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十章 城外激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昨天章节重复是后台出了问题,纯洁狼又一整天不在家,无法操作,现已删除。)

    太平军名将李开芳最近一段时间非常郁闷,自打长沙大战结束以来,李开芳就还从没有这么郁闷窝火过,而李开芳郁闷则是因为一个敌人,这个敌人也不是别人,就是太平军将士口中的超越小妖吴超越!

    吴超越和李开芳结仇的起因就不必罗嗦了,在江宁开的第一枪就把李开芳的好兄弟林凤翔给打成了重伤,愤怒的李开芳在洪秀全和杨秀清的面前自告奋勇来攻打江宁北城,首要目标就是为了给同生共死多年的好兄弟林凤翔报仇!

    但李开芳却万万没有想到,这还只是他郁闷的开始,也只是他切齿痛恨超越小妖的开始。先行移营的爱将吉文元被超越小妖完虐不说,还折了战将蔡连修;到了李开芳亲自率军移驻神策门的时候,又因为报仇心切,犯了轻敌大意的错误,一不小心又中了超越小妖的诈降诡计轻率出兵,如果不是清妖的城防工事掉链子,李开芳差点又得折损几百名精锐强兵和另一员爱将黄懿端,也因为这点被杨秀清派人传话臭骂了一顿,让李开芳在同僚和部下面前很是丢了些面子。

    其实也绝对不算什么轻敌大意,主动向太平军投降的清军中基层将领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在江宁城已经被太平军四面合围的情况下,清军中出现变节者绝对不奇怪。此外还有那个来献诈降书的清军绿营兵,是既没有任何逃跑的企图,又一见面就打听投降后能有什么封赏,此外还抽大烟吸鸦片,怎么看怎么不象是甘愿杀身成仁的无畏死士。最后还是到了那个倒霉亲兵哀号着被李开芳亲手抽死的时候,没读过兵书的李开芳才猛然意识到,面前这个倒霉蛋很可能是真不知情,只不过是超越小妖拿来钓大鱼的香饵弃子。

    除此之外,神策门的守御情况也让李开芳郁闷窝火,为了浪费清军的炮弹火药和消耗守城清军的体力斗志,李开芳施展疲兵计,日夜不停的派遣小股军队骚扰江宁北城的各大城门,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惟有在神策门是例外,太平军的小股军队别说是骚扰守军了,稍微离城墙近点就有可能被城上的冷枪击中,死伤相当不小,最后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宁练勇拆除了神策门外的许多房屋院落,让太平军偷袭神策门增加了许多难度。

    种种件件加在一起,李开芳真是想不恨超越小妖入骨也不行了,做梦想的都是如何报仇雪恨,最大的心愿也就是希望超越小妖带着他的妖兵出城,堂堂正正的和李开芳决一死战!——当然,李开芳心里也很明白,这点绝无可能,卑鄙狡猾的超越小妖绝不可能主动放弃城墙这一优势。

    就是因为认定超越小妖不可能带兵出城交战,所以当太平军斥候把吴军练勇出城的消息送到李开芳的面前,正在研究地道攻城战术的李开芳差点就怀疑自己听错了,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也问明了吴超越只带了五百来人出城后,李开芳也没做任何犹豫,马上就下令集结了四千兵马,亲自率领出营,气势汹汹的直接向神策门这边杀来了。

    下面该来看看吴超越这边的情况了,鉴于陆建瀛许诺出城每杀一敌赏银十两,又明白江宁城注定难保,所以迟疑了许久是否应该冒险出城的吴超越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亲自带着所有的吴军练勇出城与太平军交战,打出威风士气让太平军知道自己不好惹,也乘机试探一下太平军的真正战斗力,以便将来突围逃命。

    为了安全起见,吴超越出城后当然没敢带着军队走出太远,过了护城河就让吴军练勇就地休息,又让用银子雇佣来的那些江宁练勇抓紧时间拆毁城外房屋,耐心等待太平军主动出手。结果也不出所料,出城后才过得一个多时辰,城墙上就传来了清军绿营的告警声,说是太平军那边已经有军队出击,还直接向着神策门开拔而来。

