锋中的太平军精锐回头看到火药车在吉文元的旗阵前爆炸,又看到旗阵里一片混乱,这些精锐强兵再是如何的经验丰富也难免有些紧张担忧,未及与吴军练勇交战便与自行挫了锐气,冲锋速度多少有些放缓。

    “炸死长毛大将了!弟兄们,保持队形,前进!前进!”

    用望远镜看到火药车在敌人旗阵近处爆炸,又看到敌人的旗阵出现混乱,吴超越当然抓紧机会胡说八道的大喊大叫,借以鼓舞士气。结果效果还不错,多少消除了一些吴军练勇的恐惧紧张情绪,也让四百多名吴军练勇继续保持着严整的队形小跑前进,行军速度虽远不及步兵冲锋那么的快,却胜在队列整齐,随时可以投入集体作战。

    “走!走!快走啊!冲出去,杀出去!杀出长毛的包围,人人都有重赏!”

    不懂什么是线性战术的精髓。只是看到吴军练勇身出重围仍然还走得不紧不慢,躲在马车上的陆建瀛当然是急得满头大汗,吼叫着只是催促吴军练勇发起冲锋。好在经过严格训练的吴军练勇只听吴超越的命令,陆建瀛官再大在此刻也毫无作用。吴军练勇仍然只保持着严整队形小跑前进,紧握步枪耐心等待吴超越的开枪命令。

    几场残酷激战打下来,多少积累一些战场经验的吴超越已经再不是青浦战场上那个战场初哥,虽然没胆量象英国龙虾兵那样疯狂到距敌三十码才开枪射击,但也耐心等到了距敌只剩五十米时。吴超越才命令自军练勇停住脚步,举枪瞄准。而期间太平军虽然也疏疏落落的开了几枪,却收效甚微,不但几乎都没有击中吴军练勇,还自行混乱了队列,将失去了指挥官的隐患更加扩大。

    “开枪!”

    伴随着吴超越的一声令下,吴军阵前仿佛是响起了一声炸雷,白色的硝烟喷涌而出,密集的子弹也呼啸着射向正面冲来的太平军将士,再紧接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吼叫声也马上在太平军队伍中响起,中枪倒地的太平军将士接连不断,只第一排射击,就有超过五十名太平军将士阵亡和受伤,太平军的冲锋势头也顿时为之一促。

    第一排吴军练勇单膝跪地装弹间,第二排的吴军练勇也毫不犹豫的瞄准对面来敌开枪,滑膛枪的射击精度虽低,但是在五十米距离内射击误差却又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枪声连绵间,密集冲来的太平军将士也象割麦子一样的成排倒地。

    必须保护陆建瀛一行人。吴超越这次安排的队形是前后各两个哨,无法用三段射,但影响不大,逐渐在实战中历练出来的吴军练勇配合高射速的击针枪。两段射的速度比之火绳枪的三段射都只快不慢。两轮射罢,还没等太平军向前冲出十米,第一排单膝跪地的吴军练勇就已经起身瞄准射击,然后又换上第二排开枪射击,连绵不断的枪声组成一片死亡火网,把正面冲锋的太平军将士轰得是人仰马翻。死伤不断,伤亡数字转眼就已经突破了两百之数。

    太平军士兵不是傻子,精锐战兵更是战场上的老泥鳅,一看吴军练勇的正面火力太过猛烈,许多人马上就打起了向两翼包抄的主意,而左右散开包抄间,自然也更加混乱了太平军的队列,彻底丧失冲锋惯性,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更加从容的开枪射击,继续大片大片的击杀太平军士兵,迂回冲锋中的太平军士兵自然也在其列,然后即便零零散散的迂回到吴军两翼,也同样难以近身——不是被吴军后面两个哨的练勇开枪打死,就是被吴超越亲兵的米尼枪精确狙击,极个别侥幸能冲近十米内的太平军将士则专门还有左轮枪招待,连刀子没能抡起来就已经吴超越亲兵的左轮枪打死。

    和上一次的神策门城下大战一样,兵力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太平军因为武器装备的落后,在专玩线性战术的吴军练勇面前仍然还是被吊打完虐的命,还没抓到半点与吴军练勇近身肉搏的机会,就已经被这个时代全世界最先进的击针枪和米尼枪轰得伤亡惨重,死伤无数。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惨,上次太平军名将李开芳一眼看破吴军刺猬阵的最大弱点是方阵内部,下的冲锋命令是不惜代价冲进吴军刺猬阵内部,受命冲锋的黄懿端又是太平军中屈指可数的难得猛将,靠着人命堆才堆到吴军练勇面前争取到近战机会。而这一次吉文元下的命令却是阻击吴军练勇前进,还下了这道命令后就直接晕了过去,没办法象李开芳那样的灵活调整战术,尽可能争取近战机会。所以随着枪声的持续连绵,在得不到后军支援又无法近身的情况下,死伤惨重的太平军将士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将领士卒纷纷向后败退,拥有绝对射程优势的吴军练勇乘机不断开枪,打死打伤了更多的太平军将士。

