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七章 争取时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超越和张继庚在城墙上打得惨,吉文元带着太平军在城墙下当然打得更惨,六次蚁附攻城下来,太平军的士卒死伤数字已然突破千人,虽然大部分都是二线的炮灰,但其中也有相当不少是吉文元的嫡系精锐,损失着实让吉文元肉痛心疼,同时对太平军的军心士气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可是没办法,杨秀清给吉文元的任务是把吴军练勇咬死在神策门,还有大量消耗吴军练勇的弹药,两个任务都只是开了一个头,所以再是如何的肉痛心疼,第六次蚁附冲锋被神策门守军打退后,吉文元还是马上命令第七支攻城军队出阵,铁了心要凭借兵力优势彻底耗垮吴军练勇。

    以二线军队为主力辅之以少量精锐组成的攻城队很快抬着飞梯出阵,吉文元刚想下令发起进攻,不料神策门城上却突然出现了一面白色旗帜,由一名旗手举着摇晃,还有许多的清军士兵在城墙上大喊大叫,只是隔得太远,听不清楚在喊什么。

    觉得事情太过古怪,生出了好奇心的吉文元便临时改了主意,让第七支攻城军队暂时原地待命,又派了一个亲兵上前去听清军士兵在喊什么,亲兵飞奔上前后不久就跑了回来,向吉文元抱拳奏道:“禀副丞相,清妖是在喊别打了,要我们派一个代表上去和他们谈判,他们有大事要和我们谈。”

    “有大事要和我们谈?难道是想投降?”

    吉文元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神策门清军想要献城投降,也多多少少有些心动——第一个率军杀进江宁城可不是什么小功劳,所以即便怀疑其中或许有诈,吉文元还是派了自己的亲兵队长上前,让亲兵队长去问清军想谈什么。

    怕将来背黑锅,吴超越把神策门守将耿桡给推了出来,教他对太平军使者喊道:“城下的太平天国大使,我叫耿桡,是大清江宁绿营的守备将军,也是神策门的守将。你认识我不?”

    “少废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城下的太平军使者很是不耐烦的催促,然后在吴超越的指点下。耿桡才又大喊道:“太平天国的大使,麻烦你告诉你们的攻城主将,就说请他暂停攻城片刻,我大清两江总督陆建瀛陆制台一会就要来到城上,要亲自和他商谈一些事!”

    太平军的使者听了有些纳闷。但军令在身,还是答应了替耿桡转达话语,然后耿桡又在吴超越的指点下赶紧又大喊道:“等等!烦请转告贵军攻城主将,就说我们陆制台说了,你们如果不答应谈判,他就要下令烧毁江宁粮仓,让你们进了城也没粮食用!”

    吴超越让耿桡说这话当然是瞄准了太平军的要害命脉下手——太平军千里而来,没有后方补给,粮草全靠就地征收,当然得要顾忌一下江宁城里的粮草安全。所以亲兵队长把话带回了吉文元面前后。吉文元皱眉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吩咐道:“去告诉清妖,就说我答应和陆建瀛谈判。”

    可怜的亲兵队长又辛辛苦苦的跑到城下转达吉文元言语,吴超越听了大喜,忙又指点耿桡大喊道:“多谢大使,请稍等片刻,我们陆制台已经在赶来神策门的路上了,一会就到!还有,做为报答。我们允许你们派人抢救城下的伤兵,只要你们不碰城门,我们就绝不开枪放箭!”

    吉文元果然中计,同意暂侯片刻之余。也赶紧派出辅兵上前,抢救之前没能带回来的伤兵重伤员。吴超越和张继庚在城上见了大喜,也是赶紧补充饮水干粮和抢救伤兵,同时也乘机让士兵练勇休息和冷却大炮,全力争取比黄金还要宝贵的时间休整。

    过了半个小时后,等得不耐烦的吉文元一度派人催促赶快谈判。吴超越则又让耿桡出面,大喊道:“贵军请再等一等,两江总督府上在南城的西华门大街,离神策门这里差不多有二十里路,陆制台年纪大了又骑不了马,只能坐轿子,轿子走得慢,所以你们得再等一会。不过你们请放心,快了,马上就到了!”