    已经勉强算是小有经验了,吴超越没有急着下令军队列阵,而是命令士兵检查武器装备和干粮饮水,同时要求前方的江宁练勇继续施工,没有命令不许撤退。然后直到耿桡大声说太平军已经进入了五里之内,吴超越才下令军队上前百步列阵,象上次青浦大战那样布下空心方阵,三层队列且全部单膝跪下,为方阵内部的米尼枪腾出开火空间,同时吴超越又分出四十名亲兵手拿米尼枪助射,以弥补远程火力的不足。

    方阵刚刚布好,看到大队太平军杀来,前方的江宁练勇就已经撒腿往城门开着的瓮城里逃命了,而江宁练勇才刚刚全部进入瓮城,瓮城的城门也马上关闭,只留下吴超越这支孤军在城外迎战太平军。见此情景,吴超越也不慌忙,只是大声说道:“弟兄们,不用慌张,象平时训练那样打,长毛再厉害也是两只手两只脚,挨不了咱们的一颗子弹!”

    已经和太平军打过好几仗,其中一次还是刺刀见红的白刃战,已经逐渐建立了信心的吴军练勇自然是大声答应,恐惧情绪虽然不可避免的有一些,却已经大大好过当初的青浦第一战。所以唱诺之后,还有一些练勇大声问道:“练总,听说今天每杀一个长毛赏银十两,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吴超越笑着大声说道:“放心,今天拿到的赏银,我一分一文都不会克扣,还是按老规矩分给你们,受伤的加倍,阵亡的另加二十两银子的抚恤金,一钱不少的送到他的家人手里!”

    “好,今天要发财了!”无数吴军练勇大声欢呼起来,迫不及待的互相鼓励道:“弟兄们,争把气,多杀点长毛,杀一个就是十两银子啊!”

    吴军练勇倒是因为重赏而士气高涨了,城墙上的耿桡等清军将领却是提心吊胆了,因为他们早已用望远镜看清,从北面杀来的太平军数量少说也有吴军练勇的七八倍,其中还有一面相当大的太平军旗帜,很明显是由一名太平军重将率领。同时也恰好在这个时候,陆建瀛和祥厚等江宁文武官员也战战兢兢的来到了神策门观战,当看到对面杀来的太平军数量相当不少后,陆建瀛和祥厚等人也马上在心里宣判了吴超越和吴军练勇的死刑——绝不可能打得过,只要别全军覆没就好。从一开始就看吴超越不顺眼的祥厚还在心里幸灾乐祸,暗道:“好,这下子吴小蛮子肯定死定了!”

    当然,祥厚如果能够知道李开芳此刻的心中想法时,那祥厚一定不会有这么乐观——远远看到吴军练勇形如刺猬的空心方阵后,识货的李开芳马上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能够排出如此阵势的敌人绝对不是什么善与之辈,今天这一战,也绝不会好打!

    北面尚未拆除的房屋院落极大的妨碍了太平军的排兵布阵,同时又有神策门城上的火炮和冷枪威胁,迫不得已,李开芳只能是把军队在布置在卖糕桥旁边的街道上,先是吩咐士兵注意躲避清军炮火,然后派出两百火枪手和弓箭手潜行上前,借助尚未拆毁的房屋院落掩护,抢占有利的射击点,最后才命令爱将黄懿端率领五百精兵担任先锋,正面冲击吴超越的刺猬阵,还喝令道:“记住,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给我杀进吴妖刺猬阵的内部!只要你能成功破阵,这一战我军就赢定了!”

