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八章 江宁城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平军炸开仪凤门城墙的时候,累了一整天的吴超越还正在酣睡之中,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又听到仪凤门那边传来接连不断的火炮轰击声,虽然还来不及去探察太平军的地道爆破效果,吴超越心里还是马上明白——必须立即着手准备突围撤退了!不然的话,被自己秘密帮助过的太平军一旦成功杀入城内,铁定会忘恩负义把自己千刀万剐!

    ——当然,关于是否忘恩负义,李开芳、林凤翔和吉文元等太平军将领都表示不服!

    明白局势的危险,吴超越再不迟疑,立即检查了随身装备,然后冲出房去,向已经全都被爆炸声惊醒的吴军练勇大声下令,命令得力帮手邓嗣源率领本哨人马留守营地,看守剩下的武器弹药,没有自己的命令绝不许离开,又命令所有练勇检查干粮饮水和武器装备,每人携带三十颗击针枪子弹上城,同时又密令心腹吴大赛收拾金银细软,先行联系居住在邻近小院的傅善祥和婉贞,让她们万不可离开住所半步,也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

    做好了这些安排后,吴超越才带着亲兵队和另一个哨上城,与在城墙上驻扎的黄大傻和孟驲两个哨会合。而与此同时,神策门外的太平军也已经大量出动,正在向着神策门这边杀来,先头军队还已经逼近到了神策门两里内,明摆着要象昨天一样猛攻神策门。

    这时,铁杆汉奸张继庚也带着一些练勇冲上了神策门城墙,还一见面就带着哭腔冲吴超越和耿桡喊道:“吴主事,耿守备,大事不好!被我猜中了,长毛果然在仪凤门那边埋了火药,炸塌了一段城墙!”

    “炸塌了多少?长毛杀进城里没有?”吴超越赶紧问道。

    “听说炸塌了六七丈,已经有一些长毛乘机杀进了城来,具体情况还没确认。”

    张继庚如实回答,结果耿桡一听就大声叫苦了。跺着脚不知所措,吴超越则是既欢喜又担忧,生怕报仇心切的太平军进城后二话不说就直接向这边杀来,便赶紧向耿桡提议道:“耿大哥。既然长毛已经进了城,那么为了安全起见,我分一个哨下城守住城门,提防长毛杀过来冲击城门,接应城外的长毛。”

    对吴军练勇战斗力无比依赖信赖的耿桡一口答应。张继庚也不疑有他,同样没有反对,当下吴超越赶紧让黄大傻率领本哨下城守卫城门甬道,又悄悄盯上了瓮城千斤闸的控制机关,寻思如何才能找到机会破坏机关,让千斤闸失去作用。

    刚把黄大傻派下城,还没等居住在城内各寺庵的练勇上城助战,城外的太平军就已经发起了猛烈进攻,还一次性就投入了超过两千的兵力直接蚁附攻城,吴超越和耿桡、张继庚等人无奈。只得按照的办法全力抵抗,以石头灰瓶重点打击搭上城墙的飞梯,以火绳枪射击远处敌人,期间吴超越还难得大方的让亲兵用左轮枪射击蚁附敌人,拼命稳住神策门这边的防线。

    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太平军的攻城手段又比较单调,除了用飞梯蚁附外最多就只是拿撞木撞击一下城门,应对起来比较容易,暂时确保神策门安全倒是问题不大。但是城内的情况却十分糟糕,仪凤门大街、三牌楼、马台街和金川门那边接连冒出火头浓烟。也不知道是太平军已经杀到了那里,还是活动猖獗的天地会成员放火制造混乱,同时朝阳门和聚宝门那边也是炮声不断,很明显也已经展开了激战。

    受此影响。人心惶惶的江宁百姓基本选择了闭门不出,筹防局那些战斗力为负的练勇也基本都没上城助战,张继庚控制的练勇虽然士气相对比较高上一些,却也只有六七成上到城墙作战,余下的全都当了逃兵,神策门这边本来就单薄的兵力也因此变得更加单薄。

    考验陆建瀛和祥厚等江宁大佬统帅指挥能力的关键时刻来临。结果让张继庚欲哭无泪和让吴超越悄悄暗喜的是,负责外城防御的陆建瀛始终就没下达过一道命令应对如此危局,倒是内城那边听说派出了预备队救援仪凤门,但这个道听途说却始终没有得到证实,相反倒是位置最为偏僻的太平门那边也冒出了火光浓烟,还有人报告说那边的枪声十分密集,还确认枪声是在城墙内部响起。

    没有上帝视角,又严重缺乏情报支持,江宁城中最有谋略的张继庚和最能打的吴超越都拿这样的混乱复杂局面束手无策,只能是一边奋力抵挡太平军的进攻,一边派人去两江总督府的陆建瀛联系,同时联系筹防局的其他绅董,让他们尽可能组织练勇上城来帮忙。结果去和陆建瀛联系的人没回来,与吴超越小有交情的惠征穿着官服跌跌撞撞的跑上了神策门,带着哭腔对吴超越喊道:“贤弟,不好了,长毛炸开了仪凤门的城墙,还抢占了城墙缺口,大股的长毛正在进城,外城已经破了!”