    好不容易又把太平军使者骗回了一次,又过了五六分钟,正当吉文元逐渐怀疑中计的时候,也正当吴超越和张继庚认命的准备继续迎战的时候,奇迹却突然出现——陆建瀛领着几个江宁官员,还真的畏畏缩缩的上到了神策门,还一见面就无比疑惑的向耿桡和吴超越问道:“出什么事了?不是说你们这里打得最激烈么?怎么又突然不打了?”

    不知道陆建瀛是否准许这么做,耿桡、吴超越和张继庚等人只能是赶紧把刚才用的缓兵计禀报给陆建瀛,又拼命强调客观原因,说是因为大炮过热需要冷却,伤兵过多需要抢救,干粮和饮水需要补充,不得已才这么做。然而令吴超越和张继庚喜出望外的是,陆建瀛听了后不但没有发怒,还满脸惊喜的问道:“真的?这么做真的有用?”

    “制台,有没有作用,你一看就知道。”吴超越指指远处暂时按兵不动的太平军,又说道:“长毛千里而来,没有粮草补给,害怕我们真的一把火烧了江宁城里的粮食,所以才会中计。”

    看了一眼远处暂停攻击的太平军,陆建瀛更是惊喜万分,忙又问道:“吴主事,那你还有没有办法再骗骗长毛,让他们暂时退兵,或者多争取一点时间?”

    吴超越一听乐了,想都不想就对陆建瀛说道:“陆制台,很容易,只要你不介意,你可以亲自出面和长毛谈判,就说你愿意让出江宁城和完好无损的江宁粮仓,换长毛放你率领城里的军民百姓离开。城下的长毛大将肯定做不了主,也肯定要禀报洪秀全和杨秀清这些长毛首领。”

    “这么一来,洪逆杨逆就算不中计,也起码可以给我们争取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他们如果中计真的相信,那我们可以争取的时间就更多了,说不定还可以找各种借口争取更多时间,等到我们援军到来!”

    吴超越抄袭张特的这个馊主意虽然粗浅,可是做梦都想拖到援军到来的陆建瀛听了却是赞不绝口,马上就同意依计而行。结果也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吉文元再次派出使者来到城下,要求陆建瀛马上出来谈判,否则就要立即发起进攻。

    终于轮到咱们一直吃干饭的陆大总督大显身手了,正正衣冠站到了箭垛旁边后。陆建瀛先是大声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在吴超越的指点下要求太平军攻城主将过来谈判,吉文元见了也无比听话,立即同意亲自与陆建瀛谈判。只是害怕吴军练勇的冷枪冷炮,所以吉文元没敢走得太紧。只是派了一些亲兵来回传话,借亲兵之口间接与陆建瀛谈判。

    如吴超越所料,当陆建瀛提出要以交出城池和粮仓为借口换取太平军让路放行后,吉文元果然不敢私自做主,只是要求陆建瀛暂时等待一段时间,等他与洪秀全、杨秀清取得联络再给陆建瀛答复。陆建瀛听了大喜,不但一口答应,还不用吴超越指点就主动喊道:“好,本督可以等待,请告诉你们的首领。最好请他们亲自到神策门城下来,亲自与本督当面谈判!”

    带着陆建瀛的口信,吉文元的使者一路打马飞奔到了下关水寨,通过太平军将士的层层封锁,浪费了不少时间才得以见到洪秀全和杨秀清,向洪杨二人禀报神策门发生的情况。结果吉文元的使者才把话说完了,鼻子差点气歪的杨秀清就放声咆哮了,“蠢货!这是缓兵之计,你们这些蠢货怎么就信了?马上回去告诉吉文元,叫他别理清妖的诡计。只管给本王继续攻城!”

