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六章 准备跑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不是慈禧老妖婆的妹妹捣乱,吴超越在这个时代就已经破了处男身了!

    从两江总督府回到驻地的时候,吴超越抽了个空去探望小寡妇宁傅氏,向已经恢复原名傅善祥的小寡妇大概介绍了事情经过,然后傅善祥当然是泪流满面,在吴超越的面前长跪不起,发誓要用一生报答吴超越对她的恩情,话语中已经坦然告诉了吴超越她的心意。

    很可惜,军务在身,门外又有亲兵煞风景,吴超越没能抓住机会检查傅善祥是否真的是个望门寡,她的前老公断气前都没能碰到她,只能是耐心安慰了傅善祥一通,又答应晚上一定再来探望她,然后就急匆匆上了城墙当职——吴超越得罪的江宁大佬可不一个两个,要是被他们抓住把柄,麻烦肯定只会更多。

    得到了吴超越晚上再来探望的承诺,又读懂了吴超越眼中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了的下流欲望,傅善祥也认命的开始着手准备侍侯吴超越,烧好了热水准备伺候吴超越洗澡,换了新床单新被子,也精心准备了几道拿手小菜,还把一块白布都偷偷藏到了枕下。然而就在这时候,惠征却要死不死的把他的小女儿叶赫那拉·婉贞给送了过来,还直接把婉贞给送进了傅善祥的房间,对傅善祥宣布了吴超越此前对她女儿的承诺,要求傅善祥以丫鬟身份好生伺候他的女儿。

    吴超越知道这件事时已经是晚饭时分,尽管心中恨得咬牙,吴超越却不得不请惠征与自己共同享用傅善祥精心准备的晚饭,也假惺惺的向惠征道谢。惠征则挥了挥手,坦白说道:“慰亭,你我兄弟还用得着这么客气?而且这事我也得谢你,知道不,今天早上长毛对着内城开炮,一颗炮弹就打进了婉贞借住那家旗人隔壁的院子,把婉贞吓得不轻。所以没办法了,愚兄只能是把婉贞送过来,请你帮着我照看一下了。”

    “长毛在朝阳门那边开炮,内城现在的情况如何?”吴超越好奇问道。

    “唉。还能怎么样?还不是鸡飞狗跳,全城不安?”惠征叹了口气,恨恨说道:“愚兄就不明白了,满城那边的八千斤重炮,怎么就轰不过长毛的大炮?听说长毛那些火炮。还是吴三桂逆贼两百多年前秘密藏在岳州的老炮,怎么偏偏就是比我们大清现在的炮打得远?打得准?”

    “废话,谁叫你们这些满狗故意打压我们汉人的火器发展?”吴超越心中嘀咕,嘴上却问道:“那么兄长,内城的守军可有什么办法应对?这任由长毛不断炮轰内城,对军心士气的影响很大啊?”

    “他们能有什么办法?”惠征满肚子的火气,恨恨说道:“出城突袭长毛在朝阳门外的炮台他们没胆量,火炮对轰不过,有人听说神策门这一带的火炮打得准,建议从神策门这边调炮手过去操炮和长毛对轰。祥厚不但不答应,还反骂出主意的人是蠢货,说什么一旦把汉人放进了内城,汉人就肯定会乘机打开内城的城门,放长毛进内城!”

    别说这话夸张,历史上更夸张,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英国军舰开进长江逼近镇江,守镇江的旗人副都统海龄就认定汉人一定会勾结英国人出卖镇江,派旗兵大肆屠杀无辜的汉人百姓。末了还被前后清共同誉为爱国将领。

    言归正传,听到惠征这话,吴超越暗怒之余也悄悄暗喜,巴不得太平军早一点攻进满城执行他们的历史使命。再然后。知道江宁城已经时日无多的吴超越为了留下惠征这条直通咸丰大帝耳边的说话渠道,又违心的低声说道:“兄长,还是那句话,情况一旦不对,什么都不要管,马上过来和我会合。”