    “陆制台呢?他到那里去了?”张继庚抢着问道。

    “他去内城了。”惠征哭丧着脸说道:“刚听说长毛杀进了城,陆制台就去了内城,说是要和祥将军商量如何守城,但一去就再没回来。”

    “老匹夫!”早就对陆建瀛满肚子火气的张继庚重重一拳砸在城墙上,咆哮道:“什么商量如何守城?这个老匹夫九成九又是临阵逃跑,进内城逃命!”

    “炳垣先生,别楞着了。”吴超越乘机怂恿道:“用我们昨天商量的办法,你打着我的旗帜往仪凤门去,布置疑兵恐吓长毛,为我们争取应变时间!”

    “仪凤门那边形势危急,应该你去才对。”张继庚反对,说道:“我打着你的旗帜留守神策门,替你牵制这里的长毛。”

    “你糊涂啊!”吴超越急得直跺脚——这次是真的急得跺脚,振振有辞的飞快说道:“江宁城里除了我的练勇外,还有那支军队靠得住?我未经号令就擅自负责助守的神策门,如果陆制台和祥将军他们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军令送来,又不能及时和我取得联系,岂不是误了城防大事?”

    觉得吴超越的话有道理,一心想要守住江宁城的张继庚也没迟疑。马上就从吴超越手中接过吴字大旗,带着他的练勇冒充吴军练勇赶往仪凤门助战。临行时,张继庚还拉着吴超越的手说道:“吴主事,我走之后。一定要让筹防局的其他绅董尽量组织练勇上城,他们就算打仗靠不住,也可以替你暂时抵挡一阵子,让你可以脱身去执行陆制台他们的军令。”

    “知道知道,快去。再迟的话,长毛又杀上来,你就想走也走不了啦。”

    吴超越不耐烦的催促,张继庚也没再犹豫,赶紧乘着太平军蚁附军队暂时被杀退的机会,带着他的练勇打上了吴超越的军旗沿城墙西进,赶往仪凤门那边助战,又故意让那些背着吴军报废刺刀的练勇走在箭垛旁边,尽可能制造吴军练勇已经奉调赶往仪凤门增援的假象,吴超越则命令自军练勇暂时取下刺刀。以免暴露自军的真正位置。

    还别说,吴超越这手疑兵计还真起到了不小作用,在单筒望远镜里看到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向仪凤门方向移动,急红了眼的吉文元马上又加强了攻城力度,向蚁附战场上一口气投入四千兵力,妄图牵制住正在列队离开的‘吴军练勇’。结果虽然也确实给真正的吴军练勇制造了不小压力,却吃亏在攻城武器过于单一,效果始终不大,几次有士兵侥幸冲上城墙,也迅速被暂时卸掉刺刀的吴军练勇开枪杀害。没能守住城墙阵地。最后吉文元也没了办法,只能是赶紧派人向正在仪凤门主攻的李开芳报告这一情况。

    好不容易打退太平军的这波疯狂进攻,吴超越找到躲在城墙死角处瑟瑟发抖的惠征,揪住他低声说道:“快。去婉贞那里,先把你的官服换了,然后带婉贞和那个傅善祥去我的营地,我在那里留了一个哨,让他们先保护你,然后等我消息。”

    也是福至心灵。虽然隐约猜到了吴超越已经在布置跑路,但惠征还是没有半点犹豫,马上就下了城去找女儿准备再次逃命,而惠征前脚刚走,吴超越也马上就找到了耿桡摊牌,对耿桡说道:“耿大哥,事情到了这一步,你有什么打算?是准备与江宁城共存亡?还是有其他打算?”

    脸色阴沉的看看已经一片大乱的城内街道,耿桡迟疑着反问道:“吴兄弟,你有什么打算?”