    吉文元的信使唱诺,刚想离开时,不料高坐正中的洪秀全却突然开口,先是叫住吉文元的使者。然后很是疑惑的向杨秀清问道:“东王兄弟,你为何认定这是清妖奸计?我天国大军重兵围城,清妖总督弃城求活,这很符合情理啊?如果清妖总督是真心求活,你又断然拒绝,清妖真的放火把城中粮草烧光。不是太可惜了?”

    “万岁,怎么连你相信清妖的鬼话?”杨秀清哭笑不得,耐心解释道:“万岁明鉴,且不说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督抚一级的清妖向我军投降。就算这个陆建瀛真的有心和我们谈判,他也应该是登上邻近下关的仪凤门,要求与我军谈判,那会跑到远离下关码头的神策门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故意拖延时间是什么?”

    杨秀清的分析自然是完全合情合理,可惜洪秀全却还是不信,又表态怀疑陆建瀛是见神策门战事危急才生出这个念头,还动心想亲自到神策门下和陆建瀛亲自谈判。杨秀清勃然大怒,干脆又上演了一出天父下凡的精彩戏剧,先以天父的名誉训斥了次子洪秀全一通,然后又冲着吉文元的使者咆哮道:“快去传令,叫吉文元继续攻城,再有迟疑,天法不容!”

    杨秀清的决策自然正确,见识分析也自然精妙,然而无用,等他的命令送到了吉文元的面前后,神策门这边都已经争取了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休息调整,所以再当太平军发起第七次蚁附攻城时,不但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还必须得面对体力已经基本恢复的神策门守军的迎头痛击,不但损失更大,还再难收到消耗吴军练勇弹药和体力的效果。

    顺便说一句,看到太平军连招呼都懒得打就直接发起进攻,陆大总督连滚带爬的冲下城墙逃命的同时,还没忘了冲吴超越叫喊,“吴主事,以后再有这样的妙计,你记得一定要马上禀报本官,只要能争取时间,本官一定采纳!”

    是日,太平军猛攻江宁十三门整整一个白天,直到天色全黑方才退兵撤走。看到了太平军撤退后,筋疲力尽的江宁清军也马上横七竖八的歪倒在城墙上,象是差点淹死一样的大口大口喘气,许多士兵还才刚躺下就鼾声大作的睡去。而神策门这边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即便在中午骗到了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却因为是真刀实枪的与太平军接连火拼多场,士兵和练勇仍然还是累得连庆祝欢呼的力气都不剩下,许多人同样是倒地就睡。

    吴超越和张继庚同样累得十分够戗,但这两个奸猾之辈都害怕太平军去而复返,坚持着都没有立即下城休息,一边让士兵练勇继续保持戒备状态。一边仍然紧张的观察着太平军的一举一动。在此期间,张继庚还向吴超越提醒道:“吴主事,这会不管长毛是真退假退,今天晚上你的练勇都不能脱衣睡觉。必须时刻提防长毛又来攻城。”

    吴超越点点头,问道:“炳垣先生,以你之见,类似今天这样的进攻,长毛能够持续多久?”

    “才只是开始。”张继庚脸色阴郁的回答道:“长毛以地穴攻城时有个习惯。就是先会发起一段时间的佯攻,然后再突然引爆埋藏在城墙下的火药,最后才发起真正的总攻。所以,如果不幸被我料中,静海寺那边是假炮台真地道,那么今天的战事就只是长毛的佯攻,长毛真正的进攻,也还在后面!”

    “今天还只是佯攻?”吴超越有些傻眼,探头看看城下横七竖八的尸体,惊讶说道:“今天的进攻也算是佯攻的话。那长毛也太舍得下本钱了吧?洪秀全和杨秀清他们,就真不把士兵的命当成……。”

    话说到这里,吴超越已然自行打住,惊讶说道:“不对!难道长毛今天的进攻,只有神策门这边是真的?其他城门都是装模作样的佯攻?”

