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二章 看出破绽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秀清的迷魂阵成功骗过了江宁城中的所有人,包括刚拣到一个漂亮小寡妇的吴超越,当远远看到太平军又往神策门外大量增兵,又听到此起彼伏的‘踏平神策门’和‘活捉吴小妖’的口号声,此前就怀疑太平军将要主攻神策门的吴超越又被吓了一大跳,还真以为自己是把太平军打得太惨,适得其反彻底激怒了太平军,所以太平军才铁了心要和自己死拼到底,为那些被自己残酷杀害的太平军将士报仇雪恨。

    江宁城里的太平军盟友天地会成员也很给力,这段时间一直活动得十分猖獗,不断张贴各种布告恐吓和动摇江宁军心民心,刺探清军的各种军情通过特殊渠道送出城去献与太平军。收到了太平军的命令后,天地会成员也大量散播太平军必然踏平神策门找吴超越报仇的谣言,城内军民百姓纷纷信以为真,造成神策门附近的普通百姓大量逃离,陆建瀛和祥厚同样被吓得再次向神策门增派练勇助守,祁宿藻提议把吴军练勇调回城内当做总预备队使用,也被吓破了胆的陆建瀛断然拒绝。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超越当然认为自军已经很难从神策门战场突围逃命,也马上打起了从其他城门逃走的主意,还马上就盯上了神策门右边的太平门,借口巡城专门往太平门跑了一趟,勘探那里的地形寻找逃生道路,也乘机和太平门那边的清军守将拉关系套交情。然而就在吴超越邀请太平门守将陈新立到神策门吃饭的时候,神策门那边却又吴军练勇过来报告,说是太平军又有异动,吴超越无奈,只能是匆匆返回神策门主持防务。

    回到了神策门向北一看,太平军那边的情况确实不对,新从下关码头过来那些太平军除了全力修筑营垒之外,又分出一支军队拆毁城外房屋,拓宽直抵神策门城下的道路。吴超越见了更是叫苦,还道太平军是为了方便把大型攻城武器直接运抵城下,旁边好歹有些军事经验的耿桡也看出不对,向吴超越说道:“吴兄弟,长毛主动帮我们拆房子,恐怕不是安什么好心,怎么办?”

    “当然不是安什么好心。”

    吴超越没好气的回答,耿桡又问太平军为什么要如此做时,吴超越就无法回答了,只是盘算着说道:“情报不足,我也没办法猜到长毛的真正用意,但如果有一支军队出去冲一冲,试探一下长毛的虚实,或许能找到点什么蛛丝马迹。”

    “那你再带你的练勇出去冲一冲。”耿桡马上建议道。

    “我以后不再打仗了?”吴超越更没好气的说道:“我的弹药都是从洋人那里买的,在江宁这边没办法补充,子弹打光了,到了长毛发起进攻的时候,我拿什么打?”

    说罢,吴超越又对耿桡说道:“耿大哥,你是不是应该动一动了?拆房子的长毛肯定是辅兵,战斗力比较差,你带军队出去冲一冲,得手的机会应该很大。”

    耿桡一听大摇其头,连连说他不是没有这个胆量,是他手下那些绿营兵实在靠不住,而且他是神策门的守将,按规矩没有陆建瀛的亲自派遣不能私自出城作战。结果也就在耿桡与吴超越互相谦虚推让的时候,两个贪生怕死的鼠辈身后却突然有人说道:“耿将军,吴主事,若你们不介意,在下愿意派遣麾下练勇出城去与长毛交战。”

    耿桡和吴超越一听大喜,赶紧回头去看谁有这么大的胆量,却见是曾经来过神策门的筹防局绅董张继庚站在他们身后,吴超越见了一楞,忙又问道:“炳垣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的。”张继庚微笑着出示了一道公文,说道:“陆制台宪令,让在下率领六百练勇来神策门助守。吴主事,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了。”

    “欢迎,欢迎。”吴超越已经从惠征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张继庚的事,知道张继庚带出的练勇好歹有些和太平军正面硬扛的胆量,是江宁城中为数不多的可靠军队,所以吴超越还真有些欢迎张继庚的到来。然而欢迎过后,吴超越却又猛然想起一事,忙问道:“炳垣先生,你办理的团练,不是已经在聚宝门外……,那个了,怎么手里又冒出来了六百练勇?”