    曾经在一次战斗中赤手空拳踢死两名清兵的黄懿端是李开芳麾下的第一猛将,同时也是上次差点被吴超越瓮中捉鳖的太平军先锋战将,是早就恨不得把吴超越寝皮食肉的主,所以听到了李开芳的命令后,黄懿端不但没有半点的慌张恐惧,还欢天喜地的接过命令,立即带着五百名身经百战的太平军悍卒拿着盾牌小跑上前,逐渐加速,呐喊着直接冲击吴军刺猬阵正面。

    看到太平军因为地形限制只能分批次投入进攻兵力,吴超越当然笑了,而看到太平军士兵拿着盾牌防弹发起冲锋,吴超越就笑得更开心了,因为吴超越早就拿清军的盾牌做过实验,在百米之外,吴军练勇的击针枪确实很难击穿盾牌,但是到了五十米以内却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基本可以做到无视盾牌的存在。

    ——但也不是百分之百,还有出现跳弹的可能,比方说上次的青浦大战,嘉定起义军将领徐耀就是靠圆形铁锅挡弹,侥幸形成了一次跳弹而逃过一劫。此外用桐油反复浸泡过的藤盾,再蒙上棉花和丝绸,对圆形弹丸也有很好的防御力。

    至于吴军练勇辅助装备的米尼枪,虽然使用的是质地比较软的铅制子弹,穿透力较弱,却胜在精度高,想瞄准盾牌外的敌人身体开枪易如反掌。所以吴超越笑了后也没客气,马上就大喝下令道:“米尼枪,一百五十米内开枪,注意瞄准!击针枪手,没有命令不许起身!”

    “砰!砰!砰!”

    随着太平军的迅速逼近,吴军练勇的米尼枪终于扣动扳机,打出了一颗颗罪恶的子弹,还专挑穿着黄色军衣的太平军将领和旗手开枪。结果这么一来,近身战可以算是无敌存在的黄懿端也就倒足大霉了,在同时被三支米尼枪瞄准的情况下,再有战场经验,听到枪声就马上举盾护住头胸要害,靠着铁皮又衬有棉花的上好盾牌挡住了一颗子弹,却被另一颗子弹打中了大腿,鲜血飞溅间,黄懿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大腿重伤战斗力顿时锐减。

    因为闲着没事的吴超越亲兵也拿起了米尼枪开火,首轮开火的米尼枪多达六十柄,所以第一轮射击下来,转眼就有三十几名太平军士兵摔倒当场,非死即伤。吴军方阵后方的神策门城墙上,也马上响起了一片叫好声,但也有许多满清官员懊悔大叫,“开枪啊!为什么这么多人闲着不开枪?”

    即便遭到了重创,经验丰富的太平军将士也没有停下冲锋脚步,大腿受伤的黄懿端也仍然还在带伤前进,口中吼叫不绝,“冲!继续冲!不要给清妖装火药的机会!”

    米尼枪的装弹速度确实比较慢,太平军士兵都已经快要冲到六十米了,吴军方阵内部才陆续响起枪声,又靠着高精度打死打伤了二十来个太平军士兵。吴超越也这才喝道:“米尼枪手,停止射击!击针枪手,三段射准备!开火!”

    残酷的屠杀开始了,经过严格训练的吴军练勇轮流开火,第一队起身开枪射罢,立即单膝跪下装填子弹,换第二队开枪射击,而到了第三队开枪之后,第一队又已经装好了子弹起身开枪,配合了三段射后,后装枪的高速射击优势在这一刻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接连不断的火力密密麻麻,接连不断,无数可怜的太平军将士接连中枪,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尸体伤兵层层叠叠,迅速铺满战场,却几乎没有一名士兵能够冲进吴军方阵的二十米之内。——上次青浦大战被敌人近身,是因为吴军练勇没有采取三段射战术的缘故。