    “吴主事,你现在才看出来啊?”张继庚苦笑说道:“其实正午的时候,我就已经看穿了长毛的真正用意,他们是真的在猛攻神策门,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攻破神策门,更不敢奢望能够从这里取得突破。他们真正的目的。是缠住你,让你无法分身去救其他城门!”

    说罢,张继庚又看了一眼吴超越,淡淡说道:“吴主事。今天我让麾下练勇不惜代价的抗击长毛,其实真正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你节约火枪弹药和练勇体力,让你随时可以抽身去救其他城门。不然的话,我能看不出来吴主事你今天没用全力,一直在尽量节约火枪子弹?”

    吴超越沉默不语,心里是既感谢张继庚的全力分担。也暗恨这个铁杆汉奸的执迷不悟,铁了心给满清八旗当奴才还不知悔改。张继庚则又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仪凤门,那里的地听虽然没能发现长毛的地道,但那是因为连续下大雨造成的,所以吴主事,如果仪凤门那边传来爆炸声响,还望你立即提兵去救仪凤门,千万别辜负了我的一盘苦心。”

    什么叫好心当做驴肝肺,张继庚就是好心被当做了驴肝肺,听了张继庚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后,吴超越不但没有半点感激,相反还在心里暗暗琢磨道:“不行,得想办法把这个铁杆汉奸弄走!不然的话,太平军在仪凤门那边爆破得手,我在这里出城突围,这个铁杆汉奸肯定不答应,万一这个狗汉奸在我出城时突然把瓮城的千斤闸放下去,那我的麻烦就大了!”

    想把受命助守神策门的张继庚弄走虽然没有那么容易,但还是那句话,在坑蒙拐骗方面能够难得住吴超越的事情不多,仔细盘算了片刻后,吴超越就又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忙向张继庚说道:“炳垣先生,既然你无比怀疑长毛的真正主攻点是仪凤门,还有长毛猛攻神策门是为了牵制我,那么为了谨慎起见,我们干脆抢先布置一支疑兵如何?”

    “疑兵?”张继庚眼光一闪,忙问道:“如何布置?”

    “弄一些木棍,绑上刀子冒充刺刀,给你的练勇备着。”吴超越建议道:“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紧急军情,你就带上你的练勇,打上我的旗帜,假装成我的军队,或是去救援战场,或是冒充我继续留守神策门。这么一来,江宁城中就等于出现了两支松江团练,关键时刻突然使出,必然可让长毛疑神疑鬼,猜不透我的真正所在!”

    “好主意!”张继庚一听大喜,一拍箭垛说道:“长毛对吴主事你这么忌惮,看到你的练勇调动,必然会做出临阵调整,有利于我军见机取利!此计大妙,我这就去准备!”

    说罢,张继庚还真的急匆匆去了组织他的练勇准备假冒吴军练勇,吴超越见了心中暗喜,暗道:“狗汉奸,最好是太平军把你当成了我,全力的围追堵拦,让我可以更轻松的突围撤退。”

    没心没肺的嘀咕完了,吴超越还又抬眼去看远处的太平军营地,心里更加没心没肺的嘀咕道:“洪秀全,杨秀清,你们争点气,赶紧炸开城墙杀进来吧,老子实在是不想在江宁城里呆下去了!”

    太平军没有让吴超越失望,次日清晨,咸丰三年二月初十的清晨,卯时将半,天未明,大雾笼罩,一片朦胧的仪凤门那边就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狮子山正面的城墙轰然倒塌,露出一个两丈来宽的缺口!

    与此同时,早已调整好了炮位的太平军火炮也数十门一起发炮,猛轰城墙爆破处,不但大为加强了爆破效果,还意外的引发了城墙上的一门红衣大炮殉爆,雷鸣般的爆炸声中,狮子山正面的城墙接连垮塌,城墙缺口迅速扩大至六丈以上!

    江宁,城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