    提到聚宝门那事,张继庚的神情不由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又振作起来,说道:“在下之前办理的团练确实已经全军覆没了,但小生散尽家资招募练勇,并说服了一些江宁士绅富户捐资助军,这几天就又新招募了六百名练勇,继续报效我大清朝廷。”

    “还真是一个死心塌地的铁杆汉奸。”吴超越心中鄙夷,嘴上却说道:“炳垣先生,既然你自愿出战,那么你放心,我一定带着练勇在城墙上掩护你,担保绝不会再重蹈聚宝门的覆辙。”

    张继庚一听大喜,忙向吴超越道谢,又迫不及待的向耿桡请令出战,巴不得炮灰越多越好的耿桡自然也没有拒绝。当下迅速做好了安排后,张继庚还真把他麾下的三百练勇给派出了城,拿着简陋的武器去冲击那些正在拆除房屋和开辟道路的太平军将士。

    还别说,张继庚在调教练勇方面还真有一套,带出来的练勇虽然武器装备极差,士气和斗志却颇为高昂,又有熟悉地形的优势,拿着扁担木棍仍然和太平军的工兵在巷战中打得难分难解,许久都不见败象,精神之顽强让吴超越都忍不住称赞了几句。

    太平军那边的反应稍稍有些出乎吴超越的意料,见江宁练勇杀出城来和他们的工兵交战,今天早上才从下关那边移驻过来的太平军却没有出兵过来增援,只是继续修筑营垒和建立营地,相反倒是之前移驻过来的太平军李开芳部的营地派出了援军,也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张继庚的练勇打得抱头鼠窜,狼狈不堪的逃到城下寻求吴军练勇的火力掩护。

    再然后,太平军虽然也发起了追击,却只是追到了距离城墙里许外就停住了脚步,然后很快退兵折回,掩护工兵继续拆除房屋。见此情景,吴超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究竟是那里不对劲,倒是旁边的耿桡大为惋惜,骂道:“操他娘的,长毛也学奸了,不敢过来送死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耿桡这话,吴超越心里猛的一震,忙转向耿桡问道:“耿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帮我再说一遍。”

    “我说长毛学奸了,不敢过来送死了。”耿桡疑惑重复,又问道:“吴兄弟,我这话有什么不对吗?长毛如果敢冲过来,你的弟兄不就有开枪机会了?”

    “开枪?!”

    吴超越终于发现到底是那里不对了——打垮张继庚练勇的太平军只追到一里外就停下脚步,很明显是知道吴军练勇的火枪射程究竟有多远,知道再追过来只会白白给吴军练勇当活靶子练习枪法!

    这么一来,一些新问题也就出现在了吴超越的脑海中,太平军为什么不用新调来神策门外立营生力军增援巷战战场?偏偏要用已经和吴军练勇干过仗的旧有军队增援巷战战场?以太平军诸将的能征善战,不可能连轮番上阵消耗敌人体力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难道,今天早上来的这支太平军有问题?”

    吴超越突然又想到了这个重要问题,赶紧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新来的太平军,但是很可惜,距离太远,无法看清那些新太平军的具体情况,更看不到新来那些太平军将士到底是什么装备,年龄大小。但吴超越却又细心的发现,新来的这支太平军数量虽然庞大,但营地的施工速度却似乎不及之前太平军那么快。

    虽然察觉到了一些破绽,但吴超越却还是不敢肯定心中的怀疑——今天新来这几万太平军,很可能是虚张声势装样子的老弱后军!