    这时,太平军大将赵镇元已然暂时接过了吉文元的指挥权,见前军败退,统率能力更差的赵镇元不顾自军士兵多是虚张声势的老弱士兵,竟然命令六千军队两路出击。一左一右去冲吴军两翼,又命令中军结阵而守,妄图守住正面用人数淹没吴军练勇。而吴超越虽然在经验方面远远不及赵镇元,却胜在得到过先进战术传授。见太平军两翼杀来,吴超越也马上变阵,再次摆出名符其人的刺猬阵,组成方阵把陆建瀛一行人和自己包围在中间,然后继续小跑向前推进。

    赵镇元的昏招一出。太平军虚张声势的真面目也很快暴露无遗,仿佛十二年前的三元里大战再现,手里拿着竹枪、铁刀和斧锤等等原始武器的太平军士兵人数虽多,左右杀来只一眨眼就把吴军练勇的方阵包围,然后却是连吴军方阵的七八十米内都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吆喝吼叫,互相鼓舞同伴上前冲杀,自己则几乎不敢前进寸步,偶有几个不怕死的上前,也马上被吴军练勇的几枪打退。继而逃得更远。看上去吼叫震天,人头密密麻麻,实际上却是象老虎咬刺猬,根本就找不到地方下口。

    与之完全相反的是,小跑前进到了太平军的中军近处后,吴军练勇只几轮枪击下来,阻拦在道路前方的太平军士兵就已经是死伤惨重,不断出现逃亡现象,同时吴军的狙击手也不断开枪,专挑穿着杏黄衣服的太平军将领下手。接连打死打伤多名太平军将领。

    看情况不妙,赵镇元也曾经想象李开芳一样不惜代价的冲锋近身,可惜他的威信远不及李开芳和吉文元,太平军将士即便两次硬着头皮发起冲锋。也马上就被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打得抱头鼠窜,阵脚迅速动摇,吴超越也乘机指挥方阵缓缓向前,徐徐如林,不断向前推进,一点一点的碾压太平军的中军阵地。

    这时。吉文元终于被亲兵救醒,带着满身的马血回到阵前重新接过指挥权后,只看得战场一眼,吉文元就忍不住大声叫苦——因为此刻太平军的阵形早就已经是一片大乱,前军不敢逼近,后军想冲冲不上去,互相拥挤,互相推搡践踏,想要重新调整队列就必须暂时后退,而以现在的情况,一旦下令后退那些二线辅兵就有可能收不住脚步,引发全军崩溃的可怕后果。

    实在是无计可施,吉文元也只能做好蒙受惨重损失的心理准备,一边派人与后方的韦昌辉取得联系,让韦昌辉做好阻击准备,一边命令还没有出动的后军左右分开让出道路,继续按兵不动,不给吴军练勇驱使他们打免费前锋的机会,同时亲自指挥中军缓缓后撤,牵制住吴军练勇的行进速度,给后面的韦昌辉争取阻击时间。还有就是收拢之前败退的精锐强兵,让他们在左方重新整队等候自己的命令。

    至于之前就已经被赵镇元派出去的六千辅兵,吉文元是既不想理会,更不敢理会!——要是敢给他们下一道撤退命令,他们马上就能全线崩溃,象乌合之众一样乱哄哄的后逃,还肯定是人那里多往那里去,不要说冲垮尚未出动的吉文元后军了,冲垮韦昌辉的阻击阵地都不是没有可能!

    命令一条条的迅速传达,组织能力怎么都要比正规清军强一些的太平军各部迅速做出回应,后方数量庞大的二线军队左右分开,主动让出道路,以免被吴军练勇正面击溃;之前败退下来精锐战兵则迅速向左面集结,重新整队也提防吴军练勇向左逃窜——右面是长江无所谓;吉文元则努力约束中军,指挥着中军且战且退,尽可能拖住吴军脚步;而之前撒出去的六千辅兵则依然在吴军刺猬阵的左右和后方大呼小叫,也依然不敢真冲上来和吴军练勇拼命,战场表面上喊杀震天,枪声不断,实际上却是有条不紊,暗藏杀机。

    见此情景,吴超越当然大皱眉头,因为吴超越即便战场经验再是不足,也明白战斗力实际上参差不齐的太平军如果发起全面总攻,其实对自军最为有利;然而敌人的指挥官却不但没有这么做,还主动让开道路放自军通行,反而让吴军练勇十分难受——发起冲锋混乱队形是找死,继续这么缓缓推进,浪费时间更浪费弹药,持续下去同样危险。

    犯难的时候,旁边有人突然拍了拍吴超越的肩膀。吴超越扭头看去时,却见陆建瀛不知何时钻出了马车,还满脸兴奋的说道:“吴主事,了不起。太了不起了,老夫是怎么都想不到,就凭你这几百人,竟然能把长毛杀得不敢靠近。这样的雄兵精锐,你怎么就不多练一点出来?”