    惠征点点头。也是低声说道:“贤弟,到时候为兄可是什么都拜托你了,江宁这情况,愚兄算是彻底死心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惠征的这番判断,惠征的话才刚说完,邻近的神策门城上就是炮声大作,报警铜锣声此起彼伏,把在一旁低声聊天的傅善祥和婉贞都吓得失声惊叫。吴超越无奈,只能匆匆扒完碗里的剩饭,留下惠征照顾两个弱女子,领了亲兵赶到城上察看情况。

    神策门守军开炮的原因把吴超越气得是七窍生烟,仅有几十名太平军在城上晃了一圈,就把城上守军吓得赶紧开炮。除此之外,大壮观山那边虽然出现了大量红色灯笼,象是有太平军在集结,可是吴超越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之后,却无比怀疑太平军是把灯笼系在树上或者驴马身上,用少量兵力驱逐毛驴骡子行进,制造准备夜袭的假象,诱骗神策门守军大量浪费宝贵弹药。

    太平军这样的虚张声势,其实也是在直接给吴超越帮忙,至少可以让吴超越不必担心被陆建瀛和祥厚等人从其实最安全的神策门调走,所以吴超越始终没有点破太平军的战术意图的同时,也秘密开始准备撤退计划,借口战事需要让士兵大量准备行军干粮,又严令禁止浪费击针枪子弹,还悄悄准备了一些红布,以便在需要时扮做太平军迷惑敌人。

    再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晴朗了多日的江宁这一带接连下了两天的大雨,虽然严重影响了吴军练勇的战斗力,但好在太平军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向神策门发起进攻,仅仅只是抓紧时间彻底夷平了神策门外的碍事房屋院落,让吴超越白担心了两天——使用纸壳子弹的击针枪和左轮枪,还有燧发点火的米尼枪,最害怕的可就是雨水。

    这两天的大雨也帮了太平军一个大忙,那就是严重影响了江宁清军对太平军地道的侦察效果——始终怀疑太平军真正主攻目标是仪凤门的铁杆汉奸张继庚,费了不小的力气说服祁宿藻和上元县令刘同缨在仪凤门内挖掘深坑,埋设水缸布置地听,让耳音灵敏的清军士兵坐在缸内静听,借以寻找太平军地道的位置,结果却因为这两天的大雨影响,地听也就成了虚设。(史实,这两天的江宁大雨确实存在。)

    最后,在吴超越和老天爷的联手帮忙下,也在太平军将士日夜不停的奋力挖掘下。太平军终究还是成功挖掘出了三条从静海寺直通仪凤门城墙下的地道。情况呈报到太平军的军事总指挥杨秀清面前,杨秀清在大喜之余也没犹豫,立即召集太平军众将布置攻城计划,并将发起总攻的时间定在了两天后的——二月初十!

    二月初八下午。杨秀清在下关水寨召开军事会议,向与会众将安排攻城计划,决定先在二月初九这天向江宁十三门全面发起佯攻,消耗清军已剩不多的火炮弹药,也进一步疲惫清军的体力精神。二月初十再真正发起总攻,总攻主战场则被杨秀清亲自定为聚宝门和仪凤门。

    在场的太平军将领都是身经百战之辈,所以杨秀清只是交代了计划步骤,就再没去关心细节问题,细节任由诸将自行发挥。惟独神策门这边,杨秀清很是花了一些力气关心,向负责佯攻神策门的太平军大将吉文元吩咐道:“吉副丞相,明后两天的战事,偏师战场就数你的担子最重,本王不要你真能攻下神策门。但是一定得给本王咬住超越小妖,逼着他把麾下妖兵尽数调到城上作战,不能让他抽身增援其他战场,还得大量消耗他的洋枪弹药,这一点最为关键,你务必要办到!”

    “还有。”杨秀清又补充了一句,道:“本王知道超越小妖不好对付,所以本王不会计较你付出多少代价!”