    不过正为难的时候,吴超越却又想到了一个验证办法,赶紧又用望远镜去看那座新营地与大壮观山之间的道路,再然后,更大的破绽就出现在了吴超越的望远镜中——新来的这些太平军,在运送建立营地的木材时,车上木材的堆积高度明显有些偏低!这也就是说,那些太平军士兵很可能是因为体力不足,所以才无法往车上多装木材!

    发现了这个问题后,吴超越的心跳当然开始加快,也隐约猜到了太平军在神策门这边虚张声势的真正目的。接着吴超越毫不迟疑,马上把吴大赛拉到了一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从我们的军队里挑选两个可靠的练勇,让他们做好深夜出城的准备,到了今天晚上,用绳子把他们放下城去,让他们摸到长毛新营地旁边给我看看情况,尤其是给注意新来这些长毛的武器装备,还有年龄大小。但记住,绝密,除了我们的人,不许任何外人知道这件事!”

    吴大赛点头答应的时候,那边的铁杆汉奸张继庚却已经发现了吴超越正在和吴大赛耳语,便微笑问道:“吴主事,悄悄在说什么?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破敌妙计?有的话可记得一定要提携小生一把噢,小生破产为国,可正盼着陆制台的军功赏赐补贴军用啊。”

    “关你屁事!”吴超越肚子里暗骂,嘴上却笑着说道:“炳垣先生误会了,破敌之策那有那么容易想到?我是昨天晚上救下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女子,答应了照顾她,所以叫我的亲兵队长去给她租房子买衣服。”

    张继庚不疑有他,说了一句原来如此就继续去观察敌情,也让他的那些出战练勇回城,吴超越也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救下的漂亮小寡妇李傅氏,决定一会抽空去看一眼她的情况。

    计划没有变化快,傍晚吴超越准备下城时,陆建瀛和祁宿藻等人却突然来到了城上巡视军情,吴超越不得不留下来陪同,好不容易把这些瘟神给打发滚蛋了,天色却已全黑,耿桡又厚着脸皮一定要去吴军营地混饭,吴超越也只好放弃了今天去探望李傅氏打算——耿桡可不是好鸟,如果让他看到了李傅氏的姿色,那说不定新的麻烦就来了。

    所以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晨,吴超越才抽空去了探望李傅氏,被亲兵领进了驻地旁边的小院后,未及敲门,就已透过窗户看到李傅氏正在给院中的几颗梨树浇水,时逢初春正是梨花绽放,已经恢复了女装的李傅氏俏立花下,白色花瓣飘飘洒洒,宛如花雨,李傅氏长发飘飘,肤白唇红,眉目如画,仿佛在与鲜花比美,顿时就给吴超越一种惊艳之感,也让吴超越不由停住脚步,不忍打破这一美丽画面,干瘦丑脸上露出猪哥像,心中再次大骂,“干!为什么是个寡妇?!”

    最后,还是吴超越亲兵的说话声打破了这份宁静,被惊动的李傅氏抬头看到吴超越站在窗外偷看自己,瘦脸上色迷迷的表情还与街上常见流氓无赖一般无二,李傅氏也不由露出羞容,同时也暗暗奇怪,“他怎么现在才来看我?”

    实际上,早在主动向吴超越露出真容的那个时候,李傅氏就已经做好了被吴超越欺凌污辱的心理准备,因为李傅氏心里很清楚,已经走投无路的自己如果继续在街道上流浪下去,就算不被狠毒公婆找到抓回去毒打虐待,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饿死的可能很大,被男人发现她的真正容貌后,也肯定跑不掉被凌辱淫污。所以李傅氏当时就已经悄悄下定决心,如果吴超越真的向她提出什么无耻要求,她也咬牙忍了,委身于吴超越,也乘机让吴超越永远收留她——吴超越虽然丑点,但心肠还算不错,是李傅氏值得以身相许的人——至少李傅氏自己是这么认为。