    “我那来的银子?”吴超越没好气的说道:“从建军到现在。朝廷总共就给了我一万两银子,连买武器弹药都不够,我那来的银子练更多兵?还有,回车上去,小心流弹流矢!”

    听到吴超越这话,陆建瀛赶紧重新缩回车里,又在车里嚷嚷道:“吴主事,等你护送本督到了镇江,本督一定为你向朝廷请功请赏,请皇上万岁给你更多的银子。练更多这样的雄兵!”

    说罢,陆建瀛还下意识的看了看他带来的二十来匹马——天地良心,这些马身上驮的真是书籍啊!

    与此同时,吴超越也迅速盘算出了一个主意,下令停止开枪继续前进,还叫士兵端起刺刀装出要和太平军近身肉搏的模样,结果老奸巨滑的吉文元虽然没有上当,之前被赵镇元撒出来的六千辅兵却全都中计,全都吼叫着清妖没枪子了发足冲锋,吴超越则催促吴军练勇加快行进。尽可能拉近与吉文元部的距离,直到那些二线辅兵吼叫着冲到了三十米处,吴超越才大声下令战兵一起开枪。

    三百多支击针枪同时开火,场面与声响当然是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白色硝烟四面喷涌间,四面八方的太平军士兵也接连中弹倒地,然后吉文元的中军情况还好点,冲击吴军方阵两翼和背后的太平军辅兵却是鬼哭狼嚎,连想都不想,掉转脑袋就撒腿逃命。吴军练勇飞快装弹填药再次射击,驱使这些败兵逃得更快也逃得更乱,结果也正如吴超越所愿,那些太平军的辅兵果然一跑就不再回头,逃得到处都是,彻底不成队形。

    抓紧机会,吴超越又是一声令下,左右两翼的吴军练勇立即列队穿插,火速将三个哨的兵力布置在正前方,以三段射猛射前方敌人。结果这么一来,咬牙拦住吴军道路的吉文元中军也终于支撑不住了,士卒将领纷纷撒腿逃命,吉文元也被亲兵硬拉着向后跑,吉文元深知败兵难挡,便赶紧大声吼叫,“往右走!往右走!全都给我往右走!”

    如愿以偿的终于暂时杀退敌人,吴超越不敢有任何迟疑,连阵形都不敢做任何调整,催促着练勇只是发足冲锋,抓紧时间沿着官道向东北面的外郭观音门方向逃命。而吴军练勇和陆建瀛、惠征等人大声欢呼的时候,吴超越却又无比惊骇的发现,太平军的指挥官竟然还是没有下令发起总攻,压根就没想过拿那些炮灰军队暂时迟滞自军脚步,吴超越的心里也顿时明白——前方肯定还有敌人,还肯定是更加难缠的敌人,敌人指挥官是怕战斗力底下的炮灰军队被自军杀败,冲溃前方的阻击阵地,所以才选择按兵不动!

    不出所料,当观音门遥遥在望时,吉文元果然带着重新集结后的精锐强兵追了上来,很狡猾的没有直接冲上来找死,也更狡猾的始终保持与吴军练勇的距离,咬住吴超越的尾巴让吴军行进快不起来,同时后面也还有着数量庞大的炮灰跟来。而吴超越根本顾不得理会他们,赶紧只是举起望远镜去看观音门的情况。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吴超越就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了,被丘陵包夹的观音门虽然大开,然而城墙上和丘陵上却已经站满了太平军的弓箭手和火枪手,另有两千多太平军士兵在城下严阵以待,还把一些车辆拉到阵前排列,车上装满土石,既起到了防弹效果,还当道拦住吴军练勇的去路。

    见此情景,吴超越和吴军练勇脸色开始发白,还有已经所剩不多的陆建瀛随从又开始纷纷离队逃命的时候,后面的太平军将士也狞笑着追了上来,不急着向吴军发起进攻,只是立即分兵去封堵吴超越向两旁逃生的道路。而与此同时,当面拦住道路的太平军阵中也响起了整齐的呐喊声,“超越小妖,来吧,这次看你往那里走?!”

    “怎么办?怎么办?吴主事,长毛拦住了我们的道路,这次我们怎么办啊?”

    耳边响起了陆建瀛的哭喊声,让本就心乱如麻的吴超越更加心烦意乱,不得不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冷静!冷静!只要冲过这一关,再往前就好走了!冲过去,一定得想办法冲过去!”

    心中呐喊着,吴超越的三角眼飞快乱转间,突然把目光定格到了对面太平军的帅旗上,那是一面黄底黑牙旗,北方主水,尚黑,对太平军旗帜已经下过一些功夫研究的吴超越也马上明白,那是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的旗帜!(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