    见此情景,城墙上的江宁文武官员和清军士兵当然是欢声不断,吼叫不绝,在远处观战的李开芳则是根本不敢相信这一画面。但还好,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后,前仆后继的太平军士兵终于还是有一些冲到了吴军方阵的近处,然而不等李开芳开心高兴,却又瞠目结舌的看到,吴军练勇不但丝毫没有慌张害怕,还毫不犹豫的举起刺刀和太平军士兵对刺对捅,刺刀捅得又狠又准,并且配合十分娴熟,靠着局部优势占据近身战上风。——毕竟,吴军练勇刺刀战术的训练强度,可是到了能把自家同伴都捅死的地步。

    靠着悍不畏死的凶猛冲锋,太平军士兵终于在近身战场上累积了一定兵力,但因为吴军方阵受敌面太小的缘故,太平军士兵无法全部投入战斗,只能是向两旁闪开去冲吴军方阵的两翼,但事实证明,这么做完全就是自寻死路,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两翼吴军练勇立即开枪射击,把试图两翼包抄的太平军士兵打得是惨叫不断,尸横满地。而抢占了阵内高地的吴军狙击手也不断开枪,居高临下射杀队形过于密集的太平军士兵,连瞄准的动作都省了就能直接打中敌人,为了图快,吴超越还别出心裁的命令自己的亲兵站到跪地同伴的脊背上用击针枪射击,更加增强了火力密度。

    太平军的火枪手和弓箭手不是没来帮忙,看到前方战况不利,那些靠着房屋院墙掩护上前的太平军射手也拼命开枪放箭,但距离太远根本没有任何精度可言,不是打歪射偏,就是干脆打在了自家同伴身上,只有少许羽箭抛射进了吴军刺猬阵的内部,多少起到了一些牵制作用,也差点就射中了躲在刺猬阵里贪生怕死的吴超越。——不过距离实在太远,就算射中了也结束不了吴超越的罪恶生命。

    城墙上清军欢呼声更加巨大的时候,已经全身冷汗的李开芳这才想起派出援军,还一口气派出了一千军队,兵分两路迂回了去冲吴军方阵的两翼,然而很可惜的是,这些援军同样得面临吴军刺猬阵的两翼火力打击,火力密集程度还和正面完全就是一模一样。同时在死伤过于惨重的情况下,正面冲击的黄懿端部还出现了后力不继的危险,逼得李开芳不得不又往正面战场加派兵力。

    枪声不断,硝烟弥漫中,四百多吴军练勇队列阵形丝毫不乱,三面硬撼兵力数倍于己的太平军士兵,喊杀震天,枪来刀往,垂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太平军将士在吴军方阵面前不断死伤倒地,吴军练勇也不断出现死伤,但方阵却依然还是纹丝不动,前排的士兵阵亡,第二排的同伴立即补上缺口,然后是第三排的士兵进入第二排,吴超越的亲兵则毫不犹豫的补充进第三排,轮换有序。而太平军将士虽然也在前仆后继的不断向前补充兵员,却吃亏在太不熟悉这种与英国龙虾兵一脉相承的方阵战术,付出了巨大代价仍然无法杀进吴军方阵内部,更因为队形大乱的缘故死伤惨重,在列队而战的吴军练勇面前死伤惨重,也逐渐开始出现士兵畏敌后退的情况——太平军的士兵也是人,也怕死。

    见此情景,城墙上的清军士兵和陆建瀛等江宁文武官员当然是狂呼如雷,此起彼伏且接连不断,祁宿藻还连连大吼,说江宁城中如果有三千这样的精兵,定能拿下洪逆首级!李开芳这边则是额头冷汗滚滚,有心想要让军队暂时撤退重新整队,却明白一旦撤退之后,再想冲到吴军刺猬阵近前必然又得付出更大代价,而不敢后撤军队继续往前派军,又只会打成兵家大忌的添油战术,彻底陷入两难。

    左右为难的时候,旁边有人突然拍了拍李开芳的肩膀,心情正十分不好李开芳先是恼怒推开这人,然后才扭头去看拍自己肩膀的人是谁,而当看清来人竟然是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后,李开芳大吃一惊,赶紧向杨秀清行礼赔罪。杨秀清则摆摆手,举起望远镜继续看着远处的战场,然后才说道:“又轻敌了吧?在大胜关的时候,我就说过要你提防超越小妖,你怎么就是不听?”