    只是李傅氏并没有想到的是,她主动洗去了脸上泥污之后,吴超越麾下那些练勇虽然个个看着她两眼放光,全都低声嬉笑说吴超越这次拣到大便宜了,吴超越也确实在她面前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却从没对她动过一次手脚,没有说过一句下流话,那怕李傅氏以奴婢自居,跪地伺候吴超越更衣着鞋,吴超越也没有丝毫的不轨之举,言而有信的把她安置了附近小院后,又整整一天没在她面前露出一次面,仿佛全没想过什么乘人之危,逼着李傅氏做一些不愿做却又不得做的事,正人君子得让李傅氏都不敢相信,也让李傅氏头一次对她的容貌生出怀疑,“难道,这个吴老爷看不上我?”

    羞红着俏脸打开院门,把吴超越请进了小院,亲兵倒是知情识趣的没有跟进来,吴超越却全然没有提出什么把李傅氏带进房间里说话,只是问道:“怎么样?在这里住得是否习惯?”

    “谢老爷关心,小女只求有片瓦遮身。”李傅氏有些脸红的回答道:“能有这么好的院子住,小女已经是喜出望外了。”

    “那就好。”吴超越点头,从怀里拿出几块银子递给李傅氏,说道:“军务繁忙,我不是时常能来看你,也没办法经管你的衣食,这点银子你先拿着,想吃想穿自己去买,有什么事就去驻地找我。如果我不在,也可以把事情告诉我的练勇,他们会向我报告的。”

    “多谢老爷。”身无分文的李傅氏羞红着脸接过银子,又主动说道:“吴老爷,你请房里坐,小女这就去给你泡茶。”

    “茶就不必了。”吴超越摇头,说道:“长毛围城,我马上就得到城上去,所以也不坐了,得马上走。”

    “见一面就走?他对我,真的没半点心思?”急需彻底得到吴超越依靠的李傅氏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见吴超越真的抬腿要走,李傅氏心中一急,忙说道:“吴老爷,请等等。”

    “还有什么事?”吴超越停下脚步问道。

    “吴老爷,如果你有什么文书方面的事需要处理,可以让小女为你效劳。”李傅氏红着脸说道:“小女自幼识文断字,文章小楷,连小女做教馆先生的父亲都时常夸奖,小女注意到老爷你好象没有什么师爷幕僚,如果老爷你有什么文书要写,随时可以吩咐小女代笔,让小女略报你的如天之恩。”

    “好啊。”吴超越一听乐了,说道:“我最头疼的就是写公文,既然你文笔好,那以后我要写公文的时候,就让亲兵来请你帮忙。”

    “你不亲自来吗?”

    李傅氏有些傻眼,然而就在这时候,吴大赛却急匆匆的来到吴超越的旁边,先向吴超越行了礼,然后凑到吴超越的耳边低声说道:“孙少爷,我们派出去的那两个练勇回来了,昨天晚上他们冒险摸近长毛营地,发现新来那些长毛只是人数多,但武器装备非常差,士兵也不是老头就是小孩,还连在夜里巡逻的都是女兵和半大孩子!”

    听到这话,吴超越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脏顿时就放回肚子里了,还激动得重重一挥手,道:“好!是这样就好!不出我所料,长毛果然是在装模作样吓我!”

    “长毛装模作样吓你?”吴大赛听得满头雾水,问道:“孙少爷,长毛吓你什么?”

    “路上我再告诉你,记住,这事一定要保密,去告诉那两个弟兄,让他们把昨天晚上的事藏在心里,对谁都不能说!走,我们上城去!”

    嘴里低声飞快说着,吴超越连告辞的话都忘记说,领着吴大赛等人就急匆匆赶往了神策门城上,留下李傅氏在院中发呆,心中喃喃,“完全当我不存在?难道他真看不上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