    “先破坏千斤闸,预防万一,然后再见机行事如何?”吴超越指着由绿营兵控制的千斤闸开关建议道。

    贪财无能的耿桡只有一点让吴超越欣赏,就是行事还算比较果断,听到了吴超越的建议后,耿桡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冲上去推开守闸士兵,直接把刚整修过的控制杆卸掉,然后又采纳吴超越的建议,让吴军练勇把几根大铁钉砸进了滑轨缝隙中,彻底堵死滑轨。而旁边虽然也有几个绿营兵在场,却谁都没有吭声反对。——毕竟,他们也知道出城逃命时一旦这道千斤闸落下,他们就会变成瓮中之鳖,想跑都跑不出去。

    解决了千斤闸这个麻烦后,金川门那边的街道上已然可以隐约看到太平军的旗帜,而让吴超越和耿桡喜出望外的是,神策门外的太平军不但没有继续发起进攻,相反还分出了一部分兵力去增援金川门战场。吴超越和耿桡暗喜之余,也马上各自暗中安排部下准备出城逃命,同时吴超越还承诺亲自率军担任先锋,带着耿桡的一百多绿营兵杀出重围。

    万事具备,最后已经只剩下如何突围逃命了,然而就在吴超越与耿桡低声商议突围细节的时候,新的意外却突然发生——在几个随从的搀扶下,两江总督陆建瀛突然跌跌撞撞的冲上了神策门城墙,还一见面就揪住吴超越,同样是带着哭腔说道:“吴主事,大事不好,仪凤门破了,聚宝门也破了!”

    “聚宝门也破了?”吴超越吃了一惊,说道:“聚宝门那边有三道瓮城,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破了?”

    “聚宝门那边有奸细!”陆建瀛哭诉道:“之前传说长毛要杀尽僧尼,有许多和尚逃进了城里避难。那曾想那些和尚有许多都是长毛改扮的奸细,他们乘着聚宝门的守军被调到仪凤门增援,就突然杀上了城墙,打开城门接应长毛进城。所以聚宝门就破了!”

    工事坚固江宁第一的聚宝门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丢了,不仔细甄别最容易被剪辫太平军假扮的和尚,不从邻近城门调兵增援仪凤门,偏偏要从距离最远又最重要的聚宝门调兵,碰上这么一位高明的总指挥官。吴超越算是钦佩得五体投地了。而苦笑之余,吴超越又生出了一些担忧,忙又问道:“陆制台,那你来神策门干什么?之前不是传言,说你去了内城么?”

    书中说明,陆建瀛确实逃往了满城,可惜守满城的祥厚不但不许陆建瀛进城,还要陆建瀛组织城里的百姓反击,陆建瀛是实在没了办法才来的神策门。但这么丢脸的事,陆建瀛当然不好意思告诉吴超越和耿桡。迟疑了一下后,陆建瀛才说道:“本督是去内城和祥将军商量如何反击,鉴于现在江宁的外城已经难保,祥将军他决定全力退守内城等待援军,本官准备去镇江调集各路援军发起反击,杀回来增援祥厚将军他们。”

    听到陆建瀛这话,吴超越和耿桡的眼睛当然亮了,然后吴超越还佯做惊讶的问道:“陆制台,你要去镇江征调援军?现在长毛围城,你如何出去?”

    “所以本官才来你这里。”陆建瀛哭丧着脸说道:“吴主事。本官命令你率领本部人马护送本官出城,杀出长毛重围去镇江求援!”

    私自出城逃命,将来无论如何都跑不掉一个临阵逃脱的罪名,但是奉命保护陆建瀛出城突围就完全不同了。所以听到陆建瀛这道命令,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唱诺,还笑得连眼睛都眯成了缝,那边的耿桡却急了,忙问道:“陆制台,那我呢?末将麾下可是只有一百多绿营了。吴主事保护你突围了,我怎么能守住神策门?”

    “一起走,一起走。”陆建瀛忙不迭的说道:“耿守备你也护送本官突围。”

    耿桡终于和吴超越一样的眉花眼笑了,陆建瀛则是连连跺脚,命令吴超越和耿桡赶紧准备保护他突围的事,吴超越和耿桡一起赶紧答应,迅速决定由吴军练勇先下城集结,然后耿桡带着绿营紧随出城,留下至今还不知情的江宁练勇在城上继续坚守。

    也是直到保护着陆建瀛下城后,吴超越才惊讶看到陆建瀛还带来了几辆马车和二十来匹战马,每匹战马身上还驮有两个大包裹,虽然陆大总督老脸有些泛红的声称那些包裹里装的全是公文书籍,但吴超越却懒得计较上面到底装的是什么玩意,还灵机一动的从陆建瀛那里要来一辆马车,派人把城墙上剩下的火药搬来装在车上,布置好了引线,又在马身上系了一串鞭炮,并且无比阴毒的蒙上了战马眼睛…………

    接到吴超越的命令后,留守营地的邓嗣源带着惠征父女和傅善祥赶来了城下与吴超越会合,吴超越先是把剩下的弹药八成分发给了自军练勇随身携带,只留两成预防万一,又安排惠征和陆建瀛挤在一辆马车上,让傅善祥和婉贞坐上另一辆,再次检查了干粮和饮水的携带情况,吴超越才让耿桡控制的绿营兵打开城门,在瓮城里调整好了队列队形,最后才打开瓮城的城门率军,也把那辆装有火药的马车赶到了最前面。