    “末将该死。”李开芳老实认罪,解释道:“末将是听说超越小妖率军出城,这才带着军队过来找他决战,但末将万万没有想到,超越小妖麾下的清妖会这么能打。”

    “本王不反对你试探超越小妖的战力,但你这是蛮打,我们的将士死伤太大了。”杨秀清又随口问道:“为什么不把军队撤回来重新整队?这样以散击整,我们很吃亏啊?”

    “东王千岁,不能撤啊!如果撤了,之前阵亡的弟兄就白死了。”

    李开芳苦笑了,只能赶紧把之前的情况对杨秀清老实说了,刚刚才从下关水寨来到这里的杨秀清点头,这才明白李开芳不敢后撤整队的苦衷。所以盘算了一下后,杨秀清吩咐道:“再调一支军队来,今天就算是耗,也要把超越小妖的这支妖兵耗光,不然的话,今后和超越小妖的仗只会更难打!”

    李开芳答应,忙不迭派人传令,抽调大壮观山的吉文元部过来助战,然而就在这时候,让李开芳吐血的事发生了,在伤亡过于惨重的情况下,攻打吴军方阵左翼的太平军竟然败退后逃,造成吴军练勇欢声四起,士气大涨,也连累了攻打正面和右翼的太平军将士士气下滑,右翼跟着败退后逃,吴军练勇乘机集中火力猛击正面之敌,把正面的太平军也给打退了。

    换成了在其他战场上,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进攻军队后撤调整毫不奇怪,但是在今天的情况下,太平军后撤调整等于就是前功尽弃,也等于让远程火力过于强大的吴军练勇肆意屠杀。所以看到了这点后,李开芳在狂怒之余,除了下令处斩带头逃命的将领外,又向杨秀清保证一定会再次发起进攻,保证一定把超越小妖的妖兵彻底耗光。但杨秀清却摇了摇头,放下望远镜叹气说道:“没机会了,超越小妖不是傻子,肯定会防着这点,退兵吧,别再让弟兄们白白死伤了。”

    吴超越确实不是傻子,好不容易杀退了太平军的疯狂进攻,吴超越马上就命令基本没有受敌的后队殿后,掩护前队和两翼的三个哨向城下转移,训练有素的吴军练勇后队兵分两路迂回上前,左右包抄组成弧形阵保护体力消耗巨大的其他三哨战兵,其他三哨的吴军练勇则一边向内收缩,一边带着负伤同伴和抬着牺牲战友列队向城下撤退,亲兵则呈圆形保护吴超越,继续为后队担任预备队,整个过程有条不紊,秩序不要说和清军是天壤之别,还直接把李开芳麾下的百战之师都给比了下去。——吴军练勇在当兵前可都是一张白纸,而当了丘八后,接受的又直接是这个时代最先进最科学的步兵战术,在这方面自然远远胜过自学成才的太平军。

    看到这一画面,不要说祁宿藻和陆建瀛等人赞不绝口,祥厚也忍不住对着他身边的旗兵破口大骂起来,责问他麾下旗兵为什么就这样的队形军容?而李开芳则是心下一片绝望,知道今天阵亡的将士注定是白死了,也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道:“谨遵东王千岁钧旨,鸣金,收兵。”

    杨秀清不吭声,凝视了吴超越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许久,突然说道:“从现在开始,无我钧旨,任何人不得攻打神策门。另外,本王再给你补充三万后军,让他们在神策门外多立营地旗帜,多造攻城武器,联系城内天地会,让他们散播谣言,就说我军必破神策门以报今日之仇,多造我军猛攻神策门的声势,让清妖不敢抽调超越小妖到其他城门参战!”

    “至于超越小妖……。”说到这,杨秀清顿了顿,冷哼道:“等我们杀进了江宁城,本王再亲自带兵收拾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