    “末将谨遵东王号令!”吉文元抱拳大声答应,又迫不及待的问道:“东王,能否给末将再补充一些战兵?后天我天国大军破城之后。超越小妖如果从神策门突围逃跑的话,末将担心仅凭手中的三千战兵,难以将超越小妖和他的妖兵全歼。”

    杨秀清点点头,刚开始盘算应该给吉文元补充多少战兵。一旁的北王韦昌辉却抢先站了起来,说道:“东王,用不着给吉副丞相补充战兵,后天总攻时,本王亲率三千精锐为吉副丞相押阵,助吉副丞相全歼超越小妖。为林副丞相和我天国阵亡将士报仇雪恨!”

    杨秀清并不是很愿意接受韦昌辉的自告奋勇,但考虑到这次攻打江宁名城,负责南线的是翼王石达开,负责北线的是自己的心腹爱将李开芳,不给北王六千岁韦昌辉一个建功的机会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盘算了半晌后,杨秀清还是很勉强的点了点头,同意由韦昌辉亲自率军去为吉文元担任预备队。但杨秀清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向韦昌辉叮嘱道:“北王,小心提防超越小妖的冷枪。之前我军几次与超越小妖交手,首先中枪的都是我军将领,你贵为北王六千岁,肯定是妖兵冷枪的首选对象,若非必须,北王你最好不要亲自率军冲锋陷阵。”

    “九千岁放心,这点我当然知道。”韦昌辉神情轻松的说道:“超越小妖不突围便罢,他要是真敢从神策门战场突围,本王担保让他全军覆没!”

    看出韦昌辉多少还是有些轻敌,但是私下里与韦昌辉交情并不是很好的杨秀清却懒得再和他废话,只是又转向了负责仪凤门主战场的李开芳,叮嘱道:“李丞相,我知道你深恨超越小妖入骨,但是你务必记住一点,拿下江宁城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所以炸毁了江宁城墙后,你绝不能为了报仇直接兵进神策门,只能是优先守住我军入城道路,为我后续大军打开入城道路!”

    李开芳唱诺,心里也万分遗憾神策门那边太不适合地道攻城——玄武湖一带的地下水干的好事,所以李开芳唯一所能做的,也就是暗暗祈祷,“超越小妖,你千万别跑啊!阵亡的天国将士,你们的在天之灵也一定要保佑我可以亲手为你们报仇!”

    …………

    偷袭战和奇袭战也就罢了,准备发起大规模战事还能做到不露半点蛛丝马迹,那是连二十一世纪的美帝军队都无法做到。所以太平军再是如何的封锁江宁城的内外交通,他们积极备战准备发起大规模进攻的种种动作,还是没能瞒过江宁城里一些人的眼睛,其中既包括吴超越,也有战场经验还在吴超越之上的铁杆汉奸张继庚。

    吴超越和张继庚都是通过太平军的攻城武器准备情况分析出敌人即将发起全面进攻,这些天来为了准备攻城武器,太平军一直都在砍伐军营附近的木材,日夜不停的运往营中。打造出了数以千具的上城飞梯和过河桥车。而二月初八的傍晚时分,太平军却又突然停止了这一工作,同时营中炊烟数量突然增多,持续时间也远超往常。露出正在赶做干粮的迹象,吴超越和张继庚就马上都断定,太平军很有可能在第二天就发起大规模进攻!——当然,因为严重缺乏情报支持的缘故,吴超越和张继庚都无法判断太平军的真正总攻时间是在第三天。

    得出这个结论。吴超越当然是赶紧让吴军练勇也积极备战,早早做好突围准备。张继庚则是连夜去了两江总督府拜见陆建瀛报告这一情况,力劝陆建瀛立即全力备战,把江宁城里最能打的吴军练勇撤回城内,当做总预备队使用,同时加强仪凤门的守御。但是很可惜,陆建瀛还是不听,仍然拒绝采纳这些正确建议,自知死期已近的张继庚急得放声大哭,但是又无可奈何。

    二月初七夜。三更后巡城,由水西、汉西,巡至仪凤,天已明。守城兵无几,乡勇均未上城,北城主将绿营总兵程三光酣睡帐中。——这是助守江宁城的前浙江乐清副将汤贻汾留下的原始记载。