    让吴超越十分无语的是,尽管他已经一再承诺会带着绿营兵突围,可是神策门的一百多绿营兵却只有五六十人跟了出来——余下的全都跑回了城里去趁火打劫,或者更换衣衫藏入民居逃命。

    事还没完,看到神策门突然打开,一队清军士兵突然杀出城来,在远处列阵以待的吉文元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派遣一军上前阻拦,然后还没等正式交战,那些出城的绿营兵又再度崩溃,大呼小叫着眨眼间又逃得干干净净,包括早就换上了百姓衣服的耿桡都撒腿逃向了没有太平军阻拦的玄武湖那边,还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吴兄弟,我去玄武湖那边给你探路!你要是突围不利,就过来找我!”

    压根就没指望过这些一天到晚拿大烟枪时间比拿火枪时间还长的绿营大爷能起什么作用,吴超越当然没有在意绿营兵的不战自溃,惟独担心他们会影响到自军的士气,但还好,绿营兵的不战自溃只是导致一些陆建瀛的随从也跟着他们逃命,纪律严明的吴军练勇却依然还在列队前进,没有出现士卒离队逃亡的情况——只是这些练勇心里具体怎么想,吴超越就不知道了。

    没用陆建瀛吩咐,心理有数的吴超越就已经安排了几个亲兵代替陆建瀛的随从,牵着陆建瀛带来的那些马匹继续前进,然后才举起望远镜观察来敌,见这次的来敌不多,装备也明显很差,吴超越便没有立即下令点燃火药车,只是命令军队大步上前,在近敌时再装上刺刀开枪射击,结果肆无忌惮正面杀来的太平军看到吴军练勇突然装上刺刀开枪射击,猝不及防下手忙脚乱,被高射速的击针枪打得是人仰马翻,尸横遍野,大呼小叫着四处奔散逃命。——这里必须交代一句,这支太平军之所以这么不能打,是因为他们全是二线辅兵。

    “糟糕!中计了!”

    事实上刚在望远镜里看到出城杀来的清军突然装上刺刀,受命指挥神策门战场的太平军大将吉文元就已经明白中计,懊悔之下吉文元也没迟疑,赶紧命令自己麾下最精锐的两千战兵发起冲锋,正面拦截真正的吴军练勇,同时又派人联系在后面押阵的韦昌辉,让韦昌辉知道他的目标仍然还在神策门。

    精兵和辅兵最大的区别就是武器装备,在望远镜里看到第二波杀来的太平军全都装备雪亮利刃,手里拿的也是价格昂贵的制式盾牌,吴超越再不迟疑,马上命令点燃火药车和战马身上的鞭炮,鞭炮剧烈爆炸间战马吃疼,沿着平坦官道发足狂奔,直接冲向了对面来敌。

    苍天有眼,关键时刻,吴超越山寨的火牛计出现了一个巨大偏差,那就是忘记了计算导火索的燃烧时间,受惊战马带着火药车冲到了太平军的精兵面前时,导火索仍然没有燃尽,同时经验丰富的太平军精兵也纷纷散开避马,吴超越的火马计不要说是炸死炸伤大量的太平军精锐了,就是连太平军士兵都没有撞伤半个,就直接冲了过去。

    “干!老子怎么忘记计算导火线长度了?!”

    懊悔大叫的时候,吴超越那双三角小眼突然瞪得比牛眼还大,许多的吴军练勇也是双眼圆瞪,紧张得连呼吸喊叫都忘了!

    因为,那辆装着几百斤火药的马车沿着平坦官道前进间,竟然直接向着太平军的帅旗所在冲了过去,保护吉文元的太平军士兵虽然纷纷开枪放箭,列队阻拦,可那匹战马的眼睛是被黑布蒙上,又是野兽熬得住疼,被射中几枪几箭都一时不死,反而还跑得更快!冲得更猛!

    “车上在冒烟!车上有火药!”

    终于有太平军士兵看出不对,几个太平军士兵也马上冲了上去,冒着被炸死的危险去拉马车缰绳,不给火药车冲到吉文元面前爆炸的机会。然而就在他们联手奋力拉住狂马,狂马扬蹄人立间,火药车上的那根该死的导火线也终于燃烧到了尽头…………

    “轰炸!”

    巨响声中,硝烟弥漫间,舍身拦马的几名太平军勇士自然都被气浪掀出了几十步远,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壮烈牺牲。然而令太平军将士难以置信的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至少二十步外的吉文元居然也仰面倒在了地上,上半身和脸上还尽是鲜血和肉末!

    躺下的吉文元头部后方,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战马尸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