    在如此松懈的情况下,当太平军将士突然向江宁十三门同时发起进攻的时候,江宁清军的仓促与混乱当然是可想而知,还没等太平军正式发起进攻就已经拼命开炮轰击空地,白白浪费火药却毫无杀敌效果。江宁文武几大佬陆建瀛、祥厚和福珠洪阿全都吓得龟缩家中,不敢上城一步,惟有布政使祁宿藻抱病登上聚宝门督战,却又偏偏赶上太平军布置在报恩寺的火炮密集轰击城楼。瓦裂木碎间尘烟飞扬,祁宿藻心胆具裂,再次大量吐血,又一次摔倒昏迷。

    抬回了官署被救醒后,自知命不久矣的祁宿藻乘着还能动弹,赶紧提笔书写遗折向大清朝廷和咸丰大帝告罪。然而遗折尚未写完,,突又闻报陆建瀛和福珠洪阿都拒绝上城督战,气愤担忧之下,祁宿藻这位江宁城中唯一靠谱的大佬顿时一口鲜血喷在遗折上,两腿一蹬,当场断气!

    其实祁宿藻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他如果是到了神策门督战,恐怕他连被抬回官署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能被吓死在神策门上!太平军对江宁其他城门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佯攻,惟有在神策门这边是真的猛攻,受命牵制和消耗吴军练勇的太平军大将吉文元根本就是不惜代价,仅一个上午,就向神策门发起了六次蚁附攻城,同时集中炮火猛轰神策门,在没有修建炮台的情况下玩命与神策门对拼炮火。

    如果不是神策门上还有张继庚这个相对比较靠谱的战友,杨秀清大量消耗吴军练勇弹药的目的肯定能够顺利达成。也亏得有张继庚这个铁杆汉奸拼死守城,带着他亲手组建的练勇四处奔走抗击,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迎头痛击太平军的蚁附将士,吴超越才有底气命令麾下练勇禁止使用弹药无法补充的击针枪,全凭弹药勉强可以获得点补给的米尼枪杀敌,还极不要脸的用银子收买耿桡,让吴军练勇从清军绿营兵手里抢来火绳枪射击,拼命节约最为重要的击针枪子弹。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英国军舰免费帮吴超越训练那些吴军炮手,靠着这些炮手操作火炮,神策门上的十六门火炮才得以尽显威力,有效打乱了太平军的攻城队列,使得太平军无法发挥兵力优势密集攻打某一墙段,只能是分散兵力分路冲击,多少给了神策门守军一点喘息时间。然而令吴超越欲哭无泪的是,因为清军火炮的质量问题,火炮连续发射过多,炮身过热,导致一门火炮突然炸膛,炸死了一名吴军炮手和两个在旁边帮忙的清军炮手,也给神策门守军的士气造成了不小打击。

    到了正午时分,好不容易打退了太平军的第六次蚁附进攻后,吴超越吩咐将士抓紧时间喝水吃饭的同时,自己也赶紧抓起水葫芦往嘴里大口大口的灌水,眼睛则警惕的继续看着城外太平军队伍。而当看到太平军仍然没有半点撤退迹象,相反还在积极调兵遣将,准备发起第七次进攻,吴超越顿时就叫起苦来,“糟了,再这么打下去,就算守得住神策门,我的练勇体力和弹药都得大量消耗,到时候照样还是想突围都难。必须得赶紧想个办法,先暂时稳住太平军,给我的练勇多争取一点休息时间。”

    坑蒙拐骗这方面从来就难不倒吴超越,眼珠子转了几转后,吴超越就冲到了同样在气喘吁吁的张继庚和耿桡面前,低声对他们说了自己匆匆想出来的缓兵之计。张继庚和耿桡听了虽然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考虑到他们的士兵练勇都已经累得厉害,那怕多争取一刻休息时间也是好事,两人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都说道:“试一试!不管成不成,先多争取点休息时间再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